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inoushunter

首页 黄道十二宫 私信 归档 RSS

【SS】老师是只鬼-17

(人品补全计划——Day 18)


十七、寻鬼

随着持续了几个钟头的低气压悄然消散,师徒两个去藏书里找资料的计划也被顺理成章地延后了。一人一鬼不约而同地决定,先想办法确认其他黄金圣斗士的去向要紧。

冰河出现在别墅的时候日本是下午三点。

疯了一整夜的星矢刚刚起床,正在卫生间里洗漱。客厅里似乎是刚刚收拾过,垃圾箱被塞得满满的,桌台上浅褐色的啤酒污渍还没来得及擦。瞬很明显又承担起了早餐的任务,在冰河进门时正好端着一盘煎蛋走进客厅,身上还系着一条画满了迷你海豚的粉色系围裙。

“咦,冰河?”仙女座少年看到冰河,有些意外地打了个招呼,“你不是出门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然后顺手指了指面前的盘子,“吃饭了吗?”

“哦,刚刚吃过了。”冰河眯起眼睛看着盘子里卖相其实不是很差劲的煎蛋。看来瞬在贵鬼的生日宴之后一直在苦练厨艺……

嗯,厨艺……厨艺……

“要不,我们晚上做咖喱和飞饼?”憋了半天,冰河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

卡妙噗地一声喷了出来,让金发少年的脸瞬间涨得通红。想要确认沙加是不是在场的话应该有不少方法吧?怎么就转到吃上了……看来一天多没合眼还是有影响的——虽然身体上没觉得有多疲惫,但是脑子反应终归是慢了半拍。

仙女座少年愣了一下。“咖喱……飞饼?”他不确定地重复了一遍,随后耸耸肩,“你想做的话我没什么意见……需要我跟你一起去买材料吗?”

水瓶座亡魂背对着冰河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双手捂脸,肩膀可疑地耸动着。冰河觉得自己的冻气已经不足以让脸上的温度下降了。现在他突然希望自己对于失踪黄金亡魂的猜测是错误的,这样至少可以少一个人看见他丢人现眼。“还是算了吧……”白鸟座少年郁闷地看了一眼笑得停不下来的老师,“等过一阵找真正的印度大厨来做吧……”

于是卡妙大人笑得更厉害了。

“还、还印度大厨!”青年亡魂看上去已经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了,“我就没见过沙加靠近过任何一口锅!对厨房过敏说的就是他……冰河,你这个建议太有创意了!我现在真想看看他的表情啊哈哈哈哈!印度大厨!”

“……其实不吃也行。”冰河叹了口气在沙发另一侧坐下,满脸疲惫地揉了揉额头,就是不去看旁边毫无形象的老师大人。

算了,这样套话是套不出来的,还不如闭嘴……

绿发少年不明所以地慢慢点头,没再追问下去。瞬这个善良的好孩子一说谎就会脸红,想必此刻的迷惑也不是装出来的。看来处女座的黄金亡魂就算在这里,他也是不知情的。

星矢打着哈欠走进客厅,带着惯常的笑容朝着冰河打了个招呼。“昨天玩得超开心啊……”他感叹道,“冰河你没在真是太可惜了。你不知道,昨天瞬喝多了之后——”

“——纱、织、说,”仙女座少年突然提高了声音,打断了同伴的叙述,一向柔和的眼神落在星矢脸上的时候愣是让冰河想到了一辉。星矢当然不怕一辉,但是明显被盘子里的煎蛋吸引了注意力,于是笑嘻嘻地朝冰河使了个眼色,无声地保证晚些时候再继续这个话题。“冰河你昨天出门去办了些事,已经处理完了吗?”

冰河有些好笑地看着瞬明显是故作淡定的表情,眉毛微微一挑。不过被用来转移话题的问题确实比较重要。少年看了老师一眼,看到对方收起了笑容,微微颔首。“刚刚有些头绪……”他慢慢说,“先回来验证些事情。”

“办事?”星矢大概之前并没有听说,一脸困惑地抬起头来,“什么事那么着急,刚考完试就跑了?”本来还想拉着所有人一起去喝酒,结果一转眼冰河就不知所踪了……

“我要去圣域的图书馆找些资料。”金发少年直截了当地说,“你们要不要一起?”如果艾俄罗斯和沙加确实在这里的话,应该会同意吧?等回到圣域,他们就可以控制处女射手两件圣衣,与其他人交流了……

星矢的反应异常激烈。“绝、对、不、要!”他猛地从盘子上抬起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冰河,“我接下来两个月时间绝不会翻开任何一本书!”

白鸟座少年嘴角一抽。“是关于黄金圣衣的——”他的余光看到瞬有些感兴趣的样子,主动解释,但是被尚未从考试的伤痛中恢复的天马座少年强行打断了。

“冰河!”星矢看过来的眼神居然有些幽怨,让冰河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说到一半的话愣是接不下去了,“你跟瞬学坏了!期末考试前这么拼命还不够,竟然还给自己找额外的作业……”

“说到考试,”卡妙大人突然想起了什么,慢慢开口,眼神有些意味深长,“我记得我们之前说的是——”

金发少年的表情一瞬间也变得幽怨起来。“就算没达到九十分,”他撇撇嘴,有些赌气地自言自语,“我也可以找到其他理由……”

“其他理由……做什么?”瞬也是一脸好奇。冰河临近考试前的发愤图强明显不是自虐,但是这里面的原因谁都猜不到。

“……去旅游。”

“啥?”星矢一愕,“旅游和考试有什么关系?”考得不好难道还会被那个不负责任的监护人关在家里补课吗?换成星华还有可能……

“没有任何关系!”冰河一脸赞同地猛点头,对着老师大人露出胜利的笑容,“反正这个暑假我想旅游去的话也没人拦得住。”

卡妙一脸好笑地看着自家徒弟难得幼稚的表现。其实等亡魂的事情整理出一些头绪,他真的没打算拦着冰河……但是约定就是约定,到时候看看这臭小子能找出什么理由说服他。

星矢耸耸肩,把空盘子朝边上一推,然后看着瞬嘿嘿地笑了出来。“对了,”他朝冰河挤了挤眼睛,“昨天晚上瞬可是说了——”

“——说、到、暑、假,”一向彬彬有礼的瞬居然再次粗鲁地打断了同伴的话,让冰河的好奇心愈发浓烈,“星矢你有什么打算呢?星华姐上午打电话来还问你究竟是怎么想的,是帮美穗安排星子学园的夏令营,还是陪莎尔娜去意大利探亲?你可是都答应过了啊。”

不出所料,天马座少年连冥王都无法压制的气势随着这个话题消散得无影无踪。“我……到时候再说吧。”他底气不足地小声嘀咕,“反正两个月时间呢,可以安排得过来吧……”

“那你可要好好安排。”瞬一本正经地告诫他,不过说出来的话更像是在幸灾乐祸,“如果哪一位觉得你陪她的时间不够长,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哦……”

“大不了我两边瞬移!”星矢气急败坏地跳了起来,“上午呆在日本,下午去意大利……”

“那晚上呢?”冰河忍不住补刀。他在脑子里算了算日本与意大利的大概时差,觉得星矢这个计划有很大的作死成分……

“晚上……晚上我去希腊找魔铃姐训练还不行吗?!”

“……”

星矢在战斗时从来没有任何迟疑犹豫,面对任何敌人都一往无前——可是在感情上实在是拖沓得厉害,被星华教训过了不知多少遍。这小子自己也不确定自己的心意,又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偏偏两个女孩子战斗力虽然天差地别,但性子却都是特别倔的那种,让几个同伴对星矢又是同情又是无语。

不过从这一点也能看出,星矢对于极有可能在身后默默旁观的射手座前辈肯定是毫不知情的。十四岁就战死了的艾俄罗斯大人也许无法在感情问题上给予后辈什么建议,但若是有人在一边看着,星矢大概也不至于让自己陷入这么尴尬的境地。

看来,同住的两位同伴都不知道身边黄金亡魂的存在。冰河有些失望之余也没有感到太过奇怪。他自己是在西伯利亚宅了一年之后才听到了老师的声音,而之前只能感觉到零零碎碎的痕迹——若不是对卡妙熟悉到了一定程度,根本就无法注意到。就这样,卡妙还被当成了幻觉足足有大半年时间……

也许和背后灵是否熟悉也是很重要的因素……艾俄罗斯虽然通过射手圣衣帮助过星矢很多次,但两人从来没有正式见过面。瞬与沙加也只是在圣域时的匆匆几面之交,有没有说过话都不知道。就算身后的亡魂试图与他们说话了,大概也会被当做幻听吧?

冰河是因为本身就和卡妙有感情,才能意识到对方的存在。

那么,同样是师徒的紫龙和童虎呢?

……咳咳,别的不说,紫龙和女孩子的关系远没有星矢那么纠结。也不知道紫龙和春丽那样一天到晚地秀恩爱,童虎老爷子有没有被闪瞎……

白鸟座少年偏过头,看着依旧在斗嘴的星矢和瞬,唇边再次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我又开始庆幸自己没有女朋友了啊……”他忍不住感叹道。

卡妙白了他一眼,无奈摇头,明显想到了早些时候有关其余亡魂去向的讨论。

不过奇怪的是,瞬的脸色似乎涨得比星矢还红,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事情。

……

磨蹭了一阵,到达庐山的时候刚好是晚饭时间,于是冰河顺理成章地留下来蹭了顿饭。

白鸟座少年用审视的眼神仔细观察着紫龙和春丽的一举一动,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得出什么确切的结论来。

按理说,如果紫龙知道自己的老师很可能就在旁边看着,那么与春丽那些一会儿拉拉手一会儿勾勾脚的小动作应该不至于那么频繁。但是话说回来,他们两个当着冰河这个大活人的面也如此伤风败俗,想必不会因为一个亡魂而做出什么改变——不管那个亡魂是不是个二百多岁的老人家。

冰河忍不住去看卡妙,没想到老师大人正在用若有所思的眼神看着他。注意到自家徒弟询问的表情,卡妙愣了一下,随后嘴角微微一扬。

“不管童虎老师是不是真的在……偷窥,”披散着石青色长发的亡魂伸手摸摸下巴,“至少他对于弟子的终身幸福是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至于谁对徒弟的终身大事不那么放心,那就连问都不必问了。白鸟座少年一脸木然地盯着自家师父,不知道应该做出什么反应。

有这么明目张胆鼓励学生早恋的老师吗?

有这样三天两头用这种事调戏学生的老师吗?!

以老师你的年纪产生这样的危机感似乎早了些吧?!!!

……盯了半晌,冰河保持着空白的表情回过头看向紫龙。

“说到偷窥,”他一脸沉重地开口,“紫龙,你的眼睛没打算去看一看吗?”

面前的年轻情侣同时眨了眨眼睛,大概是在回想自己究竟什么时候说到过有关偷窥的话题。不过听到冰河的问题,春丽瞬间露出了赞同的表情。

“我劝过他好几次了!”少女抱怨道,“可是伟大的天龙星座圣斗士总是说什么‘反正有小宇宙,看不看得见也无所谓’……”她夸张地模仿着紫龙的语气,一脸无奈地翻了个白眼给瞎子看。

“这是事实啊……”紫龙微笑着摇摇头,“我都已经习惯了。”

“冰河,你帮我劝劝他……”春丽扭过头寻找外援,“我记得你的眼睛以前也受过伤?后来不是去治过了吗?”

冰河愣了一下。“其实没有……”他下意识地解释了一句,“我伤到的只是眼皮,养了一段时间自己就好了。”

“但是两只眼睛看得还是比一只眼睛清楚吧?”春丽反问。冰河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一不小心触及到了这两口子之间某个长久以来的争议所在,下意识地朝后缩了缩。“就算是一只眼睛也比什么都看不见好吧?”

居家好男人紫龙当然不会对关心自己的未婚妻发火。“你知道的,有些东西反而是闭着眼睛看得更清楚。”他柔声说,伸手拨开女孩子额角的一缕碎发,似乎是在为自己的说法添加说服力。

冰河感到自己又被闪了一下,不由自主地觉得紫龙说得其实很有道理。没有视力的话至少有些事情忽略起来更加容易一些……

“……依我看,还是治一治的好。”他说。

“嗯?”天龙座少年有些意外地转过脸来,似乎是在疑惑为什么“治一治”这个词被冰河说出来时会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有些东西闭着眼睛是看不到的。”金发少年很认真很认真地说,目光在两个人不知什么时候拉起来的手上停了一秒钟,然后朝着某只就算睁着眼睛也不一定能看得到的半透明存在飘了过去。

……

一辉不在死亡皇后岛。

冰河听瞬提到过不止一次,说他亲爱的哥哥这两年变得愈发神出鬼没了,只在偶尔心血来潮时才会出现,而平常则不翼而飞得相当彻底。金发少年仔细想了想之后,发现这个形容其实和战争结束前的凤凰星座并没有什么区别,于是还是决定去死亡皇后岛看一圈再说。

少年以前并没有去过死亡皇后岛,还是在卡妙的指点下才在南太平洋赤道附近的位置找到了这座犹如烈焰地狱一般的火山岛。即使保持着体表冻气的运转,灼热干燥的空气仍使得白鸟座少年感到一阵难受。

“这里和东西伯利亚的温差肯定有一百摄氏度以上……”少年喃喃地说,眯着眼睛,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这个面积不算大的小岛。一辉很少提到自己的修炼地,几个同伴对死亡皇后岛的了解极其有限。冰河只记得这里除了是凤凰圣衣的隐藏地之外,还是黑暗圣斗士的大本营。

“距离火山远一些的地方温度会低一点。”卡妙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火山口,提醒了一句,“毕竟这座岛以前也是有普通人居住的。”

“普通人?”冰河一边燃起小宇宙朝山脚俯冲,一边朝身边无所不知的百科全书打听情报。即使距离火山较远的海岸附近温度会低一些,环境也是相当恶劣的吧?

“是从附近的岛屿上被卖过去的。”卡妙抿了抿嘴唇,眼神一下子冷了几度,“一直以来,圣域都将死亡皇后岛作为黑暗圣斗士的监牢,被放逐的罪人们因为结界的缘故无法离开这里,但是普通人从外界进入却没有关系。”

“但是一辉当初不是把黑暗圣斗士带出来了吗?”白鸟座少年问道。

“凤凰星座的指导者算是这里的……嗯,典狱官吧。”卡妙解释道,“他的存在就是为了维持结界运转。你那位兄弟得到凤凰圣衣时将他击杀了,所以女神留下的封印结界也就不复存在了。”

说话间,一人一鬼已经出现在了一处地势相对平坦的所在。这里已经可以看出有人居住过的痕迹了,地面上残留着简陋房屋的废墟。走了几步,冰河看到地面上古怪的金属残片,忍不住蹲下身来。

“是黑暗圣衣的碎片。”冰河将黑色的碎片捡了起来,眯起眼睛。他站起身环顾四周,越发觉得这里就像是一处战场似的,到处都是黑暗圣衣的碎片。

“看来,有人已经亲自动手将死亡皇后岛上的囚徒都处理干净了……”卡妙轻声说,声音听不出是赞同还是反对,“没猜错的话,这座岛上应该已经没有人了。”

白鸟座少年将手里的碎片扔到一边,默默点了点头。从来到这座岛屿开始,他就在极其嚣张地闪动着小宇宙。若是这座岛上还有任何拥有战斗力的存在,肯定已经来找他的麻烦了。按一辉的性格,既然决定处理掉这个麻烦,一定会做得很彻底。从眼前的情景猜测,凤凰座少年以后很有可能是不打算再回到这个地方了。

不出所料的白跑一趟。不过为了保险起见……

冰河歪歪头,露出难得的调皮笑容,缓缓举起了胳膊。

“冰河……”卡妙似乎意识到了弟子的打算,有些好笑地开口。

“怎么说也要给一辉留个口信啊!”冰河嘿嘿一笑,小宇宙剧烈地燃烧起来,“鬼知道那只火烈鸟飞到哪里去了……”

卡妙笑着后退了几步给冰河腾出些移动空间。“大概只有艾欧里亚那一只鬼知道吧……”他淡定地吐槽,使得冰河的动作一滞,差一点笑出声来。

“一辉似乎……没有见过艾欧里亚前辈吧?”少年突然想到了这一点。

师徒两个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默了一下。以一辉的性子,若是发现身边跟着一只陌生……鬼,大概会对着空气放凤翼天翔吧?这会是何等欢乐的画面……

……将近一个小时后,死亡皇后岛迎来了有史以来的第一场雪。虽然雪花还没落到地面就已经融化成了细小的水珠,但这已经是人间炼狱一般的小岛上最为凉爽的天气了。

在赤道附近进行人工降雪的难度可比在温带沿海要大得多了,更别说这里还是气候特殊的火山岛。冰河感觉自己仿佛是在北冰洋深处划火柴一样,艰难地寻找着空气中的水汽,努力将它们凝聚成足以形成积雪云的湿气流。等到第一片雪花终于缓缓飘落,白鸟座少年竟然觉得像是刚刚赢得了一场极为艰难的战斗,忍不住发出一声兴奋的欢呼。

卡妙双手抱胸,静静地站在一边看着他,唇边保留着一丝笑容,恍惚间仿佛又看到了那个第一次凭借自己的双手击碎冰山的小小少年。

——————————

 

死亡皇后岛这里是按照漫画的设定……TV版里面冰河等人是去过死亡皇后岛帮一辉找场子的。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