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海

脑洞似黑洞,墙头多如草。坑品亦然。
佛系混圈,道系更文。

【SS】老师是只鬼-10

(人品补全计划——Day 11)

哇今天老粉条好卡啊,刷了好久都刷不出来……


十、情人节的枪声和闪电

自从卡妙会弹钢琴的事情被证实之后,冰河心里就有了一些微妙的猜测。而想要证实这些猜测其实简单得很,只不过冰河暂时还没能找到回家去翻卡妙抽屉的勇气,就一直这样拖了下去。

于是,很久以后,少年才意识到自己的精神其实和某个披着海蓝色头发的中二青年一样正常。

……

这几天卡妙的虚影出现得似乎异常频繁,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过完生日的缘故。冰河因此决定以后每年都要给老师过生日。

但卡妙却对此嗤之以鼻。

“人都死了,还庆祝什么生日?”水瓶座亡魂翻着白眼说,“更何况我就连活着的时候都不怎么在意这种事……”

“难道要为你庆贺祭日?”白鸟座少年开起了玩笑。他对卡妙的性格已经足够了解,轻而易举地看出老师其实没有生气,而是……不好意思了。“不过话说回来,究竟哪一天才能算是祭日呢?”

“哪一天……?”

“是啊,总觉得老师死了好几遍……”水瓶宫的冰雪,海因斯坦城的灰烬,叹息墙前的阳光。

每一次,他伸向老师的手仿佛都差了那么一点点距离……少年低下头去,心情突然有些低落。此刻,老师仿佛就坐在他身边触手可及的地方,但是他依旧无法碰触到对方。

卡妙看着突然沉默下来的少年,嘴角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生日就生日吧……”他妥协道。庆祝祭日什么的,也确实有些……

冰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慌忙清清嗓子,扯出一个笑容。“但是这样的话,哪天才算是生日呢?”他皱起眉头,故作苦恼地自言自语,“是老师原本的生日,还是开始在我耳朵边上碎碎念的那一天?”

“冰河——”什么叫碎碎念?臭小子得寸进尺了是吧?

……

“冰河,你就这样跑出来不太好吧?”卡妙叹了口气,已经生不起气来了。居然因为被人烦得受不了而趁着午休时间溜走,把下午的课程全都翘掉了。看来一向自律的弟子真的堕落了。

而他自己居然连劝都懒得劝,看来也是堕落了……

“纱织从上午就没来不是?”冰河耸肩,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

“她那是在准备新闻发布会……”古拉杜财团刚刚向一个什么公益组织捐献了一大笔钱,作为董事长的女神冕下自然不能缺席事后的PR场合。

也幸亏了现任CEO的投资手段超群,不然城户光政留下的家底只怕很快就会被爱心泛滥的大小姐败光。

“我们不是也要去新闻发布会吗?”金发少年嘿嘿一笑,继续胡搅蛮缠。

像你这样去凑热闹的跟主持发布会的能是一回事吗?卡妙气结,不再说话,生怕被旁边的混小子拉低了智商。

冰河眼角的余光看到了老师大人郁闷的脸色,又是一阵忍俊不禁。

不过走了一阵,冰河终于还是忍不住打破了沉默。“其实,真不能怪我啊……”他有点委屈地抱怨,“你也知道那群野狼有多可怕,而赶上今天这个日子她们更变本加厉了!”

卡妙轻哼一声,不置可否。

“都怪星矢和瞬提前做了准备,居然在情人节带着女朋友出现!”说起不讲义气的战友,冰河又是一阵忿忿不平,“弄得现在那些野狼都来针对我一个……”

卡妙的脸终于绷不住了,噗地一声笑了出来。“你也可以带女朋友来晃一圈啊,”他瞥了弟子一眼,“这是最直接有效的办法了。”

“可我没有女朋友啊……”白鸟座少年嘴角一抽。老师以为他不想找人当挡箭牌吗?问题是他认识的女性本就不多,而且都是有主了的——你说纱织?得了吧,让大小姐给他当挡箭牌的话围攻他的野狼还会增加十倍。

公的。

“那干脆就在那些给你送情书的小女生中间选一个呗。”卡妙一副知心姐姐的表情。难得看见冰河一脸窘态,水瓶座圣斗士突然觉得自己平时也应该经常调戏他一下。虽然对于成长为了一位优秀圣斗士的弟子很满意,但是小时候那个爱哭爱脸红、软萌萌得像一只小熊崽子的腼腆孩子也很令人怀念啊……

金发小熊脸色果然又有些发涨。“她们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跟老师讨论这种话题,感觉略尴尬……

“不是喜欢的类型?”卡妙眉毛一挑,满脸好奇,“那你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或者……男孩子?”他补充道。冰河似乎从来没有对除了妈妈之外的任何女性表现出什么兴趣,也许真的是需要往另一个方向考虑?

冰河目光诡异地看了他一眼,似乎对自家老师这满眼八卦之光的形象难以适应。“大概是……”他皱着眉头思索了一阵,才有些不确定地回答,“……金色长发,美丽温柔的那种吧。”

卡妙也皱起眉头思索了一阵,然后同样不确定地问:“……恋母情结?”

这回换成冰河气鼓鼓地不肯再说话,一路上没搭理这个毒舌的幻象。

……

枪声响起时,冰河已经不在原地了。

白鸟座少年并没有犹豫什么——隔了一条街的新闻发布会现场传来的喧闹声让他瞬间将眼前的情况了然于心——直接朝着枪声传来的方向冲了过去。

自从城户光政去世之后,针对纱织的小动作就不在少数。只不过,一开始那些人并没有对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姑娘太过重视,与其说是想要她的命不如说是在吓唬她,让她知难而退——这样的行动只凭借城户财团自己的安保足以应付。而几年之后,少女真正表现出过人的智慧和影响力时,她已经不会惧怕来自世俗界的威胁了。

在发布会举行之前,大家就对此有所准备,即使普遍的看法是不会有什么真正的危险。

这一次的策划者明显知道几位曾经参与银河争霸赛的少年身上的不平凡之处,于是选择了他们都在上课的时间。但冰河翘课的恶劣行径显然是在意料之外。

于是,等到金发少年如同幽灵一样出现在一击不中准备远遁的狙击手面前时,不出所料地收获了一系列惊慌失措的尖叫和色厉内荏的喝骂。

战斗解决得很快,冰河顺手将冻脆了的匕首扔在地上,提着的心稍稍放了下来。这只是一场世俗界的刺杀。

或许策划者在会场那边还有些后手?金发少年从狙击手潜伏的那个窗口朝外面看去,广场上依旧乱成一团,依稀可以分辨出慌忙奔走的人群,不知所措的记者,以及被人群挡在场外的警察……人群中央的一抹紫色正淡定地坐在原位。

应该没问题,但还是去看看的好……

少年微微眯起眼睛,回过头看向地面上那几个正在痛苦呻吟的人。应该不会有人来救他们了吧?就这样打断了手脚扔在这里让警察来接手,会不会出什么意外?若是这样还被他们跑掉了,他一定会被星矢他们笑死……

算了,带上俘虏一起去好了。

白鸟座少年一手抓起两个人,然后直接扛着战利品从窗户跳了出去。几个俘虏杀猪般的尖叫响彻在半空中,引来不少人侧目。也不知道这些家伙从此之后会不会患上恐高症……

“冰河……”卡妙的身影跟着从十几层的高度随着他落下,只不过语气中颇有些不赞同。

好吧,也许要迅速到达会场还有更好一些的方式,但是哪有这样有意思?

“没关系!”少年嘴角一咧,声音被耳边的风声掩盖的几乎听不见,“反正摔不死!”

卡妙的回答被淹没在耳畔的风声中。

……

其实,纱织这边真的没什么可担心的,因为城户财团的CEO先生也在新闻发布会上。那可以算是当今大地上最强大的人类了。

冰河落地后迅速跑了几步,到达会场边缘。此时人群已经被疏散的差不多了——日本的警察还是很有效率的,尤其是记者正在现场直播的情况下——于是冰河这一副贩卖人口的架势自然而然地被如临大敌地拦了下来。

少年撇撇嘴,透过一排制服的缝隙看到了会场里面的情形。纱织大小姐仍在一脸平静地对着记者侃侃而谈,话里话外对警察厅高效精准的应对能力以及打击犯罪的决心给予了高度评价。在他身后不远处,蓝色长发的男人貌似不经意地扫视着人群,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昂贵的真皮皮鞋正踩着一个陌生人的脑袋。

白鸟少年笑着摇摇头,将手里拎着的几个人朝地上一扔,也不理会他们开始趴在警察的鞋子上呕吐的样子,对着看过来的某人点了点头,施施然掉头离开。

从幕后黑手的手段来看,这应该只是城户财团的敌人,针对的是城户纱织而不是雅典娜女神。否则的话,以圣域如今的人手,还真是难以应对一个未知神明的挑衅。虽然如今他们几个都有了挑战神明的能力,但是仅仅靠寥寥数人的高端战力是无法保护大地的。

看来檄的想法是对的,不能忽视了新一代圣斗士的培养。

老师当初也是这么想的吗?冰河偏过头,看着一脸沉思的青年,忍不住再次对卡妙跑去训练青铜圣斗士的动机感到好奇。

也许,那个时候老师已经对艾俄罗斯背叛的真相以及教皇的身份都有了猜测,却并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揭露撒加的身份、为史昂教皇和艾俄罗斯讨一个公道或许是最正确的行为,但却难免让圣域再一次经历动荡;而要听命于当时明显精神不正常的撒加,帮助他排除异己,对于圣域也不是什么好事。

也许,从艾俄罗斯坠落悬崖的一刻,就注定会有更多黄金圣斗士将鲜血洒在自己镇守的圣地上……但是无论是隐忍蛰伏静候时机的,还是为达目的不惜手段的,对于自己的使命其实都没有怀疑。圣斗士们的存在从来都是为了这片大地上的爱与正义。

也许,老师选择培养出另一位优秀的圣斗士,就是他认为的最好方式吧。

换成冰河自己遇到这种难以掌控的情况,会怎么做呢?在击败白银圣斗士、即将于圣域正式对抗时,他跑回了西伯利亚去看妈妈,直到老师将船推入海沟;在冥战即将开始、青铜圣斗士被女神以禁令为名保护起来时,他跑回了西伯利亚待命,直到老师身着冥衣攻上圣域;在圣战结束、幸存者收拾起悲痛开始新生活时,他跑回了西伯利亚隐居,直到老师念叨得他忍无可忍……

唉唉,这样一想,似乎每次遇到难以抉择的事情,自己都会躲回家里直到老师替他作出决定……也难怪老师会放心不下吧?直到现在,需要作出决定的时候,他都必须先制造出老师的幻象来推自己一把,以说服自己这是老师会做出的选择。

那样的话,作出决定的究竟是老师还是他自己?

想到这里,白鸟座少年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有些庆幸卡妙的幻象不能听见自己在想什么。

老师的……幻象吗?冰河盯着卡妙一整天都没有消散的轮廓,又是一阵恍惚。他的大脑拼命想要抓住违和感的源头,可那个隐隐约约的猜测却总是如同梦境中的极光那样飘渺虚幻,让他看不清形状。

究竟是什么……

一直以来,自己究竟忽略掉了什么……

那个他不敢去想象的可能性……

陪在自己身边的究竟是脆弱心灵制造出来的寄托之物,还是……别的什么——

“冰河,小心!”

卡妙的提醒是和车子同一时间到达的。

……

这种程度的创伤对圣斗士并不算什么……飞出几米远的少年趴在地面上,懊恼地闭着眼睛装死……但上一次在老师面前这么狼狈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因为忘记了老师教导过的诀窍,训练到一半就将体力全部透支扑倒在雪地上,结果被老师一边训斥着一边抱回家。

因为忘记了敌对的立场和肩负的使命,遇见作为敌人出现的老师仍然犹犹豫豫不愿出手,结果被老师轻易击败,又用冰之柩保护了起来。

因为忘记了身处海界,被伪装成老师的海怪击倒——不,不对,这一个并不是真正的老师。但即使是伪装的老师,也在击倒他之后跑过去将他扶了起来……

“冰河?没受伤吧?”见冰河一直没有动,卡妙几步走过去,略带担忧地在他身边蹲了下来。

金发少年努力咽下喉咙的肿块,再次露出笑容。

“没关系的……”他慢慢爬了起来,伸手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

“怎么这么不小心?”看到他没事,卡妙松了口气,忍不住责备道。

少年的心情已经从混乱的思绪中摆脱了出来,再次恢复了平静。没关系的,没关系的……无论如何,无论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幻象,老师都不会丢下他,这就足够了。

“反正撞不死。”想通了这一点,冰河好心情地开起了玩笑,“就当是额外的训练了吧……”

但是卡妙的反应出乎意料的激烈。

“反正撞不死?”半透明的青年举起一只手臂,似乎恨不得给他一拳,“你以为成了神衣圣斗士就真的天下无敌了?就真的不会受伤了?”

“可是……”毫不留情的痛骂让冰河微微一愣。此刻的卡妙一改平时的温和,仿佛又变成了过去那个不苟言笑的严师。“以前遇到过的战斗不是比这个更加危险吗?”

“所以你就仗着自己的实力,在这种完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找刺激?”卡妙的声音渐渐高了起来,“你真以为自己不会死了?还是将现在的生活当成了一场游戏?”

“我——”老师似乎误会了什么……冰河急急出言辩解,内心里却忍不住一震,一股说不清是恐惧还是期冀的奇怪情绪似乎正透过厚厚的冰层从灵魂深处挣扎而出。

“你太让我失望了!”卡妙的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话语的内容却让少年一阵眩晕,“我们付出了那么多,不是为了让你轻慢自己生命的!”

冰河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心里乱成一团。

“——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宁愿在冥界魂飞魄散,也不应该再回来打扰你的生活!”

最后这句话像是闪电一样划过脑海,照亮了最后一块迷失的拼图。很多奇怪的事情在一瞬间被串联了起来。白鸟座少年呆呆地盯着卡妙,看着青年眼中难以掩饰的失望和痛惜,仿佛从来没有见过眼前的亡魂。

作为寄托之物的幻象,会用柔和的目光看着他,会满脸戏谑地调侃他,会时不时对他露出无奈而宠溺的笑容……然而却不会说出这种近乎残忍的话。

会这样毫不留情训斥他,打击他,摆出一副残酷的嘴脸用某些很没道理的冷漠方式让他领悟什么的,只有……

只有……

也许是被冰河满脸震惊如同活见鬼的表情吓到了,卡妙的脸上再次闪过一丝担忧,语气也稍稍缓和了下来。

“冰河,站起来。”他叹了口气,看着正在朝这边跑过来的人,命令道,“我们回去再好好谈谈——”

“——我觉得,”冰河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不过听在耳边却有些飘忽,“我好像是撞到头了……”

“……”

难道是骂得太狠了?虽然冰河这一阵确实有点不像话,但也不至于那么脆弱吧?

看着两眼一翻晕过去的弟子,水瓶座亡魂的表情有些木然。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