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海

脑洞似黑洞,墙头多如草。坑品亦然。
佛系混圈,道系更文。

【SS】老师是只鬼-27

(人品补全计划——Day 28)


二十七、鬼故事

星矢来叫冰河是因为家里来了客人,而不仅仅是心血来潮想去捉奸。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说的。

“他们两个都在担心你。”贵鬼一脸开心地接过冰河做好的水果刨冰,毫不犹豫地卖掉了同伴,“商量了一个小时要怎么说服你开门,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直接踹开。”

果然敲门这个动词在兄弟们的字典里被漏印了……冰河斜眼看向两个同居者。虽然被人关心让他有点感动,但是卧室的门绞链被扯得变了形还要他自己去找人修……

亲眼看到了事故现场歪到一边的木门,瞬的眼神有些飘忽。

星矢倒是表现得很光棍。“我和瞬怕你把女孩子带回家,然后闹出人命来。”他脱口而出,一脸欠扁地眨眨眼睛,话语里却没忘了把仙女座少年一起拉上当垫背。

“……”所以你们到底脑补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狗血剧情啊?冰河眼角的余光看见自家老师在不远处的椅子上坐下,胳膊支在餐厅的吧台上,托着下巴听得似乎很认真,突然又觉得其实也挺好理解。现实的荒谬程度可一点不比传说中的西伯利亚冰山谈了恋爱差多少……

贵鬼闻言放下勺子,朝冰河身后张望了一下,随即一脸失望。白鸟座少年脸色稍稍一黑,已经猜到他在想什么了。“真没有人啊?”果然,红发小鬼紧接着就一本正经地摇头感叹,“我还在好奇冰河会喜欢上什么样的女生……”

“……”

贵鬼你这么八卦你家先生知道吗?哦,对了,穆先生现在还在圣域……

“大概是一只漂亮的女鬼吧!”星矢适时发表意见,让正在喝果汁的瞬险些呛到,“否则的话,为什么一个人关着门看恐怖小说,还笑得那么开心?”

“恐怖小说?”

“是啊!似乎还是前一阵刚出版的……”

“……”金发少年愣了一下,有些愕然地看向老师。水瓶座亡魂的表情也变得古怪起来——话题怎么就歪到了距离真相那么近的地方了呢?

现在可是个说出事实的好机会,常年的默契让师徒俩同时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出了意动。卡妙开始与周围环境互动之后,暴露存在是迟早的事,越来越没有隐瞒的必要。只是女神的想法直到现在依旧是未知数,万一真有什么其他的考虑,他们可不想一不小心破坏了计划。

不过几天猜测下来,此刻他们却隐隐想到了另一种让人多少有些无语的可能。一人一鬼对视一眼,眼神渐渐有点微妙。

“看来……他们真的是毫不知情。”卡妙谨慎地开口,“雅典娜并没有和其他人说起亡魂的存在。”

“我怀疑,”冰河从自家师父的眼神里读出了对方不太愿意说出来的怀疑,“加隆也许根本就没和纱织说起过……”

中二青年前一天陪着大小姐一起回到了日本,只不过并没有出现。倒是纱织提到转天晚上要来蹭饭大家必须好好招待,尤其是冰河做的甜点不能少了。

星矢和瞬听到命令时心有余悸的诡异表情暂且不说,大小姐明显不知道别墅里有鬼。

卡妙额角跳动的青筋表明,他的确也想到了同样的事情。

旁边仙女座少年好奇的“说起什么?”被心不在焉的冰河忽略了。“他……应该不至于那么不靠谱吧?”

“……别忘了,说出实话之后,撒加是直接受益者。”卡妙明显更加了解昔日的同伴,面部表情变换了一阵,最终重新恢复了平静,定格为淡淡的……哭笑不得。

“不至于吧?!”白鸟座少年忍不住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他这是多恨他哥哥——”

“我相信他不会故意不让撒加恢复……”卡妙嘴角抽了抽,微微摇头,“但是能让他多飘一阵,加隆应该是乐见其成的。亡魂在活人面前其实是处于劣势……”毕竟,撒加要是想揍加隆的话,加隆大概不会像卡妙面前的冰河一样乖乖挨揍。

冰河的注意力并没有在老师的后半截话上,否则一定会抗议老师说瞎话。此时他的心头充斥着恼火。

“……这个混蛋!”金发少年一拳捶在桌子上,破口大骂。跟哥哥置气也就罢了,居然连卡妙和其他黄金亡魂的安危都不顾,真是……颇有海飞龙的风格。

还没等卡妙考虑好要不要为加隆说两句好话,一个小号的茶杯垫就朝着冰河的后脑飞了过来,被师徒俩同时躲了过去,最终有气无力地砸在另一端的墙壁上。

“你有完没完啊!”发脾气的竟然是一向乖巧的贵鬼,左手还保持着投掷的动作,“从刚刚开始就一个人站在那里手舞足蹈的,到底是什么事啊?”

旁边,两位青铜圣斗士瞪大了眼睛看着冰河,欲言又止……

冰河与老师最后对视一眼,同时耸肩。既然不是女神的意思,那就摊牌吧。

总比当成神经病的好。

……

“先生呢?先生不在我这里?”

贵鬼是最快相信的,不知是因为年纪小好骗还是因为期望太殷切。冰河看着红发小鬼满脸兴奋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

“穆先生在白羊圣衣上。”他说,“虽然我看不到他,但是他曾经通过白羊圣衣与卡妙老师交谈过。”

他顿了顿,想起当时从白羊圣衣上隐隐感觉到的喜悦之情。“或许……”想了想,金发少年并没有说出来。他猜测擅长念力的贵鬼也许真的可以与穆先生进行更加直接的交流,但是不愿让小家伙把希望提得太高。

“冰河……”瞬迟疑着开口,安慰地拍拍贵鬼的肩膀,“或许你想多了吧?黄金圣衣的移动不一定就是……”

“我虽然看不懂,但是老师似乎能猜到他们想表达的是什么。”冰河耸肩。

“我是说……”瞬的表情更加古怪了,下意识地用眼神向星矢求助,“也许……卡妙前辈……”

冰河皱眉。“老师怎么了?”

沉默。

“我觉得……”还没等瞬和星矢用眼神争论出谁来开口,被讨论的对象突然在冰河身边轻笑出声,“他们大概对你的精神状态得出了和你自己去年一样的结论。”

……也就是说我是个神经病吗?

“你们怀疑我看到的老师是幻觉?”冰河满脸郁闷地开口确认。

沉默。瞬和星矢同时交换了一个写满了“精神病院离这多远”的目光,贵鬼则是一脸患得患失。若是冰河确实只是精神分裂了,那么小家伙想必会失望得很吧?好在他早已得到了不少决定性的证据。

“可是水瓶圣衣依旧听从老师的指挥啊!”白鸟座伸手指着自己卧室的方向,“这个做不了假的!”

“也许……也许黄金圣衣承认冰河了,也很有可能啊……”瞬有些犹豫地猜测,随即打了个寒颤,大概是想起了前一个穿上黄金圣衣的精神病患者做出过什么事。

冰河也打了个寒颤。幸亏还没来得及把加隆搬出来当证人,否则真是跳进爱琴海都洗不清了……

“那些黑历史呢?”冰河翻了个白眼,“总不可能是我自己编的吧?”

“能编出这些东西,可见你的精神不是很正常。”星矢一脸笃定。他倒是没有瞬那么担心,眼神里更多是怜悯而不是忌惮,还带着明显的好奇,与卡妙大人此时看好戏的表情极为相似。

冰河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应该感谢天马座少年对他的信任。

“什么不正常?”门开了,许久不见的天龙座少年走了进来,一脸笑容。

“紫龙!”瞬有些意外地回头打招呼,随即变得一脸惊喜,“你的视力恢复了?!”

冰河转过身,与一双闪烁着兴奋与喜悦的黑色眼睛四目相对。

“几天前刚刚拆的绷带。”紫龙朝冰河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开心了。白鸟座少年瞬间明了对方兴奋的原因并非是因为眼睛本身,忍不住露出了同样的笑容。

“你的帮手来了啊……”卡妙一脸失望地摇摇头,“我本来还想看看是你先成功说服同伴们,还是他们先忍不住打电话报警……”

吐槽的效果被他脸上的微笑破坏得一干二净,冰河大度地决定不去计较。

“我们在讨论冰河的精神状态,”向紫龙表示完祝贺之后,星矢把话题扯回了原先的轨迹,“他说他一天到晚见鬼!”

紫龙好笑地看了冰河一眼,后者微微耸肩,顺手递过去一杯果汁。

“我可以证明,”大概是太过兴奋,天龙座少年并没有如往常那样抓住机会吐槽,而是爽快地站在了冰河一边,“冰河的精神跟我一样正常。”

“这并不能说明什么!”星矢被紫龙出乎意料的回答弄得愣了一下,随即冲口而出。

“……”你这是什么意思?紫龙表情一僵,从进门开始就没有变化的笑容终于挂不住了。

天马座少年摸着下巴作思索状,对两位同伴愤愤然的目光视而不见。“难道是治疗眼睛的过程中伤了脑子?”他抬起头,瞥了冰河一眼,“难道你的脑子也是这么坏掉的?”

“……”

好犀利的猜测哦,真人不露相的星矢展现出了强大的归纳能力,居然在一瞬间就想到了两人的共同点……如果一开始发现黄金亡魂的是星矢,那么天马座少年会不会在第一时间就猜到十二宫中不在场者的去向呢?

瞬一直在观察紫龙与冰河的表情,脸色变的越来越惊讶。“难道……”他慢慢开口,开始略带紧张地左顾右盼,“难道……沙加前辈真的一直跟在我背后?”

很明显仙女座少年已经有点相信了。也不知是因为两个圣斗士同时精神分裂的概率太小,还是紫龙本身就比冰河更加正经一些。

星矢仍然一脸若有所思。“紫龙你最近没看什么恐怖电影吧?”他突然问。

“什么?”黑发少年面露愕然。

“我觉得冰河大概是恐怖小说看多了,”星矢沉吟道,表情极为严肃,“这才会以为有个长得很像他老师的女鬼回来勾他的魂……紫龙!”说到这里,他猛地跳了起来,“就算女鬼再漂亮,你也不能背叛春丽啊!”

“……”

什么乱七八糟的?!

鬼就鬼吧,为什么还非要一再强调是只女鬼啊?!

卡妙终于忍无可忍,抓起冰河面前的杯子,把剩下的果汁全倒在了星矢头上——这大概是此时的水瓶座圣斗士除了敲脑门之外最熟练的动作了。

天马座少年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朝身后一拳击出,却被卡妙轻而易举地避了过去。少年甩了甩头,满脸气愤地寻找着罪魁祸首,直到悬浮在半空中的玻璃杯挑衅似的朝他晃了晃。盯着杯子看了半晌,星矢愤怒的表情渐渐被茫然取代。

“果然这才是最直接的证明方式。”卡妙大人这才一脸淡定地放下杯子,满意地说。

“老师,干得漂亮!”

“老师说干得漂亮!”

两个被鬼上身的少年同时竖起大拇指,赞叹道。两人对视一眼,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

贵鬼皱着眉头盯着水杯看了一阵,转头看向刚刚去卫生间拿手巾回来的瞬。“这不是念动力。”他说。

“念动力?”

“瞬跟我说你有可能在研究念动力,看我是不是能帮上什么忙……”贵鬼看向冰河,眼神中混杂着期待和迟疑,“不过从见面开始我就在用精神力戳你,你一直没有反应,说明你对念动力并不熟悉……”

既然不是念动力,那或许真的是——

“……”瞬张了张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一脸呆滞地坐回了沙发上。

一阵沉默。除了星矢一个人机械地擦头发,没有人做出动作。

还没等三个不知情者接受这个美好到不敢相信的事实,第二个不速之客适时出现。

“人到得很齐啊……”一辉推门进来,身后难得背着圣衣箱而不是吉他,“又在讨论什么?”

“哥哥!你回来了!”瞬像是突然被惊醒一样抬起头,神情复杂地朝着冰河和紫龙看了一眼,然后又一脸不自在地看向自己身后。看样子,仙女座少年是想到了一些不太愿意被黄金前辈们偷窥到的事情。

相比之下,星矢似乎觉得当前的情景更丢人一些。

“你怎么突然来了?”他郁闷地问,将毛巾丢到了一边。不是他不欢迎一辉,而是时机不太好……卡妙前辈就不能用稍稍温和一点的方式证明自己的存在吗?

一辉扬起眉毛。“看到了星矢的生日礼物,所以想回来一趟和他谈谈人生……”他瞥向星矢,目光落在了天马少年黏糊糊的头发上,“看样子,我来晚了一步?”

星矢哼了一声,随即眼睛一亮。

“一辉,你最近谈恋爱了吗?”他一脸兴奋地问。

……

“——真是能耐啊,加隆!”

几位交流完情报、结伴去某位海飞龙的办公室兴师问罪的少年发现自己似乎晚了一步。雅典娜暴怒的小宇宙从一楼就能感觉得到,少年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从楼梯直接冲上去,生怕大小姐遇到了什么危险。

不过看样子,遇到危险的不是纱织本人。紫发少女咬牙切齿地盯着加隆,目光锋利得和圣剑有一拼,脸色涨得通红,不知是羞的还是气的或者根本就是恼羞成怒……女战神发飙中,就算是波塞冬哈迪斯联手出现在这里只怕也要暂避锋芒。

不过加隆明显不是懂得明哲保身的存在。

“又不是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蓝发青年一边低头躲过迎面飞来的水果刀,一边大叫着为自己辩护,“反正这两年他们也在慢慢恢复,多等一阵也不是什么大事……”

“不是什么大事?!”纱织的尖叫声再度提高了八度,让杵在门口的几人同时一缩,心中再次产生了某种新的敬畏。其实AE的全称应该是“雅典娜的咆哮”吧?是吧?“我的黄金圣斗士成了背后灵,这还不算是大事吗?!居然这种事情都瞒着我!”

“看来……我们猜对了。”卡妙大人站在几个少年身后,心有余悸地盯着插在墙壁上的水果刀,喃喃自语道。就算是亡魂挨上这么一下也不会好受吧……

“加隆居然真的是故意知情不报?”瞬无意中接了卡妙的话茬,“这、这岂不是——”

欺上瞒下?不忠不义?冷血无情?听卡妙猜测过原因之后,冰河虽然还是气愤,但却也不会用上这样太过严重的罪名了。最多就是个不分轻重缓急吧……

“——作死。”一辉淡淡地说。

从眼前的情况来看,一辉总结得完全正确。几位少年愣愣地看着纱织抓起桌子上的一摞文件,一股脑地砸向加隆,将蓝发青年淹没在漫天飞舞的纸张中。

“你们说,撒加这时候会在哪里呢?”星矢突然压低了声音,贼兮兮地笑了起来,“万一被愤怒的大小姐无差别攻击了……”

冰河歪歪头。纸张下方明显没有遇到第二个障碍物,也不知道那位大人会躲在那一个攻击死角。他转过头看向卡妙,面露询问。水瓶座亡魂嘴角微微一抽,伸手朝纱织身后一指。“我猜是女神身后。”

还没等冰河将老师的内幕消息分享出来,加隆已经发现了围观者的存在。

“别光盯着我一个人打啊!”他一瞬间冲到门口,一把将来不及反应的金发少年拎到身前当肉盾,“冰河不也是知情不报吗?还有紫龙!你应该也能看见五老峰老师吧?”

“……混蛋!”冰河愣了一下,随即气得一拳朝加隆的鼻子砸了过去。若不是顾忌着不许私斗的规矩,只怕极光处刑已经蓄势待发了,“要不是被你忽悠了我几个月前就上报了!”

私斗是明令禁止的,但打群架却是自古以来圣斗士间交流感情的好方式。这两者的区别大概只有小宇宙的应用吧……

说到底,冰河的格斗术虽然说不上差,但是比起加隆来还是弱了一些,连续几拳都被对方闪了过去,反而自己小腿上挨了一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不过加隆也不好受——看见冰河处于劣势,好久没打架的紫龙和星矢早就迫不及待地冲了上去帮忙。一辉则昂首挺胸地站在一边,似乎是不屑加入围攻,只是在加隆经过面前的时候伸出黑脚将他绊了一下。

瞬依旧是好孩子,看着几位当着女神的面打成一团的兄弟们欲言又止了半天,最终只是默默地关上了办公室的门,用身体挡住了出口。

年轻真好啊……

卡妙一脸追忆地看着眼前热闹的场景,然后将视线移向正握着小拳头给青铜少年们鼓劲的女神。大小姐一面看着热闹,一面还没忘了用结界把整个办公室的范围笼罩了起来,以防止动静闹得太大惊动了保安。

水瓶座亡魂耸了耸肩,走了过去,自顾自地给对他视而不见的女神行了礼,然后站到了她身后,开始认真观察起冰河的格斗技巧来。动作似乎有些生疏了?虽然冰系战士对这些要求不高,但以后最好还要让他多练习,以免再遇到这种无法使用小宇宙的情况时揍人不成反挨揍……

不过话说回来,纱织大小姐的对于女神的力量倒是用得越来越纯熟了,这对于亡魂们应该是件好事吧。

大概吧。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