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inoushunter

首页 黄道十二宫 私信 归档 RSS

【SS】老师是只鬼-12

(人品补全计划——Day 13)


十二、圣斗士的厨艺

刺杀事件很快水落石出,明面上是财团里的某个股东因为不满纱织将大笔资产投入到了公益事业,铤而走险。而事实上,根据几个人私下里交换的情报来看,这件事似乎还和城户光政当年结下的梁子有点关系,只是无从查证了。

几个青铜圣斗士都对城户光政没什么好感,不过碍着纱织的面子,并没有多做评论。

财团CEO倒是没给面子,毫不客气地吐槽了好几天,但最后还是败给了大小姐幽怨的眼神和额角跳动的青筋。

纱织在这场闹剧一般的刺杀行动中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或者惊吓,倒是冰河事后因为脑震荡住了两天的院。这神一般的剧情转折被包括纱织在内的所有人笑了足足一个月才渐渐平复下来。

“话说回来,冰河被车撞过之后,似乎又开心了不少……”在又一次的例行下午茶时间中,紫发的大小姐端着茶杯,一脸诡异地看向门口。

刚刚进屋的金发少年摘下耳机塞回口袋里,微笑着换上拖鞋,然后一转身才发现所有人都在盯着他。他愣了一下,随即耸耸肩,好脾气地跟所有人打了个招呼。

“上一次持续这么长时间的好心情似乎还是去年冬天刚刚降温的时候。”天马座少年歪歪头,沉吟道,“难不成春天到来也让你感受到了……家乡的温暖?”

难得在场的蓝发青年嗤笑一声。“若是脑震荡也能让他产生怀念这种情绪,”他带着一如既往的恶劣笑容斜靠在沙发上,“那我还真要对卡妙的教学方式重新评估了……”

“他这是经验之谈。”卡妙大人淡定地评论,“记得当初他总是被撒加打脑袋来着……说不定就是那个时候留下了后遗症,现在才会成了这幅样子。”

于是在场所有人意外地发现,白鸟座少年在听到针对自家老师的吐槽之后不仅没有炸毛,反而朝某人的头部瞥了一眼,嘴角笑得意味深长。

莫非真的是撞坏了头?不仅性格没有以往那么冷冰冰的,还突然多了些很莫名其妙的爱好。比如总喜欢一个人戴着耳机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瞬有一次忍不住好奇问冰河究竟在听什么,得到的回答是:“英语。”

……好吧,这个答案其实不算是说谎,因为卡妙确实在变本加厉地逼着冰河背英语。而且冰河甚至无法反抗。

“想学钢琴的话,”因为老师大人是这样说的,“下周的期中测验如果超过了80分,我就开始教你。”

这和很久以前的“你要是想再见到你妈妈,现在就必须坚持下去!”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戴耳机的主要原因还是为了平时和老师说话的时候不被人围观——白鸟座少年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不是疯子,也就不太想让所有人都一直拿看疯子的眼神看他了。

但说到这一点……

少年端起茶杯,不由自主地朝着一脸文静紫发少女看了一眼。

为什么女神也看不见老师呢?

不得不说,这才是冰河一直以为卡妙是幻象的最大原因。若是老师是幽灵的话,应该是逃不过神灵的双眼吧?

这样说来,老师究竟是什么呢?

会不会,又在某一天毫无征兆地消失掉?

……

冰河“撞坏了头”之后的变化总体来讲还是让人喜闻乐见的,比如说突然之间对厨艺产生的兴趣。这个变化来得莫名其妙,在星矢某天提前回家后发现冰河一个人在厨房里做刨冰(注:没有用任何机械辅助)之前,无论是谁都想象不到平常一副生人勿近嘴脸的白鸟座少年居然还有那么……接地气……的爱好。

这其实是卡妙最新训练计划的一部分,据说是为了锻炼冰河对小宇宙的控制力。

“寒冰系的斗技是很讲究技巧的。”卡妙满脸严肃地教导,“不是说上了战场拼命燃烧小宇宙就能合格。”

这话的确很有道理,不过冰河十分好奇……“怎么样才能算合格?”

“在零摄氏度和绝对零度之间随心所欲地控制温度,”卡妙很淡定地说,“在各种不同环境下。”

“老师现在达到了什么标准?”少年觉得老师大人定下的是一个很变态的目标,不得不小心翼翼地求证。

“控制水和冰的时候,误差不超过十五度。”水瓶座亡魂笑得一脸得意,“但是我的弟子是要超越我的哟!”

……那岂不就成了人形温度计了么?

卡妙不愧是圣域少数拥有教师资格证的存在,给冰河选择的训练方式很快就初见成效。但是冰河却还是觉得老师大人其实就是想看他的笑话。在把第十五只冻成冰雕的杯子扔到一边解冻时,他一不小心把这个猜测说了出来。

卡妙甚至没有否认。

“你不是说我教你什么你都会认真学吗?”青年露出温柔的笑容,但是冰蓝的眼瞳里却闪烁着一丝古怪的光芒,“那就先从厨艺开始吧。”

金发少年不知道自家老师这满满的恶趣味究竟是以前藏得太深,还是死后才新觉醒的。但不管他心里如何纠结,训练仍在继续。至少星矢瞬纱织贵鬼这几个不讲道义的损友对此没有任何意见,尤其是在天气渐暖、天天吃冷饮也不会担心着凉的情况下。

……

“你确定不是愚人节玩笑?”紫龙把脸转向冰河的方向,似乎想用失明的双眼看清金发少年是否长出了第二个脑袋。

这是天龙座少年在二月份之后第一次来到日本,之前他还只是从纱织和春丽每隔几天的电话粥中听说了一些冰河的变化。于是在听到冰河自告奋勇说要在贵鬼的生日宴上提供甜点,黑发少年几乎被吓傻掉。

小圈子里每个人过生日的时候都会有一群人在城郊的住所聚会,通常都是在家里做饭而不是出去。只不过,动手的往往是女孩子们。

“你做的甜点能吃?”凤凰星座对此表示出了同样的怀疑,眼睛很刻意地朝着桌子上的啤酒瓶瞟了一眼。至少这次瓶子没结冰不是吗……

白鸟座的混血儿一脸傲娇地哼了一声。“你可以不吃。”他冷冰冰地说,完全无视了不远处传来的窃笑声。

西伯利亚小屋的厨房自然不像别墅里的那样如同女厕所,从没有过男士踏足。在训练时期冰河偶尔是会给卡妙打打下手的,在基本常识方面已经超过了同伴们甚多,至少不会把煤气阀当作水龙头。

与之相对的是艾尔扎克因为强大的破坏力而被禁止进入厨房。在未来的魔鬼鱼最后一次号称帮厨实则捣乱的行动之后,木屋的一面墙壁被冰之柩封住了三天,卡妙才抽出时间来将它修好。

“圣斗士会做饭有什么用啊?”绿发少年在那之后扬着下巴吐槽道,一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表情,“难道是要用厨艺去征服敌人的味蕾吗?”

这句话是两个孩子私下聊天时说的,但是冰河猜卡妙大人一定是听见了,否则便难以解释之后几天艾尔扎克突然翻了倍的训练量。

作为被卡妙养了好几年的孩子,冰河对老师的手艺是很有信心的。但是对他自己的……

“放心,我会逐步指点你。”看着弟子站在水龙头前一脸便秘的样子,水瓶座的亡魂鼓励道,语气似乎开心得有些过头,“就当是检验前一段时间的训练成果吧!”

做甜点的提议自然是卡妙提出的,白鸟座少年对点心的了解仅限于吃的方面。

“可是……”这一次冰河完全确定老师就是单纯想看他的笑话,因为蛋糕的制作过程跟如何控制温度根本没什么关系。

“就算没做好,至少还有人帮你试毒不是吗?”

“……”老师啊你这句话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啊!!

……

欧培拉是款有着数百年历史的蛋糕,根据料理圣经《拉鲁斯美食》里定义的就是:夹加咖啡糖浆和巧克力爽的杏仁奶油蛋糕。最初在法国也是由御用甜点师品牌Dalloyau开始发展流行。传统的六层欧培拉是冲破感官的味觉交响:咖啡糖浆,巧克力酱和杏仁海绵蛋糕的乐章此起彼伏,在你的舌尖缓缓吟唱,让你由衷地兴奋和感动。一口下去,咖啡和巧克力的绵柔醇香,夹杂杏仁蛋糕的松软,在嘴里层层化开,如梦如幻。

(——摘自百度百科)

其实在卡妙曾经喂过徒弟的甜点种类中,欧培拉在做法上应该算是简单的。若是图省事的话,甚至可以直接从超市买来杏仁蛋糕和所需的酱料,一层一层涂好即可。

但简单也是相对而言的——尤其是当卡妙坚持让冰河必须从原材料开始准备时……

“真没想到,冰河居然真能在开饭前就能把甜点准备好……”贵鬼居高临下地看着关好冰箱门后长出一口气的冰河,忍不住出言赞叹。其时几位女眷仍在厨房里折腾,完成主菜的最后准备。刚满十岁的红发小鬼一直坐在冰箱的最上方,打着帮忙的旗号,用念动力左边递个鸡蛋右边扔个番茄,使得本就拥挤的厨房混乱得如同战场。

被冰河勾起了兴致的星矢、紫龙和瞬这一次也加入了厨师的行列中,于是客厅里只剩下了两位擅长精神攻击的傲娇男士一人占了一个沙发,厚着脸皮等菜上桌。仙女座少年明显是新手,在切菜的时候小心翼翼仿佛案板上的黄瓜会突然跳起来咬他一口,直到熟悉了菜刀的手感之后才稍稍正常些。而天龙座少年别看事前满脸不屑,但是一进厨房就暴露了居家男人的本性,和面粉打鸡蛋的动作一看就知道是被春丽调教过的。

星矢在摔了四个盘子之后步了多年前艾尔扎克的后尘,被女士们联手从厨房驱逐出境。

冰河本人因为有了两年在西伯利亚独自生活的经历,水准介于新手与大厨之间,虽然有卡妙在一边临场指导,但还是有些手忙脚乱,让其他人看得胆战心惊……

幸运的是,虽然蛋糕凄惨的卖相被卡妙嘲笑了一整顿饭,但至少这一天的聚会并没有人因为食物中毒而被送到医院。

“冰河冰河!”贵鬼两眼放光地拽着他的袖子,“还有没有?我没吃饱……”

在经历了老师对他的成果不遗余力的批判之后,贵鬼的捧场让冰河心情瞬间多云转晴。

看见没有?还是有人识货的,知道凡事不能只看表面……

金发少年双眼朝着沙发边上那个只有自己能看见的鬼魂送去一个得意的眼神,无声地炫耀。当然,他知道卡妙大人现在是处于看得见吃不到的状态,于是很大度地原谅了对方之前肤浅的评价。

卡妙一脸好笑地摇摇头,对徒弟越来越孩子气的表现不置可否。“冰河,”他看到少年端起了自己的盘子朝贵鬼递过去,忍不住出言制止,“他今天吃得够多了——小孩子吃太多甜食不好。”

多年养成的习惯让冰河想都没想就把盘子放了回去,让一脸期待的小家伙微微一愕。

“嗯,小孩子吃太多甜食不好。”冰河一脸淡定地重复道。

贵鬼委屈的表情让餐桌边响起一阵哄笑。

“没想到冰河还有这个手艺。”这是纱织满脸意外的评价。很明显,大小姐在下口之前并没有想到蛋糕的味道会比卖相好得多。

“这也是卡妙教的?”一脸懒散的蓝发青年斜倚在沙发上,扬起一条眉毛问道,语气里带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冰河点头,笑而不语。确实是卡妙手把手教的,只不过是刚刚而不是训练时……这一点就不必说出来了,就让大家脑补白鸟座训练营的必修课程与别处有何不同吧。

“没想到你在西伯利亚这么有口福啊……”星矢的第一反应却不是训练内容,“要知道,魔铃姐做的饭根本就不能入口,必须要有黄金圣斗士水平的消化系统才——嗷!魔铃姐你这是在杀人灭口!”天马座少年捂着脑袋,轻车熟路地从椅子上跳开,明显不是第一次在某个厨艺一般的女圣斗士面前作死。

“真是个贤妻良母……有这手艺,以后谁娶了你可就幸福了。”喜欢作死不止是青铜圣斗士的专利,“换成某个大小姐……啧啧……”

贤妻良母?冰河眼皮一跳。你这个只知道吃的家伙居然好意思?

“冰河,揍他!”被地图炮扫到的卡妙大人眼睛一眯,命令道。

不过冰河终归没来得及动手,因为纱织已经抢先一步站了起来,挥起拳头狠狠砸在了某个嘴欠的家伙脑袋上。雅典娜女神的结界运用得越来越纯熟了,堂堂黄金圣斗士居然连开异次元跑路的机会都没有,被身高堪堪与他下巴齐平的紫发少女揍得毫无还手之力。

“喂,你这样以后会嫁不出去的啊!”这是嘴欠者气急败坏的大叫,“哪个受虐狂敢娶你?!”

不远处,一众女孩子们淡定地收拾着餐桌,完全没有为某人求情的意思。

“话说回来,冰河,”直到大小姐终于消了气,才有人对冰河言语中透露的信息表示了好奇,“你的老师教过你做饭?难道厨艺也是圣斗士训练的一部分?”

提问的不是圣斗士,而是烹饪技能满级的春丽姑娘。

紫龙“看”到自家未婚妻满脸兴味盎然的样子,失明的眸子恶狠狠地朝冰河瞪了一眼,然后默默捂脸,仿佛不愿意去猜测春丽因此想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白鸟座少年忍住爆笑的冲动,正色点头。“老师说圣斗士要全面发展。”他说,再次扯起了卡妙大人的虎皮,“合格的圣斗士必须要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背得好英语,打得过冥王!”

然后他看着其他人的脸色,尤其是星华和魔铃瞥向星矢的目光中多了一点深思,终于还是绷不住了,与坐在沙发扶手上的卡妙同时大笑出声。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