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inoushunter

首页 黄道十二宫 私信 归档 RSS

【SS】老师是只鬼-21

(人品补全计划——Day 22)


二十一、两个人的旅程

“冰河。”

“嗯?”

“把企鹅放回去。”

“唔……真的不能养吗?”

“……相信我,宠物这种东西很麻烦的。”

“咦?老师你养过宠物?”

“我养过两只圣斗士训练生。它们又笨又懒还总爱惹祸,绝对是世界上最麻烦的生物。所以它们能自己觅食之后我就放生了。”

“……老师!”

……

圣战结束两年后的暑假,冰河终于如愿以偿地拖着卡妙开始了环游世界的旅程。

别看前几个月卡妙面对这个建议似乎总是表现得不情不愿,出发之后他的兴奋程度却不在冰河之下。

南极的企鹅,非洲的斑马,中国的大熊猫,埃及的金字塔,希腊的雅典娜神殿,美国的自由女神像,细雨中人迹罕至的山谷,夜幕下灯红酒绿的街道……白鸟座少年仗着圣斗士的实力随心所欲地满世界乱跑,连护照都用不着拿出来——反正护照上的年龄也是未成年,想去酒吧还是要悄悄溜进去。

一人一鬼先是到处恐吓野生动物,又去游览各大名胜,玩得不亦乐乎,冰河瞬移的技巧也掌握得越来越熟练。虽然三天两头因为没找到旅馆而不得不露宿野外,但是对于曾经的冰原第一猎人来说食物的问题倒是很好解决的。

相比之下,迷路则是个大问题。冰河的方向感虽然不错,但毕竟没有随身携带导航仪,凭借自己的天文学知识辨识方向终究不太准确。目光稍稍偏移几分之一度的方向,再以接近光速的速度一冲刺,停下时可能就会出现在另一个国家。再加上因为证件不足的缘故,冰河行动时选择的都是些人烟稀少的路线。除非是撞大运看到了路标,他有时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跑到了哪一个国家——要知道,很多时候国与国之间的边界是以山河景观界定的,并没有文字上的标示。

一开始设计的路线图很快就被放弃了。这一点倒没有什么遗憾的,毕竟这次出行主要是为了放松而不是完成什么任务。旅途中经常出现的状况是冰河因为卡妙偶然提到的什么小信息,突发奇想地将下一站目标定在了之前完全没有想到的地方,然后又一不小心走错路跑到了更加偏僻陌生的所在。

有些意外惊喜是好事,不过些许条理还是有必要的。在非洲大草原上漫无目的地转悠了三天之后,灰头土脸的金发少年回归都市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买了一个精确的指南针以及一副世界地图,用红笔在上面把曾经到达过的地方一个个标记了出来。

水瓶圣衣一直被他背在身后。被罩起来的的圣衣箱表面上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只不过作为单身旅行者的行囊未免有些太大了。在南非边境差点被当成走私贩抓起来之后,冰河躲避各国边防队伍的决心变得愈发坚定。

……

“咦,冰河?”

“怎么了,瞬?”

“你背着的是水瓶圣衣啊……我一直以为是白鸟圣衣。”

“啊,是啊。”

“为什么?”

“因为我要和老师一起旅行啊!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借口……”

“一起旅——什么借口?”

“……没什么。”

“但是这样遇到危险时岂不是很不方便?”

“没关系啦……需要战斗的时候水瓶圣衣也会帮我的。”

“呃,你觉得好就行……”

“不过说到战斗,不是说意大利有很多黑手党什么的,社会治安很不好吗?怎么到现在都没人抢劫我们?真是无聊……”

“星矢,你……”

“我可没夸张啊,瞬!上次莎尔娜还跟我说她从医院回来的路上被流氓调戏了……”

“可怜的流氓……”

“谁说不是呢……好在医院就在附近,那几个家伙的拳头最后还是被从嘴里取出来了。莎尔娜那天心情不错来着,所以没吓死手……”

“流氓也不是只有意大利才有。珍妮给我发过一张几个男人被捆成M形的照片……”

“……你们的女朋友真是一个比一个凶猛。还是紫龙家的春丽这样最好,温柔漂亮,做饭也好吃。”

“呵,如果有人敢欺负春丽,我会亲手把他打到外太空。”

“我也想找个机会把人扔到外太空啊!可惜都没人来找我们麻烦……”

“拜托,流氓找麻烦也是要看人的吧?单独出行的美女是一回事,四个肌肉发达的男人他们才不会惹……”

“咦?冰河说的好有道理……瞬,要不你先打扮成——哎,等等,别打!玩、玩笑!我是开玩笑的!”

……

到了八月初,星矢、瞬和紫龙已经被冰河时不时发回的照片引起了兴致。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在罗德里亚小镇上汇合,然后与冰河一起在欧洲玩了一个星期,顺便还撺掇着冰河带他们去拜访了东西伯利亚训练地旁边的北极熊一家。

星矢表示这么冷的气候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

冰河表示大多圣斗士训练地都不是极冷就是极热,不仅仅是冰之战士,星矢你在圣域门口训练其实属于少数情况。

瞬表示当年的仙女岛白天能够达到五十度夜里却会降到零下,的确算是艰苦的环境了。

紫龙表示不在艰苦环境下训练其实也能成为合格的战士,不过只要有春丽在哪怕再艰苦的环境都无所谓了。

既然提到了这个话题,同伴们的训练地似乎也是不错的旅游景点。不过星矢的训练地就在黄道十二宫门口,紫龙的训练地被几位同伴隔三差五的拜访几乎成了食堂,瞬的训练地两年多之前就被阿布罗狄引爆了,只有一辉的训练地适合组团参观。

冰河轻车熟路地领着几位兄弟再度去死亡皇后岛拜访了一趟,一辉不出所料还是不在。白鸟座少年于是又在同伴们唯恐天下不乱的哄笑声中轻车熟路地给凤凰座少年留了个口信。即使这点降雪量仅仅能够弄湿死亡皇后岛的地皮,他依然坚信自己留言的方式比星矢在地上用石头画出来的烤鸡图案要有用得多……

之后,四人再度分开。

紫龙说一定要在视力恢复之后亲眼看看那些景色,但是再不回去春丽该不高兴了。

星矢说这样疯玩比陪莎尔娜和美穗逛街有意思多了,但是女孩子还是要时常哄一哄的。

瞬说玩得很开心真希望哥哥也和大家一起,但是珍妮过几天要来日本我还要好好招待。

冰河说你们赶紧滚吧,就算没有女孩子陪着我照样能玩得痛快。

……

“老师?”

“嗯?”

“格陵兰,‘绿色的土地’……你说这个名字是谁起的啊,简直太误人子弟了!我们都在这里转悠了两天了就没见过一丁点绿色的影子!应该叫‘白色的土地’或者‘结冰的土地’才对……”

“那是因为那个名字已经用过了——旁边那个国家就叫冰岛,你忘了吗?”

“对哦……可是冰岛明明还没有这里冷!”

“其实格陵兰这个名字就是一个从冰岛流放过来的犯人起的,大概是一千年前吧。”

“为什么?为了骗人吗?”

“……确实。为了把更多的人骗到荒岛上来和他做伴——反正阿布罗狄当初是这么跟我说的。”

“成功了?”

“嗯,成功了。人们其实是很好骗的。”

“老师?”

“嗯?”

“这里离北极点已经很近了吧?感觉不比东西伯利亚的冰原暖和。老师当初怎么没有来这里修炼呢?”

“在哪里不都差不多,反正也在极圈里。我当初第一个选择其实是南极……”

“咦?还有这回事?那后来怎么又跑到地球另一边了?”

“南极的考察站太多了,基本上找不到清净地方,但是又没有能够得到日常补给的村镇。在南极修炼大概只能在南极大陆靠近中心的地方做野人了吧……所以我没过几天就回去了。”

“啊,那可真是……好有趣的画面啊哈哈哈哈哈!当初老师难道吃的是烤企鹅吗?也难怪会对南极的地形那么熟悉……”

“冰河,你再笑我就把南极作为你下一次生存训练的指定地点。”

“没关系!反正有老师随行指导,可以让我第一时间找到狩猎企鹅的最佳环境!”

“……”

“呃,开个玩笑而已,老师别瞪我了……”

“哼……话说回来,丹麦其实是北欧仙宫的势力范围。阿斯加德人和圣域通常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来,我也懒得和他们打交道。若不是格陵兰一直闹着要独立,只怕这里根本就不会有圣斗士踏足。”

“那阿布罗狄前辈……”

“他啊……大概是在研究北欧服装发展史吧,谁知道呢。”

“老师?”

“嗯?”

“其实,米罗曾经跟我说过你去苏联修炼是因为伏特加卖得比较便宜……”

“……总有一天,我会和他好好谈一谈为什么在背后造谣的行为是不道德的。”

“我没信他!”

“那就好,我觉得你也不至于那么好骗。哼!”

“老师……”

“嗯?”

“我好像又迷路了。”

“再往前一点就该到了。”

“……老师?”

“嗯?”

“其实你也不记得阿布罗狄前辈的住处在哪里了吧?”

“……”

“……”

“……咳咳,你要知道,从前我来这里的时候那个地方还住着人,我到了附近直接感应他的小宇宙就可以知道方位,根本不用在这么多一模一样的山头中寻找那么一座房子。”

“……”

“我保证,真的就在这附近!”

……

在死亡皇后岛与其余几个青铜圣斗士分开之后,师徒两个心血来潮决定一个一个去寻找其余黄金圣斗士的修炼地——有些卡妙是去过的,但大多从未涉足。从卡妙大人的口气来看,艾尔扎克和冰河开始训练之前的那段日子,他可并没有像冰河一开始以为的那样从始至终待在西伯利亚冰原闷头修炼。

冰河有些不确定,他和艾尔扎克究竟是应该因为拖累了爱旅游的老师感到惭愧,还是应该因为老师出从来没有带着他们出去玩而感到委屈。

不过至少,这个假期他们确实是在弥补一些遗憾。

在格陵兰冰天雪地的群山中溜达了将近五天时间,冰河终于在距离斯科斯比湾不到五十公里的地方找到了卡妙提过的那一片玫瑰园。不过他并不是第一个到达的——十几个裹得严严实实的人正扛着摄像机兴致勃勃地对着荒芜的玫瑰园和无人居住的小楼录着像,站在最前面的人嘴里说着他听不明白的语言。不过从他满脸兴奋的表情以及时不时向后挥胳膊的动作来看,大概阿布罗狄的修炼地不久前已经被附近的人们发现,并且正在试图破解在极地气候种植玫瑰的秘密。

冰河坐在背对摄像机的山崖上有些好奇地评论说这里离镇子不算远啊以前难道没人来过吗,为什么那些人表现得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卡妙坐在旁边指了指玫瑰园说那里以前种的可都是魔宫蔷薇就算是你来了不小心的话也会中招的,而现在两年多没人打理早该暴露了。

冰河有些担忧地问阿布罗狄以后再回来的话会不会被围观啊。

卡妙幸灾乐祸地说很有可能所以到时候我们也一起来围观吧。

……

“呼,这是最后一个了……”

“应该是了,不过保险起见,最好还是再检查一圈。”

“这样的温度,普通人应该是活不下来了吧?就算有漏网的也只会是死人。”

“死了最好。他们在做出这样的事情时就已经放弃了生存的权力。我担心的是这背后会不会是漏网的冥斗士在操纵。”

“会吗?这里可就在圣域的眼皮子底下啊。”

“圣域这两年是什么样子你也清楚……就算有冥斗士藏在罗德里亚镇我都不会感到稀奇。”

“呃,确实。回头一定要向纱织小姐汇报,尽快让加隆继承教皇之位。”

“公平点讲,加隆当教皇的话,至少他能赚到的钱应该足够跟上修理圣域所耗费的了。这样看似乎也没什么不行……”

“……一点都不好笑。”

“这可是你自己提出的建议啊……不过这确实是个问题。圣域常年没有人坐镇并不好,最起码十二宫的轮值应该尽快恢复,来保证对周边地区的掌控力。”

“轮值的话,现在的人手肯定是不够的——”

“你放心,就算真需要你轮值——”

“——所以老师你们最好尽快变回人类。”

“——我也会保证你的课业不会被拉下太多。”

“……”

“……”

“咳咳,这个问题以后再说吧……这里已经没人了,现在要怎么做?”

“向女神汇报吧,接下来的事情应该交由其他人来和意大利政府交涉了。不过我们大概还需要留在这里几天时间以防万一。”

“哈,好吧。真没想到迪斯马斯克前辈的修炼地居然会被这些人找到……星矢知道了大概会后悔没有一起过来吧?这小子因为没架打已经抱怨了好久了。”

“唔,你们几个总是这么安安稳稳的闲着,说不定真会生锈掉。我需要重新开始给你布置训练任务了……”

“好的!新的任务是什么?”

“现在就开始第一课:怎样写一篇详细准确的任务报告。”

“……什、什么?!”

“这可是一名合格圣斗士的必备技能啊,冰河。”

“……”

……

相比于阿布罗狄居住的那片很容易被人嫉妒的世外桃源,巨蟹座修炼的海岛就并不会吸引什么游客踏足了。实际上,就连冰河一开始也只是站在附近的另一个岛屿上远远地看了一眼,并不愿真正踏上那座看起来阴森森的海岛。

按理说时隔两年,就算是有积尸气聚集过也应该消散了,但是迪斯马斯克的修炼地却一如既往的惊悚,仿佛是被怨魂占据——这是作为亡灵的卡妙大人形容自己很久以前唯一一次去作客时的感受。师徒两个疑惑之下,还是忍不住在小岛上仔仔细细地巡查了一圈,却意外地发现这座岛屿已经被人占据了。

在此之前,白鸟座少年其实并没有在战场之外杀过人。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却让他有些理解了一辉为什么会对死亡皇后岛上的黑暗圣斗士进行毫不留情地清洗。

这个世界上,并非所有的黑暗背后都有邪恶神明的影子。

敌人虽然没有小宇宙,但是拥有足够的枪支,人数上也占了绝对优势。好在冰河毕竟是战士,一开始的惊怒之后,他出手时并没有什么犹豫。

卡妙没有说什么,只是用一瞬间套在冰河身上的水瓶座圣衣表达了自己的立场。

战斗进行得很顺利,让少年的情绪总算平复了一些,至少他还是有守护这个世界上正义的力量。不过经历了这么一场战斗,白鸟座少年郁闷的心情持续了很多天。直到与圣域的世俗力量交接完毕后,沿着西西里岛的海岸线散步时,才渐渐好转。

在那里,某个渔民大叔操着口音古怪的希腊语为他讲述着几年前他如何误入了那座闹鬼的海岛,又如何与住在那里的恶魔斗智斗勇然后从万千阴魂的围攻下逃出生天的故事。

……

“刚刚那几个女孩子挺漂亮的啊,怎么不跟她们一起去呢?”

“我对她们没兴趣。”

“非要金发不可吗?”

“老师,能不能别说这个话题了?我还是未成年!”

“在你跑到酒吧里看脱衣舞之前应该想到这一点。”

“咳咳……可老师你比我大六岁!你还没有女朋友呢!”

“我是鬼……”

“迟早会变回人的!”

……

纱织似乎对他从意大利传回的消息很在意,迫不及待地把所有空闲的圣斗士都派了出去调查废弃修炼地的状态,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听到加隆转达黄金亡魂的消息后,为自己对圣域的放羊式管理产生了一丝犹如逃学时遇到家长的尴尬。

奇怪的是,明明应该抓住名正言顺的机会好好翘几天班的加隆大人并没有参与到其中,还理直气壮地说反正除了希腊的那几个之外他哪个训练地也没去过,还不如多让年轻人锻炼锻炼。而希腊……据星矢说大小姐前几天又状似不经意地提到了有关教皇人选的问题,可想而知在这个问题彻底解决之前某人是不敢到圣域附近自投罗网的。

师徒俩接下来的旅行多了个更加高大上的借口。

不过这个时候假期已经接近尾声了,于是冰河终究没有将所有黄金圣斗士的训练地都拜访一遍。他在顺路到米洛斯岛和卡农岛上检查过一遍之后,自告奋勇地将唯一一个位于南半球的黄金修炼地作为了假期旅行的最后一站。

金牛座青年在当地的人缘似乎很好,以至于当这个位处热带雨林边上的小村中的居民终于从冰河比比划划的动作得知他是阿鲁迪巴的朋友之后,在一瞬间变得极为热情,甚至专门准备了一场篝火晚会来招待他。这让将圣斗士与普通人少有接触看作是理所当然的师徒两个都有些愕然。

……

“唉,过两天就开学了,还有这么多地方没有去过……”

“想在两个月之内把整个世界都玩遍,野心未免太大了点吧?”

“哈,说得也是……老师啊,下一个假期我们还要一起出来玩!”

“好的。”

“不管是不是恢复了实体?”

“……嗯。”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