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海

脑洞似黑洞,墙头多如草。
坑品亦然。

【SS】灵魂的重量(番外)

好久没码字了,而且已经有点想不起来手头横跨无数同人界的大坑都讲的是啥了……

……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orz

这一系列本来没打算写番外的,而且我还是觉得没番外比有番外好,甚至有点不太想发。不过难得有点灵感想从这个奇怪的角度写写被我虐得很惨的卡妙老师……啊,先让我找找感觉吧。

(前文请点tag)

——————————


番外、替身


一、

我和弟弟是被天鹅养大的。
他们都这么说,因为我们被发现的地方有一个很大的湖,住着一群日渐稀少的野生大天鹅,而周围并没有人烟。某个电视栏目组拍摄极地美景的过程中,偶然发现极光下的天鹅湖边明显有两只颜色形状都不太对的,这才把我们带了回来。这似乎...

【SS】醉酒记(下)

十、痕迹

回去的时候并没有再经过海底神殿。冰河在海边一把拉住又要往下跳的艾尔扎克,提醒他怀里抱着的这两只可还没有觉醒小宇宙。最终,他抓着艾尔扎克的胳膊,小宇宙熟练地一转,出现在木屋前的雪地上。

无论走到了世界的那一个角落,冰河在想要回家时从来不会迷路。

两个人走进屋子,将企鹅顺手放在桌子边,然后一个放柴一个点火,将壁炉点燃,配合默契得仿佛从没有分开过。即使两人如今的实力已经基本上是冻不死了。

末了,两个少年像以前一样并排坐在壁炉前的地面上,一言不发地盯着那两只不自在地扭来扭去的企鹅。

“……老师当初看我们两个是不是也这样?”半晌,艾尔扎克有些迟疑地开口。傻乎乎笨兮兮的,根本不知道在想...

【SS】灵魂的重量-完

尾声

这是瞬第一次踏足这片冰原。

距冥界之战胜利已经过去了五年多,复活后的卡妙一如既往地离群索居,除了守宫月之外从不出现在圣域。作息与战争结束前相比没有任何改变,只不过自十二宫之战就从不离身的黄金圣衣终于被放回了圣衣箱中。

其余的黄金圣斗士们偶尔会去看望他,但是青铜少年们和他并不熟。即使早已明白这位能够挥出绝对零度拳的冰之战士远没有看起来那样冷漠,但少年们依旧不知要如何与他相处。

用米罗的话来说,这也需要一定的天赋……

不过瞬这一次不仅来了,还带来了两个人。

“……他们是双胞胎,今年五岁。”仙女座少年伸手摸摸旁边两个小孩子的脑袋,介绍道,“大一点的叫阿克提克,小一点的叫格雷希尔。”...

【SS】灵魂的重量-4

第四章、炽阳

I.

战争总会有牺牲。

他一直明白这一点,但这些牺牲所带来的重量并没有因此有过丝毫减轻,仿佛是沉重的十字架压在了灵魂之上,既让他难以喘息,又不由自主地提起更多勇气继续前行。

艾尔扎克是个好孩子。能凭一己之力突破到冥界的最深处,在三位顶级冥斗士的围攻之下还能拉上其中两个做垫背,战果已经足够辉煌。

可惜,他来晚了一步,否则……

因为突破第八感的方式不同,他仅仅是在与冰河对决的过程中匆匆感受到了艾尔扎克的小宇宙,之后两人在广阔的冥界中便再也没有碰面。等到他们的路线终于交错在了寒冰地狱的入口,他却只来得及感受到苦战力竭的弟子被最后一名敌人从背后贯穿心脏。

艾尔扎克,这其实是...

【SS】灵魂的重量-3

第三章、长夜

I.

他在木屋的废墟前站了许久,然后抿了抿嘴唇,朝着儿时最为向往的那面冰壁走了过去。

冰河,你的战甲,我要借走用一用了。

你没能完成的征途,就由我来替你走完吧。

——————————

II. 

“这里已经没有敌人了,只有双子座的黄金圣斗士加隆。”他扔下这句话,转身离开了教皇厅。

带着死亡气息的小宇宙已经逐渐接近到了巨蟹宫。白羊宫前的对决仍在继续。今天夜里,熟悉的敌人已经够多了,少一个是一个吧……

他的视线不由自主地朝着燃烧的火钟看了一眼。

即使黄道十二宫只有一半人值守,他们想要突破到第八宫也需要相当一段时间吧。也幸亏如此,他才能有闲心跑到教皇厅来发泄...

【SS】灵魂的重量-2

第二章、血海

I.

“我的弟子,就算是死也应该死在我的手里。”他冷冷地说。

阴沉的天幕下,爱琴海翻腾着汹涌的浪潮。他的目光恍惚间穿透了漫长的距离,落在遥远的极北之地,冰盖下那些看似毫无规律的暗流最终的归所。

他曾以为那也是另一个少年的最终归所,直到不久前一道熟悉又陌生的小宇宙冲破了圣域结界的阻隔,清晰地映在他的灵魂深处。

“卡妙!五老峰老师说——”

“他还不是教皇。”他僵硬地打断同伴劝阻的话语,转身离去。

金属的战靴随着他的脚步在石阶上发出有节奏的撞击声,随后像是阵前的鼓点变得越来越快,直到和那一抹墨绿的颜色一起在海天交界的地方突兀地消失无踪。

……

“天马座,这里交给我,你...

【SS】灵魂的重量-1

第一章、火光

I.

在冻气相互碰撞的一刻,他可以发誓冰河的小宇宙已经达到了他所希冀的程度。如同破缚而出的白鸟,终究会背负着寒霜与冰雪的十字架,挣扎着扬起翅膀,越飞越高,直到消失在他再也无法触及的高度……

然而骄傲强大的白鸟啊,在这场最寒冷的风暴中,你又为何会安静地收起羽翼,接受死亡仁慈沉默的拥抱?

战斗的最终结果并不是他所能预料到的。在之前,他想到了冰河可能会在残酷的考验中战死,也可能会在重重逼迫下最终超越他,却唯独没有想到这两者会同时发生。

他想,他所难以接受的并非面前的这个结果,而是它所发生的方式。

冰河,我善良而倔强的弟子,你是在以自己的方式向我证明你的坚持吗?

脆弱的,哭...

【SS】灵魂的重量-序

(码不出字搬旧文凑数系列)

主卡妙,无CP


题记:

奥林帕斯的山顶骤然亮起了炫目的极光。

握剪的手一颤,命运线被割断了错误的一根。


小宇宙燃烧到了极致的瞬间,他知道自己已经达到了那个从未触及到的温度。

要打倒面前的敌人,不惜任何代价。这是他从挥出第一拳开始,脑海中仅剩下的念头。

但当肉体的感官完全麻木,思维却变得异常清晰起来,使他不合时宜地对自己的决心产生了怀疑。

透过完全凝滞的空气,他看到时空彼岸的白鸟展开羽翼,冲破了冰层。无数寒霜和冰雪被强壮的翅膀卷起,随着优雅的身影逐渐升高,渐渐附着在了洁白的羽毛上,使得它看起来就像永冻冰晶凝结而成的十字架,庄严而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