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inoushunter

首页 黄道十二宫 私信 归档 RSS

【SS】老师是只鬼-15

(人品补全计划——Day 16)


十五、黄金魂

除了从水瓶圣衣上寻找线索之外,卡妙和冰河来到圣域还有另外一个重要任务。

“我又不是什么特殊的存在。”卡妙是这样说的,“既然我在这里,其他人很可能也回来了。”

想必,这才是卡妙急匆匆来到圣域的最大原因。除了双子座圣衣在战后被带去了日本,剩下的十一件黄金圣衣都留在了十二宫中。很有可能,其余黄金圣斗士的灵魂也附着在了各自的圣衣上。卡妙有个不让人放心的弟子算是个特殊情况,其余亡魂应该更有可能留在圣衣旁边。

毕竟对于黄金圣斗士来说,守卫圣域才是他们最大的执念。

双鱼圣衣并没有放在宫殿中,而是在后方的玫瑰园中,静静地漂浮在花海上方。穿过双鱼宫的一瞬间,浓郁的香气突然充斥在鼻端,使得少年微微有些眩晕,直到匆匆忙忙地用冻气护住口鼻,这才恢复了正常。

这座花园可是通往教皇厅的最后一道关卡,若是闯宫者以为通过了十二宫的拦截就放松警惕的话,一不小心就会中招。不过阿布罗狄已经去世两年多了,这里的玫瑰居然仍是一如既往地盛开着,就连释放的毒气都这样浓郁……

“双鱼宫的玫瑰园也是女神的小宇宙幻化的吗?”冰河忍不住问。

“当然不是。”卡妙眯着眼睛打量着几十米外的双鱼圣衣,回答道,“历代的双鱼座圣斗士可都是最好的花匠,这个花园以及后面通往教皇厅的道路都是他们亲自打理的。”

“这样说来,阿布罗狄前辈——”还在这里种玫瑰吗?但是没有实体的鬼魂怎么种花啊?冰河抖了抖,突然觉得画风有些不对……虽然卡妙老师缠在他身边已经好久了,但是说起别的鬼魂还是觉得有些阴森森的。

“等一下就知道了。”卡妙轻轻一笑,示意冰河朝双鱼圣衣走过去。

玫瑰园里并没有供人行走的道路,想必从一开始就没有抱着供人观赏的目的。这种被动的障碍对冰河来说不算什么麻烦,毒雾被冻气隔离在身体之外,而身周的荆棘尖刺则被冰河身上的水瓶圣衣阻挡开了。卡妙表现得更加轻松——半透明的亡魂悠闲得像是在散步,任由地面上的玫瑰在身体中间穿过。

“大多数花草树木我都是可以碰触到的,没想到这些玫瑰却是例外。”他很随意地评论道,“也不知究竟有什么区别……”

双鱼座圣衣没有对这一人一鬼的接近做出任何反应,让冰河有些怀疑起自己的猜测。当然也有可能是那位据说能与天地争辉的的俊美战士与一个素未谋面的后辈并没有什么交流的欲望,哪怕这个后辈身上还穿着水瓶座黄金圣衣。

想到了这里,冰河不禁有些犯傻。

“……这让我怎么验证啊?”他嘴角抽了抽,询问身边的老师,“就算他在这里,我也看不见啊!”

卡妙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阿布罗狄那个家伙骄傲得很,确实有可能不搭理你。”他若有所思地摸摸下巴,“看来需要让他知道我在这里。”

冰河眨了眨眼,回头看向不远处一动不动的黄金鲤鱼(?)。“直接告诉他吗?”对着圣衣说话似乎有点奇怪,但是既然圣衣的主人就在旁边,应该也没什么……

卡妙歪歪头,嘴角突然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你对着那边的花丛,摆出极光处刑的动作。”他突然说。

冰河愣了一下,把双手举过头顶,然后扭头。“这样就可以吗?”

“开始提升小宇宙。”卡妙依旧保持着神秘的微笑,继续指示。

老师这是想把这丛花冻成冰雕吗?冰河一头雾水,但还是乖乖地照做了。不过还没等他再次开口询问,眼前就突然一花,然后双鱼座圣衣就这样气势汹汹地挡在了他面前。冰河被吓了一跳,差一点把蓄势待发的绝招挥了出去。

等等,一件圣衣怎么会有气势汹汹的感觉?

在他的旁边,水瓶座亡魂终于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阿布罗狄,好久不见。”他说。

……

双鱼座阿布罗狄从小时候开始,最大的恐惧就是被从隔壁宫殿散发出来的寒气冻坏了他的宝贝玫瑰,即使这种事情其实从来没有发生过——水瓶宫和双鱼宫之间的距离并不算近,而双鱼宫本身也是有小宇宙结界保护的。想当初哪怕是在第十一宫发生了绝对零度的激烈碰撞,花园里的玫瑰也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不过年幼的卡妙注意到隔壁的小哥哥总是在他路过时面露紧张的神情,很快就猜到了原因。之后……嗯,其实圣斗士候补生的训练生活是很枯燥乏味的,就连未来的黄金圣斗士也需要偶尔找一些其他的消遣。有的高雅一些,有的就不那么厚道了。

……从卡妙与阿布罗狄的对话中拼凑出这样的画面,白鸟座少年不知应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果然老师的恶趣味是从小就有,只是在教徒弟的时候才会装得一本正经。

两位亡魂的交流过程是个很有意思的情景。对于卡妙来说,冰河就是现成的传声筒,可以将他的话完完整整地转述给看不见影子的老朋友。而阿布罗狄并没有可以抓包的弟子,所以只能借助双鱼圣衣。

一件圣衣如果不被人穿在身上,能做出的动作十分有限——没错,阿布罗狄尝试过几次想要将圣衣穿在身上,但是每次都失败了。冰河到最后也没有弄明白卡妙究竟是怎样从双鱼圣衣的游动轨迹中得到这个信息的,只能将之归功于黄金圣斗士之间的默契。

这样的对话方式要比通常情况下费劲不少,但是双方似乎都不是很在意。卡妙平静的脸上带着久别重逢的喜悦,就连大笑的频率都比平时多了不少。而双鱼圣衣……看起来玩得很开心,在半空中飞来飞去的,像是在鲜花的海洋中尽情地遨游。

……等到水瓶师徒告别了颇有些依依不舍的双鱼圣衣·阿布罗狄,沿着石阶原路返回水瓶宫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一人一鬼并未继续前行到没有主事者的教皇厅去——去干什么?处理堆积如山的文件吗?——而是打算一个宫殿一个宫殿地去和黄金圣衣打招呼。早一点确定所有黄金亡魂们的存在,大家都可以安心很多。

卡妙倒是很体贴地提出让冰河先在水瓶宫休息一夜,明天再继续,但是被拒绝了。虽然已经将近一整天没有合眼,但是少年光靠兴奋劲就足以支撑下来。更何况我毕竟还是圣斗士啊老师,一两天不休息算得了什么?早上又不用上课。

……

话说回来,早些时候冰河与卡妙对着圣衣做实验时,在山上跑上跑下地经过了山羊宫好几回,想必是都落入了修罗的眼中了……也不知道那位看起来很严肃的黄金前辈对此有何感想。

“修罗现在对你的印象不会很好。”卡妙听到冰河的话,嘿嘿地笑了出来,“他从前幽默感就不怎么样,而且尽职尽责到了极致——若是能动用小宇宙的话,早就抡着圣剑追杀你了。”

听起来……很像是经验之谈啊……

卡妙在和阿布罗狄聊过之后心情变得极好,于是冰河稍稍追问了几句就让他主动爆出了自己的黑历史。训练生时代的卡妙对这位沉默寡言的邻居是有些敬畏的,尤其是在因为调皮捣蛋吃了不少苦头之后。修罗和阿布罗狄年纪相仿,但是却显得早熟了很多。面对捣乱的卡妙,阿布罗狄只会开玩笑似地丢上几朵玫瑰,而修罗直接就用圣剑劈过去了。在未觉醒第七感前,卡妙完全不是修罗的对手,往往被教训得很惨——等到稍稍长大一些不那么爱胡闹了,防御用的冰墙已经修炼得相当纯熟。

白鸟座少年一直有些好奇自家师父和米罗两个性格天差地别的人怎么就成了死党,现在看来……多么温柔沉稳的人小时候都难免有熊孩子的时代。

说起来,距离水瓶宫最近的几位邻居年龄全都比卡妙要大两岁以上,对于一个身高一米出头的小男孩来说想必是了不得的代沟了。也难怪水瓶座和天蝎座的关系会是最好的……

“等到自己也开始带孩子了,才知道当初的教皇老师有多么不容易啊……”卡妙露出怀念的笑容,不再说话。

山羊圣衣一直保持着沉默,像是一位安静的卫士镇守在岗位上,并没有如阿布罗狄一样和卡妙相互交谈。直到最后,圣衣才微微动了动,向面前的人证实了主人的存在。

……

对于艾俄罗斯的去向,师徒两个其实一直是有些担心的。毕竟,射手座早在十几年前就死去了,直到叹息墙前才终于露了一面。虽然经过卡妙证实,射手圣衣屡次帮助星矢保护女神很可能是出于艾俄罗斯本人的意愿,但万一他作为亡魂在人世间停留的时间已经到达了极限……

冰河对着射手座圣衣说了半天话,终于确定艾俄罗斯的灵魂确实不在这里。卡妙微微叹息一声,眼中露出了一丝伤感。

冰河张了张嘴,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他。“说不定艾俄罗斯前辈和老师的情况差不多,也被困在别人身边了?”他猜测道。

如果说卡妙最放心不下的是弟子冰河,那么艾俄罗斯最大的执念就是……

“……女神?”金发少年猛地跳了起来,“难道艾俄罗斯前辈附身到纱织小姐身上了?”

“……”卡妙默默地看了弟子一眼,脸上的伤感瞬间被荒谬取代了。

皱着眉头想了想紫发少女平时有没有异常的表现,冰河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因为从八岁起就被老师养着,冰河从没觉得卡妙一直住在身边有什么不方便的,不过若是换成大小姐和艾俄罗斯,总觉得……

“有种……奇怪的尴尬感……”少年狐疑地回头看了看一动不动的射手圣衣,自言自语道。

卡妙一言不发地收回目光,眼角微微跳动了一下。

总之,发掘出老师的黑历史之后,冰河难免对其余黄金圣斗士的光辉形象产生了不只一星半点的怀疑。

……

听说卡妙也在,天蝎圣衣没有浪费任何时间,嗖的一下闪了过来,长长的尾巴像是哈巴狗一样一晃一晃的。

冰河在目瞪口呆之余,突然忍不住好奇为什么天蝎圣衣的零件不是固定的。还是说天蝎圣衣是被主人的脱线程度影响了?

“……我不认识他。”卡妙瞥了黄金蝎子一眼,脚步没有丝毫停留,面无表情地直接穿过了天蝎宫。

……

天秤宫中的冰棺没有剩下一丝痕迹,完整的黄金天平无法称出灵魂与信念的重量。

……

处女宫中完美无损的石墙仿佛仍然带着花瓣的的余温,天使塑像在星光下无声地祈祷。

……

狮子宫一片寂静,宫外的火光透过立柱的缝隙照在黄金狮子上,光辉如同黑夜中的闪电一样刺目。

一连三座宫殿没有发现圣斗士的灵魂,冰河和卡妙对视一眼,再次变得有些不安。

……

以前来到圣域时,冰河从来没有在巨蟹宫停留过。这一次,他终于有机会仔细观察墙壁上那些被同伴们诟病不止的人脸,却发现它们其实都是栩栩如生的石雕。

“当然是假的,”听到弟子的疑问,卡妙实事求是地说,“迪斯又不是变态。”

冰河对着正在旁边充当导游的巨蟹圣衣转述了一遍。黄金螃蟹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

“……只不过,审美观实在是有些另类。”水瓶座亡魂淡定地将后半段评论补齐。

冰河老老实实地转述。黄金螃蟹傲娇地背过身去。

……

双子圣衣并不在圣域,所以此刻的黄金第三宫中只有空荡荡的石墙和立柱。宫殿中的光线很昏暗,唯一的光源就是冰河燃起的小宇宙。纯白色的冻气大概是由于水瓶圣衣的缘故被掺杂了一丝金色的光晕,柔和的光芒仅仅能让冰河勉强看清脚下的路,仿佛是周围的黑暗都被凝固了一样,连光线都难以传播。

哪怕刚刚见识过了迪斯马斯克的艺术品,冰河依旧觉得双子宫才是整个圣域最瘆人的地方。

好在,从进入双子宫的时候,出口就很清晰地展露在眼前,令白鸟座少年不由自主地舒了口气。要知道,上一次来到这里时,双子宫中也是空无一人的,但是危险程度并不比其余的宫殿要低。哪怕是此刻,冰河潜意识里依旧有些担心面前的宫殿会再次变成那个没有尽头的光暗迷宫。

后来紫龙将如何破解幻像的心得与大家分享了。从视觉迷宫的原理到小宇宙在这里面起到了什么作用最后还要加上有关五感会如何扭曲现实的哲学问题,天龙座少年洋洋洒洒地说了一大堆,最后被当时与他同行的天马座少年总结成了一句话:闭着眼睛冲过去。

这个结论被专业人士鄙视得体无完肤。

“闭着眼睛冲过去?”另一位双子座圣斗士冷笑着重复,“你要是这么干的话,我有几百种方法让你一头冲进异次元里面。”

“那当初紫龙不是成功通过了吗?”星矢不服。

“依我看,当初撒加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和自己打架上了,所以才让你们钻了空子。”青年人撇撇嘴,随后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也可能,他最想要对付的并不是你们两个……”

现在想想,冰河与瞬在迷宫里的经历似乎确实跟另外两人有所不同,的确是被撒加区别对待了。而白鸟座少年回忆起迷宫的结局,很快就猜出了被那位伪教皇盯准了揍的原因。

毕竟,从异次元掉落到天秤宫不会是个巧合……

“老师?”

“嗯?”

“当初是你让撒加前辈把我扔到天秤宫的吗?”

“……对。”

“为什么不直接扔到水瓶宫呢?”

当初卡妙说的“五老峰的老师将天秤宫托付给了我”现在想来疑点重重。无论卡妙是不是出现在了第七宫,圣域里都只会有十位黄金圣斗士,防护的力量并不会有什么变化,唯一的作用就是把闯宫者在离教皇厅远一些的地方击败。但像卡妙当初那样将冰河直接扔在原地,后果只会是给其余人将他解救出来的时间。

如果没有天秤圣衣,他是无法被解救出冰棺的。

如果与老师的第一次对决就发生在水瓶宫,他是不会得到第二次机会的。

老师也许没有预见到十二宫之战的结果,但是这样的结论不难得出。

卡妙沉默不语。直到走到双子宫走廊的尽头,再次出现在深蓝色的星空下时,青年亡魂都没有作出回答。

冰河没有再追问下去。

……

“那只牛角……一直都没修好吗?”冰河忍不住问。

金牛圣衣无奈地叹了口气。

“黄金圣衣的自动修复也是有极限的吗?”卡妙看着金牛的断角面露思索,“还是说,这是因为断掉的那支角没有和其它部分放在一起?”

“有极限的话,水瓶圣衣在极乐净土已经被达拿都斯轰成渣子了……”冰河说着忍不住打了个激灵。那个时候老师的灵魂应该就已经附在圣衣上了吧?没被一起轰碎还真是幸运……

“到时候向穆先生请教一下好了。”他说,手指下意识地从水瓶圣衣胸甲的血痕上拂过。

金牛圣衣目送冰河离开,仿佛是露出了憨厚的笑容。

……

白羊座的穆表示,损坏的圣衣碎片如果没有被放在一处,的确会影响修复的速度,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圣衣的修复是否有极限他并不太清楚,但是在通常情况下,碎成了渣子的圣衣若是要在十二宫结界中自动恢复恐怕需要几十上百年的时间。

“进入极乐净土的五件圣衣似乎都恢复得差不多了……”冰河指出,没有必要刻意去点明那几件圣衣在从极乐净土出来时是什么样的状态。

“应该是血液的缘故。”卡妙看着白羊圣衣的动作,为冰河翻译道,“你们几个在极乐净土都流了不少血,足以加速圣衣的修复。”

不过对于卡妙为什么会在冰河身边出现,穆先生就不清楚了。白羊座所擅长的是圣衣本身的护理与修复,而不是圣衣上的鬼魂。

……

“你说,贵鬼若是知道了穆先生的灵魂就附在圣衣上,会不会后悔没有接受白羊座候补生的身份?”走出白羊宫之后,冰河有些忍不住问。听到了贵鬼的近况之后,白羊圣衣上散发的喜悦情绪几乎触手可及。白鸟座少年有些好奇这是不是与穆先生生前所擅长的念力招式有关系。

“你想多了,那孩子现在并没有穿上白羊圣衣的实力,哪怕圣衣是由穆来控制也不行。”卡妙回答,“想让他见到穆——或者见到其他人——终究是需要再想想别的办法。”

“我们最好在圣域多待几天。”水瓶座亡魂最后说,“我想在图书馆里查查资料。”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