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海

脑洞似黑洞,墙头多如草。坑品亦然。
佛系混圈,道系更文。

【SS】老师是只鬼-20

(人品补全计划——Day 21)


二十、双子

中二青年的眼神直直地看向卡妙……左肩上方的空气,不过话里代表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在见到加隆之前,冰河吸取了不久之前的教训,反反复复在内心里演练了好多遍要如何从狡猾的海飞龙嘴里套话,来确认撒加的存在。

但此刻答案出现得如此痛快,以至于水瓶师徒都愣了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的意思是……撒加前辈真的在这里?”冰河最终忍不住开口求证,尽管从加隆翻白眼的动作来看这完全是一句废话。

“如果是假的,”海飞龙翘起二郎腿,懒洋洋地喝了一口啤酒,“我才不会编出这样的故事来折磨自己。”

这话说的……冰河看了一眼卡妙,不出意外地在老师脸上看到了难以抑制的惊喜。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撒加在你身边的?”卡妙迫不及待地直入主题。金发少年满脸期待地盯了加隆几秒钟,才想起来自己需要转述这个问题。

唉,两个人两只鬼……总觉得这次谈话会很奇怪……

加隆放下酒瓶,转过身走回办公桌。“什么时候?说不好……”他弯着身子在桌子上捣鼓了一阵,然后托着一部笔记本电脑回到茶几边,“不过离开圣域没几天就完全确定了。”

“那么撒加前辈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冰河追问。

“据说是和我们一起被从冥界拽回来的。”双子座暗星将笔记本挪到茶几的一侧,按下开关,“当然一开始我不知道……我以为我也产生了邪恶人格。”

师徒两个不约而同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冰河被呛得咳嗽了几声,狼狈地擦着嘴角的啤酒沫,借机躲开卡妙古怪的目光。

至少我从来没有说过老师是邪恶人格啊……

不过,加隆发现撒加的存在只用了一两个月时间吗?白鸟座少年偷偷瞥了老师一眼,突然有些惭愧。

加隆则带着鄙视的笑容斜了身旁的空气一眼。“如果我真的有邪恶人格的话,”他说,“那么他的口气肯定和撒加一模一样。”

“……”

笔记本电脑很快启动完成,冰河有些好奇地看了一眼屏幕,却发现加隆只是顺手打开了一个空白的文本。他愣了愣,不过没有问什么,脑子里还在想着加隆刚刚说的话。

“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他皱皱眉头,有些疑惑地问,“为什么没说出来?”

“你们会信吗?”加隆一挑眉毛,意味深长地朝卡妙的大概位置看了一眼,提醒白鸟座少年:你不是也没说?“更何况……万一只有撒加一个人,岂不是让你们白高兴一场?”

冰河理解地点点头。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即使到现在其他黄金亡魂的去向都猜测得八九不离十了,他们还是宁可旁敲侧击地寻找更多证据,而不愿直接把消息说出来。

卡妙倒是若有所思地歪了歪头,目光慢慢挪到了加隆旁边的空位上。金发少年有些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撒加此刻应该就坐在那里旁听,这样毫无顾忌地以第三人称讨论和对方有关的事情似乎有些不太礼貌。是不是应该先打声招呼?要不干脆把两件圣衣都放在沙发上占个位置,至少不让自己觉得像是在和空气对话……

“听起来,撒加早就考虑过其他人也回来了的可能性。”这时,卡妙沉吟着开口,“只不过似乎一直没有找到机会验证?否则的话他是会向女神报告的。”

冰河忍住了没问老师凭什么那么确定考虑周到的一定是撒加,抬起头转述了这个问题。

加隆看向冰河,眼神有些古怪。“这种事情要怎么验证?”他反问。

“黄金圣衣——”冰河顿住,突然意识到面前这位似乎真不一定能想到这一点。双子座圣衣本来就是哥儿俩共用的,亡魂撒加不管在不在,圣衣都会听从加隆调遣……除非撒加心血来潮想着控制圣衣,这两位还真不一定想到这上面。

加隆愣了一下,表情有些恍然,很快就想明白了关键。

“我确实提出过要让你们几个小鬼继承黄金圣衣……”他随即没好气地嘀咕起来,满脸我明明想过办法但队友太不给力的表情,“可你们不都没答应吗?如果那个时候失败了的话,结论不就很明显了?”

咦?说得好有道理……冰河与卡妙同时眨眨眼。这件事情他们不久前也在考虑来着,不过……

“……你不是为了逃避教皇职责吗?”金发少年一针见血。

“哪有的事?!”前海将军夸张地大叫起来,一副蒙冤不白的悲愤语气,简直是闻着伤心听者落泪,“我就是——”

正说着话,不远处的笔记本发出来奇怪的响动。被打开的文本随着键盘上节奏混乱的敲击,渐渐出现了一行希腊文:

【你猜得没错,他就是想让你们尽快晋职,然后】

字迹出现得很慢,半途还因为写错了字涂改过一两次,但是确确实实是凭空出现的,没有任何人动手……

冰河的下巴掉了下来。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笔记本电脑就被加隆一把抓了起来,字迹停止出现。蓝发青年恼羞成怒地跳了起来,抡起电脑朝着面前砸去,让白鸟座少年看得一阵心惊胆战。

“是又怎么样?我才不会一天到晚待在圣域里好让你继续过教皇的瘾!”加隆对着旁边的空气大吼,然后停顿了几秒钟,“得了吧,这两年没有教皇也没见十二宫塌了……”

“……你这话能骗谁?!!连星矢那个一根筋的傻瓜都不会信的!”

“……装!你接着装!”

“……说得再一本正经你也是个野心勃勃的混蛋!”

眼看着加隆就这样和自己的背后灵没完没了地不知道在吵什么,冰河的注意力却一直集中在那行凭空出现的字迹上,有些涣散的目光随着笔记本电脑在加隆手中的位置忽上忽下地挪动着。

卡妙的眼睛也瞪圆了一瞬间,随即渐渐眯了起来,露出标志性的思索表情。看到加隆将笔记本放回茶几上,撸起袖子似乎打算与身边的空气干一架,水瓶座亡魂忍不住探过身子,伸手在键盘上戳了戳,然后皱着眉头坐回原位,朝冰河摇摇头。

“我还是用不了。”他有些多余地说。

失望的情绪只出现了一秒就被抛到脑后。撒加可以用键盘至少说明他们的想法是没错的,亡魂可以影响到周围环境并以此与他人交流……这和前代天蝎座的情况完全吻合。

“撒加前辈……可以用电脑?”他定了定神,转头朝加隆求证。看到正把一团空气摁在墙上的某人,白鸟座少年停顿了几秒钟来让大脑处理面前这个诡异的场景,然后才开口补充。“你可以碰到他?”

似乎是打够了,又似乎是终于意识到办公室里还有其他人(鬼)围观,中二青年收起有些意犹未尽的表情,象征性地整整衣领,一本正经地溜达回了茶几边,一口气将剩下的啤酒灌进嘴里,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冰河问的是什么问题。“咦?你是说,你到现在还碰不到卡妙?”他有些意外地反问,表情微微有些得意,让白鸟座少年恨不得一拳揍过去。

大概是从冰河的眼神中读出了他的看法,加隆哈哈大笑起来。今天中二青年的表现似乎比平时还要幼稚……冰河微微一愣,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海飞龙一如既往欠揍的表情下似乎多了些发自内心的喜悦,并不像是平常那样仿佛对正在说的话题满不在乎,哈欠连连百无聊赖……

少年心里刚刚冒出来的火气突然就消失无踪了。这个嘴硬心软的二货,其实得到了卡妙的消息也是挺高兴的吧?

“放心吧,”似乎是在用行动证实着嘴里永远不会承认的事实,加隆一反常态地探过身子,伸手在冰河脑袋上胡乱摸了摸,把本来就不怎么整齐的金发瞬间拨成了一只漂亮的鸟窝,“你现在既然已经能看见他了,那么大概过不了多久也能碰触到了。虽然到时候你就会更怀念现在这样谁也碍不到谁的状态……”

……黄金圣斗士们之间的羁绊,果然不是后辈们能够理解的。

自动忽略了最后一句明显是针对撒加的吐槽,冰河迫不及待地追问细节。“要怎么做才能碰触到老师?”他坐直了身子,“其实一开始我根本就不知道老师在身边,然后有一天突然就听见老师说话了,然后又有一天突然就能看见他了……”

他稍稍怔了一下。也许这么说有些不准确……

在不知道老师存在的那一年里,他也曾经听到过隐约的声音,看到过模糊的虚影……直到后来声音和形象才仿佛一夜之间变得稳定下来。

也许他现在就偶尔能够碰触到老师?冰河若有所思。但这种事情要怎么验证?难道要每隔几分钟用手戳老师一下,看看能不能戳到?

卡妙感觉到弟子的目光,露出一个询问的表情,却看到冰河眼神飘忽地扭过头去不再看他……咦?这臭小子又在心虚什么?难道是又想到了把我当成幻觉的乌龙事件?

加隆没有发现冰河的异样,只是耸了耸肩。“也没做过什么特殊的事。大概平时多跟他待在一起就行了吧……”他说。

师徒两个面面相觑。一天二十四小时的相处时间还不够多吗?要知道在重新回到圣域、发现卡妙可以留在水瓶圣衣附近之前,水瓶座亡魂跟冰河说是寸步不离都完全没有一点夸张,除了没有跟到卫生间之外几乎就没有不在一起的时候……嗯,加隆两年前就把双子圣衣从圣域带了出来,想必他应该早就发现撒加可以留在圣衣旁边而不用一天到晚跟在旁边。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了吗?”冰河有些不死心。他的耐心一向不是很好,这样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干等着的状态让他很不开心。当然,非要一直等下去他也不会介意就是了,前提是老师不会有什么危险……

加隆歪歪头,眼睛看向天花板,似乎是在仔细考虑这个问题。不过还没等他说什么,笔记本键盘上再次传来轻微的敲击声,把两人一鬼的视线吸引了过去。加隆这一次并没有动手打断,想必一开始就是打算让撒加和卡妙以此来参加讨论的——可惜卡妙“进化”的程度还不够,否则他们或许就可以看到两只无形的鬼魂抢键盘这样有爱的场景了。

鬼魂之间似乎无法感应到彼此的存在,但若是同时在一副键盘上打字,也不知道会不会撞上……

卡妙大概也想到了同样的问题,手指微微动了动,看样子是想要戳一戳屏幕正前方的那团空气,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水瓶座亡魂在徒弟面前还是需要保持一点形象的。

加隆没有如冰河那样替背后灵转述是情理之中的——按照冰河对这对双胞胎之间关系的了解,撒加应该能猜到中二青年不可能老老实实转述他的原话,不知道会将他的意思刻意歪曲成什么奇怪的样子。但是话说回来,撒加大人的打字速度实在是慢得令人发指,不知是不是希腊圣域与外界接轨的程度不够以至于尊贵的教皇阁下变成了科技盲。

干脆用纸笔算了,速度还能快一些……冰河暗暗腹诽着,但终归没有说出来。他和撒加没有那么熟,对方又曾经是老师的顶头上司,还是要保持一些礼貌。

【也许和我的意愿有关】

涂涂改改了将近一分钟,屏幕上终于出现了完整的话。

“意愿?”冰河和卡妙异口同声地重复着这个词。

【我想揍他】

这句话倒是完成得极其痛快,想必也和撒加的意愿有关……

冰河:“……”

加隆:“……”

无需询问“他”指的是谁。两个活人同时沉默不语,难得交换了一个默契而郁闷的眼神。

卡妙则再次面露沉吟。“难道……我想揍冰河想得还不够迫切吗?”水瓶座亡魂喃喃自语,稍稍偏过头,眼神……似乎有点犀利?

金发少年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多年的经验使他果断地决定转移话题。

“到现在为止,老师能够影响的物品只有水瓶座圣衣。”他朝沙发另一侧的圣衣箱示意了一下,“其他亡魂也是这样——至少我们能找到的那些前辈是这样的。其他人就不清楚了。”

说到圣衣……冰河忍不住朝办公室另一边的双子圣衣瞥了一眼。撒加的灵魂恢复的速度显然比老师要快不少,不知这和加隆常年把双子圣衣带在身边是否有关。也许今后老师的恢复速度也会快一些吧……

撒加的喜悦之情几乎一瞬间变得触手可及,使得冰河不由自主直了直身子。这是他第二次隐隐约约地感受到其他亡魂的情绪了——穆先生听到贵鬼的消息时也作出了差不多的反应。也许擅长精神与念力系技能的鬼魂都是这样?

【还有其他人在?】

一句话打错了三个字母,但是印象中似乎是完美主义者的撒加大人连改都懒得改。

就连加隆的眉毛也略微挑了挑,朝笔记本电脑旁边的空位看了看,似乎是在听撒加说话。“你们都找到了哪些人?”他问。

冰河张开嘴,刚要回答,便听被卡妙打断了。

“从头说起吧。”水瓶座亡魂的声音已经恢复了惯常的冷静,大概是终于从久别重逢的激动情绪中摆脱过来了,“把我们知道的情况总结一下。”

……

“说起来,大小姐提到你那张搞得满城风雨的水彩画时,我就有了些猜测。”

水瓶圣衣箱已经被重新合上并且包了起来,再次变得犹如走私贩的行囊。不过水瓶圣衣可以稍稍松口气了,离开图书馆前被硬塞进去的纸张已经被取了出来,此时正整整齐齐地放在茶几上。

包括前代水瓶座日记在内的全部资料被两人两鬼再次从头到尾解析了一遍。双子兄弟的加入并没有马上带来什么新的进展,除了加隆听到亡魂或许可以恢复实体时若有所思的表情,以及撒加经过几个小时不懈练习后变得纯熟了些许的打字技巧。不过日记译本和其他相关笔记都被加隆留了下来,说是有事没事可以再研究一下,说不定可以找到些新的灵感。冰河没什么意见——这些笔记被他反反复复看了那么多遍,已经可以倒背如流了,留在手上也没什么用。

此刻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两个活人的肚子已经开始抗议,话题也终于回到了学术性不怎么强的方向。冰河猜想,加隆自从被纱织绑来日本后就从来没有在办公室里待过那么长时间……

“是吗?”白鸟座少年愣了一下。一不小心给老师画像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加隆居然能够坚持到现在没有说出来。

“看来,这家伙果然是在故意套你的话,”卡妙眯起眼睛,伸手摸摸下巴,沉吟道,“我一直有种奇怪的感觉,有时候他说的话……”

套我的话?冰河有些意外地看向老师,却得到了一个“以后再说”的眼神。

加隆套话的技巧真的那么好吗?他都完全没有注意到……想到自己在瞬面前完全失败的尝试,冰河缩缩脖子。

至少比我强……

“不过那个时候你并没有带着水瓶圣衣,所以我也没有想得太多。”加隆撇撇嘴,“大小姐倒是很担心你的心理健康,我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安慰好了她……”

加隆会安慰人吗?冰河与老师交换了一个好笑的眼神。按他们见到过的情况来看,中二青年安慰人的方式就是不停地煽风点火,直到纱织对他的恼火程度完全超越了之前的烦心事。相比之下,撒加大人似乎更符合知心大哥哥的条件……加隆也许是按照背后灵的话逐字转述的?

金发少年微微摇了摇头,没有过度纠结这个问题。“老师一直都在我身边,并不在圣衣上。”他说。这一点刚刚似乎并没有说清楚。

“我猜也是。”加隆微微点头,“我们的情况还是有些区别的。撒加一开始是被困在圣衣上——我可以确定自己在医院的时候身边并没有鬼,直到回到圣域之后才突然……精神分裂了。”

冰河不由得闷笑。精神分裂什么的……

“根据我们的猜测,”他朝桌子上的笔记示意了一下,“这大概就是因为双子圣衣受损的程度没有水瓶圣衣严重,所以依旧可以承载亡魂,不用把撒加前辈转移到你身上吧。”

至于撒加后来成了加隆的背后灵,也不知是因为圣衣被加隆带在身边,还是本来就和弟弟有联系……这一点似乎无从考证了,毕竟加隆从离开圣域之后就一直和黄金圣衣在一起。那么,能够帮助亡魂恢复的究竟是黄金圣衣还是被附体的人呢?还是两者都有?冰河想得头晕脑胀,还是没有什么头绪,只能决定照猫画虎,将水瓶圣衣带在身边,以期待老师从此也能和撒加的恢复速度一样快。

“我想,还是要去教皇厅找找别的资料。”他最后说。虽然不抱什么希望,但是总是要查一查才能放心。“等一会儿我们一起去找纱织——”

虽然加隆的精神正常与否还不太好说,但至少两个人一起去汇报的话被当成疯子的几率会小一些。

不过加隆似乎有不同的看法。

“与其接着翻书,我建议你不如亲自试验一下,把水瓶座黄金圣衣带在身边一段时间,看看卡妙的情况有没有变化。”他说着站起身来,“大小姐那边,我回来再跟她说吧。”

这种实践主义的提议倒是很符合海飞龙的性格,卡妙也没有表示什么异议。

“反正现在有的是时间,试试看也没什么。”水瓶座亡魂说。

“留在圣域或者女神身边会不会好一些?”冰河背起圣衣箱,跟在加隆身后走出办公室。黄金圣衣在女神的结界中才能恢复,或许圣衣上的灵魂也是同理。

“我给小丫头打了两年工,也没发现女神的小宇宙对撒加有什么好处。”加隆不出所料地嗤之以鼻,随即状似不经意地补充,“也许你们到外面走走可以有些新的发现……”

“去外面走走?”

“哈!我一开始看不见撒加,但是满世界旅行了一个多月之后慢慢就看见了。你们也可以试试?”

这个提议的逻辑性有待商榷,但是白鸟座少年瞬间决定照做。

看,借口不是送上门了吗?

冰河朝卡妙大人露出一个胜利的微笑,不出所料收获白眼两枚。

……

加隆亲自将冰河送到了楼下,满脸笑容勾肩搭背如同多年老友,仿佛是故意让以貌取人的前台美女知道冰河的重要性以免再犯同样的错误。

冰河受宠若惊了一瞬间,然后意识到这货其实又是想不着痕迹地翘班。

“哦,对了……你来之前和谁打架了?怎么样子这么惨?”走出大门后,加隆顺口问道。

“什么?”冰河眼角一跳。

加隆耸肩。

“撒加问的。”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