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inoushunter

首页 黄道十二宫 私信 归档 RSS

【SS】老师是只鬼(情人节番外)

(人品补全计划——Day 33)

那个说有本事接着更的,我更了,给糖吃么ww


番外、Valentine

  冰河正式出院之后,迎接他的是满床堆积如山的礼物和情书。 

“我们可是一张纸都没有剩下,全都给你送到了哦!”星矢一本正经地说,眼睛里闪烁的恶趣味和不断抽动的嘴角完全泄露了他的真实心思。善良的瞬适时将头别了过去,仿佛是想给冰河留点面子……如果他不是正盯着窗户上的倒影窃笑的话。

“储物柜已经被塞满了,有一半是这两天陆陆续续寄到这里的。”看着冰河略显茫然的目光,仙女座少年解释了一句,“这也幸亏同学们没听说你是住院了,否则……”

否则会有人去医院慰问是吧……冰河叹了口气,突然更加庆幸情人节那天是在陪着老师的“幻象”压马路而没有去学校。虽然又是枪击又是跳楼又是被车撞最后还被吓得晕了过去,但至少不会被一群女孩子当面追击。

况且此刻比一辉和加隆去医院看望时他受到的嘲笑还要轻一点,不是吗?

“至少,该收到的一样没少,不是吗?”耳边传来温和的安慰声。老师大人明显是刻意曲解了他的表情。

“……”

白鸟座少年认命地走进屋子,开始将一床乱七八糟的东西分类整理。情书,卡片,情书,巧克力……这是谁的照片啊?黑色头发的,没兴趣……咦?玫瑰花居然被塞进这么小的盒子里,阿布罗狄前辈知道之后会不会去找她谈心啊……这这这怎么连这种东西也有人送?赶紧地,趁着星矢和瞬没看见塞回盒子里……

“这事去年就发生过,瞬就收到了那么一屋子——我就没那么受欢迎。”星矢坐在旁边帮冰河把手上的几盒巧克力放在一边,咂咂嘴,一脸嫉妒地说,“有你们两个在场,我的魅力显现不出来啊!”

冰河与瞬交换了一个眼神,同时下定决心要在关键时刻把这句话捅给莎尔娜和美穗知道。

还有魔铃和星华。

完全没有预感到危险的天马座少年一脸恶劣的笑容。“冰河没见过这阵仗吧?”他坐在卡妙经常占据的椅子上问道,“难道……这是你第一次收到情人节礼物?”

冰河点头点到一半,表情突然僵住了,活像只受惊的兔子。眼角的余光落到了卡妙的脸上,对方缓缓扬起的嘴角毫无疑问地表面了水瓶座亡魂和他想到了同一个方向。

“咦咦咦?”天马座少年突然直起身子,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盯着他。就连瞬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一脸期(ba)待(gua)地看着他。“难道你在西伯利亚真有女朋友?”

冰河表情纠结,但是很坚定地摇了摇头。

“冰河,你脸红了。”瞬一针见血地指出。

“……”

卡妙在不远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收没收到过我不知道……但你确实是送过的。”他慢悠悠地提醒道。

“……”

老师,这样补刀真的好吗?

——————————

“情人节?那是什么?”十二岁的冰河一脸懵懂。

艾尔扎克明显懂得稍微多一点。“是二月十四日。”他一面小声回答,一面示意冰河别说话,继续听着不远处两位打扮时髦的年轻女性聊天,“据说,是要和最爱的人一起过的节日。”

最爱的人啊……冰河首先想到的是妈妈,但是很快就被老师的身影替代了。他想,这里面指的应该不会是已经离去的人的。但是他们三个每天都在一起生活,这个节日有什么意义啊?

“似乎……是要送礼物的吧?”艾尔扎克也不太明白。

聊天声穿过周围嘈杂的叫卖和讨价还价,传到两位少年战士的竖起的耳朵里。

“好期待哦……杰克会准备什么礼物呢?”

“你家杰克是个难得的浪漫主义者。”

“是啊!去年情人节他还在追求我,买了99朵玫瑰和十几盒巧克力,分次送到我的办公室……署名还是:神秘倾慕者。那一天办公室里的人都以为我被好几个人同时追求,羡慕得不得了。”

“哇哦,真浪漫!”

“谁说不是呢!后来大家知道是杰克一个人干的,更羡慕了。”

“太幸福了!要是我遇到这样的事情会开心好久啊……”

“……”

冰河与艾尔扎克面面相觑,同时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一丝意动。

浪漫什么的他们不太懂,但是如果能让老师开心很久的话——

——————————

“——等等等等,不会吧?”星矢挥舞着手臂夸张地大叫,“你第一次给人送情人节礼物,对象居然是你老师?!”

冰河捂脸。

卡妙坐在桌子边大笑出声。

“不会是唯一一次吧?!”

冰河双手捂脸。

卡妙已经笑得岔气了……天知道一只鬼魂为什么会岔气。

——————————

卡妙老师说过,一旦作出决定就一定要贯彻下去。

于是做出了决定的两个熊孩子很认真地思考起了礼物的选择问题。

玫瑰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或者是别的什么花之类的,虽然老师似乎看不上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家里也很少有什么花哨的装饰品。不过老师时不时自制的小甜点形象往往都很美观,想必对漂亮的东西也是欣赏的,至少不会排斥。

于是话题不免歪到了食物上。如果是选择食物作为礼物的话,两个孩子对老师的喜好还是有些了解的。但青年人虽然很会喂孩子,但是本身对甜食似乎没什么喜好。如果送的是巧克力的话,最后难免会进了他们两个自己的肚子,总觉得有些不太好……

但是……关键问题……

“都好贵啊……”冰河喃喃地说。

“我们……没钱……”艾尔扎克一脸郁闷。

市场人迹罕至的角落里,两个裹得严严实实的少年人面对面蹲在一起,满脸苦恼地画着圈。

这个星期卡妙据说是临时有事情,于是将两个不到十三的小鬼派了出去采购食物和日用品。自从两个人能够独自打猎,卡妙管得就不是太严了,偶尔会将他们派出去跑腿。只不过,相信他们不会跑丢是一回事,理财权是另一回事,每次买了东西回家的时候卡妙都是会查账的。两个孩子曾经私下里吐槽过老师对他们的不信任,现在看来其实是出于对熊孩子们的了解。

没有零花钱的两只熊孩子第一次想要给老师买礼物,就遇上了难事。

眼看接近傍晚,孩子们不得不站了起来,拖着一雪橇的东西准备回家。还有两个星期时间,应该能想到一点办法,比如抓几只兔子偷偷拿到镇子上卖掉,用换来的钱给老师买礼物……

“请等一下。”

身后传来的声音让两个孩子同时停下脚步回过头去。

面前站着的是一位长得很漂亮的女人,身上穿着有些单薄的大衣。她冲着两个孩子友好地笑了笑。

“我刚刚不小心听见,你们是想要凑钱买礼物?”她问。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情人节礼物吗?”

点头。

“那么送玫瑰应该是最好的选择……”漂亮的大姐姐手指心不在焉地在下巴上一点一点的,嘴角微微上扬,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这样好了,你们帮我个忙,我就送你们九朵漂亮的红玫瑰。”

刚刚还有些不耐烦的艾尔扎克闭上了嘴,与冰河交换了一个惊喜的眼神。

“好的!”两个孩子异口同声地回答,完全没想过要先问问是什么事情。

好在,大姐姐的要求似乎并不是很难。于是两个小战士愉快地接受了任务,开开心心地回家。

“虽然不是99朵,但老师应该也会开心吧?”和帮了大忙的漂亮姐姐道了别,艾尔扎克转过身来,顺口评论。

冰河赞同地点头。

漂亮的姐姐似乎是被石头绊了一下,险些摔倒,然后用很复杂很复杂的眼神瞥了两个小孩子一眼。看来如果要送出99朵玫瑰的话对她也是不小的压力……

——————————

“两个小孩子能帮上什么忙啊?”瞬叹息道,“那位好心的女士大概只是想要帮你们吧?”

冰河整个脑袋都埋在了枕头里。

卡妙笑得摔在了地上。

——————————

漂亮的大姐姐布置的是一个很奇怪的任务:九朵冰雕玫瑰。为此她还爽快地给了两个孩子一只玫瑰作为定金,用来给他们做模型用。

“两个星期后我会来这里。你们就用冰雕来交换剩下的八支吧。”她说。

然而说着总是比做着容易。从来没有学过艺术的两个孩子初时的尝试十分的惨不忍睹,几乎都让他们想要放弃了。

不过两个善良的孩子倒是没有想过要贪污了那朵定金。

“我们已经很有优势了!”艾尔扎克在给快要被气哭的冰河打气,地面上散落着各种奇形怪状的冰渣子,“至少我们可以在屋子里做冰雕而不是非要在室外。”

冰河闷闷地点点头,不开心地看着地上的冰块。刚刚眼看就要成功了啊……

这段时间外面的天气很恶劣,两人平时训练回来就有些精疲力竭了,若是还要继续在外面做冰雕,他们一定会很辛苦……说不定会因为体力消耗过大而被老师看出不对来,从而暴露了神秘礼物的计划。

“如果……雕错了之后能够用冻气补上就好了。”冰河暗自嘀咕,随即眼睛微微一亮,“艾尔扎克,你觉得老师会不会提前教给我们冰之柩啊?”

艾尔扎克也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卡妙老师平时总是把冰之柩当成冰箱来用,所以这招的难度应该不是很大……吧?

至少冰雕时用来作弊应该是够了。

卡妙听到两个孩子鼓起勇气提出的要求,满脸狐疑地盯了他们足足一分钟时间,才答应了下来。

“以你们现在的实力,想要做出冰之柩来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他毫不留情地打击着两个孩子的自尊心,“不过基本的技巧倒是可以学一学,至少做出放在果汁里的冰块还是可以的。”

然后,他看着两只熊孩子一脸难以掩饰的惊喜,不由得挑起眉毛。你们对果汁到底有多么执着啊?

……总之,艾尔扎克和冰河付出了比平时训练还要高涨的热情,以让做老师的为之惊叹不已的速度,在极短的时间内掌握了冰之柩的基本理论和技巧……用于在雕刻玫瑰时作弊。

别的不说,两人对小宇宙的控制力已经在修修补补中提高了不止一筹。

两个礼拜之后,两个人盯着床头柜上插着的一红九透明十支玫瑰,开心地击了击掌。

“好想直接把这些送给老师。”冰河一脸遗憾。这是他们努力的成果呢……

艾尔扎克满脸迟疑地摇摇头。“算了吧,”他说,“这样送过去老师肯定一眼就看出来是我们做的。”

虽然本应无敌的冰之柩此时的威力尚且敌不过一把刻刀,但是栩栩如生的冰雕玫瑰上散发的小宇宙气息对于圣斗士训练生来说已经很明显了。那位漂亮的大姐姐也许会发现这些冰雕玫瑰不那么容易融化。

“也对……而且大姐姐拿不到冰雕会失望的。”

——————————

“你们太可爱了!”瞬的眼中已经闪烁起了小星星,“卡妙先生收到礼物一定很开心。”

冰河从枕头深处发出一声叹息。

“是啊,确实很开心……”卡妙温柔微笑,轻轻地说。

他已经坐回了桌子上,恢复了惯常的冷静淡然,完全看不出这家伙刚刚还在地上打滚。

作为唯一的目击者,冰河知道就算自己说出去也不会有人信。

——————————

漂亮的大姐姐如约出现,对两个孩子的成果表示了高度赞扬。

“你们好厉害!”她一脸开心地接过装冰雕的盒子,“这是剩下的玫瑰,给你们!”

两个孩子同样开心地接过了玫瑰。九支玫瑰摆成了不大不小的一束,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

离情人节还有三天,这个时候从镇子上邮寄应该正好在当天送到修炼地。

艾尔扎克为了保险起见,还特意叮嘱一脸好笑的邮差大叔一定要准时送到,并且一定一定不要告诉老师寄件人是谁。那个地址离镇子有些远,传说中只有一位有些反社会的青年带着两个孩子居住,邮差们通常也是不想跑的。不过那两个孩子很懂礼貌也很会卖萌,前年还在他结婚时送过一只活的北极兔幼崽作为礼物,好脾气的大叔并不介意偶尔增加的工作量。

“就这样送过去?”他摸着胡子问,“没有卡片什么的吗?”

“卡片?”

“是啊!”大叔对着两个明显不知道情人节是咋回事的孩子们科普着基本常识,“比如说‘亲爱的某某某,我永远爱你’之类的话……”

冰河抖了一下。老师若是见到这样的卡片不知会是什么反应……

艾尔扎克似乎也觉得写出这样的话有些太过份了,尤其是老师将来发现礼物是他们两个送的话……为了以防万一,一定要想出一些不那么露骨的措辞。

他咬着笔头沉吟了好久,然后猛地僵住了,与冰河交换了一个崩溃的表情。

老师会认出他们字迹的啊……无论是俄语还是希腊语,老师对他们的字体的熟悉程度绝不会亚于两个孩子对老师的了解。

难道……要让邮差大叔代笔?

两人看着一脸胡子壮得像只棕熊的大叔,陷入了沉思。

——————————

星矢哈哈大笑起来,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捶着墙。

“你们老师要是收到大叔写的‘永远爱你’,不知道会不会把你们揍死?“

冰河叹气。

“我倒宁愿最后是请大叔写的……”他小声嘀咕。至少会少一个人看他们丢脸……

卡妙嘿嘿一笑。“你们考虑的其实已经很周全了,”他安慰道,“只不过……”

——————————

“咦?你们怎么回来了?”漂亮的大姐姐有些惊讶。

“那个,想让您帮忙写卡片……”艾尔扎克一脸讨好地开口,“我们不想让老师认出字迹来。”

“这倒没问题……”大姐姐拿起笔来,“不过为什么是我?”

“因为大姐姐是我们见过的最漂亮的姐姐了,”冰河一脸天真地卖着萌,同时在内心里向妈妈道了声歉。不过妈妈不是姐姐,所以他并没有说谎……“漂亮的人写的字一定很好看……”

“……”大姐姐的脸有点红。大叔说的没错,果然所有女性都喜欢甜言蜜语。

“写、什、么?”

……但为什么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咬牙切齿呢?冰河耸耸肩。错觉吧……

两个孩子低声争论了许久,剔除了所有太肉麻的表白以及太明显的山寨,做出了决定。

“就写,‘想和你永远在一起’吧……”

大姐姐果然拥有很清秀的字迹,比两个孩子的希腊语作业漂亮多了。

——————————

“咦?她会希腊文?”瞬有些惊讶。

“是啊……我们两个从一开始就是用希腊语和她交流的。”

“好巧啊……”

冰河叹气。

“是啊,好巧……”

卡妙再次爆发出一阵狂笑。

——————————

情人节当天,两个小家伙都有些心不在焉,等待着邮差的到来。

于是邮差真的到来时两个孩子正在被罚加练,自然而然地错过了老师注定精彩的表情。

不过晚上回家时卡妙的心情确实变得极好,都没有继续训斥他们不认真的态度。甚至在晚餐时还难得拿出了橱柜里的红酒给三个人都斟上了一杯。

桌子上摆放着的玫瑰花让两个孩子互相看了一眼,同时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笑容。

看到老师那么开心,真的很有成就感啊!

——————————

“所以卡妙前辈最后到底知不知道玫瑰是谁送的啊?”

冰河的脑袋砸在墙上,发出一声悲愤的哀嚎。

“……看来是知道了。”

——————————

第二天早上餐桌上的玫瑰被换成了九支很眼熟的冰雕,上面还附带着隐隐约约的小宇宙气息。

冰河走出卧室的一瞬间被吓得差点摔倒,用尽全部意志力才站住了,结果被跟在后面的艾尔扎克撞在了后背上。

卡妙正一脸淡定地坐在桌子前写着什么。“有什么事吗?”听见旁边传来的声音,他放下笔,抬头看向两个表情仿佛是活见鬼一样的徒弟。

“没……没有。”所以老师到底有没有认出他们的小宇宙啊?

“那就别磨蹭了,出去训练吧!”心不在焉地挥了挥手,水瓶座青年重新看向了桌子上疑似信件的东西。

“是……是!”

训练时两人难免再次开了小差,一边挥拳一边低声猜测着老师究竟是怎么拿到玫瑰的。

“大姐姐难道认识老师?”虽然感觉有些离谱,但是也是有可能的吧……

“难道……”艾尔扎克的动作慢了半拍,差点被冰河打在脸上,“难道她就是为了送给老师才想要冰雕玫瑰的?”

“难道她……喜欢老师?”冰河的表情也逐渐变得有些惊恐。

艾尔扎克皱起眉头。“虽然她确实很漂亮,但是……”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满脸纠结。

冰河完全理解师兄的心情。虽然按照听到的说法,老师有人追求会开心的,但是有人跟他们抢老师的话……他们两个很不开心啊!

而且老师明显对大姐姐跟对其他人不一样……要知道,卡妙以往很少收镇民的礼物,尤其是陌生人。

两个小家伙突然有些低落,有种辛苦很久却被别人采摘了胜利果实的感觉。

“……这样是不是说,我们其实根本没必要给老师买玫瑰啊?”冰河闷闷地抱怨,“反正也有别人送?”

“但是我们送的不一样啊……”艾尔扎克撇撇嘴,“对了,反正冰雕也是我们做的,那么跟我们送的也差不多了!”

“没错没错!”冰河听到师兄的安慰猛点头,“老师是我们的,不许别人抢!”

两个孩子对视一眼,下定了决心要保卫对老师的所有权。如果大姐姐来的话,决不能让她和老师单独相处!

——————————

“后来她来找过卡妙前辈吗?”星矢一脸兴奋地问,对黄金圣斗士的敬畏之情此刻完全被心中燃烧的八卦之火盖过了。

冰河一脸严肃地摇摇头。

“大概是已经被明确拒绝了吧。”瞬猜测道,“有点遗憾呢,虽然……”

圣斗士单身自古是传统,极少有能家庭事业双丰收的人生赢家,黄金圣斗士犹是其中之最。不过这并不影响两位不知道当事人正在旁观的少年战士八卦。

“我倒是好奇那位送花的是什么人,”星矢嘿嘿坏笑,“居然会喜欢上冷冰冰的卡妙前辈。”

看来冷冰冰不近人情的卡妙大人应该不是星矢喜欢的类型……冰河微微翻了个白眼。

“其实……”

“咦?你们后来又见到她了?”瞬一脸好奇。

“没再见过,但是名字还是知道的……”

“叫什么名字?”星矢也很好奇。

“一个……很美丽的名字。”冰河捂脸,这才是最丢人的部分啊好吧……“你们其实也认识的。”

“我们?认识?”瞬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难不成是个女圣斗士?”他们共同认识的女性真心不多啊,还要符合“大姐姐”这个描述的……

“可我只认识魔铃和莎尔娜还有珍妮……”星矢掰着手指头猜测,“她们可没去过西伯利亚。”

而且还都有主了……如果是星华姐的话倒是有可能。但是星华姐会被卡妙前辈吓哭的吧?那么可怕的存在……说起来,黄金圣斗士都不可以!万一姐姐不高兴了做弟弟的连场子都不好找。

冰河不知道星矢内心里在给姐姐可能的男朋友打分并且给出了差评。他回忆着很久之后得知真相时那种被天雷劈中的感觉,终于憋不住笑了。

“是老师的邻居。”

“邻居?”

“……十二宫的邻居。”

“啊?”瞬首先反应了过来,慢慢露出混杂着震惊和好笑的诡异表情,“不会是——”

冰河沉痛点头,一脸郁闷。

卡妙微笑摇头,一脸追忆。

——————————

“诶,卡妙哟……”

“阿布罗狄?还没回去吗?”

“我刚刚见到你家徒弟们了,很可爱。”

“……哦,知道了。还有事吗?”

“我说你这气死人的闷骚性子,怎么就会教出那么有人情味的孩子啊?接下来两个星期就让你家的小崽子们尽情折腾吧,别管得太严——会有惊喜哦!”

“惊……喜?”

 ——————————

 

脑洞的来源嘛,是高中时的恶作剧。高二时我和另一个妹子在情人节合伙买了玫瑰,然后以秘密崇拜者的名义送给了我俩的共同好友——性格最乖学习最好的那位,还指明要在上课时送到……

结果就是那个妹子满脸狐疑地猜测会是谁送的,还时不时拉着我讨论。

忍笑忍得好辛苦o(*≧▽≦)ツ┏━┓

……直到毕业时我终于忍不住把真相说了出来,被妹子追杀了好久。

 

嗯,其实不管送礼物的是谁,收到的人都会很开心吧?

妙老师那一次收到的两份情人节礼物其实都是孩子们送的啊,嘿嘿。

难怪会保持很久的好心情√

不过俩孩子在这方面似乎启蒙得比较晚……妙老师要想办法补救啊……【闪】

评论(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