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海

脑洞似黑洞,墙头多如草。坑品亦然。
佛系混圈,道系更文。

【SS】老师是只鬼-4

(人品补全计划——Day 5)


四、论圣斗士的艺术修养与文化素质

冰河并不是一个好学生。

除了体育课之外,他其余科目的成绩全都是一塌糊涂。第一次月考的成绩单发下来之后,卡妙被打击得一整天都没说话,让白鸟座少年颇有些无地自容。

星矢表示,这才是正常的。天马座成绩单的红艳程度与他不相上下,但因为他的老师并没有时时刻刻在后面注视着,所以并没有同样的羞愧。

体育课在找到了如何压制身体的自然反应之后就变得毫无压力,也成了冰河唯一能够松口气的时间。对圣斗士来说,能把普通人累趴下的锻炼量对他们来说也不过就是有点无聊的小游戏,连打发时间都有点勉强。甚至于,冰河还在星矢的劝说下主动加入了滑冰社。

“虽然你对冰上运动天生敏感,但毕竟没有正式学习过,就当是练着玩玩也好。”这是纱织帮腔时说的。

星矢自己则加入了弓道社,用的也是玩玩也好的理由。两个人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微笑,都没有再追问什么。

其实他们三个之中,星矢才是在认真地享受生活。冰河隐隐约约记得星矢以前曾经说过,普通人的生活虽然安逸,但却远没有圣斗士那样充实有意义。可是当一切尘埃落定,他却最先适应了这种并不充实的人生。

该翘课翘课,该挂科挂科,该玩乐玩乐。远在希腊留学的星华鞭长莫及,而他们名义上的监护人更不会去管。只要他们不惹上什么大麻烦……“就算有麻烦的话,几个小家伙也是可以自己解决的吧?”不负责任的家长是这么说的。

星矢的态度确实在影响着冰河和瞬,让他们的心态也渐渐放松了些。外表柔弱的瞬因为与生俱来的宽容和仁慈,对人群其实拥有很强大的适应能力,需要的只是让自己不再那么忸怩。冰河则用了更长时间。

但到了秋天,冰河与普通同学的相处方式已经变得正常了许多。

“冰河……冰河!”

卡妙的声音将靠在窗子边上神游物外的少年唤醒。他眨眨眼,讲台上的中年人正在对他怒目而视。无奈地叹了口气,冰河站起身来,不等对方说什么,直接一个四十五度鞠躬。

“对不起,我又走神了。”他熟练地说。

冰河上课时喜欢走神。每次被讲课的老师抓住之后都会很诚恳地道歉,但是坐下之后还会照旧,让所有教过他的人全都深恶痛绝。其实认真说起来他的表现比星矢要好很多,至少他从来没有在课堂上偷偷摸摸地看漫画还忍不住大笑出声,不会影响其他人听课——但是从讲台上看到他那么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总会让人不由自主的火大。

“……你给我出去!”于是这次终于有人忍不住把他轰出了教室。

冰河没有争辩什么,乖乖地站到走廊上……继续发呆。

“冰河……”

“我不是道歉了吗?”金发少年小声嘀咕。

“道歉之后要改正啊!”卡妙有些恼火。他其实很理解讲课的那位同行为什么会不高兴——要是当初冰河或艾尔扎克也像现在这样,一边道歉一边死不悔改,他一定会将之当做两个小鬼的挑衅,然后把他们的训练量一直翻倍,直到改正为止。

冰河缩了缩脖子,至少还知道不好意思,但似乎并没有改变什么的想法。“可这些课程真的很没意思啊,学这些有什么用?”他撇撇嘴,靠在墙边微微叹气,“难道我还指着这些东西吃饭不成……”

卡妙无语,一时想不出什么办法来教训这个顽劣的徒弟。当初训练的时候多乖啊,怎么战争结束后就成了这样?难道是叛逆期终于来了?

……

严格来讲,冰河的文化水平一直停留在小学阶段。

圣斗士的课表和普通学生有着本质上的差别。

卡妙虽然很努力地没让两个弟子变成文盲,但是也仅限于在训练之余教他们读书写字罢了。至于数理化之类的知识……嗯,我知道绝对零度是零下二百七十三点一五摄氏度,还知道怎样不依靠仪器制造出这种效果……嗯。

在刚到日本的时候,水瓶座的亡魂其实对小徒弟的头脑是有着一定信心的。他知道冰河的悟性很不错,而且并不仅限于战斗方面。想当初冰河九岁时,学了不到一年的希腊语水平就已经超过了师兄,让艾尔扎克颇有些气急败坏。俄语,日语,法语,希腊语……十五岁的少年能够熟练地掌握四种完全不同的语言,足以说明他不是没有语言天赋。

于是为什么冰河的英语成绩依旧只能在70分上下徘徊呢?

“你只靠翻字典就能看完一整套法语原版的图书,怎么学英语的时候反倒这么费劲?”卡妙忍不住问了出来,声音充满了不解,“明明这两种语言很相近的。”

卡妙的日语水平目前也就是勉强能听懂周围的人在说什么,英语课对他来说却没有什么难度——除了讲师令人扶额的口音。

“老师的书全都是法语的,不学怎么看?”白鸟座少年把一不小心写下的俄语单词擦掉,有些心不在焉地说,完全错过了问题的重点。

原来是为了读我留下的书?卡妙怔了一下,沉默了下来。他原本以为冰河只是单纯喜欢读书才会去翻那些书籍……但现在看来,冰河似乎对他有些过于依恋了。就像当初对他的妈妈那样。

即使不再需要做一个单纯的战士,不再需要摒弃一切感情,不再需要把爱与回忆当做是弱点……如此依恋一个已经死去的人也是不健康的。

冰河从作业中抬起头。卡妙有些伤感的面孔在半空中一闪而过,虽然是大脑因疲惫产生的幻觉,但是深蓝色瞳孔中的担忧与自责却如此真实。金发少年对着空气怔愣了片刻,内心里涌起某种久违的暖意,令他突然有点想哭,不由得仓惶地低下头。

然后他自嘲一笑——房间里就他一个人,他这是在躲谁?

在那之后,卡妙连续几天都没有再说话。

……

若说文化课程还算是有些用处,音乐课和艺术课就只能让冰河挠头了。冰河的妈妈年轻时据说是个颇有名气的芭蕾舞演员,但是生下他之后就再也没有提到过这些——就连仅有的这点信息还是战后纱织从城户光政留下的资料中翻出来的。

冰河……似乎并没有遗传到什么艺术细胞,甚至没觉得音乐什么的有什么用处。

星矢再次对他的看法表示了赞同,让纱织深感无奈——似乎在有关星矢的问题上,“无奈”是纱织最常表达的情绪。“他不是守护我的战士吗?可现在这种养儿子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啊……”冰河偶然听到她跟自家财团的CEO抱怨道。

白鸟座少年觉得这种说法有些不公平,因为星矢说得话其实很有道理。

“圣斗士哪里用得到音乐之类的东西啊?”如蒙大赦地从音乐教室走出来,星矢夸张地叹着气。

冰河默默耸肩,眉头并没有舒展开。他的思绪并没有在课程上。周围的学生们三五成群的聊天说笑,使得走廊有些吵闹,但他却始终觉得耳边安静得让人受不了。

好孩子瞬在旁边翻了个白眼。瞬的艺术课成绩一向是处于中上游的——看来缺乏艺术细胞也可以用多愁善感的性格来弥补。

“你不认识奥路菲吗?”仙女座的声音难得有些不耐烦,“还有苏兰特?”

“我又不是玩精神攻击的……”天马少年闷闷地反驳。

“艺术是用来陶冶情操的,圣斗士又不是必须做个单纯的武夫。”卡妙的声音突兀地响起,让冰河脚下绊了一下,险些摔倒。水瓶座对星矢的说法嗤之以鼻,甚至对瞬的解释都不怎么赞同。“没有人规定音乐只能作为精神攻击的手段才能学习。”

冰河张了张嘴,不由自主地放慢脚步。老师终于又开口说话了啊……他都已经决定今天放学后到木屋看看老师是不是一个人回家去了。

这几天老师不声不响地到哪里去了?还是说,老师是因为生气了才不愿意理他?因为他上课走神,还是作业写得不认真?

金发少年有些委屈地扁扁嘴。卡妙老师总是这样,有什么事都不愿意好好说,而是喜欢用行动表达不满。如果他直接告诉他什么地方做得不对,自己肯定是会改正的啊,干什么非要不理他……无论如何,他都不想再次经历那种生离死别、得而复失的痛苦了,哪怕这一次失去的只是脑海深处的一截幻象。

“——你见过哪个黄金圣斗士这么不务正业了?”星矢还在和瞬争论着什么,两人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

“不务正业?”清冷淡然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不忿,“我们又不是只会打架的机器人!想当初阿布罗狄兼修了服装设计一天到晚让撒加给他当模特,米罗喜欢摄影总是拿着照相机四处乱拍,穆偶尔会写诗不过其他人谁都听不懂,修罗和迪斯马斯克的雕塑技术足以称为大师级了。我自己在圣域的时候还经常在修炼之余弹弹钢琴……”

说着说着,卡妙大人的声音渐渐变小了,也不知是怀念起了昔日的战友,还是因为突然意识到自己忽略了对弟子们的素质教育而感到惭愧。

冰河眨眨眼。起先是因为时隔数日再次听到老师的声音而感到如释重负,但还没等他缓过劲来开口询问,就被最新的消息震掉了下巴。

“老师……会弹钢琴?”他小声追问道。他从来都不知道啊……但这与他对老师的认知似乎并无什么矛盾之处。

以前,卡妙心情好的时候偶尔会低声哼唱一些很悦耳的旋律。每到那个时候他和艾尔扎克都会竖起耳朵认真地倾听,同时交换一个惊喜的眼神——要知道,不苟言笑的老师很少会做出这么……有人味的举动。但是钢琴……西伯利亚的木屋里可没有钢琴。冰河有些好笑地想着,卡妙犯了手瘾的时候莫非会直接跑回水瓶宫去弹琴?

“……嗯。”卡妙的回答在耳边响起,停顿的时间似乎有些长。冰河没有多想。

“可、可以教我吗?”他下意识地脱口而出。倒不是因为突然对音乐产生了难以抑制的兴趣,而是他真心想要重温被卡妙指点课业的感觉。更何况老师是会弹钢琴的,要是他也能学会一些,就又能找到与老师的一些共同之处了——就像他每天早起训练的习惯,他的冻气,还有木屋中那些保存很好的藏书。

卡妙沉默了半晌。“我现在这个样子怎么教你?”他反问,但是看着少年失望地垂下肩膀,还是补充了一句,“你……至少先把五线谱认清楚了吧。”

虽然没有答应什么,但是语气中的妥协显而易见。

冰河眼前似乎闪过了卡妙无奈苦笑的表情,忍不住朝着身边的空气露出笑容,然后加快脚步追上了两位同伴。

若是老师又开始训练他,应该就不会不告而别了吧?

不远处,星矢和瞬的争论仍在继续。

“——你能想象一辉唱歌的样子吗?”

“其实……哥哥的吉他弹得很好。”瞬一脸平静地爆出了猛料。

“什、什么?!”

“去年圣诞聚会过会我亲眼见到的。”瞬嘴角一扬,露出有些得意的笑容看着星矢,“哥哥很有音乐天赋的。”

天马少年被震得说不出话来,转过头用眼神向冰河求助。

后者耸耸肩。刚刚听到卡妙针对黄金前辈们的爆料,他已经彻底淡定了。现在就算有人告诉他一辉的另一个身份是歌坛的天皇巨星,他也不会感到一丝惊讶。

不过在此之后,细心的瞬却渐渐注意到,冰河虽然表面上仍是一副心不在焉的表情,但是对待课业的态度似乎认真了些许,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一辉传说中的音乐天赋刺激到了……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