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inoushunter

首页 黄道十二宫 私信 归档 RSS

【SS】老师是只鬼-18

(人品补全计划——Day 19)


十八、水瓶宫的书与琴

传说中的圣域图书馆其实就在水瓶宫。在踏上宫殿上层的阁楼之前,冰河一直以为那一层仅仅是个装饰。

房间与水瓶宫的主建筑一样是正圆形,主体是十二根一样风格的白色大理石柱和圆锥形的穹顶。石柱之间的空隙被装上了整块的透明玻璃,在整体外貌不变的情况下将阁楼变成了封闭的结构,只能从下方的阶梯出入。正午的阳光毫无阻碍地透过窗户投射进来,使得图书馆当之无愧地成为了整个水瓶宫光线最好的房间。冰河看着面前仿佛没有一丝瑕疵的巨大窗户,不由有些好奇为什么玻璃没有在他与卡妙的对决中被震碎。

直到他终于忍不住伸手去摸了摸,才意识到冰之柩能成为历届水瓶座最喜欢的招式还是有很充分的理由的……

阁楼的内部空间远没有主殿那样宏伟,但也足有四五米高。不过原本应该很宽敞的空间被一排排高大的书架占据了相当大的一部分,竟然显得有些拥挤。超过三米高的书架被五颜六色的书籍填充得很满。冰河匆匆一扫,这些书大多看起来已经有了一定年头,靠近顶层甚至有不少看似很古老的羊皮纸卷。

因为长时间没有通风而变得浑浊的空气中弥漫着书卷和墨水独有的清香。图书馆另一端的书桌被收拾得整整齐齐,但是上面已经落满了灰尘。这一点令卡妙很不满意,于是冰河的第一项任务就是击碎两扇窗户让空气重新流通起来,然后在老师大人的监督下开始逐一擦拭桌椅书架上的灰尘。

没有什么比这样的劳动更能让人体会到图书馆里的书究竟是怎样浩如烟海了。白鸟座少年一开始还有些好奇地观察着每个书架都是什么科目的书籍,估算着书籍的总数,但是到了二三百的时候他已经没有勇气继续数下去了。现在他只希望卡妙对这个图书馆足够熟悉,让他不必为了找资料把所有书架都看一遍。

“多看点书没坏处。”将整个图书馆清扫得差不多之后,冰河看向那一排排书架的眼神已经变得敬畏交加,使得卡妙不由哑然失笑。自家的小徒弟不是静不下心的人,这一点从他一个人住在西伯利亚时的阅读量便可以看出来,可惜终究还是没有遗传到自己以及前代水瓶座们爱书如命的嗜好,未免有些美中不足。

不过没关系,来日方长。习惯是可以培养的。

不知是巧合还是宿命,历届水瓶座似乎都是爱书的人。而书虫们们各自的兴趣喜好又有所不同,因此收藏的类别也各有侧重。经历了几代人的积累,水瓶宫的的藏书数量之多、范围之广早已超越了教皇厅,即使书的主人留在大地上的时间往往并不是很长。

白鸟座少年忍不住回过头,看向站在书架边的青年亡魂。卡妙爱书冰河是从很早就知道的,但是老师将短短一生的大半年华都留在了西伯利亚的冻土上,在圣域停留的时间并不多。不知道他在战死之前有没有机会将图书馆里合他心意的藏书读完,又在周围这些高大古朴的书架上增添了多少自己的印记。

“难道老师每年水瓶月回圣域时都宅在图书馆里读书了?”他忍不住问。当初在西伯利亚收拾屋子的时候从卡妙的卧室里翻出了一箱子书,已经让他惊讶得很了,但那点数量与眼前根本没法比。

“守宫很无聊的……”卡妙的眉毛微微挑了挑,似乎想对冰河的措辞表示抗议,但最终只是有些无力地分辩了一句,“在女神领着你们几个回到圣域之前,黄道十二宫根本没受到过袭击。”

如果不是了解卡妙,白鸟座少年几乎以为老师大人是在遗憾。

他忍住笑意,再次环顾四周,视线划过周围的书籍,整整齐齐的书桌,以及透过薄薄的冰墙洒进阁楼的阳光,最后落在卡妙带着几分怅然的表情上。

“图书馆里的书可以带出去吗?”他问。若是可以的话,临走的时候可以多带几本,这样回去之后卡妙也可以看了。冰河并不介意帮着老师翻书页。

“当然可以。”卡妙眨眨眼睛,回过神来,“当初我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拿一些书回去看。说到这个……”他的手指移动到面前的书架上,在几本书之间的空隙处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家里那几本你看完了吧?记得下次把它们带回来。”

原来前一年自己在看的那些书是卡妙从这里带回去的吗?冰河稍稍愣了一下,回想着训练时期老师每次守宫结束回到西伯利亚的时候是不是带着书——随后他想到了前一天晚上刚从储藏间翻出来的水瓶圣衣箱。这么大的箱子,除了放圣衣之外应该也能在里面塞上不少东西。

也许水瓶座圣斗士博学的传统也是因为水瓶圣衣长年累月在圣衣箱中与纸张为伍,以至于圣衣的主人都染上了不只一星半点的书卷气……

金发少年低下头掩饰住脸上的笑容,目光落在了书桌角落处摆放的几本书上。最厚的一本中间夹着几张纸,露在外面的一角隐隐有一些字迹,是他所熟悉那种棱角分明的刚硬字体。这似乎是卡妙最后一次坐在这里时正在查阅的资料。

他忍不住走过去,伸手把书拿起来,小心翼翼地翻开。泛黄的纸页上,死亡皇后岛的相关资料赫然在目。显然,银河争霸赛的结果传回来之后,卡妙大人因为担心徒弟交友不慎,专门去恶补了一些知识。

这本书可比当初卡妙老师用来教他和艾尔扎克希腊语的教材详细得多了。难怪前一天去找一辉的时候卡妙会对周围环境和历史背景那么了解……

“正好,我们可以从这几本开始。”卡妙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越过冰河的肩膀看着他手里的书,“这些都是圣域相关的历史和传说,也许会有些有用的资料。”

……

接下来几天时间过得十分平静有条理,却让冰河感觉像是和训练时期一样累。白鸟座少年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几乎全都泡在了图书馆里,陪着身边的半透明亡魂查阅资料。诚然,阅读的工作大多是卡妙做的,冰河自己除了翻页和记笔记之外起到的作用有限得很。

这也从侧面说明,缺乏必要学者属性的他确实不是命中注定继承水瓶圣衣的人。

“没关系,我还有的是时间把你调教出来。”对此,卡妙是这样回答的。冰河甚至无法从老师的语气猜出他是不是在开玩笑……

好消息是,圣域闹鬼是有前例的。

某一个前代水瓶座的笔记本里提到了这样的事情,似乎是那一届的天蝎座因为种种巧合在战死之后又重新回归了。冰河一开始只是因为被历届圣战的伤亡数据搞得头晕脑胀想找一本其他风格的读物换换心情,却没想到真的找到了线索。对照着卡妙的前任留下来的字典,冰河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那一本完全是古希腊语的日记本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不过有用的信息并不是很多——大部分内容都是水瓶座的老前辈在抱怨战友“就算死亡也无法压制的恶趣味”。

每次看到这些内容,卡妙的表情总是有些微妙。

一人一鬼逐字逐句地分析了很长时间,能确定的只有那一届的天蝎座与卡妙目前的情况很相似,都是没有实体的灵魂。不同之处在于没有人看得见他,但他却可以移动身边的物品,并且通过书写的方式和人交流。

“幸亏现在能看见他了。”在日记的最后几页是这样写的,从时间上来看是那一届冥界之战开启前一个月左右。

师徒两个讨论了很久,都不太确定这句话究竟代表着什么:是找到了能让活人看到亡魂的方法,还是那位幸运的前辈以某种方式重新得到了实体。

不管哪一种情况,对卡妙和其余圣衣上的灵魂体来说都是好消息。

可惜的是那件事的具体经过依旧不得而知。那位前辈写日记的习惯并不好,完全是意识流,甚至有些段落连日期都没有写上。

……

水瓶宫的主殿周围有四个相对小一点的房间,冰河在以前只进入过其中一个——战后养伤的那段时间他一直住在卡妙的卧室里,除了主殿之外并没有往别的地方走动——这几天却已经见识全了。

卡妙的琴室是最后一个。原本冰河对水瓶宫里面那架被提到很多次的钢琴是最好奇的,半年之前就想着要来看一看,来确认究竟是自己身边的幻象信口开河还是确有其事。但是后来既然已经确定了亡魂的身份,这件事反而变得次要了起来,远远比不上弄清楚老师大人究竟是怎样落到现在的处境重要……

自从在前辈的日记中找到突破口之后,冰河翻书本的劲头至少翻了两倍,恨不得一口气将所有相关的内容有用没用的全都记下来。

“不用着急啊,我们有的是时间。”卡妙这样劝道。几天下来,冰河连吃饭睡觉都需要人提醒,一副走火入魔的样子,让做老师的不免有些担忧。“我们现在的状态都很稳定,一时半会是不会消失的。”这几天他抽空去和留在圣域的黄金亡魂们交流了一下,对大家的情况也算是有所了解。

白鸟座少年从桌面上抬起头,金色的头发有些凌乱,但是眼神中隐隐的怀疑让卡妙又好气又好笑。自己的保证什么时候失去必要的信誉度了?可我真的没骗过他啊!

不过看到冰河连黑眼圈都熬出来了,心疼徒弟的卡妙大人最终只是提议让他休息一下换换心情……

……水瓶宫的琴室论面积与图书馆差不多,风格却截然不同。后者是将整个空间都用书架填得满满的,而前者只有孤零零一架钢琴放在距离窗户最远的角落。厚厚的白色窗帘被拉开垂在一边,露出窗外的晴空。十几米高的房间像卧室和厨房那样被一道螺旋形的石阶分成了上下两层,但没有任何多余的家具,显得极为空旷。周围是与主殿如出一辙的大理石墙壁和立柱,没有粉刷过,表面却隐隐带着一层白霜,在夕阳的照射下闪耀着柔和的光晕。

冰河看着眼前一片纯白的广阔空间,一瞬间明白了为什么老师说以前需要静下心的时候都会来到琴室。

这里是……位处希腊雅典的冰原……

金发少年走过去取下琴罩,不需老师提醒,乖乖地拿起软布将键盘表面的少许灰尘慢慢擦拭干净。之后,他有些跃跃欲试地欣赏着纯黑色钢琴优雅的线条,指尖犹豫着在毫无一丝瑕疵的琴键上方跃跃欲试地悬了好一阵,见卡妙没有出声反对,这才轻轻落下。

清冷细碎的声音像是一粒粒冰块从空中落下,随着手指的动作凌乱地撞击在黄金色的圣衣表面,由低渐高,直到最后一颗细小的结晶悄然弹落,挣扎着反射出如同星芒一样刺目的光辉,又在一瞬间于东西伯利亚海风平浪静的水面上消失无踪……

水瓶座亡魂双眼注视着键盘,眉头微蹙,目光随着弟子的手指移动着,似乎是在仔细分辨着什么。等到冰河将手收了回来,他才抬起头。

“有几个音稍稍偏了些,需要重新调一调。”他说,唇边扬起一个有些惊喜的笑容,“不过整体来说没有什么问题。我还以为……”

钢琴没有如同厨房那样被绝对零度破坏得不成样子,周围墙壁上那一层隐隐约约的冰层大概功不可没。这让卡妙感到很开心。冰箱可以用冰之柩代替,煤气炉可以从隔壁双鱼宫拎来,但是钢琴坏了可就不好办了。

白鸟座少年让开钢琴前的位置,看着老师在琴凳上坐下。

卡妙闭上眼睛,双手轻轻抚在琴键上,动作娴熟地弹奏起来。能够挥出绝对零度拳的手指此时却像是藏在冰凌缝隙间的精灵,随着透入冰洞的微风欢快地追逐打闹,在细碎的钻石粉尘中起舞。

钢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青年停下动作,表情看不出有什么变化。静静坐了半晌,他面色如常地收回手,站起身来。

“等你开始学了,就用这架钢琴练习吧。”他说。

冰河微微低下头,抿了抿嘴唇,心里又是一阵难受。这不公平,这真的不公平……他知道,卡妙能够站在他面前,这样心平气和地和他讨论不久后的课程安排,这已经是命运的眷顾了。但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奢望更多的奇迹。

一定可以找到方法的,圣斗士可是习惯于创造奇迹的存在啊!哪怕需要他付出再沉重的代价……

“……等以后有机会,”他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注视着窗外蔚蓝的晴空,不让老师看见他眼中的软弱或者任性,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中已经掺杂了几分孩子气的蛮不讲理,“老师一定要亲自弹给我听!”

卡妙眼神柔和地看着冰河,明知道弟子的话更多是在安慰,但是并没有斥责或是拆穿。

“好的。”他保证道。

……

研究终于还是陷入了瓶颈。明明看到了曙光,却还是找不到路,冰河变得越来越急躁。

卡妙则很是无奈。死者复活这种几十几百年都不见得能有进展的课题,似乎被亲爱的小徒弟当成了暑假作业来应对。而让一向冷静的少年失去平常心的症结很明显就在自己身上,这让他既感动又无力,不知怎么劝说才好。

“有什么可着急的呢?”他不知道多少次重复这样的话,“能有这样的希望已经很不错了,就算不能得到实体也没什么——”

“一定可以的!”冰河对于打断老师这种恶劣的行径已经驾轻就熟了,可恶的小子,“一开始我连听都听不见,现在已经可以看到老师了。说不定……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就可以碰到……”

卡妙叹了口气。“也许其他人也需要再过一段时间才能渐渐感受到亡魂的存在。”他顺着冰河的话头接了下去。现在最关键的还是失踪的那几位。虽然师徒两个都猜测他们是跟在了另外几位青铜圣斗士身边,但是无法得到确切的消息,仍是让他时不时地患得患失一阵。

自己总是责怪冰河不够镇定,还真是有点五十步笑百步啊……

“那么,明天我们就回日本去向纱织汇报?”冰河翻了翻手上的笔记,提议道。想要查阅历届圣战最详细的记录必须要去教皇厅,由教皇或女神亲自许可才行。虽然究竟能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还是未知数……“然后还要说服我的几个兄弟,让他们想办法和身边的亡魂取得联系。”

提起失踪的亡魂,冰河用的都是肯定的语气,即使到现在都还没有确认他们的存在。这让卡妙心里暗暗有些感激。

不过说到日本……

“也许……”年轻亡魂皱起眉头,慢慢开口,突然想到了某件一直被忽略了的事情,“……也许被附身的不止你们五个。”

冰河眨眨眼,目光从笔记本上移开,落在卡妙的脸上。四目相对了将近一分钟时间,白鸟座少年终于奇迹般地从自家师父又是惭愧又是好笑的古怪眼神中读到了答案。

对哦,叹息墙被打烂之后穿上黄金圣衣的还有一个人啊……

那家伙那么重的存在感,怎么就一直被我们无视了呢?

——————————

 

于是某中二青年的秘密很快就要揭露了。

在此之前我一直刻意地避免正面提到他的名字,却又让他一个劲的出现刷存在感,就是为了这点狗血的神秘感了啊哈哈哈……

双子兄弟都是存在感极强的家伙,真到了关键时刻水瓶师徒居然都把他们忘掉了……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