凝海

脑洞似黑洞,墙头多如草。坑品亦然。
佛系混圈,道系更文。

【SS】老师是只鬼-32

(人品补全计划——Day 34)

那谁,我更了_(:зゝ∠)_糖呢?糖呢?!说好的糖不给我我跟你急哦!


血槽已空请注意……

这章是新章节,明天没了……BOSS战还有几天开场,希望人品已经攒够了吧orz


三十二、献血记

冰河没睡多久就被周围的声音吵醒了。一睁眼看见一众圣斗士居高临下强势围观,说没被吓一跳那是不可能的。更惊悚的是不远处的紫发少女手里正拿着一把黄金匕首往胳膊上比划着,被瞬和莎尔娜一左一右死命拽住。

“这这这是什么情况?”冰河手忙脚乱地爬起来,拉住离得最近的一辉问。

“大小姐被你打击到了,准备割腕呢。”凤凰座少年抱着胸站在一边,一脸淡定地吐槽。不过他的目光并没有离开女神手里的凶器,似乎做好了准备随时救援。

“……什么?”

回答他的是迎面而来的一只拳头,半透明的。

……

其实卡妙的幻影只出现了很短的时间就消失了,看见他的只有星矢和艾俄罗斯,一众人再三确认才相信了他们不是恐怖小说看多了产生了幻觉。水瓶圣衣还保持着鲜血淋漓的样子,冰河用的方法一目了然。

血液的作用其实只是一层窗户纸的事,一捅破就豁然开朗了。

“我居然没想到!”紫发少女一脸抓狂地揪着头发,“明明是这么简单的办法!”

简单的办法也是有后遗症的……顶着一只熊猫眼的冰河一脸抑郁地扭过头。老师禁止他用小宇宙冷敷,说他这样才能记住教训,真是不讲道理。

也不知道是哪个亡魂劝了几句,女神大人叹了口气。

“我才刚刚想明白这个关键,冰河这边已经在做了……”她一脸低落,“我应该多费些心思想想的,这样或许早几天就能想到。”

“女神对我们的心意我们都看在眼中,请不要再说这样的话。”卡妙在一边郑重地说道。

纱织并没有纠结太长时间,很快就恢复了一开始的兴奋,让周围一众下属悄悄松了口气。卡妙瞥了冰河一眼,似乎是把女神心情不好的源头算在了冰河头上,却又意识到这个想法实在有些不讲道理,于是表情变得十分扭曲。

冰河顶着熊猫眼小心翼翼地看了回去。他知道老师跟他的帐还没算完,只是碍于女神在场不好多说。趁这个功夫自己还是想想等一下散会后要怎么讨好老师大人……

雅典娜现在已经能够直接与十二个黄金亡魂交流了,此时坐在水瓶宫的主殿里左看看右看看,眼睛亮晶晶的,仿佛是被一众大小帅哥晃花了眼睛。得到这个成果所需的其实只是在每件圣衣上滴一滴血而已——女神倒是恨不得多洒上一些,但是最终被所有人(鬼)一同阻止了。

与之相对的其他人纷纷效仿之后却依旧效果不佳。紫龙自告奋勇割破手臂,在山羊圣衣上洒了至少半脸盆的血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冰河最终忍不住把他拦住了。

“你的血根本没有被山羊圣衣吸收啊。”他指着山羊蹄子周围那一滩说。

“可是刚刚在天秤圣衣上明明有效果的,老师也能感觉到,”紫龙一脸不甘心,“又不是不行!”

“……没说你不行。”冰河囧了一下,“我猜每个人大概只能给一只亡魂献血。”

“这一点我也是这么想的。”黄金天平在少年们将拆下来的武器放回原处后重新恢复了平衡,纱织暗暗松了口气,赶紧开口。她的青铜圣斗士们这动不动就自残的毛病也是让神心累。“你是童虎老师的……坐标点,所以不能再连接第二位亡魂了。不仅如此,每个亡魂也不能与两个以上的活人相联系。”

点对点的闹鬼方式倒是很好理解,不过……

“可纱织你明明——”紫龙不太明白。

“她是人吗?”加隆冷冷地反问,然后机智地闪过了某非人存在的一记高跟鞋攻击。

……

仅仅建立坐标帮助一群疑似英灵的存在从次元的夹缝里面回归,而不用考虑重新塑造肉体,问题就变得简单得多了。不过想要帮助亡魂们仍需要第七感以上的战力,这似乎又回到了不久前有关继承黄金圣衣的讨论上。

“这毕竟是针对灵魂的措施,小宇宙不到第七感很难见效的。”纱织有些无奈地摊摊手,“其实现在想想,好在你们几个圣衣破碎后附身的对象都有这个实力,否则的话还真有点麻烦。”

若是被强行附身的人没有这个实力,大概那只亡魂只能一直当一只没人看得见的阿飘了,连换人都不行。不过战况既然已经激烈到连黄金圣衣都碎成了渣子,没有一定实力的人也许更可能一起去做亡魂而不是被附身……

贵鬼刚刚趁着大家没注意,也悄悄地在白羊圣衣上试了试,结果让他很是失落。“早知道就努力修炼了……”红发小鬼一脸失落,耷拉着脑袋坐在白羊圣衣旁边。

“这里只有我们几个达到了第七感……”瞬想到了关键问题,语气变得忧心忡忡,“但每个人又只能负责一个……难道还要等其他人修炼到那个程度才能把其他前辈们解救出来?”

对此,黄金亡魂们看法倒是大同小异。

阿布罗狄说等等也没关系,反正这么久也等下来了。

迪斯马斯克说话虽如此但是他们最好努力一些我可不想在圣衣里等上十年八年。

……当然,这些话是纱织转述的。

“十年八年也不一定能凑齐那么多第七感啊……”星矢掰着手指头算了算,表情很是苦恼。不是他看不起人,而是第七感虽然说得轻巧,但作为黄金圣斗士的实力标准也是有原因的。当初几名青铜圣斗士在十二宫之战时也是拼了命才让小宇宙爆发到了那个程度,直到海界之战后有了时间反思才将实力巩固住。更何况这需要的不仅仅是天赋,运气也是相当重要的,比如魔铃和莎尔娜至今也没有达到这个水准——至少星矢自己是不敢对这两只母暴龙的战斗天赋做出什么评价的。

加隆说时间长一点更好,被其他人一致忽略了。

卡妙大人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现在只有你们几个,但是等过一阵不就多了吗?”他一针见血地指出,“除非要献上十年八年的血才能把我们捞回来……”

纱织和冰河同时一愣。对哦,亡魂们回归之后可是实打实的顶级战力,没道理不能出点血。

看到女神一瞬间亮起来的眼神,卡妙愣了一下,随即表情突然变得有些窘迫。对着徒弟吐槽吐习惯了,都忘了现在女神也能听见自己说话。

好在没说出什么太毁形象的东西……看来以后真要小心了。

……

当天下午,回归日本的计划再次延迟了,因为加隆不知道跑去了哪里,还带走了双子圣衣。

没有人知道加隆去干什么了。大家虽然猜测他或许是找地方帮助撒加复活去了,却又都忍不住有些担心。

“只是出点血的话用不着跑路吧?”吐槽的是犀利依旧的一辉,“万一是去杀鬼灭口了呢?”

一群活人死人同时默了一下。放在中二青年这里,两个选项似乎可能性差不多……

“……放心吧。”半晌,冰河叹了口气,“怎么灭口他还没找到方法,但是怎么帮鬼复活却有现成的工序。反正都是甩开哥哥,他应该会选择更简单的方法吧。”

加隆的动机究竟如何大家永远无从得知了。但是几天后,双子兄弟一起出现在教皇厅时,两人都是活的。

尽管从一开始女神就说得很笃定,但是撒加的出现还是让所有人和鬼都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一众少男少女像是遇见了珍稀动物一样围着双胞胎看了足足几个钟头,兴致勃勃地研究着复活后的撒加大人究竟算什么物种实力是否受损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直到加隆终于忍不住掀了桌子说你们看他不就行了吗盯着我干什么,纱织才意犹未尽地结束了近距离观察成品的行动。

“有现成的对比为什么不用呢?”这是女神转述阿布罗狄的话,“况且撒加在理论上已经比你小了两岁了,做哥哥的要让着点弟弟!”

加隆的脸色立刻多云转晴,当即开始考虑作为(身体)最年长的圣斗士将来要如何倚老卖老……

据双胞胎的汇报,加隆并没有出太多血,大概也就比复活圣衣多上个一两倍。冰河的眼睛一瞬间亮了起来,已经开始在心里计算自己最少要分几次把血出完,可以既让老师早日复活又不至于把自己折腾死。

卡妙警告地瞪了他一眼,金发少年刚刚开始扩散的思路刷的缩了回去。

……这是什么情况?总觉得老师已经连他心里想的话都能听见了……果然亡魂复活是刻不容缓的,否则岂不一点隐私都没有了?

“双胞胎的血液本就是同源,效率自然会高一些,其他人大概要费些事。不过怎么算也不可能用上十年八年的就是了。”大小姐笑得眉眼弯弯,“不出意外的话,哪怕不是天天献血,一年半载也可以恢复了。”

长期出血的话,献血的人也需要快速恢复。这就不是咬咬牙可以解决的了,所以节奏还需要仔细斟酌。要知道,虽然只用了几天时间,加隆出现在大家面前时脸色还是有些萎靡,一副差点被吸干的凄惨模样,明显没有他自己说的那么轻松。

加隆表示他绝不是关心哥哥,只不过是被贵鬼闹得烦了才决定赶快让老哥出来献血。

不管是不是真的,反正听着挺有道理。

于是又过了两天,刚刚熟悉了自己身体的撒加在贵鬼可怜巴巴的目光中叹了口气,自觉地将血滴在了白羊圣衣上。

……

几番讨价还价之后,献血的章程被敲定了。女神趴在桌子边扯过两年前的圣域维修费用清单,写写画画了将近一个小时,最终根据圣斗士平均恢复时间将最佳献血容量精确到了毫升,谁也不知道是怎么算出来的。可想而知的是,几位青铜少年到时候免不了逞强一番……但是至少一众亡魂还有能够在晚辈作死的时候及时制止的能力。

冰河被女神当成了反面典型进行了批评教育。卡妙表示这小子要是不听话他就把水瓶圣衣藏起来。

白鸟座少年对某亡魂以自身安危来威胁他的举动表示严正抗议,被无视。

订好了计划之后,一直杵在连手机信号都收不到的圣域也就没有了必要,更何况还有三位高中生翘课前连假都没请。大小姐当即拍板,带着一群人包袱款款地飞回了日本。

加隆并没有随大队行动,声称和撒加一起出现会引起恐慌。但冰河猜想他是因为终于可以瞬移了,所以才迫不及待地想要使用更加便捷的方式。

“有些东西只有在失去之后才会知道重要。”金发少年一脸感叹,十分怀念当初一言不合就能瞬移回西伯利亚躲清静的日子。

“两年没挪地方,加隆瞬移时会不会迷路啊?”星矢吐槽。射手座亡魂恢复出触觉之后,褐发少年不信邪地瞬移了一次,结果险些被镇子上的人当作心脏病突发送去医院。

瞬移也会迷路吗?一众同行者们对这个说法嗤之以鼻。

事实证明天马座少年的确有十分出众的直觉……或者十分出众的乌鸦嘴。

回到日本的第三天,撒加百忙之中出了一趟远门,从夏威夷群岛阳光灿烂的度假村里将迷路的孪生弟弟拎了回来。

……

日子恢复了平静,少年们也开始了新一轮的日常,每天下午放学都会在客厅里围成一圈,满脸肃穆地集体献血。

若是不知情的人看到这一幕,或许会以为撞见了某个邪教组织在进行献祭仪式。

“怎么一点变化都没有呢?”冰河看了看依旧是半透明的卡妙大人,然后一脸失望地往沙发上一趴,“难道是因为量太少……”

来蹭饭的加隆微微耸肩,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孪生兄长。“我一直没看出有什么变化,”他说,“但是那天大半夜的他就突然恢复了,所以大概血液被吸收之后还需要时间消化吧?”

不管多么不甘心,卡妙的威胁摆在那里,冰河终究只能老老实实地按照规定的份量献血。事实上,即使是圣斗士,每天这样出血也难免会有些吃不消,根本轮不到少年们逞强。

学校的同学很快注意到了几位少年上课时都有些发蔫,心情却始终保持在奇怪的愉悦状态,连好孩子瞬都一脸苍白仿佛纵欲过度,不知道又编出了多少个故事版本。

为此,大小姐找来了不少据说是补充气血的食疗方子,由城户财团聘用的大厨操刀,每天亲自跑来送爱心便当,让几个吃货吃得十分开心。

直到贵鬼某一天拿着纱织打印出来的食谱,一脸天真地问自家先生什么叫女性生理期养生须知。

……

不到两个星期后,冰河的努力终于有了效果。少年虽然平时没少抱怨进度慢,让同伴们的耳朵都起了茧子,但是内心其实也没有指望着会这么快见效。卡妙回归所用的时间比女神预计的要短了不少,让师徒俩在事后免不了暗暗嘚瑟了好一阵。

事情真正发生时是在半夜,冰河被摇醒的时候还有些睡眼惺忪,盯着身上披着企鹅浴袍的卡妙直发愣。

咦,这身衣服穿在老师身上好奇怪的样子,我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啊?

这好像是去年圣诞瞬送给我的礼物,老师穿似乎宽了点。

等等,老师为啥穿着我的浴袍啊?

……白鸟座少年迷迷糊糊地盯着卡妙看了好久,终于明白了哪里不对。

透明度不太对劲还可能是因为光线太暗看不清,但是身上的衣服可做不了假。

亡魂们并没有什么换洗衣物,也穿不上衣服。他们平时的装束都是生前所熟悉的那一套,大概是冥冥之中的某个存在不忍心让少年们成天对着衣冠不整的前辈长针眼。这一年多来卡妙身上的打扮可是雷打不动的背心长裤,一直没有变过,现在突然换了一身……

换了一身……

换……

然后堂堂白鸟座神衣圣斗士眉一皱嘴一扁,就这样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他二话不说就朝卡妙扑了过去,将猝不及防的老师大人猛地撞到了墙上。他生怕自己想错了,白白高兴一场。不过老师的身体是温热的,心脏在有力地跳动着。几丝鬓发黏在了少年湿漉漉的脸颊上,发梢挠得他耳朵有些发痒。

“老……老师……”少年努力想要冷静下来,却反而变得泣不成声,下意识地把脸埋得更深了一些,不想让老师看见他的窘态。

被扑中的卡妙完全没有反抗,也没有安慰他,甚至都没有故作嘴硬地抱怨几句。他只是乖乖地靠坐在墙边任由徒弟趴在自己胸口哭得稀里哗啦。

冰河好容易控制住情绪,从老师怀里爬起来,但还是心不在焉地抓着卡妙的手腕。他抬起头,看着老师熟悉的面孔,忍不住破涕为笑。

老师终于回来了,真好。

刚刚死而复生的老师居然完全没有露出什么特别的情绪,仿佛真是诈尸诈得习惯了。这让冰河有些惭愧。果然想要超越老师还需要更多地磨练自己的意志,明明老师也很开心的,却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

“冰河……”卡妙终于开口,声音非常……有气无力?

“嗯?”

“饿……”

老师终于能吃东西了,这可是大事。冰河一瞬间把自己的纠结全抛在脑后,兴致勃勃地往卡妙旁边一坐就开始考虑食谱。

“老师想吃什么,我这就去做!要不出去吃法国菜怎么样?去尝尝别的也行,上次纱织领我们去的那家寿司店不错啊……对了老师你能瞬移了吗我们去北京吃烤鸭吧你不是早就想吃了吗……”

“什么都行……”卡妙终于能插上话时,声音小得像是连气都快没了。

“诶?”冰河兴奋之余终于意识到老师的状态确实不太对,似乎不像是很高兴的样子,“老师你——卡、卡妙老师!”

……复活第一天,卡妙大人华丽丽地饿晕了。


——————————


这之后还有一个尾声,不出意外的话下周可以开始码。

出意外的话,呵呵呵呵……


评论(1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