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海

脑洞似黑洞,墙头多如草。坑品亦然。
佛系混圈,道系更文。

【SS】老师是只鬼-9

(人品补全计划——Day 10)

昨天硬盘坏了,丢了三个小时的数据今天要重做……好想搞事情哦【微笑】


九、雪之梦

一个奥林帕斯神系的主神非要过基督教的节日,是不是画风不太对?

冰河站在城户宅巨大的落地窗边,看着乱成一团的大厅,神情有些木然。

客厅的一端是一条长桌,上面已经摆好了一些凉菜和甜品,只有几道主食还没有上桌。据说前一年的聚会吃的是火锅,本来是冲着红红火火团团圆圆的气氛,但是从照片上看将近二十个人围成一桌抢食吃的画面实在太美让人难以直视。其中春丽和美穗是知道些许内情的普通人,对圣斗士就算有过些许敬畏也早被朝夕相处的少年消磨的差不多了,尤其在看到那些撕裂天空击碎大地的战士们都被纱织大小姐指挥得团团转之后。可邪武等人就有所不同了……和某人坐在一张桌子边,冰河很怀疑独角兽星座的少年还能不能吃得下一点东西。

于是今年大小姐也只得退让了一步,索性将聚会设置成自助餐的形式。毕竟,她是想让大家每年都能有这么个机会在一起聚一聚,而不是想让她的青铜圣斗士们再进行一次勇气试炼。

几个少年圣斗士正在闹哄哄地对高大的圣诞树做最后的处理,一脸文静的瞬此时正倒吊在二楼的扶手上整理树顶的装饰。墙壁上早已经挂满了各种闪闪发亮的彩带贴纸——就连冰河都被迫凝结出了一圈冰凌垂在天花板上,在水晶吊灯的光芒下灼灼生辉。

“挺应景不是?”懒懒散散的声音在冰河耳边响起,“大小姐看到之后大概每年都会抓你来布置会场了。”

冰河略一挑眉,偏头看向悄无声息出现在客厅的凤凰星座。一年多未见,一辉似乎换了个新发型,一副容光焕发的样子。

“你也来了?”冰河略感意外。这只无组织无纪律的火烈鸟不像是会来参加圣诞宴会这种愚蠢凡人的活动的。

“一辉去年就来了……”不远处传来的女声让冰河不由自主哆嗦了一下,“去、年、就、你、没、来!”

金发少年扭头看向声音的方向。一身盛装的纱织大小姐面露无可挑剔的矜持微笑,明显是刚从某个正式场合回来,只不过说话时身周的怨念似乎已经形成了实质?优雅的洁白长裙搭配上赤红色的眼瞳和背后翻滚着的黑色浓雾,让人感觉颇为邪异。

冰河嘴角抽了抽,目光一歪,不出意外地在邪神·雅典娜身后不远处看到了正在从脖子上扯领带的某人。

“那谁,你适可而止吧……”旁边一辉翻着白眼说,“女神在你眼中就是这么一个形象?”

黑雾和血瞳消失不见。身材高大的蓝发青年嘿嘿一笑。“这不是为大小姐的语气配上一点背景效应吗?”他不知悔改地说,一耸肩将身上的西服外套也脱了下来,随意地扔在了衣架上。

冰河默然叹气。这样程度的精神攻击对他们来说早就能够轻而易举地识破了,偏偏眼前这家伙还乐此不疲,时不时把这种不疼不痒的群体攻击当做搞怪的手段,仿佛生怕别人忘记了他的中二病情似的……

他环顾四周,刚刚还挺活跃的邪武果然不知道躲到了哪里。檄一个人站在圣诞树前,略显无奈地摇着头,将最后一个铃铛挂好。

“老实交代,”大小姐早对自家下属的不着调免疫了,连问都懒得问,转而审问冰河,“昨天晚上你去了哪里?我还以为你又要不告而别了。”

“回家去了一趟,跟雅科夫打声招呼,告诉他们今年圣诞节在日本过。”去得匆忙回来得也匆忙,其实根本没在家里停留多久,更没有时间去翻老师的抽屉……

背后伸过来一只胳膊,用力地勾住他的脖子,把他拽得趔趄了一下。“以后每年都要和大家一起过啊……”天马座少年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因为你的家人们都在这里!”

“……嗯。”冰河轻轻笑了笑,余光飘向落地窗前。卡妙低头微笑的侧影在窗外的夜幕映衬下微微闪了闪,消失在冰凌的闪光中。

……

主菜很快被端了出来,冰河怀疑厨师们是专门算准了纱织回来的时间。

大小姐赞赏的视线从头顶上闪耀的冰凌迅速转移到了热气沸腾的食物,欢呼着跑向餐桌,没来得及换下的长裙裙摆在身后飞舞着。“还是在家里和自己人吃饭舒服!”她抓起盘子,毫无形象地叉起一块巨大的牛排,“晚宴什么的最讨厌了,笑得脸都快抽筋了,还根本吃不饱……”

“让你别理那些人,你还不愿意。”本来就没什么形象可言的蓝发青年懒洋洋地拆台,将一缕即将落入托盘的紫发挑到少女背后,随手拿起另一个盘子,“害得我也要陪着你浪费时间!”

“慈善组织总要多给一点面子的……”纱织毫不在意地摆摆手,“而且也没见你少吃啊!小心变成胖子!”纤细白嫩的手指百忙之中从盘子下方伸过去,在某人的肚子上戳了戳。

“变成胖子也是因为一天到晚被你逼着坐班的缘故!”捣乱的手指像是戳中了钢板一样,被未来的胖子彻底忽视。青年伸手抓起一整个火鸡腿放在盘子上,然后将手随意地在衬衫上蹭了蹭,明显对自己的身材以及衬衫的价格都毫无担忧。

“说得好像你没有翘过班一样!”少女斜斜地瞪了他一眼,身周的怨念仿佛不用幻胧拳的帮助也即将凝成实质,“还有谁早晨九点去办公室,结果十点就不见人影了?!”

“喂,我活儿可没少干啊!”

“若非如此早就把你炒了!”

“咦?原来逃脱你的魔掌这么容易?让我想想……”

“想得美!准备好给我卖一辈子命吧!”

“想给你卖一辈子命的人有的是啊,干什么总盯着我不放?!”

“你干的活最多啊,物美价廉……”

“……”

冰河有些愣神。眼前的情形让他觉得说不出的违和,却弄不明白哪里不对。不过看周围其他人似乎都见怪不怪的样子,大概是他想多了吧……

“习惯就好。”一辉淡定地将一杯红酒伸到他面前,“来,把你的招式用在有用的事情上吧。”

冰河对他怒目而视。什么叫有用的事情上?用冰之柩做冷冻火烈鸟吗?

“别看我,这是咱们大小姐的原话。”火烈鸟耸耸肩,“去年吃火锅,结果煤气炉坏了。大小姐让我用凤翼天翔点的火。”

“……”

“我差点把房子烧了。”

“……”

“看来,你们几个还是需要在控制力上多下功夫啊……”看着一辉手里完全冻成冰雕的酒杯,卡妙大人的声音悠然响起。

……

今年的人来得确实挺齐。不仅冰河这个在西伯利亚躲了一年的家伙到了场,就连女孩子们来得也不少。春丽和紫龙并排坐在沙发上窃窃私语,女孩时不时伸手给仗着眼睛不便不愿意动手的懒家伙喂一片切好的水果,秀得旁人一脸恩爱。瞬和师姐珍妮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聊天——仙女座似乎正在劝有些意动的金发少女来日本上大学,单从表情动作来看两人即使还没有发展到如紫龙春丽一般没羞没臊的境界,也互相有着不少好感。

星矢身边的情况有些复杂:不仅莎尔娜和美穗各自在他身边占了一个位置,毫不示弱地互相释放着眼电波,在三人的对面还坐着两个长得颇为相似的美女,一边低声说着话一边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略显不自在的天马座少年。

魔铃与星华长得确实很像,也难怪星矢当初会乱猜。不过天鹰座少女因为常年训练的缘故,肤色显得深了不少。

战后第一次见到女性圣斗士,冰河不由得多愣了几秒钟,直到星矢的笑声和卡妙的提醒声同时传进耳朵。

少年的脸微微一红,悄悄运转小宇宙才迅速平静了下来。“不戴面具了?”他好奇地问。

“女神在战后不到两个月就把禁令取消了。”回答的是珍妮。初次见面的变色龙星座少女友好地对他笑笑。

“也对……都快到二十一世纪了。”卡妙有些意外地轻咦一声,但是随即用赞同的语气评论,“那位大小姐的确像是能下达这种命令的存在。”

从卡妙对纱织逐渐松动的称呼来看,他已经真正开始将某个大小姐当成是共同作战的同伴,而不仅仅是一个需要守护的标志。

“看来习惯转变得很快啊。”冰河忍不住评论。女性圣斗士往往从训练生时代就开始佩戴面具,但面前的几个女孩子对于以真面目示人似乎并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

“以前曾经被人看到过,有了突破口之后再改变就容易了。”莎尔娜斜了星矢一眼说,语气明显是在特指着什么。

冰河八卦的目光扫过莎尔娜和满脸无奈的星矢,以及珍妮和脸色微红的瞬,最后落在魔铃脸上。女性圣斗士似乎一向是极为强势的,无论是性格还是感情,就是不知道这位被星矢敬畏交加的导师有没有找到心仪的……受害者?

好吧,女圣斗士不是他的类型,但他确实有点好奇——

还没等他决定要不要说什么,星矢一把捂住了他的嘴。

一脸英气的红发少女似乎明白了他的疑问,无声地笑了出来,嘴角的弧度既甜蜜又苦涩。

……

纱织玩得很开心。大小姐一向喜欢这种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的热闹场合。冰河隐隐猜测,这也许并不是因为她喜动不喜静的缘故。

虽然凭借女神的小宇宙是不会被几杯红酒灌醉的,但是仗着没人管多喝了两杯的未成年少女明显有些兴奋,被几个人一起哄,当即领着所有人跑去二楼的琴室,来了一段即兴的钢琴表演。

“真是多才多艺的大小姐啊……”卡妙轻叹一句就闭上了嘴,语气很是赞赏,让冰河这个欣赏能力一般的俗人猜测纱织的演奏水平大概并不低。

不过金发少年安静地闭着眼睛听了一阵,也很快就沉浸在了音乐中。刚一开始的琴声是很愉悦的,充满了轻松的音符,与纱织不久前开心的表情很是相衬。但是很快,乐曲的节奏就舒缓了下来,变得沉静,仿佛是放缓了奔跑的脚步,静下心去欣赏着周围的景色,并且不由自主地在怀念着什么逝去已久的记忆。等到最后一个音符落下,气氛已经变得有些惆怅,但是很多人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柔和的笑容。

安静了几秒,星矢带头鼓起掌来,瞬间将气氛破坏得干干净净。

“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提问的是春丽。男孩子们对音乐大多停留在了纯欣赏的角度,并没有什么深入了解的欲望。

“雪之梦……”卡妙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叹道,听上去对纱织的选曲很是满意。

“雪之梦。”出乎意料,回答她的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斜靠在沙发上的男人,让刚想开口的紫发少女略显意外地扬了扬眉毛。蓝发青年闭着眼睛,嘴角微微翘起,仿佛是想起了什么。“上一次我们听到这首钢琴曲,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啊……”

“咦?你居然知道?”星矢看到纱织肯定的点头,大惊小怪地坐直了身子,“是在哪里听的?苏兰特弹的吗?”

最后一句是带着恍然的表情加上的,只不过前海将军却摇了摇头。“是在那之前。”他睁开眼睛,脸上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怅然,并没有对星矢分不清钢琴和长笛的常识性错误作出评价。

“那会是谁呢?”星矢看到他并没有继续解释,皱起眉头小声嘀咕。

就连纱织也露出一丝好奇。“没想到你也是会去听音乐的人啊……”她挑起眉毛,歪过头打量着青年的脸。

“切,我才不会去浪费时间。”难得的追忆很快被收拾了起来,蓝发青年的表情很快恢复了一如既往的不屑,再次闭上眼睛,将自己在沙发里埋得更深了些,“只不过有些邻居练琴的时候从来都不会顾及到旁人愿不愿意听……”

其他人仍是一脸迷惑,只有冰河从卡妙的冷哼声中猜到了弹琴人的身份。

“若你没有专门跑去听,”于是白鸟座少年略带嘲讽地开口,意味深长地瞥向嘴硬的某人,“我可不觉得钢琴声能从水瓶宫一直飘到双子宫……又不是精神攻击。”

卡妙的脸色瞬间多云转晴,明显对冰河的反击感到极为满意。果然养个徒弟就是有用啊……

“跟精神攻击差不多了!”这是恼羞成怒的反驳。蓝色的眼睛猛地睁开,恶狠狠地盯着他,却被早已免疫的少年人毫不示弱地盯了回去。“连晚上睡觉都没办法从脑子里清出去!”

“那是老师弹得好,余音绕梁!”

“是魔音入耳吧!那臭小子总喜欢弹些超级忧郁的曲目,也不知道他小小年纪哪有那么多哀呀愁呀的,心思那么重……”

“你——”

“等等等等!”没等两人的嘴仗继续升温,星矢连忙出言打断,“他刚刚说的那个弹过这首曲子的是你的老师?卡妙前辈?”

“呃……”冰河眨眨眼,突然觉得似乎说了些不该说的话。老师会弹琴这件事可是脑海中的幻象说的,不是卡妙本人啊……万一露了陷岂不是麻烦?“……是啊。”

不过现在改口已经来不及了。

“你的老师会弹琴?”

“……嗯。”

“没错,水瓶宫里就有一架钢琴。现在应该还在那里。”蓝发青年坐了起来,微微伸了个懒腰,“当初那帮小鬼的业余爱好中,倒是卡妙的最为昂贵……”

“钢琴本来就是我自己的,只不过从法国运来麻烦了一点……”卡妙切了一声,“又不是让你掏的钱。”

“这样啊……”纱织睁大了眼睛,感叹道,神色微微有些感慨,似乎是遗憾没有机会和卡妙探讨下钢琴演奏的技巧。

“你怎么知道的?”蓝发青年倒是问出了关键问题,“卡妙教过你?”

冰河嘴角一抽。圣斗士训练的过程中能有这种闲工夫?

“只是偶尔提到过会弹钢琴罢了。”金发少年摇摇头。

青年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心不在焉地点点头,没有再追问下去。

冰河暗中松了口气,不过心中却不禁泛起一丝古怪,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他忽视了,仔细思考时却又抓不住一丝痕迹。他皱着眉头考虑了片刻,依旧毫无头绪,只得颓然放弃。不过这想必不会是什么事关生死的大事,以后再慢慢想也来得及。

注意力被一阵哄笑声拉回眼前,金发少年微微挑了挑眉,懒得去想自己错过了什么笑话。纱织刚刚从钢琴前站起身来,走到窗边拉开窗帘,顺手关上灯。

琴室一瞬间暗了下来。这座庄园坐落在郊外的山丘上,没有太多的邻居,却能居高临下地看到远处市区中的万家灯火。窗外的天空异常的晴朗,蓝黑色的天幕上隐隐能分辨出几颗亮星微微闪烁着,像是天鹅绒上散落的钻石。

这一年的圣诞,气温其实比往年要稍高一些,也不知道是不是提前到来的冬季将大自然中积累的寒气释放得太快,所以到了年底已经后继乏力。也许卡妙说的是对的,冰河确实需要锻炼自己的控制力,才能像老师当年那样让所在地区异常寒冷的气候持续一整个冬天……

“可惜今年的圣诞节没有雪啊……”大小姐轻声叹息了一句,表情略有些遗憾,但是很快将之抛在脑后,重新坐到了钢琴前,借着星光下的幽静氛围开始弹奏下一首曲子。

趁着同伴们的注意力被钢琴吸引,冰河在黑暗中悄无声息地溜出琴室,打开走廊尽头的窗户直接翻了出去,然后顺着外墙攀到了庄园的屋顶上。

想要下雪的话,还用管天气预报吗?

寒冰的小宇宙缓缓运转起来,白鸟座少年举起手臂,唇边露出一丝期待的笑容。

……

不到二十分钟后——

“下雪了!”

“干得漂亮!”

“怎么这么巧——”

“巧什么巧……你看看周围谁不见了?”

“冰河,我就知道是你这混蛋!”

“……”

听着下方传来的欢呼声和笑骂声,罪魁祸首与身边并肩而立的透明轮廓相视一笑。

仰起头看着天空飘下的鹅毛大雪,金发少年满意地眯起眼睛。人工降雪的过程比起上一次要顺利太多了,而且完全不用老师出声指导……看来自己的技巧还是掌握得比较熟练了。

闹了一阵,庄园再次安静了下来,然后隐约的琴音从下方飘了出来,似乎是琴室的窗户被打开了,让在外面的人也能欣赏到愉快温馨的旋律。

少年满足地轻叹一声,也没有急着返回室内,而是在屋顶上坐了下来,享受片刻的宁静。

“老师……”半晌,他决定旧事重提,“我想学钢琴……”

“那就去学啊,”抱着膝盖坐在旁边的青年偏过头看着他,“不是有很多培训班之类的地方可以报名的吗?”

“可我就想让老师教——”白鸟座少年听到自己疑似撒娇的语气,脸色微微一红,暗中祈祷自己的脸被雪花挡住没有被老师看见。

“唔……”略带思索的语气,“我想想……”

“老师教什么我都会认真学的!”少年听出一丝松动,匆忙表态。

“……你的五线谱认清了吗?”

——————————

 

好吧我知道雪之梦似乎是98年的了但是细节什么的就别太计较了……我只不过是想找个听上去比较应景的曲子罢了。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