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海

脑洞似黑洞,墙头多如草。坑品亦然。
佛系混圈,道系更文。

【SS】老师是只鬼-16

(人品补全计划——Day 17)


十六、破碎的圣衣

查资料什么的听起来像是一项很浩大的工程。冰河甚至都不知道圣域里还有图书馆,但这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哪怕仅仅是简单记载历代圣斗士的生平和圣战的战况,就已经足以编撰一部极其庞大的史书了,总要有个地方放。

不过这些都可以缓一缓。从白羊宫的石阶上走下来时,天色已经大亮了。不远处的竞技场传来了嘈杂的声音,似乎是留守圣域的卫兵们已经开始了例行训练。算算时间,冰河前一天晚上连饭都没吃就急匆匆的跑来希腊,到现在已经将近二十个小时了,最好吃点东西再休息一下,翻书才会更有效率。

况且,若是要在圣域住下的话,食物等等还需要提前准备。黄道十二宫的结界内是不能瞬移的,每天为了吃饭跑上跑下的未免有些麻烦。冰河倒是不介意这点运动量,但是若是每次遇到巡逻队的时候都会是眼前这种情况,也实在让人尴尬……

看着眼前齐刷刷单膝跪地向他行礼的杂兵,白鸟座少年一阵木然。这是什么情况……

“抱歉,刚刚忘了提醒你。”卡妙十分理解冰河此刻的感受,师徒两个都不是喜欢引人注目的性格,“离开结界之前先把水瓶圣衣收起来吧,否则在镇子上也是会被围观的。”

“老师来到圣域时……都会这样吗?”

“这是从很早就有的规定,只要他们看到穿着黄金圣衣的人都要行礼。”卡妙自嘲地摇摇头,“这也是我不喜欢回圣域的主要原因……总是觉得自己的战绩配不上这样的待遇。”

水瓶圣衣从金发少年身上解体,然后化作一道金光向水瓶宫的方向激射而去。冰河眯着眼睛,看着山顶的方向,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老师,水瓶座的圣衣箱在哪里?”如果真要带着黄金圣衣离开这里的话,背在背上总比穿在身上合适,否则这种金光闪闪的造型在哪里都会被围观的吧……

“就在储藏间里吧……”卡妙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当初回到圣域之后就一直放在那里,除非后来被谁挪走了。”

水瓶宫里还有储藏间?白鸟座少年愣了一下,感觉自己在老师的宫殿中简直是白住了。

转念一想,当初不知道也好。以那个时候自己多愁善感的状态,还不知道会把老师的储藏间翻弄成什么样子。

……

在街边上卖海鲜烧烤的大叔明显是把面前说着口音很重的希腊语、满脸好奇地东张西望的混血少年当作了早起的游客,一边狠狠地宰了他一通,一边还热情地介绍着附近的景观。冰河强忍住嘴角的抽搐付了钱,抱着足够三人份的食物落荒而逃,瞬间就没了踪影,让据说“几年前曾经给拯救世界的英雄做过饭”的大叔一阵遗憾。

太阳此刻已经出来了,爱琴海边聚集了不少的游客。白鸟座少年一副悠闲的样子混迹在其中,心不在焉地吃着手里的东西,思绪却渐渐飘回了黄金圣衣上。

除了没有见到的双子圣衣,剩下十一件圣衣中有四件的主人不知所踪。由于其余圣斗士的灵魂能够随着黄金圣衣一起回到大地上的原因尚不得而知,师徒两个并不能排除这几位因为某种原因没有和大家一起回归的可能性。

幸好这不是唯一的可能。至少,卡妙的灵魂没有留在水瓶圣衣旁边而是在弟子那里,这就说明别的亡魂也有可能去了其它地方。

一人一鬼就这个问题展开了极有建设性的深入探讨,从“艾俄罗斯是不是在偷窥女神”到“艾欧里亚是不是在偷窥魔铃”到“童虎老师是不是在偷窥紫龙和春丽”再到“沙加是不是宅在沙罗双树园里偷窥我们”,几十个五花八门的假设让冰河感到自己对老师的那些同僚们性格的了解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假设他们和老师的情况差不多,”等到吃饱喝足,被扯歪了十万八千里的话题已经奇迹般地绕回了正轨上。冰河将初步总结出来的理论简单归纳了一下。“那么就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你们五位与黄金圣衣之外的人或物有着比其余人更加强烈的联系;第二种则是所有人都可以在某种条件下离开黄金圣衣,其他人也有同样的机会,只是没有抓住。”

卡妙微微颔首,蹲在冰河对面看着徒弟在白色的沙滩上熟练地画出十二星座的标志,然后在无组织无纪律的五位旁边做出了重点标记。“如果是后一种情况,那么想要找到这样的特定条件需要找其他人配合实验。”他说,脑海中闪过某只兴致勃勃的黄金蝎子。至少想要实验的话肯定是有人愿意配合的……“但是这大概需要不短的时间。在这之前先想一想我们几个有什么和其他人不一样的地方,说不定这就是关键。”

死亡日期?有早有晚,最早的和最晚的相隔超过十三年。

死亡次数?有多有少,最多的卡妙死去活来的已经三次了。(卡妙大人对这个形容表示了极度的不满。)

死亡方式?有冻死的,有摔死的,还有撞墙死的……

两个心思恶劣的冰系战士先是将和“死”有关的所有分类都考虑了一遍,然后才从身高体重年龄恋爱史有没有徒弟等等方面入手。但是写写画画了将近半个钟头,直到金发少年一个人蹲在角落里喃喃自语的举动已经开始吸引游客们异样的目光,结论依旧没能得出来。

随着一声叹息,沾着油污和沙粒的木签子被毫无环保意识的金发少年远远扔向了波塞冬神殿的入口。

“不要着急,”卡妙看到弟子一脸郁闷烦躁的表情,不由失笑,“这件事情肯定是需要时间的。”

冰河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指望一下子把所有事情都弄明白也未免想得太简单了,果然动脑子的事情不是他所擅长的……

“也许是圣衣本身的隐秘特性也说不定。”卡妙站起来舒展了一下胳膊,似乎蹲的时间久了连亡魂也会觉得血液循环不畅通,“我们先把图书馆里能找到的东西整理一下,然后去向女神申请查询教皇厅的记录……反正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向女神汇报是迟早的事情。”

冰河的脑子在教皇厅的记录为什么没有放在图书馆这样的问题上纠结了一秒钟,然后马上集中在了老师的前一句话上。“圣衣本身……?”

“我们以前根本不知道黄金圣衣上还有寄魂的功效。”卡妙愣了愣,有些不清楚冰河古怪的表情从何而来,“说不定这几件圣衣也和其他的有所不同?等一下先问问穆……”

卡妙接下来的话被冰河过滤掉了,而是下意识地抓住了脑海中一闪而过的灵光。他和老师一直都在从本届的黄金圣斗士身上寻找突破口,但若是关键点其实是在圣衣上……

狮子,处女,天秤,射手,水瓶……

白鸟座少年猛地从地上跳了起来,使得身边的亡魂和十几米外一对正在拍照的情侣同时被吓了一跳。

“这、这五件圣衣——”

“冰河?”

“这……这不就是被送到极乐净土那五件圣衣吗?!”

……

严格来说,死神达拿都斯并不是五位少年第一个面对的神祗。但是之前的海皇波塞冬毕竟是借由人类的躯体复活的,连意识都没有全部觉醒就被加隆忽悠得晕头转向,以至于几位少年虽然被压制,但还是险而又险地帮助纱织重新将海皇的神魂封印了。

在拥有神躯的死睡双神面前,即使是实力提升很多的青铜少年们也只有被碾压的份。

凡人与神祗之间的差距也许并非完全无法跨越,但是比青铜圣衣与黄金圣衣之间防御力的差距还是要大得多了。海皇波塞冬利用神力送过异次元的五件黄金圣衣充其量只是为几位少年赢得了一点时间,让他们有机会将小宇宙燃烧到足以激发雅典娜血液中力量的地步。

在黄金圣衣被彻底粉碎之后,五件青铜圣衣才终于重生成了神衣形态。

“……不管为什么你们的灵魂会被寄托在黄金圣衣上,”冰河将犹大环崩溃之后的战况简单跟老师说了一遍,总结道。因为刚刚找到线索还在兴头上,少年在提到叹息墙的时候也显得没有以往那么难受了。“黄金圣衣被粉碎肯定会对你们有影响的。”

“你们几个在那个时候都受了不轻的伤……而血液与圣衣之间确实有着很紧密的联系。”卡妙缓缓点头,顺着冰河的思路接了下去。水瓶座亡魂的意识在那时还没有苏醒,异次元和极乐净土的战况都是在事后从冰河的只言片语中拼凑出来的,所以只知道五位青铜圣斗士在对战死神的时候得到了黄金圣衣的援助,却没有注意是哪五件。此刻被冰河一提,很快就明白了。“这样的话,在黄金圣衣无法承载我们几个的亡灵时,很可能就将我们和圣衣上所沾染的血液的主人绑在了一起。”

金发少年猛点头。“这样的话,失踪的那几位前辈大概现在就跟在我的兄弟们身边吧……”他兴致勃勃地猜测道,然后停顿了几秒,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卡妙微微一挑眉,无声地询问弟子笑点何在。

“如果……如果有背后灵的不止我一个……”白鸟座少年已经笑得坐在了地上,“那么我们早些时候说的什么偷窥什么的岂不……岂不就是真的了?!”

“……”

“突然好庆幸我没有女朋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冰河沉浸在几个兄弟和妹子谈情说爱时被幽灵围观的美妙场景,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游客们看神经病似的眼神与自家师父额角跳动的青筋。

“……”卡妙站在一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丢人现眼的小徒弟,努力忍住捂脸的冲动。

为什么我碰不到这越来越脱线的小混蛋啊?

好想揍他……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