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海

脑洞似黑洞,墙头多如草。坑品亦然。
佛系混圈,道系更文。

【SS】老师是只鬼-29

(人品补全计划——Day 30)


二十九、圣域亡魂座谈会

——————————

第一届圣域亡魂座谈会

(大概是第一届吧,女神说她不记得了……)

——————————

时间:XX年X月XX日

地点:圣域教皇厅

主持者:雅典娜

出席者:

一名黄金圣斗士

五名青铜圣斗士

一名圣斗士训练生

十二只亡灵

主题:有关死者复活的理论猜想与实验设计

——————————

没有传声筒的亡魂们并非无法交流。

被中二病犯了的加隆隐瞒了那么久,感到有些丢脸的女神大人在点齐人(鬼)数之后就摩拳擦掌,迫不及待地想要第一时间让所有黄金亡魂都拉上进度以证明自己此次转世没把代表智慧的一半忘在山上——却没想到一上来就得到了这么一个惊喜。

留在圣域的亡魂们如今都或多或少能够移动一些物品,即使在细微的操作上大多比不上恢复最早的撒加以及本就以控制力著称的卡妙。

可惜除了附身在别人身上的六只鬼,其他亡魂还是无法被人看见,哪怕是一脸郁闷的雅典娜女神。

“亡魂的声音、形象以及触觉似乎是通过不同的方式恢复的,所以根据每个人的恢复状况才有那么大不同。”死死盯着空气看了一个小时也没盯出花来,纱织一边滴着眼药水,一边得出了本次会议的第一条结论。

但是能够影响环境终归是件好事,即使这样一来亡魂们恢复的正确方式不免变得更加扑朔迷离。如何被人看到或听到尚且没有结论,想要接触其它物品似乎是跟黄金圣衣有关的。目前看来,亡魂们不仅可以继续操控自己的圣衣,而且与圣衣接触时间长了还可以渐渐地碰触到圣衣以外的东西。

得出这一结论后,艾欧里亚通过张牙舞爪的狮子圣衣表达了自己的郁闷之情,童虎通过紫龙附议。

“那就多在圣域待一阵呗……”加隆懒洋洋地开口,喧宾夺主地代替老板做出了决定,引来几副心不在焉的白眼,“从卡妙那边的情况来看,最多一两个月你们几位也可以揍人了。”

“或许时间会更短一些,”纱织本人倒是不以为意地接过了话茬,若有所思地用手指在精致的下巴上一点一点的,“十二黄金圣衣齐聚可以加快小宇宙恢复速度,对灵魂也应该有效。”

女神即使没有神话时代的记忆,在这方面也是权威。冰河有些苦恼地看向老师。暑假如果留在圣域而不是拽着老师到处乱跑,老师会不会恢复得更快呢?

“双子圣衣被加隆带走了,水瓶圣衣就算留在圣域也无法形成共鸣的。”从弟子的表情中准确地猜出了他的想法,卡妙伸手拍了拍冰河的脑袋,淡定依旧。

于是其实还是怪加隆吗?冰河没好气地瞪了不远处的中二青年一眼,后者不明所以但习惯性免疫。

因为来得太过匆忙,纱织并没有想到准备诸如键盘和投影仪之类的工具让亡魂参与讨论。而这些东西在圣域是找不到的——想当初,若不是撒加大人对浴室的执着,只怕连供水系统都不会想起来安装,如今的黄道十二宫能有相对齐全的生活设施已经是多年来的不断积攒了。雅典娜就圣域与时代脱节的问题对撒加表示了严正批评,并表示会在眼下的事情解决之后第一时间购买一颗卫星作为圣域网络专用,得到了众黄金亡魂一致好评。

紫龙提出让能写字的亡魂们用纸笔参与讨论,也不知道是不是童虎的意思,结果却得到了一阵沉默,让唯一张口附议的冰河有些不明所以。

最后加隆替自己兄长表了态——因为这话撒加本人大概是不会直接说出来的。“撒加嫌自己字丑,不敢见人。”语毕,他的脑袋被一阵无形的力量直接摁到了桌面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咚”。

冰河面露恍然。

卡妙面露得意。

穆在贵鬼的笔记本上用一行端正的希腊文向撒加表达了深深的鄙视。

……黄金圣斗士因为各自发展方向不同,在细微控制上是有很大差别的,但是强烈的好胜心却是大同小异。

……

圣斗士们普遍的业务范围是如何把活人变成死人,而不是反其道而行之。这一次的课题让伟大的雅典娜女神有些一筹莫展,尤其是在精神无法集中的情况下。

“关键是,看不见你们感觉好奇怪啊……”紫发的大小姐托着腮帮子,满脸苦恼地咬着笔头,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吐槽,“对着空气说话时总觉得自己像个精神病。”

在座的活人们默然不语,一脸复杂。除了贵鬼和纱织,他们几个都能和其中一只亡魂直接交流,对自己的精神状态不会产生过多的怀疑……

不过对圣斗士来说,为女神大人排忧解难与守护大地是同样重要的职责,哪怕女神只是在吐槽而已。在第四次听见类似的抱怨之后,天马座少年脑子中的电灯泡猛地闪了一下。

“你们不是能够接触到东西了吗?”他端起面前的茶杯,突然开口,眼神有些不怀好意地瞄向旁边的座位——会议的座次是按照十二宫的顺序排列的,雅典娜坐在主席,而活人们则坐在各自的背后灵旁边以便及时充当翻译。星矢的旁边自然是艾俄罗斯的位置。“如果用水把你们都泼湿了,那其他人即使看不见你们,至少也知道你们在哪里了。”

真是……创造性与破坏力并存的提议。从十二黄金圣衣齐刷刷转身的动作来看,星矢已经在那一刻成为了圣域最不受欢迎的人。

还没等星矢动手,加隆先行动了。双子座暗星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长桌另一端,迅速将手里的茶水朝身边泼了出去……被对其无比了解的孪生哥哥机智地躲开,正中另一边的迪斯马斯克。巨蟹座亡魂恼羞成怒地抓起旁边瞬的杯子泼了回去,结果因为控制力不够连着杯子一起甩到了穆的身上。白羊座亡魂尚未做出什么反应,贵鬼却瞬间炸毛了。他朝桌子一挥手,茶壶朝着巨蟹圣衣的方向飞了出去,在半空中却突然四分五裂,整整一大壶茶水呈三百六十度方向无死角溅射而出,把所有人和亡魂全都笼罩在内。

洒向纱织的那一部分被挡住了,从形状看应该是阿鲁迪巴。一辉身手矫健地向后一跳,没有被波及。冰河被卡妙特训的成果显现了出来,手一抬,一面冰墙瞬间出现挡在身前,得到了卡妙赞许的目光以及旁边星矢感激的眼神。

……直到尘埃落定,一众活人死人看着长桌和地面上的水渍默然不语时,大家才发现始作俑者居然没有被波及到。

天龙座少年撇了撇嘴,淡定地将面前的茶杯拿了起来,一抬手将里面的内容全部浇到了星矢的脑袋上。

“喂!”

“别看我,”紫龙伸手捋了捋半湿的长发,好脾气地耸耸肩。他所坐的位置离冰河稍稍远了一点点,半边身子没被冰墙挡住。“这是老师的命令。”

天马座少年委屈的目光转向另一边,下意识地用手搓了搓胳膊。冰环的束缚效果只持续了一秒钟,却也足够让紫龙突袭成功了。

冰河耸肩,对于大伙心照不宣的事情完全懒得解释。卡妙在旁边做着相同的动作。

星矢张了张嘴,一句“你这也是老师的命令吗”险些冲口而出,但最终悻悻地闭上了嘴。水杯水瓶是一家,卡妙先生似乎也是喜欢拿水泼人的,而冰河面前的茶杯还完好无损……

“等等,”他皱起眉头,决定拉上个垫背的再说。明明只是随口说了句话而已,真正的罪魁祸首还站在不远处看戏呢……没道理就自己一个被报复。“茶壶是谁弄坏的?”

几道目光齐刷刷看向某个蓝发青年。加隆一脸无辜地眨眨眼。

“真不是我……”双子座暗星有些无奈地为自己辩护,却没有任何人相信,“我连动都没动。”

“你不用动,用小宇宙就行了!”星矢跳脚。

“其他人也可以啊!”

“亡魂又没法用小宇宙!”

“这里可不都是亡魂!”

“可你才是擅长精神系的那一个!”

擅长精神系技能的战士通常都有那么一点念力天赋,这是常识。虽然像贵鬼那样精确地用念力移动物品做不到,但是简单粗暴地打碎一只茶壶应该没有问题……

不过……

冰河挑挑眉毛,目光朝正在若无其事站在狮子座圣衣旁边的某只火烈鸟飘去。同样擅长精神系技能的凤凰座少年感觉到他的注视,看了过来,嘴角微微扬起。

“用水确实有用,刚刚可以看到一些轮廓。”一辉淡定发言,用下巴朝着周围示意了一下,“不过他们似乎干得太快了……”

确实,除了地面上的一滩滩水迹之外,几只被波及的亡魂再次不见了踪影。

结论:亡魂无法被水淋湿。

教皇座上,纱织捂脸低头,仿佛不想承认这群逗比是自己的下属……但是冰河总觉得她其实是在忍笑。

……

女神表示,让死者复活最大的难题是将灵魂带离冥界,而这一步已经不必担心了。

少女说出这一点时一副胜利的微笑。自从得知黄金圣斗士的下落后,她心里一直为自家战士们能从冥王哈迪斯眼皮子底下成功偷渡出来感到无比自豪。

那么下一个需要攻克的难关是承载灵魂的容器。战士们原来的身体都不能用了。有一半人是在叹息墙前灰飞烟灭,而另一半更是早早地就过了保质期。

“你不会真要去挖坟吧?!”卡妙一把拽住跳起来就要往墓地冲去的冰河,声音听上去竟然有点惊恐,“哪怕当初是绝对零度,被埋了这么长时间也会腐烂的啊!”

黄金亡魂们真的、真的不想知道自己的身体现在都是什么模样。尸骨无存的那几个纷纷以不同的方式表示了庆幸和同情。

……于是问题来了。神的力量也是有极限的,尤其是在凡人的身躯里。以雅典娜女神的神力也无法制造出稳定的人类身躯。

“这是规则对神灵的限制。”纱织是这样解释的,“我的神职是智慧与战争,与生命无关,所以试图创造过于高级的生命结果会不稳定。”

“就连哈迪斯也不行。”她想了想,似乎觉得刚刚的话有些丢面子,便把前几年击败的伯父拉来作陪衬,“没看他耗了这么大力气也只能让你们几个在人间停留十二个小时么?”

“而且还是见光死。”加隆幸灾乐祸地说,完全没意识到在吐槽自家哥哥的过程中地图炮扫到了不止一人。

每天换一个壳确实有点麻烦,尤其肉体崩溃时灵魂还会感受到极大的痛苦。用冰之柩的话不知道能不能将临时躯体的使用期限延长……冰河微微有些好奇,但是谨慎地决定还是不将这个想法说出来了。真敢把老师冻起来的话,老师说不定会以亡魂形态从冰块中钻出来将他暴揍一顿。

更何况女神也不可能一天到晚捏泥人……于是由纱织直接为黄金圣斗士们塑造躯体的计划暂时被搁浅了,众人一致同意这个可能性要留待急需的时候使用。

人类属于复杂的生命形态,不能随意创造。可如果是不那么复杂的——

“……换成猫行不?”紫发少女眨眨眼,一脸开心地提议。

六个人十二件圣衣齐刷刷地对她怒目而视,怨念仿佛形成了实质。

纱织心虚缩头,毫无女神的威仪。

唯一一个似乎还记着点上下尊卑的青年人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认真考虑起自家老板的建议。“其实——”

然后他发出一声痛呼,脑袋猛地往边上歪了一下,像是被谁狠狠地捶了一拳。

没有人或鬼对他表示同情。

……

会议之后是要做功课的。

以往圣战的记录被女神迫不及待地解封了。教皇殿纸页纷飞,灰尘乱舞,上一次圣域闹鬼的记录在一众亡灵的齐心合力下被从资料堆中翻了出来。

但是……

“这还没有那谁的日记本详细啊!”冰河晃了晃手里的板状物,抱怨道。年代久远的羊皮纸在冻气的加固下奇迹般地保持了完整,然而费了好大力气才辨别出来的字迹却并没有提供什么有用的信息,让少年郁闷不已。

卡妙拍拍徒弟的肩膀,示意他冷静下来。水瓶座亡魂倒是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但是从他连冰河对前辈实在不怎么恭敬的称呼都懒得批评的情况来看,他的心情其实也不怎么愉快。

当时的情景似乎是刻意被记录得极为含糊。除了确实发生过这么一回事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细节。就连作为亡灵回归的是天蝎座这点细节都只在水瓶宫的日记中有所记录。

能当教皇的都不是不负责任的人,所以记录被封存只会是女神亲自下的旨意。

纱织一脸抑郁,抱怨说自己可真是被前任坑惨了。

加隆一脸无语,吐槽说坑你的其实就是你自己吧。

……

当然好消息还是有的。

“我能听见艾俄罗斯大哥说话了!”进驻圣域两天后,天马座少年兴奋的欢呼声响彻了整个教皇厅。

第五天上午,一辉瞥了一眼旁边,转身看向星矢。“艾欧里亚活着的时候也这么话痨吗?”他略带好奇地问,毫不顾及前辈的面子,“今天一早起来话就没停过……”

狮子圣衣僵了一下,然后默默地爬到射手圣衣面前去寻求安慰了。

意识到自己这里是唯一没有进展的了,瞬眼巴巴地盯着似乎不怎么爱说话的空气,直到那团空气被盯得受不了,忍不住咳嗽了两声。仙女座少年这才满意地眯起眼睛。

“也许几天前的圣衣共鸣对几位前辈都是有益处的,只不过效果有些延迟。”他猜测道,“说不定再进行几次大家就都能恢复了呢!”

这似乎是这些天来最靠谱的提议了,女神大人当机立断决定马上执行。

于是就成了眼前的场面……

灿烂的阳光下,十二件黄金圣衣在被清空的训练场上围成了一圈,看台上几名值守的白银圣斗士领着杂兵们满脸期待地进行围观,看台下的少年们满脸困惑地和周围的空气大眼瞪小眼。

紫发少女抱着黄金大勺子站在圆圈中间,双眼呆滞,表情茫然。“然后呢?”

“你才是女神啊!”加隆嘴角一抽,“问我们干什么?”

“女神又没有职业培训手册!”纱织一脸崩溃,“况且圣衣也不是我做的,我哪知道怎么让它们共鸣啊?”

“莫非还要把火钟点燃?”贵鬼仰头看向高高的塔楼,喃喃自语。这附近与十二星座有关的东西似乎就是这个了……

“别闹了,你想让圣域戒严吗……”

“那谁来着……修罗?你位置偏了二十公分,挪一下挪一下。”

“难道是方向不对?换成逆时针排列试试……”

“似乎第一次的时候没那么麻烦啊……不是最后一个圣衣箱一打开就发生了吗?”

“老师说他也不知道,箱子一打开圣衣就无法控制了。”

“难道还要把圣衣穿在身上?”这是瞬开始语无伦次,“前辈们——”

“怎么穿?”这是紫龙在无奈地翻白眼,“老师问的。他们根本穿不上圣衣,只能控制着移动……”穿衣服什么的自然是第一项被试验的内容,可惜众亡魂连斗篷都披不上。

……终于听到了貌似有些用处的信息,被几个少年吵得耳根生疼的卡妙大人心念一动,水瓶圣衣轻车熟路地套到了冰河身上。

虽然没有达到什么效果,但总算让世界安静了几秒钟。水瓶座亡魂长出一口气,看了看比刚才还要不知所措的女神大人,然后没好气地朝几个青铜圣斗士的方向白了一眼。

冰河条件反射地一缩脖子。这种训练时下水捕鱼玩结果被抓包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咳咳……”他清清嗓子,两只手稍稍整了整护额。虽然穿了那么多次,对水瓶圣衣已经很熟悉了,但是每次被黄金圣衣套上的时候头发都会挡住眼睛,也不知是不是圣衣的恶趣味。“老师说因为他死得不彻底,所以圣衣还听他的指挥……“

冷场了几秒钟,白鸟座少年冲口而出这样一句解释,随后被卡妙大人一巴掌拍在脑后,差点扑倒在地。不过这样一来,冰河的目光却正好落在圣衣的胸甲上。那一块细长的血色印痕已经不见了踪影。

……

“……也不算没有进展吧?”傍晚的水瓶宫中,加隆看着一众垂头丧气的少年少女,忍不住面带无奈地开口。

穿上圣衣的建议被执行,意料之中的没有作用。星矢坚持认为可以按这个思路继续努力——说不定十二个活人穿上黄金圣衣之后亡魂们真的可以恢复呢?结果被加隆吐槽得体无完肤。你以为第七感的小宇宙是大白菜吗?黄金圣衣可不是谁都能穿的,哪怕有主人的许可,想要凑齐十二个黄金级别的圣斗士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

“当然等着也行,我是不着急的。”他补充。这可是原则问题。

若不是纱织看着天色不早了,表示来日方长不必非要在今天折腾出什么结果,大概几个人又会吵起来。

晚餐依旧是在水瓶宫——这几天的伙食都是在整个圣域唯一一个拥有新鲜食材的宫殿解决的,吃完饭之后正好可以步行到教皇厅消食。只不过几个人在圣域停留的时间比一开始设想得要长得多,冰河当初留在冰块里的食物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女神大人此刻正在继续留在圣域和带着圣衣回日本之间犹豫不决。出乎意料的,少年们一致希望先留在这里把事情理出头绪,但亡魂们却大多倾向于后者,大概是被憋得有点惨。

也可能是因为黄金亡魂们不用回去上课吧……

“有什么进展?”冰河一挑眉,问道。他倒是在第一时间将圣衣上血迹消失的发现提了出来,只不过没有人知道这代表着什么重要意义。星矢在紧紧盯了他的胸口五分钟后一脸笃定地表示他当初一定是看错了。

“至少可以确定他们确实没死透了。”双子座暗星双手枕在脑后,露出恶劣的笑容,“知道了这一点,其他事情还着什么急啊?等上个十年八年的也没什么的。”

冰河狠狠剜了某人一眼。他才不要让老师再飘上十年八年……

旁边,水瓶座亡魂微微摇头,伸手揉了揉徒弟的脑袋。

只不过,这大概是加隆转移大家注意力的方式吧?至少持续了整个晚餐时间的低气压已经不见了。

耳边听着几个伙伴们的笑骂声,想象着周围十几只亡魂正在默默围观,金发少年嘴角微微翘了翘,心情突然变得好了一些。其实中二青年说得没错,重要的是大家都在这里。虽然恢复还是遥遥无期,但至少还有希望。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