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海

脑洞似黑洞,墙头多如草。坑品亦然。
佛系混圈,道系更文。

【巍澜】捉鬼记(镇魂x阴阳师)——序

(不)正常版简介:
这是赵云澜在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捕捉沈巍的故事。
戳心版简介:
“你找了我一万年,这次换我找你了。”
戳肝版简介:
【绝版限定SSR阶式神斩魂使、大荒山圣降临平安京!】
——————————
注意事项:
1、接剧版结局,有私设,有书版设定乱入。
2、大概算正剧。大概会很长。大概会HE,如果能写完的话。
3、主澜澜视角,不玩游戏的也能读,然而阴阳师梗会有。
4、有大纲无存稿所以随时会坑薛定谔的更新。
5、镇魂是p大的,阴阳师是网易的,脑洞和OOC都是我的。


序、奇迹

大概终究是被镇魂灯中几十年如一日的烈焰炙烤烧坏了脑子,赵云澜在久违的清凉微风中陶醉了好一阵,才突然意识到自己正光着腚趴在荒郊野岭的草丛里。

他懒洋洋地翻了个身,将双手枕在脑后,直直地看着头顶的星空,大脑空白了许久,终于重新适应了人类的思维方式。

我是谁?

我在哪?

我特么躺在地上干什么?

……赵云澜发誓,他这辈子算上在镇魂灯里面死去活来的时间,都没有问过这么蠢的问题。

好歹是科班出身,当年也是正经的学霸,野外生存之类的专业知识还是过关的。但这时他看着夜空中的点点星光,竟是没能分辨出任何一个熟悉的星座。

或许是有些东西被烧忘了?毕竟过了这么久……

确实很久了,久到他几乎遗忘了拥有身体是什么感觉。

雨后潮湿的空气沾在皮肤上,又被微风拂去。耳畔风吹叶动的声音夹杂着几声虫鸣,鼻端混杂着泥土和草木的清香,眼前是晴朗的夜空和熟悉又陌生的星光。摇动的草叶一下一下地戳在他的大腿上,有点痒。

他还活着。

意识到这个事实的时候,赵云澜并没有感到应有的惊喜,反而有些淡淡的茫然,甚至连从一醒来就在困扰他的人生三大疑问都没有了追究的心思。他就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隔着玻璃看着劫后余生的自己,没有感受到一丝一毫的情绪。

他已经死了,却又还活着。

记忆中有个人说过,世上只有两件事可以让人为之赴死,为家国而死成全忠孝,为知己而死成全自己。

他想,不管最后是怎样心灰意冷才会想要把自己整个魂魄都烧了来取暖,至少从结果来看是两者都占了,想来不至于被那人指责是懦夫行径。但连那个人也没有说过,死得其所却没死透又是个什么情况。

重活一次,又是为了什么呢?

总不至于是为了世界和平再死一次吧……他还没有那么自恋,没觉得自己有这么伟大的宿命。

赵云澜忽地一笑。沈巍要是听见他的想法,怕是又要露出那种满是不赞同的表情。沈巍最听不得他拿自己的命不当回事的言论,哪怕是说笑一句。或许现在的结局才是那个人所期待的吧,看着他渡尽劫波后全须全尾地活下来重新开始。沈巍他……若是知道自己在他死后没多久就用魂魄点了火,也许会气得活过来。

当时那样痛快地祭了镇魂灯,固然是情势所迫,却很难说没有跟沈巍赌气的因素在。你不是总让我不要碰圣器吗?不是总说我不爱惜自己吗?那你看不惯的话,就回来阻止我啊……

……沈巍没有回来。赵云澜不能怪他。因为若是有的选,沈巍从一开始就不会丢下他一个人离开。

沈巍啊。

赵云澜突然感到心脏一阵钝痛,不由伸手捂住胸口。明明是被烧进了灵魂的名字,此刻却有些难以触及。

他已经死了,但他还活着。

眼前的整个天地都像是灰色的,那么无趣,但他还是要继续活下去。因为这是沈巍所期待的。

……

不管身处何地,也不管重活一次究竟是为了什么,有些事情还是要早些解决的。比如他终究不能一直这么躺在草丛里晾鸟。

赵云澜叹了口气,有些心虚地借着草丛的遮掩确定了一下附近没有人偷窥,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站直了身子的一瞬间,长长的黑发顺着后背垂了下来,几乎拖到了地面。赵云澜伸了一半的懒腰戛然而止。他眨眨眼睛,拎起挂在胳膊上的几缕长发,又艰难地扭过脖子看了看身后,一时有些愕然。

莫不是在镇魂灯里光长头发了?

不过相比于其他乱七八糟的疑问,头发的问题显得并不怎么重要了。

纠结了一阵,他从耳后抓了两缕头发撸到身前,遮住关键部位,苦中作乐地想着长发也有长发的好处。

勉强从有伤风化的边缘退开了半步,赵云澜这才仔细观察起了自己所处的位置。他正站在一个面积不小的平台上,似乎是某座山的山顶,地面上多是泥土沙石,并没有多少被开发过的痕迹。其时应该是春夏时节,一眼看去草木十分茂盛,星光下的枝叶隐隐显出一丝莹绿色的反光,显得生机勃勃。这让他的心情莫名愉悦了起来。

上一次见到这样的景色……

……算了,梦毕竟是梦。

平台这一边是小树林,稍高的另一边却有个建筑,隐隐约约似乎有一点亮光穿过夜幕明灭不定地闪烁着。赵云澜理所当然地抬脚朝亮光走去。现在最重要的是找人借身衣服,顺便打听打听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至于为什么这荒无人烟的山顶会有亮着灯的建筑……哈,他赵云澜才不怕。

……

地上的石子有些扎脚。赵云澜想,要是有双鞋就好了。

随后脚上传来的异样让他懵了一下,赶紧低头。一双棕色的皮靴正穿在脚上,样式还是他熟悉的,连商标都一样。

赵云澜不信邪,朝前走了几步。面前的低洼处积满了雨水,星光照耀下隐隐约约能看见一个浑身上下只穿了一双靴子的倒影,体型匀称,长发飘飘,活像一个变态。

“……”

赵云澜一脸荒谬地盯着自己不知算什么羞耻play的形象,无语凝噎。

这还不如不穿呢。

念头刚起,靴子就消失了。

“……”

哦豁,似乎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

等到玩嗨了的小澜孩再次冷静下来时,身上已经换上了他惯常的便装。

复活带来的外挂仍是有局限性的。身上的衣服可以在他一念之间随心所欲地变换,但是自身的样貌却怎么也改变不了。赵云澜蹲在水坑边上,感觉下巴都快被手指磨破皮了,临时试衣镜里面仍然是一张小白脸的形象,曾经引以为豪的玫瑰花刺并没有出现。

倒影中英俊的青年人朝自己做了个鬼脸,终于略带遗憾地站起身来。

有了衣服自然不需要头发来挡鸟。赵云澜用手指草草地顺了顺头发,然后幻化出一根发带。万年前作为昆仑的时候好歹有过打理长发的经验,他虽算不上熟手,但也总算在胳膊酸到抬不起来之前将长发束在了头顶。然而皮衣牛仔搭配上不伦不类的复古发型,形象实在有些微妙。

要不再换一身试试?

想了想,沈巍似乎也有这么个本事……赵云澜承认当年自己偶尔犯二的时候确实琢磨过沈巍是怎么在几秒之内从沈教授变成黑袍使的,最后结论就是地星人的异能有时候也很有生活气息。

自己这也算是开发出异能了吧……赵云澜玩心又起,稍一动念,身上已经换上了一身黑袍。

厚重的布料将全身上下都遮掩得严严实实,面貌全部都隐藏在兜帽的阴影中。赵云澜在看到水面模糊的倒影时不由得恍惚了一下,回过神来眼眶竟有些酸涩。

乍一看还真像是——

“……真是够别扭的。”他无比仓皇地挪开视线,掩饰地嘀咕了一句,稍稍抬起胳膊,将手从长长的袖子中伸了出来,“也不知道沈巍是怎么穿着这一身四处救场的。”

袖子太长,下摆太长,兜帽总是遮住眼睛。赵云澜走了两步就差点把自己绊倒,不由得对黑袍使产生了新的敬畏。这样的打扮也不是谁都能驾驭住的,黑老哥不愧是黑老哥……

他有些惆怅地笑了笑。若是那人也在,自己这时候怕是会孩子气地拉着他,非要和他比比谁换得快,花样多,只为逗他一笑。而那个性格内敛的谦谦君子则会红着耳朵尖,一边斥责他胡闹,一边却又满脸无奈地陪他一起胡闹……

“重生的意义……吗?”

赵云澜喃喃自语,手指在光滑的下巴上摩挲着。

要不,他从此以后就一直这身打扮,借用沈巍的名字,代替他活下去?

“……”

……算了,这也太二了。

 

(未完待续)


—————————— 

为什么序章要起这个名字呢?

因为澜澜解锁的第一个技能是一键换装_(:зゝ∠)_

——————————

放逐卡得厉害,大概是强行开车的缘故。所以我决定放个新坑。
不过这篇大概前一个坑填满之前不会继续。除非又卡文了。就当个预告吧。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