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inoushunter

首页 黄道十二宫 私信 归档 RSS

【SS】老师是只鬼-26

(人品补全计划——Day 27)


二十六、进击的幽灵

从西伯利亚到东京的瞬移过程如意料之中的吃力。冰河的小宇宙再一次被全部抽空,刚一落地就腿一软坐在了地上。身后的两个沉甸甸的圣衣箱狠狠砸在了门框上险些散落开来,被一直跟在旁边的卡妙眼疾手快地伸手扶住。

若不是瞬与星矢已经以光速霸占了别墅里唯二的卫生间,他们大概会马上看出不对来。

接下来的几天冰河没敢再次尝试瞬移,生怕筋疲力竭地出现在学校,再度引发新一轮不靠谱的传言——作为学校的八卦中心,白鸟座少年第一天缺席的情况被很快注意到了继而传遍全班。在找星矢和瞬确认了他没有退学或者转校之后,好事之徒就开始兴致勃勃地猜测起冰河翘课的原因来。最接近真相的“玩太疯忘了日子”被大多数讨论者嗤之以鼻,倒是让当事人暗地里偷笑了好一阵。

有了假期里满地球乱跑的经验,每天跑步上下课的日子对冰河来说倒也没什么不习惯的。只不过在第一天迷路险些迟到,第二天又一不小心险些被擦肩而过的路人当成鬼之后,冰河只得加倍小心,光速冲过人烟稀少的市郊之后便将速度控制在了不会被交警贴罚单的范围。

异常状况在另外两位少年身上显然没有发生。

“怎么不瞬移了?”第四天早上星矢和瞬饶有兴致地陪着他一起跑到了学校,最终忍不住问。

“费劲。”冰河一脸严肃地说了大实话,却还是得到了四只整齐的白眼。

到了此刻,发生异常的原因似乎已经很明显了。师徒两个都猜测卡妙在假期的后半部分便开始逐渐与周围环境互动,但直到那最后一天才彻底进化成了一只会打人的高级鬼魂。当然这次的变化与当初忽隐忽现了几个月才能持续出现的幻听幻象不同,而冰河伸手戳向老师的次数远远不够,这才没有注意到。

同样,失去了瞬移便利的白鸟座少年也终于明白了某个与一辉一样喜欢无组织无纪律到处乱窜的前海将军为什么会这么乖乖地坐镇古拉杜财团,几乎从来不离开日本。

“过几天去找加隆一趟,确认一下。”卡妙决定。城户财团的CEO这几天难得不在公司,而是跟着大小姐跑去了邻国某省去洽谈投资,还有几天才能回来。

当然,是坐飞机去的。

意识到他们这些灵魂体或许真能重新恢复,卡妙终于表现出了应有的积极态度。只不过雅典娜的想法却一直有些扑朔迷离。冰河原本以为假期最多进行到一半纱织就会把他召回来询问细节,结果直到现在都没有任何表示。若不是了解纱织,师徒俩免不了要认为女神对黄金圣斗士的处境漠不关心。但是想了半天也猜不出大小姐的打算,一人一鬼只得猜测她或许是在暗中做着什么准备吧。

也许她和加隆这个时候就在哪个深山老林里寻找什么上古时代遗落的神器也说不定……

……

另一个同样明显的变化就是,卡妙也会感觉到疲惫了。

正常情况下的鬼魂是没有体力消耗这样的说法的。以往冰河晚上睡觉的时候,卡妙往往会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养神。白鸟座少年得知老师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必休息之后,曾经震惊地脱口而出“老师居然比活着的时候还变态”,然后被变态的老师大人恶狠狠地瞪了一眼。紧接着少年提出晚上把卧室的灯开着,再铺上一屋子报纸书册,免得老师一个人(鬼)待着太过无聊。只不过卡妙拒绝了。

“我可不像你那样静不下心。”水瓶座亡魂淡淡地刺了他一句,不过还是为弟子的体贴有些感动。

老师是否能静得下心冰河自然不会怀疑,当初时常在两个小孩子训练的时候默不作声在不远处一动不动地站上几个钟头就是最好的证据。只不过再沉稳的人每天用六七个小时的时间来愣神也会枯燥的吧?冰系战士可没有需要冥想的训练方式。

于是这次回日本冰河背了满满一圣衣箱的书,包括卡妙卧室里的和两个多月前从水瓶宫中带出来路上解闷的。他的想法是,既然卡妙现在能够自己翻书了,那么夜里冰河睡着的时候他就可以有些事情干。甚至于回来之前一人一鬼还兴致勃勃地商量着找时间去书店看一圈,为水瓶宫图书馆补充一些存货。

结果回到日本的第一天晚上,卡妙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连台灯都没关。

虽然失去了一项“比活着的时候还变态”的本事,但总的来说,这样的变化师徒两个还是很喜闻乐见的。

“不仅能够与环境互动还会感到疲惫,这说明现在的老师已经很接近正常人类了。”转天早上冰河开心地评论。

“快去上课,有事下午回来再说。”卡妙摆摆手。他决定留在家里继续适应最新的变化,而不是陪着冰河去上课。

“好吧,这就去……”白鸟座少年满脸不情愿,背着书包磨磨蹭蹭地站在门口,苦思冥想着要找什么借口再多耗一会儿,也不知是真关心老师还是单纯不想去学校,“那老师你……饿吗?”

饥饿和疲惫应该是相互关联的。万一老师白天饿了怎么办?冰箱里倒是有吃的,但是厨房里的碗却不够老师去摔的。要不要买回家一些零食什么的……

“……不饿。”卡妙表情诡异地看着冰河,“不过我要是饿了的话你打算怎么喂我?把纸扎的烤鸭烧给我吃吗?”

“……”

好吧,亡魂的消化系统还没进化出来,需要继续努力。

……

每天早上冰河都会试图翘课,美其名曰要监督老师修炼,被卡妙按惯例敲过脑门之后才朝着学校出发。

一向自诩独立的冰河有些不愿承认,在学校没有老师跟在身后,他感到十分不习惯——吐槽的时候后面没有人应声,连自己都会觉得自己是神经病了。

翘课不成,但是放学之后直接冲回家还是可以的。几天下来,冰河仿佛又回到了在冰原上训练的那些单调而充实的日子。虽然如今的训练内容远没有那个时候艰苦,老师也没有在一天的任务完成后做上一桌并不算很丰盛的的晚餐为孩子们补充能量,但是每天晚上家里有人等待的感觉还是温馨得让他想哭。

当然,相比于以前对他训练进度直截了当的夸奖或训斥,老师如今看到他成绩单时的表达方式变得阴损了好多……

星矢和瞬都发现了冰河的异常表现——要知道,前一年白鸟座少年放学后总是喜欢到处溜达,有时候兴致来了连晚饭都不在家里吃,甚至大半夜的还指不定会去哪里人工降雪。而今年开学已经一个星期,冰河居然除了上学就在家里待着,似乎是假期玩得太过火到现在连出门的兴趣都没有了。

“你一天到晚在屋子里都干什么了啊?”星矢问。

“看书写作业。”还有和老师聊天。

“你在假期旅游时是不是沾上了什么脏东西啊?!”

“……”老师,我可以揍他吗?

“……”放着我来。

冰河倒是不介意把书搬到客厅里看,但是卡妙毕竟还是在屋子里活动自由一些。于是到了周六,金发少年仍然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越过课本的上方看向正在捧着本小说看得津津有味的老师大人。

开学一个星期,冰河高一的知识尚未捡回一半,卡妙的字迹却已经成功地由狗爬变得相当端正了,依稀能够看出以前那种棱角分明的书法风格。这还是青年鬼魂不熟悉的日文——卡妙总是遗憾自己对日语的理解完全是从冰河的日常对话中硬拼出来的野路子,现在终于有机会系统地学习了。

水瓶座智慧加成在那里摆着,卡妙大人的学习能力自然不是吹的,无论是写字还是学习一种新的语言。

“没什么大不了的。”卡妙表现得很谦虚,“熟悉了手感就好。”

冰河瞥了一眼满满一纸篓被捏断的圆珠笔,又看了看老师大人指尖飞速转动的那一支,不由得默然无语。这种彪悍的进步速度,不愧是能够硬生生将寒冰小宇宙当成控温仪来使用的变态级控制力。

……

“冰河!”一个多小时之后,星矢破门而入,然后一脸八卦地在被踢破的房门口探头探脑起来。

“怎么了?”等了半晌没听星矢继续出声,冰河有些疑惑地一挑眉。

“咦?”天马座少年一脸不确定,“你女朋友不在啊?”

“……什么女朋友?”冰河抽抽嘴角。这几天又被人脑补了些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星矢撇撇嘴,将一部手机扔了过去,被金发少年伸手接住。

“你自从回来之后总是一个人呆在屋子里,不知道在和谁说话。”星矢靠在门框边四下张望着,目光毫无所觉地掠过一脸好奇的水瓶座亡魂,落在桌面的书页上,“本来以为你是悄悄跟女朋友煲粥来着,可是今天手机忘在了厨房,你居然还是一个人在屋子里说话……难道是突然又对戏剧感兴趣了?”

戏剧倒是没有,只不过是陪着老师练习日语对话,玩得太投入了,忘了外面还有人。

卡妙这几天总是抓着徒弟与他做对话练习,纠正口语发音。不过这大概也有报复的成分在内——冰河路过书店时恶趣味地买了好几本恐怖小说作为给老师大人的日文教材,结果就是不得不在对话练习中扮演各种见了鬼被吓瘫的可怜虫。

“反正我扮演恶鬼也是本色出演。”卡妙听到他抱怨时一本正经地晃了晃书本,“你买这些书不就是想表达这个意思吗?”

似乎没指望冰河回答,星矢饶有兴致地走了过去,拿起被卡妙倒扣在桌子上的小说。“看完了记得借我几天啊!”他随手翻了翻,被勾起了兴趣。

“你不是不看书的吗?”冰河顺口吐槽,期待转移同伴的注意力,“除了漫画……”

“切,又不是看不懂。”天马座少年摆摆手,将书放回原处,“没想到你喜欢这一口……冥斗士还没打够吗?”

“冥斗士又不是真鬼……”冰河翻了翻白眼。

“你是想换成真鬼来打?”星矢嘿嘿一笑,“圣战结束没架可打了,想改行当阴阳师?”

冰河忍不住飞速朝他能看见的唯一一只真鬼瞟了一眼。谁打谁还不一定……这几天被卡妙熟悉了手感的不仅仅是纸笔,还有冰河的脑门。

卡妙此刻倒是没有因此再来熟悉熟悉徒弟脑门的手感。他在星矢走过来的时候已经站了起来,后退了几步,稍稍伸展了一下半透明的身体。听着两个少年越来越莫名其妙的对话,年轻亡魂忍不住摇摇头,一脸无奈。

在旁边观察了一年时间,他对几位与徒弟并肩作战的少年们已经有了不少了解。包括冰河在内,几个人似乎都有某种能将任何话题悄无声息带歪的神奇技能。否则的话,只怕自己的存在早就被套了出来。

于是几分钟之后,当瞬出现在门口时,两人的讨论中心已经变成了被纱织养大的宠物猫会不会成精。

“行了,你们两个……”仙女座少年无奈的表情和他看不见的亡魂几乎如出一辙,“贵鬼还在厅里等着呢。”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