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inoushunter

首页 黄道十二宫 私信 归档 RSS

【SS】老师是只鬼-3

(人品补全计划——Day 4)

倒霉的原因找到了——因为最近太忙没时间调戏某只毛茸茸的蒲绒绒。好在醒悟得及时,亡羊补牢,于是今天一早几乎所有事都顺利解决了。

我以后一定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三、野狼

冰河在学校注册的姓氏是妈妈的姓,东方人的舌头似乎无法准确发音。于是在他万般无奈的目光中,所有人都开始很自来熟的用教名称呼他。

“冰河同学,听说你是从苏联转学来的,你是俄罗斯人吗?”

“冰河同学,周末要一起看电影吗?”

“冰河同学,明天是初中部的学园祭,我这里刚好有多余的门票……”

“冰河君,你滑冰的技术真棒,可以指导我吗?”

“冰河君,听说你因病休学了一年,不知道得的是什么病啊?看起来还没有完全恢复……”

“冰河君,你为什么从来不称呼任何人老师呢?这样很不礼貌的!”

“冰河君,你是不是因为日语说得不好才不喜欢说话的?”

“冰河,你有什么可狂妄的!体育课混得再好也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喂,射羽星矢,你这混蛋怎么又动手打人啊?!我这次又没说你!”

……

其实,高中生对混血儿的态度可比孤儿院时代友好多了。至少现在的同学们不像当初的某些人那样直接称他为杂种——有的时候小孩子才是最残忍的,说话做事从来不会考虑是否对他人造成了伤害。到了十几岁的年纪,学生们是否成熟了暂且不提,注意力似乎更多是集中在混血儿英俊的面孔,冷峻的气质,以及校服下面偶尔露出的结实肌肉上。

“过一阵就好了。”瞬说。面容清秀如同女孩子的仙女座少年去年刚入学时也有同样的困扰——升入高中部后又重新经历了一次,让他略微有点无奈。星矢似乎就不用担心这一点,性子大大咧咧的天马座没过一个星期时间就已经和新同学打成了一片。

冰河对各类来套近乎的女孩子和充满敌意的男孩子们都是爱答不理的。这并非是因为自认身份高人一等,实在是价值观与普通高中生格格不入,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只是在卡妙的督促下,他一直对身边的同学们保持着基本的礼节。

于是,女生们将之形容为有贵族气质,而男生们则说他爱装逼。“冰原贵公子”这个两年前纱织用来吸引人眼球的外号不知怎么被人翻了出来,让大小姐歉意之余也有一丝好笑。要知道,有关银河争霸赛的记录早就被她动用圣域的世俗力量全部封存了。除了当初现场看过的那些人,以及各种乱七八糟的谣言之外,根本不会有什么资料流传在外。更有不少商界学术界的砖家叫兽将整个赛事看作是城户财团自我炒作的一次成功案例——之所以没有继续进行下去,是因为财团的股票已经在两天时间里冲上天际,没有必要再耗费人力财力。

“想要炒作的话有的是更好的方法啊!”财团的现任CEO对此嗤之以鼻。

“我又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找人。”被冠上不懂理财罪名的智慧女神无奈辩解,“圣域那边态度那么诡异,我当时也只能先把青铜圣斗士聚集起来再想别的了……”

结论:都怪撒加。

……总之,少年圣斗士们的身份没有暴露,只是被某些自作聪明的家伙当做了业余演员。冰河有时候会觉得若是身份暴露了,事情会变得简单一些,至少往身边凑的和时不时找茬的人数不会有现在那么多,更不会面对此刻这样让人无语的情况。

“我相信你只是缺乏经验。”卡妙没有半点安慰他的意思,而是兴致勃勃地看着热闹,并对他的窘态品头论足,“拿出当年一个人挑战一群野狼的勇气来吧!”

“野狼可比她们好对付多了……”冰河蹲在屋顶上,一手梳理着湿漉漉的头发,另一只手整理着衬衣的领口,心有余悸地看着下方草坪上跑过的女生们,“野狼们只是要吃我,而她们是要扒我的衣服啊!你没看见吗老师?!”

从卡妙的大笑声可以听得出来,他绝对是看见了。

“现在的女孩子们真是大胆啊……”卡妙一副过来人的语气,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死的时候似乎也才刚满20岁,社会经验甚至不一定比得上冰河丰富。

冰河对着空气翻了个白眼。

瞬正躲在不远处的树后面捂着星矢的嘴,后者可疑地耸动着肩膀。仙女座少年似乎和他陷入了一样的困境:换上泳裤之后,柔弱外表和宽大校服下隐藏的令人羡慕的身材完全暴露在了人们的眼中。

而唯恐天下不乱的天马座大概更有可能出卖队友而不是帮忙。

高中的体育课为什么要学游泳啊……冰河撇撇嘴。不仅要记住时不时地抬头换气以免吓到救生员,还要听着指导老师指责他的动作不够规范,更会有大胆的女孩子们试图在更衣室伏击……打也不能打,骂也不能骂,只能躲起来了。

他宁愿去北冰洋捉鱼……

幸亏、幸亏,游泳课只有两个星期的课时。

瞅准了野狼群离开后的空档,白鸟座少年极其迅速地从窗口重新钻进更衣室,一把抓起三个人的书包,然后在其余男生们愕然的目光中原路翻了出去。

小宇宙微微波动了一下,朝星矢和瞬的方向发送出一个诸事顺利的信号。冰河长出一口气,感觉比刚刚执行完任务还要累。

“真的不能直接放开冻气把所有人都吓跑吗?”他叹了口气,看了看天色,索性瞬移回家。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这样做了。每次放学后被人烦得受不了,他总是会找准了机会离开,省得应付周围的同学。星矢和瞬多次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前者谴责他从战场逃走的卑劣行径,后者埋怨他不应该把敌人的注意力全都引到队友那里。

冰河一直有些奇怪瞬自己为什么不做同样的事,不过看着野狼们的架势,今天瞬也只能瞬移溜回家了。

“冰河,你应该多交些朋友。”卡妙收起了玩笑的口吻,认真地劝道。入学一个多月的时间,冰河除了寥寥几个与星矢比较熟识的学生之外,基本没有再和别人有什么交流,甚至与同住在一起的两个兄弟话都不怎么多。

冰河梳头的动作顿了顿。“有老师就够了。”他说。师徒之间的相处模式才是他所熟悉的,没有必要再去适应其他人。

“你总不能一辈子只和一个死人交流吧?”卡妙叹了口气,想用更严厉的语气,但说出口来却只剩下无奈。死过几次之后,他对弟子的态度似乎软化了许多,再也装不出以前那种不近人情的样子。

冰河撇撇嘴。精神病了都,再不合群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要是老师真能一辈子都在这里,那也没什么不好的。”他笑着说。

……

厌倦了冰原的孤寂,不习惯都市的喧嚣。

若不是耳边老师的声音再三保证不会消失不见,冰河大概是不会在这里待下去的。

少年有些无奈地承认自己确实不知道怎样做一个普通学生。以往每次离开西伯利亚,他都是要去战斗的,没有必要和普通民众产生什么交集,更不用在他们中间生活。

战斗虽然危险,但至少目标明确。

稍稍熟悉之后,周围的同学们很快发现金发少年表面上冷冰冰的,但似乎并没有什么实际上的威胁。

“和瞬一样无害。”是某个性格开朗的自来熟的评论。

冰河和瞬对视一眼,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反驳。

“不过,冰河君,你究竟是为什么才晚了一年入学呢?”

瞬的目光顿时朝旁边漂移了六十度角,满脸心虚。在入学的第一个星期,星矢顺口告诉大家冰河其实比他和瞬要大一岁多,于是同样的问题被人提出。

当时瞬似乎生怕没有应对经验的冰河说出什么吓人的话来,抢先脱口而出:“因病休学!”

“……”

可以说,这句话才是围绕着冰河各种不靠谱传言的开始。从刚刚做完手术的心脏病患者到刚刚刑满释放的少年杀人犯,白鸟座少年过去的十几年人生被人美化出了无数个版本。瞬也因此道了无数次歉,虽然每次都像是在忍笑。

“为什么说是生病呢?”某天晚上纱织在笑够之后问道,“说成有什么私事不是更容易相信一些?冰河看样子也不像是会生病的啊!”

“那样的话,流言会传得更不靠谱吧?”冰河摇摇头,有些郁闷地说,“因病就因病吧。”

少年对周围人的看法其实并不怎么在意,只是……老师你别再笑了行不?

“……我听隔壁班的花野说你是因为肺炎做的手术,不过你游泳游得那么厉害,不像是肺部有毛病的。”自来熟同学依旧在扮演着名侦探的角色,让冰河的耐心开始耗尽,“到底是什么病呢?”

“Schizophrénie。”金发少年抬起头,一脸严肃地说,用的是法语的名称。

“什、什么?”

“精神分裂症。”冰河用日语重复,“我的耳边总有一个声音在喋喋不休,想要引诱我去杀人。”

也许是冰河的严肃脸太有说服力,多嘴的家伙当场编了个借口落荒而逃,无疑是去散布更多谣言了。

沉默了几秒钟,星矢终于狂笑出声,拍着冰河的肩膀大声叫好。

“冰河……你这样是在火上浇油啊!”瞬抽动着嘴角,哭笑不得。

“我哪有说过那样的话……”卡妙的声音竟然有些委屈。

……

有关精神病的谣言流传出去之后,冰河的生活安静了不少。虽然还是有一些胆子大的野狼——呃,女孩子们——来找他,但是大部分人对他的印象换成了“古怪”这个词。

不管是不是真的精神病,能拿自己开这种玩笑的人都算不上正常吧?

“四班的冰河是个古怪的混血儿,疑似疯子……但是长得真的挺帅的。”

“不是说因病休学了一年吗?我看就是神经病吧!”

冰河目不斜视地从两个陌生的高一学生旁边走过。很明显,有关他的传言已经不仅仅是在自己班里了。普通高中生都那么无聊吗?

“……我来这里到底是要干什么啊?”圣斗士从不惧怕挑战,但至少要知道挑战的目的是什么吧?

难道是雅典娜女神被名为教育部的邪神囚禁了,所以才需要她忠诚的保护者来解救?可是这丫头基本不在学校出现,仗着财团董事长的身份名正言顺地翘课……被囚禁的是他们几个才对吧?

“圣战结束了,你们理应享受普通人的生活。”卡妙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让冰河微微僵了一下。刚刚那句话其实不是对老师说的,但是现在他似乎养成了把心里的牢骚也直接说出声的习惯……这可不是个好现象。

“原来的生活没什么不好的。”他回答。少年停住脚步,转头看向天空。有点想念西伯利亚的冰川了……明天就是周六,可以回去木屋里躲躲清静。星矢和瞬应该不会介意。

“战争毕竟是为了生活的延续。”卡妙说,“这是女神的期望,也是我们的期望。”

“是吗?”冰河眨眨眼,转过头。身边仍然空无一物。

“嗯。战斗终究是为了有一天无需再战斗,能够体验平凡人的生活。”老师的声音很温和,使少年有些浮躁的心情慢慢平静了下去,“我们没有机会完成的心愿,就由你们去实现吧。”

冰河怔愣了一阵。其实他很难想象老师以及其他黄金前辈们作为普通人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圣斗士……不就是为了保护大地和平才会诞生的吗?为大地而生,为大地而死。

但这样的想法让他的心里涌起了一阵感伤。若是可能,他真的想看到那一幕,所有人在和平的世界里以普通人的身份聚集在一起……

或许,这也是老师想看到的?这就是老师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这样老师才能放心吗?”他轻轻问。

一直因为不愿放手而使老师无法安息,或许太自私了吧?

卡妙叹了口气,声音在风声中显得有些飘忽。

“对你?我大概永远也不可能放心吧。”水瓶座的亡魂半开玩笑地说。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