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inoushunter

首页 黄道十二宫 私信 归档 RSS

【SS】老师是只鬼-25

(人品补全计划——Day 26)

 

二十五、水杯

“……感觉和之前有很大不同。”卡妙低头看看地上的玻璃渣,微微耸了耸肩,然后一脸淡定地转头去寻找下一个目标,“之前就像是身处于一个虚幻的世界。活人会直接从我的身体中穿过,我却不会有任何异样的感觉。而死物则像是一道道屏障,我的动作会被阻挡,但却无法对它们产生任何影响。”

厨房已经被收拾干净了。冰河用一个威力缩减了无数倍的龙卷风将一片狼藉的桌面瞬间清空,节省了大部分的时间,使卡妙无语之余也不由得感叹弟子对小宇宙的控制力已经达到相当不错的水平。计划中庆贺开学用的粉红色蛋糕被放在了冰箱里——冷静下来了的白鸟座少年最终还是没敢下口挑战消化系统的极限,但是又觉得扔了可惜,便将它留了下来,也不知想要去祸害哪一位得罪了他的同伴。

好在那一锅炖兔肉还算正常,总归没让冰河继续饿着肚子。不过金发少年只是匆匆忙忙地就着面包狼吞虎咽了一碗,便迫不及待地拉着老师开始做实验。

实验进展……从地上的玻璃杯碎片便可以一目了然。

“现在呢?”冰河单手托着下巴,看着卡妙小心翼翼地将一个杯子里的水倒进另一个,然后再倒回去。

“现在至少可以感觉到身上的肌肉了……或者是类似的东西吧。”卡妙小心翼翼地将杯子放下,稍稍活动了下手指。他说话时的表情有点古怪,似乎有些不确定要怎样形容。

“那就和活着的时候差不多了?”冰河眨眨眼,好奇的目光落在老师的手指上。

“还是不一样。”卡妙抬头看了一眼小徒弟兴奋期待的眼神,无奈一笑,“只是有一些感觉而已,动作比起活着的时候要僵硬了很多,碰到了什么东西也没有触感,就像……”他一面斟酌着措辞,一面重新拿起水杯,“就像身体不是自己的。”

亡魂没有肌肉骨骼,也没有小宇宙,想要控制力度显然是一件困难的事。

“我现在对……身体……的控制力并不是很好,就连站立行走这样最基本的动作都有点生疏。”卡妙听到冰河的疑问后是这样解释的,“所以需要从最简单的动作开始重新熟悉起来。”

也许撒加那缓慢无比的打字速度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卡妙突然明白了什么,手里的动作微微顿了顿。以他现在对身体的控制力去打字,大概很有可能一不小心把电脑拍到桌子下面,或者把键盘戳出一个窟窿。当时的双子座亡魂能够相对顺利地打出字来,想来是已经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练习了。

这大概也是为什么撒加没有选择用纸笔和他们交流——以那位好面子的程度,绝对不会容忍如同狗爬一样的笔迹流传于世。想象了一下此时握笔的难度,卡妙嘴角微微一抽……自己其实也不愿意,所以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学会写字。

不过这些考虑就不用和冰河说了,太影响作为老师的光辉形象了。就像他永远不会告诉冰河自己醒来后的第一个小时全被用于练习如何走路不被绊倒……

“所以老师才一直都在练习倒水?”冰河换了只手撑下巴,视线随着卡妙的动作移动着。

整个下午青年亡魂都在重复着同样枯燥的练习,使少年人忍不住佩服老师大人的耐心,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也是这么有一句没一句地盯着看了一下午。家中杯子的数量在急剧减少着,让冰河同情之余也不由得找回了一丝心理平衡——在他看来,老师现在的样子与他的小宇宙控制力训练颇有异曲同工之妙,对玻璃杯的破坏力也大同小异。但是卡妙的进步却更加迅速,才一下午的时间,手上颤抖的幅度已经微小到可以忽略了。

一眼看去,他的动作已经和一个普通人类没有什么区别。冰河的嘴角微微上扬。

真好……

“这个动作足够简单,完全可以用来锻炼对手臂的控制力。”卡妙点点头,手上成功地将杯子里的水一滴不剩地转移,露出胜利的微笑。“至少现在……感觉有点像是个人了。”

白鸟座少年一脸感叹佩服地鼓起掌来。不过他犹豫了一下,还是一咬牙把心中最大的疑惑问了出来。“为什么非要用玻璃杯呢?”他的眼神朝地板上那一摊碎玻璃飘了一下,“用不怕摔的木碗不是更好一些?”

卡妙的手猛地一抖。

清脆的响声中,桌子上最后两只完好的杯子终于步了先辈们的后尘。

……

冰河最开心的,是终于可以碰到老师了。

之前,虽然可以看见老师的一举一动,可以听见老师的每一句话,但他却总是有一种隐隐的不安。无法触及的老师给他的是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不见,而他无论怎样努力都只能抓住一手灰烬,就如两年前的海因斯坦城中突如其来的重聚和更加突然的分别。

至少现在,若是老师还要离开,他就可以拉住老师不让他走了。

幽灵状态的老师那么轻,应该是挣不过他的……

“……真的好轻!”冰河一脸好奇地双手抱着卡妙的腰,轻而易举地将他举过头顶,一脸大惊小怪,“好像一点重量都没有啊!”

水瓶座亡魂惊愕之下,甚至没来得及反抗,就发现自己被举到了半空中,居高临下地和满脸兴奋的小徒弟大眼瞪小眼。

“老师这么轻,出门会不会被风吹走啊?”金发少年仍在兴致勃勃地对自家师父的体重品头论足,完全没有注意到很可能被风吹走的青年亡魂愈发危险的眼神。

直到一脸窘迫的水瓶座亡魂用极光处刑的标准姿态挥拳砸在他脑袋上,他才想起来老师即使没有重量,揍人依旧很疼……

“力气一点都不小啊,老师!”少年有些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小心翼翼地把卡妙放回地面上,缩缩脖子,悄悄退开两步,但仍是嘴硬地抱怨起来,“动作比倒水的时候熟练多了……”

“大概是取决于我的意愿吧。”卡妙眯起眼睛盯着冰河,稍稍活动了下手腕,“我想揍你不是一天两天了!”

“……”白鸟座少年咽了口唾沫,忍不住又退了两步。

原来加隆那天说的“到时候就会怀念谁也碰不到谁的日子”……是这个意思吗?

突然觉得人身安全没保障了怎么办?

那个,老师啊,咱们有事好商量,冲动是精神分裂的前兆——

……只有一个人居住的木屋在这一天变得出乎寻常的热闹,乒乒乓乓的声音混杂着若有若无的惨叫声,透过木屋周围的积雪在人迹罕至的冰原深处远远传了出去。若是有人在此刻能够看见房子里的情景,大概会对那位住户的精神状态产生不只一星半点的担忧。

不过对当事人来说,这些都无所谓。

冰河终于如愿以偿地碰到卡妙了。

卡妙……也终于如愿以偿地揍到冰河了。

真是皆大欢喜的一天。

……

等到家里的易碎品被一个不差地毁尸灭迹,厅里的家具被一件不差地换了位置,书籍被一本不差地塞进了水瓶圣衣箱,就连木屋外的积雪也被清理出了两米左右的隔离带,一不留神做了大扫除的卡妙大人才终于玩累了。

星矢和瞬到来的时候,冰河正在老师的卧室里欣赏着老师大人珍藏的照片。

换作几年以前,冰河与艾尔扎克大概无法想象不苟言笑的老师会在抽屉里藏着一大本相片吧。

有的是黄金幼儿园,有的是北极熊幼崽——都是难得的黑材料。若不是今天卡妙心情正好,冰河想自己大概是没有机会看到这些东西的……

一定要珍惜这难得的机会——

咦?这个在地上打滚的家伙难道是老师?从这个角度看,跟旁边我和艾尔扎克这张照片好像啊。老师你是故意把这两张放在一起的吗?

果然老师也是从熊孩子成长为……熊妈……的么?

……于是一如既往不会敲门的星矢和瞬闯进屋子里来的第一眼就看到冰河盘膝坐在地面上,面前诡异地悬浮着两张照片,满脸恶劣的笑容。

“冰河!你——”瞬的话说到一半突然卡住,然后一脸震惊,“你什么时候开始学习念动力的?”

“……你们怎么突然来了?”白鸟座少年抽抽嘴角,故作淡定地从地上爬起来,欲盖弥彰地迅速伸手从老师手里接过照片,不着痕迹地放回相册里,“有什么事吗?”

瞬似乎还想追问什么,但是被跟在后面的星矢抢了话头。

“你还好意思说!”天马座少年一脸气愤,“开学第一天就翘课,你不会忘了吧?!”

确实忘了开学这一茬了……玩得开心的一人一鬼有些惭愧地对视了一眼。

不过居然已经过了一整天了?极地的气候就是这点不好,根本没办法从天色估计时间。

冰河在心里算了算时差,然后下意识地去看墙上的挂钟。没电了……因为本来就不在这里常住,早上——呃,昨天早上?——采购时也没想起来买电池。

“还以为你是食物中毒还是怎么了,连个招呼都不打……”星矢嘀嘀咕咕地溜达到厨房里,仍是一脸愤愤不平,也不知道是因为担心冰河,因为翘课的恶劣行径义愤填膺,还是因为自己没有这个机会,“这该死的鬼天气……我们找了好久才顺着你踩出来的那道沟找到地方。从外面看你家的房子就像是在雪地上砸了个坑一样根本看不见啊!”

依依不舍地将相册锁进抽屉,冰河也跟着两个兄弟回到了厨房。虽然还没有翻完,但是这种东西如果一不小心落到了几个不仗义的同伴手里,几天之内冰河与卡妙的黑历史绝对会传遍整个圣域。

所有杯子都被老师玩坏了,冰河拿出两个碗来给兄弟们倒了水,引来仙女座少年疑惑的眼神。

“一不小心玩得太兴奋了。”白鸟座少年耸耸肩,顺手指了指堆满了碎玻璃碎瓷片的垃圾箱,嘿嘿一笑,然后偏偏头闪过卡妙恼羞成怒的爆栗,没有再多说什么。

星矢每次到别人家串门都会一视同仁地翻冰箱,即使冰河做饭的手艺和春丽是没法比的,使得白鸟座少年对魔铃大姐的厨艺产生过很多无法证实的猜测。这次也不例外。

“冰河,我们一下课就急着来找你,还没吃晚饭,”天马座少年说着从冰箱里拿出了看起来最美味的东西。“你不介意招待我们吧?”

“……”冰河看着星矢手里那一盘粉红色的蛋糕,眼神有些诡异。

“浪费粮食是不对的啊!”星矢一脸严肃地告诫道,“一会儿我们就回日本了,这东西不吃要坏掉的……我们就好心帮帮你吧!”

“……”星矢……似乎对冰河的真实厨艺有了一些先入为主的错误印象。

“要不……”瞬看着那道与仙女座圣衣颜色有些相似的甜品,难得有些意动,大概是来的路上确实消耗了不少体力现在感觉饿了,“把它带回去找纱织和贵鬼也来一起尝尝?”

“……”会被追杀的好吧?冰河看到老师大人坐在旁边一副看好戏的神情,眼皮微微跳了跳,“瞬,问个问题。”

“嗯?”

“别墅里常用的药品都齐全吗?”

“药品?”仙女座少年愣了一下,目光从正在翻箱倒柜找盘子的星矢身上移开,“大概吧,我不清楚。我记得急救箱在储藏室里一直没动过……”

“我们都没有生过病,那些药也没必要吧?”星矢终于翻出了几个没被卡妙大人祸害掉的木盘,从橱柜里探出头来,一脸不解,“怎么突然想问这个?”

“……没什么。”

浪费是可耻的……而且圣斗士的消化系统应该是很强大的吧?是吧?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