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海

脑洞似黑洞,墙头多如草。坑品亦然。
佛系混圈,道系更文。

【SS】灵魂的重量-3

第三章、长夜

I.

他在木屋的废墟前站了许久,然后抿了抿嘴唇,朝着儿时最为向往的那面冰壁走了过去。

冰河,你的战甲,我要借走用一用了。

你没能完成的征途,就由我来替你走完吧。

——————————

II. 

“这里已经没有敌人了,只有双子座的黄金圣斗士加隆。”他扔下这句话,转身离开了教皇厅。

带着死亡气息的小宇宙已经逐渐接近到了巨蟹宫。白羊宫前的对决仍在继续。今天夜里,熟悉的敌人已经够多了,少一个是一个吧……

他的视线不由自主地朝着燃烧的火钟看了一眼。

即使黄道十二宫只有一半人值守,他们想要突破到第八宫也需要相当一段时间吧。也幸亏如此,他才能有闲心跑到教皇厅来发泄一通,然后还能悠哉悠哉地走回天蝎宫继续驻守。但是说实话,他宁愿早些面对那些敌人,也不愿一直待在半山腰的宫殿中,费尽心机地从远处纷乱的冲撞中仔细分辨这一次有哪些小宇宙消失不见。

唉,那些敌人呐……见面之后他是会将所有的抑郁和愤怒全都化作猩红色的毒针,还是会忍不住发出注定没有半点效果的质问?

他突然想到了卡妙。刚刚经过水瓶宫的时候,卡妙正木着一张脸站在水瓶宫的入口处,失明的眸子注视着山下。几个月来,卡妙的性子已经变得越来越难以捉摸,甚至连他这个老朋友都很难再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丝端倪。

但是有些时候卡妙的行动还是很容易预估的,比如在海界之战时卡妙会义无反顾地违背禁令前往海底,又在战后顶着伤势回归、痛痛快快地接受了处罚。这让他看得出卡妙还是原来那样的别扭性子,把所有的固执和冲动都掩藏在清冷淡漠的表象下,只不过是装得越来越像了而已。

卡妙不是不冷静,而是他冷静地决定要采取最为激进的方式……

所以这一次,卡妙应该也不可能一直老老实实地待在水瓶宫吧?更别说如今的水瓶宫便是教皇厅前的最后一道屏障,若是敌人真的突破到了那里,想必战局已经糜烂到难以收拾的地步了。

这不,刚刚走进双鱼宫,他就看见脑子里正在想着的人冷着一张脸,急匆匆地迎面冲了过来。卡妙的脸色依旧没有一丝异样,但是小宇宙却似乎比不到半个小时前见到的时候更加冷了。

他忍不住打了个激灵。这似乎还是卡妙在海界之战后第一次离开水瓶宫。因为违背了童虎老师的指令介入战斗,卡妙从回到圣域之后就一直借着惩罚的名义自己关在图书馆里,也不知道一个双目失明又死活不愿接受治疗的人究竟要怎么读书……

“卡妙?”

“我要去见女神。”

“你想干什么?”

卡妙脚步微微一顿,转过头来。

“你感觉到……山下新出现的小宇宙了吗?”他的嘴角扯出一丝笑容,却比哭还难看。

“他是在向我宣战啊……”

——————————

III. 

眼前的小宇宙带着死亡的气息,却是一如既往的温柔,让他的精神有些恍惚。

他突然很想看清面前这个少年的脸,想看清那双眼睛是否依旧像是寒风中的温泉,固执地在冷漠坚硬的冰霜中央开辟出一条不会冻结的缝隙。冰河从来都是不擅长撒谎的孩子,若是能看到对方此刻的表情,他想他会很快弄明白那些复生的旧友们究竟是在打什么主意。

那个孩子被他的突然出现搞得一愣,小宇宙不自觉地闪烁了一下,仿佛有什么东西想要冲破厚重的冰层爆发开来。但是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冰河的小宇宙就重新恢复了平静。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站着,良久没有说话。直到周围的阴影中开始发出诡异的声响,冰河才率先打破沉默。

“好久不见了,老师。”少年轻声打着招呼,语气中带着久别重逢的喜悦,完全听不出两人正站在战场的两端。

很久吗?明明才几个月的时间,但是的确久远得连对方的名字在唇边都显得陌生起来。

“冰河……”他叹息着念出这个久违的名字,“你来这里做什么?”

“啊,这个时候我应当回答,‘来取雅典娜的人头’吧?”似乎是被他的直来直去打了个措手不及,冰河愣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伸手挠了挠头,随后无奈地耸耸肩,“不过这么说您大概也不会信的。我对纱织的脑袋并不感兴趣。”

他嘴角抽了抽。这个回答……“那你想要什么呢?”

“您不是已经站在这里了吗?”少年的语气似乎开心得过了头,“我就是来找场子的啊……几个月前输给了您,我一直有些不服气呢。”

“你要再和我打一场?”他忍不住笑了,如同是在嘲笑对方的不自量力,但实际却是借此来掩饰那一瞬间的如释重负,“看来死亡让你变得比原来还要狂妄了呢,我的弟子冰河。”

水瓶宫真实的战况只有他们两个心照不宣,而其他人只会看到做弟子的在老师的面前最终败北,却不会知道那一瞬间爆发的能够冻结一切的温度究竟是出自哪一个人的手掌。

赢的人有必要来找输掉的人重新比试吗?

可惜,还是不太明白冰河究竟想告诉他些什么……

果然,冰河也露出了笑容。“老师可不要大意啊,”他说,“这一次我可是来要你的命的!”

寒冰的小宇宙逐渐升腾起来,仿佛夜幕中飞扬的雪花,随着死亡的缓慢节奏跳动着神秘而庄重的舞蹈。

……

对刚刚赶到的少年来说,眼前的情景完全是将噩梦中的场景活生生地重现在了他的面前。他曾不止一次在脑海里想象过,那一天的水瓶宫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战斗,弱小而倔强的白鸟究竟在冷酷的寒风中被击倒了多少次,才终于失去了再次飞翔的力量。

但是眼前的情景却出乎了他的意料。卡妙的眼睛一直紧闭着,嘴唇偶尔会下意识地抽动一下,仿佛是在强忍着痛楚。相比之下,冰河就显得轻松多了,黑色的斗篷随着他的动作舞动着,像是漆黑的羽翼,遮蔽了周围的一切光亮。

被压制的竟然是老师吗?

冰河……现在究竟有多么强大?

“老师,冰河!你们两个在干什么?”他忍不住大叫出声。

“艾尔扎克,”回应他的是冰河,而卡妙则稍稍后退了两步,借着难得的机会调整着呼吸,“你可不要插手啊!我的结业考试已经失败了一次,老师在给我补考呢!”

“补考?!”他难以置信地重复道。

“是啊!”金色的头发在不远处火钟的映照下被染上了一丝蓝灰色的光泽,让他想到了即将熄灭的萤火。但是少年笑得十分开怀,就像是在进行一个有趣的游戏。“是啊!只有杀掉老师才算通过呢!”

他愣了一下,转头看向老师。卡妙没有说话,只是朝他的方向露出了一丝宽慰的微笑,脸色在火钟的映照下显得有些苍白。

……

“我的冻气中已经染上了寒冰地狱那冻结灵魂的寒冷,老师,你能够战胜死亡吗?”

“以凡人的实力,不管怎样努力,都无法威胁到掌管死亡的神祗啊!老师,你现在还觉得我是狂妄的那一个吗?”

“死亡远没有卡妙老师那么温柔那么尽责,但还是教会了我一些东西呢。不知道老师能从中学到什么呢?”

冰河零零碎碎的奇怪言语终于渐渐地被串联起来,使他逐渐得到了一个有些荒谬却完全符合逻辑的答案。

那么……

这是一个很危险的抉择。若是他猜错了,那么失去的不仅仅是他一个人渺小的生命,还会连带上女神,以及整个圣战的成败。

他清晰地感受到了这个决定的重量。

要不要赌一把?就赌我们之间的默契,赌我对我的弟子足够了解……

……

“以凡人脆弱的力量是无法挑战冥王的……老师,你明白了吗?”

盛夏晴朗的夜空中突兀地飘下了洁白的雪花,从即将燃尽的火钟前慢慢扩散,直到将整个圣山连同雅典娜女神庄严肃穆的雕像都笼罩在内。半山腰上,几个势均力敌的小宇宙不约而同地停止了碰撞,随后又以更加激烈的形态爆发了。

是卡妙在借助飞雪向大家告别吗?还是……

我就知道,老师这样睿智的人,会明白的。

冰河闭上眼睛,无声地笑了出来,眼泪顺着苍白的脸颊滑了下来。接下来的事,就看其他人的了,他能做的、想做的、需做的事情都已经在卡妙倒下的一刻完成了。

虽然真正想说的话终究没有机会说,但是老师是明白的吧?

否则,他的唇边又怎么会露出那么温柔的笑容?

怀中的身躯正在渐渐冷却,只剩下最微弱的小宇宙还在闪烁不定,如同暴风雪中那一缕倔强的火焰。冰河的双臂微微紧了紧,然后恋恋不舍地将卡妙的身体放回地面上,重新站起身来,将右臂笔直地举过头顶。

这样,我们也算是扯平了吧,老师?

尽管您本来就没有亏欠过我什么。

……

周围的冥斗士早在之前发泄似的攻击中死的死逃的逃。他转过身,强压住心中的悲伤,看向那个背对着他静静站立的身影。

“你满意了?”他问,虽然竭力遏制,但声音中仍然免不了显露出一丝不忿。

到了这时,他虽然还没有完全明白究竟在发生什么事,但也从面前高大的冰棺中猜到了一丝端倪。只不过,老师和冰河不知道达成了什么无声的协议,反而将他排除在外……

“啊,满意了……”冰河回过头看着他,笑得十分柔和,“可惜,时间太短了。”

“你这就要走了?”他走过去,故作不屑地撇撇嘴,“莫非是看不惯我拿走了你的圣衣?”

“可白鸟圣衣穿在你身上很合适啊……也许这才是命运本来应该遵循的轨迹吧。”

“得了吧,你现在这个鬼样子——黑鸟座的冥斗士——这也是命运的轨迹?”

“我的轨迹早就结束了啊,连借来的时间都快要用光了。所以接下来就交给你咯,白鸟座的艾尔扎克。”

“……”

“能见到你,我真的很开心。不过,希望下一次见面之前还是隔得久一点吧。”

不远处的火钟只剩下两盏还在闪烁,苍白的火焰映射在光滑的冰面上,就像是静止的湖面上一缕清冷的月光。

两位少年身高相仿,身上穿着的战甲除了颜色之外几乎毫无二致。

冰棺中的青年脸色苍白,神态安详,恍若熟睡。

——————————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