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海

脑洞似黑洞,墙头多如草。坑品亦然。
佛系混圈,道系更文。

【SS】老师是只鬼-30

(人品补全计划——Day 31)


三十、征服海洋的人

事情的起因是米罗说他无聊了。

【卡妙你跟着徒弟身后至少不缺人说话吧?我可是困在天蝎宫两年了!在冰河匆匆忙忙跑上去又慢悠悠地走下来之前我一个活人都没见到啊!连死人都见不到!我连天蝎宫的墙上有几块砖都数过了!】

——纸上歪歪扭扭地写着。米罗的字其实已经有相当大的进步了,至少比一开始像是蝎子蘸了墨水之后爬出来的那些要好得多。

“有几块?”星矢眨了眨眼睛,一脸好奇地歪楼。

【不知道。每次数结果都不一样。】

“……”

迪斯马斯克的日子稍微好过一些,他的宫殿里有足够的艺术品供他欣赏,再怎么另类也要比墙砖有意思。但这并不影响他附议。

【没错!当初我们几个的移动范围都无法超过自己的宫殿,想找人聊天都不行……】字迹似乎比米罗工整了那么一丢丢,据说是因为近两个月已经开始重新刻石雕了,触觉得到了充分的练习。

“那你们想怎么样?”紫龙的眼神有些无奈。时隔两年多见识到了巨蟹宫坑死人的石雕,又见识到了巨蟹座青年逗比的一面,本来就不怎么爱记仇的天龙星座面对昔日仇敌的时候已经生不起气了。春丽有惊无险,而迪斯马斯克也以自己的方式赎了罪……何必跟二货较真呢?“纱织不是说了明天回日本时会把所有黄金圣衣都带回去吗?”

相比于诸如加隆一辉之流摆在脸上的幸灾乐祸,大小姐对被困在圣域的可怜孩子们其实是很同情的。虽然一直没想出什么帮他们恢复的方法,但是她决定把圣衣带回去,至少可以让他们不会感到被抛弃。

至于存放圣衣的地点……自然是三个青铜少年的别墅。

一想到别墅里即将住上十几个看不见形体但是随时可以捣乱的亡魂,少年们互相交换了一个很复杂很复杂的眼神。一辉当即表示也许前几天说定的要在那里住上一段时间的决定还有待商榷,引来艾欧里亚和艾俄罗斯两兄弟的一致抗议——直到星矢提醒说艾欧里亚你现在不用每天跟在一辉后面了。

【趁着大家都聚在了一起,我们去海边玩吧!就像小时候那样。】米罗终于泄露了自己的意图。

黄金们小时候确实经常到结界边缘的海滩去。几个少年看完米罗的描述后全都来了兴致,而其余的亡魂们也出乎意料地并不反对,大概是对黄金幼儿园的郊游活动充满了追忆。

于是大小姐当即拍板:回日本前一起去海边烧烤吧!

“不过没实体的就享用不到了。”这是加隆一脸欠扁的补刀。

“但是他们保留往你的食物上扔沙子的权力。”这是一辉淡定的陈述,也不知是自己的意思还是转述的。

冰河怕老师不开心,悄悄安慰说等老师恢复之后我们再一起去吃遍全世界你看那张地图我还留着呢,被卡妙大人轻轻弹了弹脑门。

“我又不是吃货。”他说,然后顺手在冰河脑袋上揉了揉。

没有消化系统的亡魂是很省粮食的。包括此刻正在圣域执勤的魔铃和莎尔娜,需要准备的食物只有十人份左右而不是二十多。

两位女圣斗士在回到圣域后就被告知了真相。莎尔娜事不关己也还罢了,魔铃却是完全不敢相信。一辉转述的话明显说服力不够,而艾欧里亚尚未恢复到可以用笔写字的地步……

当然这难不倒勇敢的黄金狮子。

“……你确定这真的是艾欧里亚?”天鹰座少女盯着地上打滚卖萌的狮子座圣衣看了足足五分钟,这才抬起头来看向星矢,一脸茫然,“真的是狮子座不是山猫座吗?”

狮子座亡魂自然不是什么山猫,只不过被困在一辉身边太久性格变得有些崩坏。这一点,早在白羊宫集合之后、狮子圣衣拿脑袋去蹭射手圣衣反被一蹄子踹飞的时候,大家就已经发现了。

……

多云,微风。

十二黄金圣衣箱被并排放在了海滩上,以便亡魂们自由移动。黄金的箱子在夕阳中闪烁着耀目的光辉,让人忍不住就要产生某种揍死暴发户的冲动。

这附近的海域仍处于结界的范围内,因此沙滩上并没有别处的人山人海。远处隐隐传来的喧闹夹杂着海鸟不时的叫声,衬托着人数寥寥的聚会地分外冷清——再加上大半参与者是看不见的,黄金圣斗士战后第一次集体活动的氛围其实颇有些诡异。

不过大家玩得似乎都挺开心。

吃饱喝足的人自然一脸惬意,没吃到的也自得其乐——证据就是沙滩上莫名其妙被建起了十二座宫殿模型,有的栩栩如生有的惨不忍睹,一众少年少女围观品评了好一阵。

稍远一些的地方,一只巨大的黄金螃蟹和一只巨大的黄金蝎子正在干架,四只钳子乒乒乓乓地撞个不停。贵鬼有些担忧地提醒说万一圣衣有了什么损伤大概会对亡魂有些影响,结果被唯恐天下不乱的加隆嗤之以鼻:被轰成渣都没事,缺上个把条细腿应该也不是问题。于是直接结果是几位青铜少年免不了就谁的圣衣打架最有优势展开了一场辩论,不止一个人对自己居然没有机会以这样的方式战斗表示了遗憾。

其实黄金亡魂操纵圣衣依靠的还是意念,而不是像星矢脑补的那样如同自己变成了一只动物。所以说,这和圣衣的主人是不是亡魂并没有什么关系……冰河若有所思地歪了歪头。以前没试过让白鸟圣衣做出过什么动作,想想似乎也挺有趣?别的不说,神衣状态下翅膀的灵活性可是不错得很,说不定真能飞起来……

啪!

“……”

冰河捂着额头,一脸委屈地看向老师,不明白为什么又挨打了。

“想都别想!”深悉徒弟秉性的水瓶座亡魂连问都不用问,就知道冰河想的绝不是什么正经事。

证据呢?道理呢?师徒间最基本的信任呢?白鸟座少年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看向自家老师,后者一脸淡定地抬起胳膊,眉毛一挑,仿佛在问冰河是否想再试试。还没等他开口,青年亡魂突然疑惑地“嗯?”了一声,表情一肃,玩笑的神情消失得无影无踪。

冰河愣了一下,然后迅速停止卖萌站起身来,转头朝卡妙注视的方向看去。

海面上依旧风平浪静,并没有什么异动。冰河没有放松警惕,仍然皱着眉头盯着远处,仿佛要从逐渐暗下来了的海平线上盯出花来。

“刚刚海边有人朝这边扬起了一把沙子,似乎是在示警,海上有情况。”卡妙站到了他的旁边,解释了一句,同样凝神看着远处的海面,“这个距离我看不清。”

冰河也看不清,冰系圣斗士的目力并非是顶尖的。但他相信老师的判断,至少明白朝女神扬沙子之类的行为不太可能是某个黄金前辈的恶作剧。

这时,后面的圣衣箱传来了一阵响动,然后黄金人马就这样华丽丽地出现在了女神的身前,将毫无防备的紫发少女吓了一跳。这下,其他人也明白这是出现了突发状况。

“海上?”加隆眯着眼睛看向黄金箭所指的方向,然后一脸恍然,“有船开过来了……还不小。”

“不是说没人能进入结界吗?”星矢问。

“确实啊……”纱织看上去有些苦恼,下意识地朝前走了几步,然后就被一众保镖挡在了身后。

……

“人”无法闯入圣域的结界,但是换成神的话……

轻松的气氛早已荡然无存,空气中像是有一根绷紧了的丝线,随时都会不堪重负断裂开来。纱织安慰地拍拍贵鬼的肩膀,脸上表情却有些古怪,看了看将她围在中间的几名白银和青铜,又看向几十米外的相对而立气场全开的两人。

加隆的衬衣领口松开了两个扣子,领带早就不翼而飞,此时的样子就像一个商业精英与街头混混的诡异混合体。苏兰特的装束显得整齐了许多,只不过脸上一副恨不得掐死人的表情将音乐家的形象破坏得极为彻底。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两人显然都已经将自家老板忘在了脑后……

“美丽的纱织小姐,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唯一没有被现场诡异的氛围影响的是与苏兰特同时出现的少年,深蓝色的瞳孔中闪动着毫无掩饰的意外和欣喜,“那段时间发生的变故我一直无法记起,但是你美丽纯真的容颜却如同最美丽的水中仙女,一直萦绕在我的梦境。”

……剑拔弩张的局势就这样被尚未恢复记忆的海皇陛下一句话囧回去了。

几位少年愣在一边,直到吻手礼完成了才回过神来,手忙脚乱地把纱织从犯了花痴的海皇转世手里解救出来。

所以这货其实还没恢复记忆吗?难怪这两年这么安生……圣战末尾波塞冬一瞬间的清醒究竟是因为不忍世界陷入黑暗而仗义相助,还是对自家大哥怀恨在心非要找点麻烦,大概也只能留给其他人自己猜测了。

“私人领地……嗯,对,差不多吧。”纱织打了个哈哈,避重就轻地应付过了朱利安对于为什么这附近这么清净的疑问,转而将话头推了回去,“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还有这船……”

如同加隆所言,朱利安乘坐的船的确不小,只凭他和苏兰特两个人都不知道是怎么操纵的。

“去年把家里剩下的两套庄园卖掉换来的。”已经破产了的索罗大少爷说起这笔赔本买卖时满脸得意。

那岂不是真的无家可归了……知道些内情的少年们不约而同默了一下。堂堂海皇混到这种地步也是够凄惨的。

“其实相比于管理一个财团,我更喜欢在海上冒险。”似乎明白他们在想什么,朱利安面对着夕阳最后一丝余晖微笑着开口,表情竟然显得有些神圣,“前一段时间我和苏兰特一起在大西洋上航行了三个月,这才打算直接从这里回家看看。虽然在陆地上没了落脚点,但是整个大海都是我的游乐场。”

他抬起胳膊,对着面前的大海做了一个拥抱的动作。

“我可是要征服海洋的男人啊哈哈哈哈哈!”

中二气息满满的大笑声传出了好远,吓得一队海鸥落荒而逃。

包括刚刚走过来的加隆和苏兰特,所有人、鬼、圣衣都在此时露出了一模一样的“见鬼了”的表情,原因各异。

……

“你记得纱织,那加隆呢?”几位青铜少年眉来眼去了足足十分钟时间,星矢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被海飞龙恶狠狠地瞪了一眼。

朱利安到来之后只与纱织打了个招呼,对其他人连看都没看一眼,让少年们无语之余也暗暗松了口气——毕竟唯一一次见面实在不是什么温馨的场景,没有认出来是一件好事。但是“你记不记得我们”这样像是酒吧里面搭讪一样的问题似乎有些蠢,最好还是用迂回一些的方式来试探。

发现海皇其实相对无害之后,纱织就将两个不速之客请了过来一起聊天。一众保镖虽然满脸不信任,不过因为在对阵死睡双神的时候承过波塞冬的情,两界之间的对立局势已经缓和了不少。更何况,没有被送到极乐净土的黄金圣衣以及因此出现的背后灵,他们想要发现黄金亡魂的存在还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

朱利安开心地答应了,并且厚着脸皮凑到了纱织身边,被加隆有意无意地隔了开来。苏兰特则有些迟疑,被朱利安调侃了一句贵族家的孩子喝不惯平民啤酒,最终也抽搐着嘴角坐在了旁边。

“他?我认识他是很久以前了啊,并不是失去的那段记忆。”朱利安眨眨眼,似乎这才发现挡在自己和女神之间的人究竟是谁,好脾气地点点头打了个招呼,“一开始觉得害他失业挺不好意思的,可是……”

“可是?”

“可是我后来总觉得……想……揍他?”一脸困惑,咬牙切齿,此刻蓝发少年的表情变得十分诡异。

“……”

在外人面前不能表现得不团结,所以几名少年全都一脸严肃,没有笑出声来。

苏兰特明显没有这个顾虑。

“……那段记忆啊,偶尔会想起一些片段。”对于莫名其妙的失忆,朱利安是这样说的,“你身边的几个人我总觉得有些眼熟,大概是那段时间见过面……不过因为某种原因我总是想象他们穿着金色的战甲,真是够了。”

“……”

金色战甲……冰河的余光瞥了一眼正在悄悄后退的射手圣衣,默默擦汗。星矢当时有没有射他一箭?有吗?记不清了啊……

不远处,天蝎巨蟹两件圣衣像是做贼一样慢慢地爬回了各自的箱子。贵鬼退后几米,悄悄地用念动力把圣衣箱移动到沙子城堡后面。

毁尸灭迹的行动被苏兰特面无表情地全程旁观,朱利安却完全没有注意到,一直朝纱织讲述着近几个月海上航行的趣事,活像个显摆玩具的熊孩子。

……

在朱利安再次抱怨说见鬼的失忆症之后,两位神祗的谈论话题被引到了鬼魂的存在上。

“亡灵?应该是存在的……”蓝发少年摸了摸下巴做思索状,语气却十分笃定。

“你见过?”冰河微微挑眉,冲口而出,努力没让自己的声音中带上太多情绪。

“没……”朱利安歪过头,有些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似乎是好奇这小子是不是故意找茬。正常人哪有一张嘴就问你见鬼了没有的?“但我就是觉得应该会存在。”

冰河稍稍有些失望,但没有再追问下去。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内心在期待着什么样的答案。老师此刻能陪伴在身边,他想自己已经很满足了,并不敢再去奢望更多——但在海皇出现的瞬间,他的心中还是燃起了一丝不切实际的希冀……

……白鸟座少年自嘲一笑。自己还真是没长进。

卡妙伸手拍拍他的肩膀,没说什么。

“其实像我们这样在海上混生活的人,对于亡灵的理解更接近于北欧人有关英灵的传说。”失忆的海皇却似乎是被勾起了兴致,摸着下巴一脸若有所思,完全没有发现听见他对自己职业的形容时周围的人露出了怎样的表情。

“英灵……”纱织似乎想到了什么,喃喃地重复道。

“就是阿斯嘉德传说中的恩赫里亚。”朱利安看到梦中的女神对这个话题似乎很有兴趣,一瞬间血槽全满,两眼亮闪闪的表情活像一只巨大的狮子狗,就差摇着尾巴卖萌了。

“……他们是战死勇士的亡魂,”蓝发少年似乎挺有讲故事的天赋,一脸庄重仿佛沉浸在了悲壮的传说中,“在死亡后,他们会聚集在英灵殿中。每天破晓醒来,与其他英灵互相决斗直至粉身碎骨。到黄昏时他们又会被治疗复原,然后共进晚餐,再次沉眠。”

冰河与几个兄弟们一脸古怪地互相对视,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这听起来可不像是黄金亡魂的状态啊,互相之间别说打架了,连看都看不到呢……

“吃饭睡觉打群架,听起来真是令人向往的生活啊……”说话的是加隆,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恶劣笑容,让人猜不准他是在开玩笑还是真情实感。

大概中二青年确实会向往这样的生活吧,换成正常点的人……冰河转头看向卡妙,被水瓶座亡魂脸上若有所思的表情吓了一跳。不、不会吧……

“这么说,战死的战士都会成为英灵吗?”这边少年们的眉来眼去并没有影响到智慧女神的思路,似乎北欧人的古老传说确实给了她一些灵感。

“当然不是,”失忆的海皇一脸认真地摇摇头,“只有最强大最执着的灵魂才有可能成为英灵。”

呵,这世上还有比他们更加强大执着的灵魂吗?几名少年不约而同地坐直了一些,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因为执着才会在死后回到了大地上吗?现在看来,黄金亡魂的状况似乎还真可以这样解释……不过这种连智慧女神都差点纠结到当机的问题已经无从考证了,所以冰河只是在内心里稍稍感动了一下,思路很快就回到了正确的方向。

“那、那么英灵战士还有恢复实体的可能吗?”仙女座少年抢先了一步,一针见血地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恢复实体?”朱利安撇撇嘴,一副看白痴的表情,“他们本来就有实体吧,否则怎么打架啊?”

“……”

说得好有道理简直无法反驳……几个人微微一囧,这才想起面前是在讲故事的中二少年,而不是在做灵异事件咨询的神明。

“不过他们的存在为的是在诸神的黄昏──末日的最后之战,以对抗世界之树另一方由海拉率领的势力。”丝毫不知自己刚刚泼了人好大一盆冷水的蓝发少年摸摸下巴,一脸沉思,“所以若是英灵回归,需要的是世界末日吧,哈哈哈哈……”

“……”

朱利安是唯一一个没有感觉到气氛诡异的人,为自己的冷笑话笑得十分欢畅。苏兰特一脸警惕地看着加隆,仿佛是在问:你这魂淡这次难道是想去忽悠冥王了?

加隆觉得这一枪躺得实在有些冤。

“……我在环游世界的两年遇到过无数失去至亲的人,却没有遇见一个亡魂。”自顾自笑了一阵,朱利安也渐渐安静了下来,声音变得有些低沉,仿佛是想起了什么。毕竟,在成为一名光荣的海盗之前,朱利安·索罗也曾经是以慈善工作闻名的,经常被媒体同纱织进行类比,直到后来彻底从上流社会的交际圈中销声匿迹。“不过有亡魂的话对生者也是件幸福的事吧……”

“有时候,我也会想念……他们……”

说到最后,朱利安的声音低沉了下去,眼神在一瞬间变得深邃了些许,像是涌动着无尽的海潮。但是还没等圣斗士们做出反应,那种奇特的感觉就消失了。蓝发的少年船王再次变回了有些天然呆的表情,只是微微皱起眉头。

“咦?我也不知道刚刚想起了什么……”他沉思了片刻,最终摇了摇头,“似乎是很久以前的老朋友,又像是素未谋面的亲人。”

加隆垂下眼帘,微微偏过头去。

苏兰特并没有趁机为难。

“诶,这个话题太古怪了……我们换别的讨论吧。”蓝发少年伸手抓了抓头发,有些自嘲地说。

经历了鬼魂的讨论后,气氛却变得融洽了不少。

苏兰特出乎意料的好相处,除了面对加隆的时候依旧没什么好脸色。相比于有些话痨倾向的朱利安,他的话并不多,大概是能说的话都被同伴说完了。也不知这两位平时在船上是怎样一种相处模式……冰河看着不远处已经连续说了将近两个钟头没停嘴的海皇大人,略微脑补了一下,默默地向海魔女送过去了一道同情的目光……

太阳快要完全落山的时候,朱利安起身告辞。

“若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来找我帮忙。”纱织爽快地将两年前朱利安求而不得的私人名片送了出去。蓝发少年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无意识地促成了两界正式结盟,只是笑得眯起了眼睛,让旁边的一众圣斗士们看得忍不住牙疼。

“他真的是海皇啊……”水瓶座亡魂喃喃地说。他倒是没什么怀疑,因为残魂曾经作为水瓶圣衣参战,卡妙偶尔能够想起在海底神殿战斗的一些片段,波塞冬转世的样貌也在其中。冰河一直不太明白老师大人死后的那段时间究竟是去了哪里,为什么身处冰地狱中却还能影响到地面上的水瓶圣衣。最后的结论是,黄金圣斗士从冥界偷渡果然驾轻就熟……

感受到友好的气氛,苏兰特站在船头取出长笛,似乎是准备用音乐进行最后道别。

加隆一脸警惕地挡在了纱织面前,却一眼看到了音乐家难得恶作剧得逞的笑容。

“苏兰特想吹什么曲子?”曾经被阴过的仙女座少年误会了加隆一瞬间黑下来的表情,一脸心有余悸,“难道是死亡尽头交响曲?”

“死亡尽头交响曲?那是什么曲子?听起来很阴森的样子。”瞬的声音有些大,还没登上船的朱利安也听得很清楚,好奇宝宝一样从绳梯上回过头来,“果然刚刚不该说到亡灵吗哈哈哈……希望晚上别做噩梦啊!”

苏兰特嘴角一抽,默默放下笛子,闭上眼睛,努力不去关注自家老板丢人现眼的傻笑和圣域众注定精彩的表情。

海皇陛下,您这么脱线真的好吗?

幸好……幸好在场的就那么十个人,否则……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