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inoushunter

首页 黄道十二宫 私信 归档 RSS

【SS】老师是只鬼-28

(人品补全计划——Day 29)


二十八、集合!黄金圣衣!

从飞机上走下来时,留守的两个白银圣斗士带着训练场所有卫兵齐刷刷下跪,比单独一个黄金圣斗士出现的时候隆重了不知多少倍。纱织手握权杖,全身闪耀着神圣的金色光辉,身后依稀有天使的幻象围绕着“叫我女王”四个巨大的血红色汉字飞来飞去,背景音乐听着有点像英国国歌——

“——加隆!”

“哦……”

幻象消失。蓝发青年耸耸肩,若无其事地把双手插进口袋,跟着自家女神朝着白羊宫的入口走去,完全无视了周围满脸惊叹崇拜的杂兵们。见怪不怪的青铜少年们背着圣衣箱跟在了身后。一脸兴奋的贵鬼则蹦蹦跳跳地在纱织旁边跑来跑去——若不是结界中无法瞬移,只怕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一群人里面脸上没有挂彩的只有纱织和贵鬼两个,就连一辉和瞬最终也被殃及了池鱼。好在看完一场别开生面的黄金级格斗表演之后,雅典娜似乎终于消了气,没再盯着加隆揍,而是当即丢下手里的一切事情带着七个人和六只鬼返回圣域。

当然,在女神面前失仪是不小的罪行,不过仁慈的雅典娜所给出的唯一惩罚就是禁止参战人员用小宇宙治疗脸上的伤势……

冰河猜测加隆在训练场大规模地使用幻胧拳也有转移视线的考虑——见到当今大地上最强大的一批人鼻青脸肿地随着女神出现在圣域,留守人员们也不知道会脑补出什么样的变故。

时至今日,随身携带进化版背后灵的两个人都无法正常瞬移,于是这次前往希腊的方式仍是大小姐的私人飞机。在天上飞的几个小时中,冰河终于有机会将所知的情况完整地汇报给了女神,包括有关黄金圣衣的猜测。

……

在踏入第一宫的一瞬间,穆的存在就得到了证实。

“先生!”

贵鬼刚一进入宫殿,就发出一声欢呼冲向白羊座圣衣,一把抱住了黄金绵羊的脖子。

冰河看着眼前另一对师徒重逢的场景,忍不住露出微笑。他不太确定留在圣衣上的黄金亡魂们究竟是怎样一种形态——是作为圣衣的一部分控制战甲的动作,还是像老师那样在圣衣周围作为一个单独存在的透明形体。但是看到黄金绵羊稍稍偏过头,将硕大的羊角朝边上挪了挪,以便让兴奋过头的红发小鬼抱得更顺手一些,白鸟座少年想这其实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当然,抱着冷冰冰的圣衣肯定没有直接抱着老师舒服,虽然老师对他时不时厚着脸皮凑上去的行为有些不那么感冒……可若不时时确认下老师还在身边终究不让人放心。冰河扯扯嘴角,抬手借着整理头发的动作揉了揉隐隐发痛的额头,将跑偏了的思绪重新拉了回来。

虽然看不见穆先生,但是圣衣上传来的情绪所有人都能感觉得到。包括女神在内的所有人都在注视着面前的一幕。星矢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白羊圣衣,手指无意识地拉了拉天马圣衣箱的带子。一辉抱着胸靠在一边的柱子上一脸不屑,不过眼角的余光似乎是落在了狮子宫的大致方向。情感丰富的瞬双眼亮晶晶的,似乎已经快要哭出来了。紫龙则摆着一如既往温润儒雅的表情,但是脸却仿佛在抽筋——冰河从自己的经验猜测,这大概是他身边的背后灵正在说什么奇怪的话。就连加隆的嘴边都带上了一丝不明显的笑意。

……等到黄金绵羊终于发现其他人的存在,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到雅典娜身前行礼的时候,距离一众人踏入十二宫已经将近半个小时了。

“贵鬼,你看得见穆先生吗?”纱织问。

红发小鬼扁着嘴摇了摇头,脸在羊角上蹭了蹭。“但是先生就在这里。”他笃定地说。小家伙直到此刻都挂在白羊圣衣的脖子上,完全不舍得松手,似乎打定了主意要在白羊宫住下。若是在每一宫都这样耽搁,只怕要几个钟头的时间才能到达山顶的教皇厅。

显然,大小姐也是迫不及待地想要验证其余黄金亡魂的存在,等不及一宫一宫地闯上去。

“所以现在当务之急是黄金圣衣——”纱织说着举起手里的权杖……

金光闪过,白羊宫中变得十分热闹。

你见过两排圣衣齐刷刷行礼的场面吗?

而且中间还有不知道多少只亡灵混在一起凑热闹……冰河能看见的当然只有在对应水瓶圣衣的空位旁单膝下跪的卡妙大人,却也可以想象得到其余亡魂都在干什么。别的不说,原本应该是咆哮状的狮子圣衣此时像只小猫一样乖乖地趴在地上,至少说明某一只谁也看不见的背后灵正在……重新熟悉自己圣衣的手感。

冰河忍不住与背着双子圣衣箱的加隆对视一眼。十件黄金圣衣摆在一起足以让人闪瞎眼了,若是十二件都取出来放在一起……要不要让老师和撒加也开着圣衣去凑个热闹?场面一定很美好吧?

而且一直背着两个圣衣箱感觉很累的啊好不好?老师明明能够毫不费力地控制水瓶圣衣了,却还是坚持由冰河把两人的圣衣都背在身后,真是过份。

“也许……以此来庆祝黄金圣斗士的重聚也不错啊!”加隆带着恶趣味的笑容低声在冰河耳边说,同时将圣衣箱从身上解了下来,“说不定十二件圣衣的共鸣还对亡魂有好处呢?”

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

明知对方大概是在忽悠,白鸟座少年还是有些意动。据他所知,黄金圣衣的共鸣近年来发生过两次。第一次是射手圣衣时隔十三年重新回归,在黄道十二宫的入口处宣示自己的存在。而第二次则是在地狱尽头的再度聚首,冰河当时还在几十公里外朝那个方向飞奔,却足以感受到那股惊天动地的气势,直到所有光芒都已经重新消散后仍然隐隐弥漫在黑暗的次元入口前……

少年甩了甩头。壮观归壮观,那并不是他很喜欢回忆的场景。

他不确定这一次会不会出现共鸣——照理说,此刻十二件圣衣都在白羊宫里,若真是要共鸣的话,圣衣箱应该是无法阻挡的吧?非要把圣衣取出来才行吗?

不过试一试总归没坏处。就算亡魂们没有什么变化,至少也可以让眼前这种奇怪的悲伤气氛淡化一些——没看纱织已经又开始掉眼泪了么?

冰河有些艰难地将两个巨大的箱子放在地面上,然后将水瓶圣衣箱的盖子打开。还没等他想办法说服明显是沉浸在某种回忆里的老师大人,让他控制圣衣落到空位上,一股强大的小宇宙毫无预兆地突然升起。包括刚刚被加隆取出来、正向着白羊和狮子两件圣衣之间的空位飘去的双子圣衣,所有黄金圣衣同时发出耀目的金光,仿佛是燃烧着神圣的火焰,与宫外天空上刺目的烈阳遥相呼应着。

原本似乎是按照黄金圣斗士的习惯在女神面前排成两排的圣衣自发地离开原位,悬浮在一脸愕然的纱织身边围成一个圆圈,仿佛要将黄道十二宫的阳光汇聚到她一人身上。水瓶圣衣迫不及待地冲出束缚,从圣衣箱中一跃而出,与同伴们一起演奏着庄重而喜悦的无声乐章。

……同时飞出箱子的还有十几本大小不一的书籍,像是天女散花一样,被圣衣的冲击力带得飞到半空后四散落下,飞得最远的一本砸到了星矢的脑袋上。

“……”

所有人同时沉默,光看脸色很难说因为激动得说不出话还是别的什么……

“……真不愧是水瓶座啊!”直到几分钟后,共鸣的小宇宙渐渐消散,紫龙才带着感叹的语气开口。

“……”

“呃,这是老师说的……”感受到众人齐刷刷的视线,天龙座少年一缩脖子,匆忙把自家师父搬出来挡枪。

冰河木着脸,目光慢慢飘到了不远处一脸纠结的卡妙身上。

这不能怪我吧?虽然我也忘了圣衣箱里面放着其它东西,但是圣衣可不是我扔出去的啊!

老师你不用捂脸也不用瞪我,别人看不见的……反正这个锅你背定了。

……

圣衣的共鸣似乎并没有为卡妙带来什么实质性的变化,让冰河多少有些失望。

不过同伴们活见鬼的一瞬间失态的表现总算让他得到了一丝安慰——在接触到相应的黄金圣衣之后,另外三人也能看见自己的背后灵了。水瓶师徒对此早就有所猜测,却没有想到变化来得那么快,几乎是在几位青铜少年的手指碰到对应黄金圣衣的一瞬间就发生了。虽说没人晕倒,但是就连平时最淡定的一辉都不免呆滞了一瞬间,让冰河的恶趣味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黄金圣斗士与后辈相见的场景十分的……别致。

瞬礼貌地向白羊宫的立柱问好。

一辉保持着酷酷的表情和对面的空气大眼瞪小眼。

星矢瞪大眼睛看着射手圣衣斜上方的某处,嘴唇微张一脸无辜状,仿佛正在被人教训。

早几天就得知了真相的紫龙则带着有些恶劣的微笑靠在墙边,不知在和自家师父吐槽些什么……

“……现在想想,冰河被人当成神经病其实相当容易理解。”卡妙坐在水瓶圣衣箱上,盯着眼前的场景喃喃自语,仿佛完全没有意识到徒弟会被人当成神经病的起因就是自己,“你看看……与看不见的存在对话,从旁观者的角度居然是这么有意思的样子。”

以前虽然看到过加隆和撒加的互动……但加隆就算没跟鬼魂说话时也是让人不忍直视的存在,算不了数的。

“所以我才会一直带着耳机假装是在背英语……”冰河靠在白鸟圣衣箱旁边耸耸肩,“虽然,努力学习似乎比自言自语更容易被人当成有病。”

至少这样的误会总算解除了……冰河长出一口气,竟然有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

卡妙看着冰河一脸郁闷的样子,轻轻一笑,抬起手揉了揉少年脑袋上灿烂的金发。

“——艾俄罗斯大哥!”不远处,星矢突然提高了声音,引得所有人都看向他,“我听不见你说话啊!”

白羊宫中安静了几秒。射手圣衣转过身,空荡荡的护额正对着星矢,仿佛在审视着什么。天马座少年的目光从圣衣的头部移动到了黄金箭上,稍稍向旁边挪了一步避开箭尖,下意识地擦了擦冷汗,这才重新看向大概是艾俄罗斯本体所处的位置。

“以前似乎听见过几次……”他挠挠头,有些不确定地转头看向冰河,“但是声音很小,也有可能是幻觉,我也不太确定……”毕竟没有真正与艾俄罗斯说过话,亡魂晦涩难辨的低语与当初射手圣衣上震耳欲聋的回音完全不一样。若不是在日本突然听到了似乎是希腊语的发音让他多少有些诧异,星矢大概根本注意不到有人在说话。

水瓶师徒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一丝疑惑。说起来,这个形容倒有些像战后第一年冰河所经历的疑似精神病的状态——但是顺序不对啊?后来卡妙明明是声音先出现的,然后才是形象。

“我能听见老师说话——去年夏天就可以了。”金发少年坐直了身子,回答着同伴无声的疑问,“倒是老师的形象直到冬天才开始出现……”

“咦?”纱织眨眨眼,转头看向加隆,“那你们呢?”

“我一回到圣域那个混蛋的声音就开始喋喋不休,吵得人不得安宁!躲都躲不开!”蓝发青年不屑地撇撇嘴,“等我再一回神他就已经在旁边站着了,虽然还是时不时消失一阵……不过算起来大概是声音先稳定下来?反正烦得很。”

背后灵恢复迅速的人不要再得便宜卖乖了……冰河与卡妙同时撇撇嘴。卡妙现在已经差不多赶上撒加的进度了,最后谁先正式复活还说不准呢。

纱织的视线移动到了下一个目标,一辉和瞬同时摇头,表示自己没有听到鬼说话。

“就算他说过我也认不出声音。”没等大小姐询问,一辉主动补充。

确实,在座两位狮子座的相互之间没打过什么交道,不过……“我有点好奇,艾欧里亚前辈用了多长时间才弄明白自己附身的是谁啊?”冰河忍不住开口,一脸若有所思。凤凰座少年在医院待到星矢脱离了生命危险之后就习惯性地跑路了,女神都没来得及逼他回圣域养伤。算算时间,那个时候艾欧里亚的亡灵很可能还没恢复意识……

星矢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转头看向一辉身后的空位。几个少年里他和艾欧里亚最熟。“他大概会遗憾自己附身的不是……”没说完的部分由一声意味深长的“嘿嘿”代替了。

艾欧里亚想附身的是谁呢?反正不会是星矢这个不厚道的家伙。看着面无表情斜睨空气的一辉和兴致勃勃小声跟另一团空气说着什么的星矢,冰河微微低下头,藏住脸上的笑意。听了一年多的八卦,就算再迟钝也猜出训练时期星矢周围发生过什么样的肥皂剧了……

思念逝者的远不止此刻在白羊宫中的寥寥数人而已。不过星矢那位凶巴巴的美女师傅这段时间似乎就在希腊?若是雅典娜决定在圣域多留几天的话,不久之后就会轮到天鹰座少女回到圣域执勤……

纱织好不容易收敛住了脸上有损女神威仪的八卦表情,微微摇摇头,带着笑意的眸子落到立柱旁边一直在跟童虎说话的紫龙身上。

紫龙眨眨眼,愣了一下,这才想起被冰河打岔之前大家在讨论什么话题。“刚刚的共鸣之后就能听见老师说话了。”他点点头说,“之前几天,老师一直在和我打手势。”

“咦?五老峰老师的情况比你们几个强一些啊……”加隆歪歪头,朝星矢等人的大概方向瞥了一眼,“看来……刚刚的圣衣共鸣除了暴露了卡妙的本性之外,还是有些用处的呢。”

双子座暗星看上去十分得意,因为共鸣的想法确实是他提出来的。卡妙翻了翻白眼,有些郁闷地剜了冰河一眼,得到弟子无辜的眼神两枚。

“但是紫龙你也是先看到的形象,然后才能听见声音?”冰河出言确认。现在看来,倒是他与加隆的情况和别人不同……

天龙座少年点点头,随即皱起眉头,微微思索了一下,表情变得有些古怪。“其实……我以前偶尔也能听见一些说话声,不过没想到是老师。“

不知道?紫龙啊这可是你师父哎!星矢和一辉这样的情况也就罢了,你居然听不出自家老师的声音,真是……真是……

“……因为老师的声音和形象都是十八岁的样子啊!”黑发少年被同伴们意味深长的眼神看得俊脸通红,慌慌张张地解释了一句,“而且他说话的口气实在太为老不尊了,我根本联想不到——”

他猛地脸色一白,倒吸一口凉气,像只受惊的兔子一样浑身僵直,仿佛是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冲口而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冰河不用看见童虎的样子,也可以猜到那位返老还童的前辈此时一定正在遗憾自己揍不到徒弟。

若是猜得没错,大概很快又要有一只亡灵进化出触觉了……

——————————

注:

英国国歌:《天佑女王》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