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inoushunter

首页 黄道十二宫 私信 归档 RSS

【SS】老师是只鬼-7

(人品补全计划——Day 8)


七、画中人

看着面前展开的画纸,围在茶几边上的几个人面面相觑,然后同时看向满脸不自在的金发少年。

冰河缩缩脖子,故作淡定地耸耸肩,心里无声地叹了口气。

太大意了啊……平时偶尔说漏了嘴还可以顺口圆过去,可这一次——

“这次你打算怎么说?”卡妙的声音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要直接告诉他们吗?”

会被当成神经病吧?冰河眼角一跳。学校有什么传言是一回事,他可不想真被纱织送到精神病院……

半晌,瞬有些迟疑地开口,打破令人纠结的沉默:“其实……冰河画得真的挺像的。”

纱织的视线重新回到了画上,有些感慨地点头。“我只在冥战开幕时见到过卡妙先生一次,但是印象深刻得很。”她慢慢地说,像是在回忆着什么,“他身上的那种气质不是那么容易忘记的。”

被讨论的对象略显尴尬地轻咳两声,暗示弟子赶紧转移话题,使白鸟座少年心里不禁暗暗好笑。说起来,那个时候老师应该已经被剥夺了视觉,根本就没有看到女神的面目——他对纱织的第一印象大概还是搬来日本那天在别墅里飞上飞下的紫色蝴蝶吧?

“我倒是觉得,冰河画上的卡妙前辈还是不够冷啊。”星矢眯着眼睛,仔细观察着画上的人,“我记得当初经过水瓶宫的时候,被他瞪了一眼,感觉四肢都快被冻僵了……”

“我哪里瞪过他们啊……”水瓶座圣斗士忍不住辩解,“那个时候我满脑子都是接下来的战斗,根本就没心思理会别的。”

冰河有些遗憾。这个时候卡妙的虚影并没有出现,否则他大概会看到老师大人罕见的脸红表情了吧?

事情的起因说起来有些让人扶额。户外写生的那一天冰河因为心情太好,心不在焉地把眼前看到的幻象也画到了纸上。而且直到将作业交上去,他自己都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

这样的乌龙事件若是老师在身边的话是会提醒的——可惜老师那个时候正忙着当模特。

……于是几天之后,艺术课的指导老师评价作品时眼神很复杂,像是在看神经病。

“虽然布置的主题是风景而不是……”不到三十的年轻女教师在努力寻找措辞,似乎也不太确定应该用什么表情,“但是冰河同学的人物构造画的十分标准,色彩运用的也很不错。”

“而且还是在没有模特的情况下。”然后她是这样说的,“还是你带了照片临摹的?可惜面貌画得有些模糊……虽然这样的风格和背景很相称,有一种奇怪的美感。”

冰河不置可否地笑笑。这位今天说话怎么语无伦次的?又是可惜又是美感……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啊?

艺术老师接下来的话解开了他的疑问。

“冰河同学可以考虑联系一下这位先生,让他专门来学校做一次模特。”女教师满脸期待地眨眨眼睛,“实在不行的话照片也可以啊……”

照片也可以做模特?金发少年愕然地抬起头,终于从那两只眼睛中的精光里读出了一些眉目,一时不知该不该笑。

“啊,这个……可能有些麻烦。”他的目光朝四周漂移了一下。

卡妙的虚影并没有出现,就连声音也保持着诡异的沉默,似乎早在他之前就意识到了关键。

真是可惜了……看老师以后还敢拿野狼群来调戏他么?

“那还真是可惜了。”年轻的教师有些不舍地把画纸交还给他,“我所见过的专业模特都没那么有气质。也就是城户财团现任的总裁先生能和你画的这位相提并论吧……虽然是完全不同的风格……”

在女教师满是遗憾的叹息声中,冰河终于落荒而逃。幸灾乐祸是一码事,他可不敢真把老师丢给狼群,哪怕是一张照片……

很明显,冰河在绘画上还是有些天赋的,以至于瞬和星矢一眼就看出了画上的是谁。两个兄弟接连一个星期都在用担忧的眼神看着他,最后连纱织都被惊动了。

当然最惊讶的还是模特自己。

“你能看见我?!”看到画的瞬间,卡妙脱口而出。

“偶尔可以。”冰河承认,“但大多时候只能听见声音。”

卡妙显然是被震惊得不知说什么好,倒是与周围几个人欲言又止的表情相得益彰。

……

至少贵鬼没有那么小心翼翼连话都不敢说。小家伙听说后吵着要看冰河的老师长得什么样,硬是拉着纱织一起来到别墅。

“我要是也会画画就好了。”贵鬼趴在茶几边上看了一阵,突然有些不开心,“要是能把先生画出来,就可以天天见到他了。”

冰河愣了一下,有些迟疑地看向纱织。“穆先生……没有留下照片吗?”

贵鬼闷闷地摇头。冰河对此并不感到意外——十二宫的战士们大多不像是会去照相的类型。

纱织露出有些怅然的笑容。“我专门去问过,”她说,“他们当中……留下的照片并不多。艾欧里亚有两张在魔铃那里。阿鲁迪巴在镇子上有认识的朋友,所以也有几张。还有撒加……撒加居然留下了一幅画像,就放在教皇厅橱柜的暗格里。”

几个少年有些意外地抬起头,不约而同地惊咦一声。那位大人当初可是伪装了身份的啊,居然会有画像流传?

纱织打开手机,将拍下来的图片递给旁边的星矢。几个人同时把头凑了过去。

虽然和加隆混得很熟,但是冰河对他的孪生兄长并没有什么印象。十二宫之战时他倒在了水瓶宫,苏醒时那位篡位的伪教皇早已化为一杯黄土。而在海因斯坦城中,他的注意力却从一开始就没有从老师身上移开,对近在咫尺的另外两人几乎连一个眼神都不曾分过去……

画像上的蓝发青年似乎只有二十岁出头的样子,只是鬓角可以看出明显的几丝灰白,使他显得比弟弟苍老了许多。深邃的眼神没有想象中的锋芒毕露,反而是在平静中带着一丝难以掩饰的疲惫,像是对最后的终局早有预料。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留下来的。”纱织微微摇头,“画像我留在了圣域,和前任教皇们放在了一起。”

几位青铜圣斗士对视一眼,表情复杂。这是女神正式承认了撒加的教皇身份啊……

圣域内乱的始作俑者,十二宫血战的罪恶根源,却又在尘埃落定之后用自己的生命偿还了罪过……其实在从史昂教皇那里得知了那几位身穿冥衣的圣斗士回归圣域的真意时,少年战士们就对那些前辈们没有了任何怨怼。而叹息墙前的阳光更是成为了所有幸存者心中的痛。

卡妙悠然一叹。“撒加可以瞑目了。”他轻声说。

老师当初知道教皇的身份吗?冰河看向身侧。墨绿色的轮廓微微闪动了一下,就再次消失了,并没有停留太久。

一开始他认为卡妙和艾欧里亚一样,都是对此一无所知,被撒加蒙骗了。但后来回忆起十二宫之中的细节,白鸟座少年却从老师的言行举止中体会出了些许不一样的东西。

他犹豫了一下,最终什么都没说。这无关实力——黄金圣斗士们之间的牵绊并非他这个后辈可以插口的。

“老师倒是留下了几张照片,”发现气氛再度变得沉闷,冰河开口转移了话题,“不过全都是被人偷拍的。”

“偷拍?”星矢好奇地询问,语气里稍稍有些如释重负。性格一贯大大咧咧的天马座少年在忧伤的氛围里泡得太久,终于开始感到有些别扭了。

“附近的镇子上有一位相熟的猎人,是知道老师身份的,总是帮着我们处理猎物。”冰河回到沙发上坐下,将胳膊枕在脑后,回忆道,“每次老师带着我们去集市,他都会留我们吃饭。”现在想想,卡妙那时似乎总是有些不自在……“后来有一次艾尔扎克自己去镇子上,回来时就带了那么几张照片,都是大叔悄悄拍下来的——因为害怕老师不高兴所以只好偷偷塞给艾尔扎克。”

“哈!”星矢大笑,“果然害怕你家老师冷气的不光是我们……”

纱织面露微笑。瞬无奈地摇摇头,对星矢的口不择言早已习惯了。

“那,卡妙先生到底知不知道?”贵鬼倒是显得有些好奇。

“这个啊,我还真不清楚……”冰河嘿嘿一笑。

“怎么可能不知道……”卡妙大人没好气地开口,显然已经从刚刚的情绪中回过神了,“黄金圣斗士能连这点警惕心都没有?更何况你们两个臭小子躲在一边偷笑,就算真有什么大秘密也早被发现了。”

“……反正他从来没提到过。”冰河顿了一下,总结道。

“只是没有必要说出来罢了……”卡妙无奈争辩,随后有些自失地一笑,“倒是你们,观察力实在不怎么样。下次回家的时候看看我的抽屉里,应该还有几张北极熊崽子们在雪地里打滚的照片。”

“嗯?”冰河表情一僵。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老师还专门给他们拍过照?

“是米罗拍的。”大概是对弟子惊讶的表情很满意,卡妙没等冰河询问就出言解释,“他来过西伯利亚两次,只不过没和你们说过话罢了。”

是老师怕米罗把徒弟们带坏了?还是怕自己在米罗面前保持不住冰山的嘴脸?冰河嘴角一抽。

十二宫之战后他也和米罗聊过几次。那是位个性很张扬的男人,率性而为,仿佛不会被任何事情束缚住……但每当提到卡妙的时候他就会变得很不耐烦,毫不客气地批判死去的好友不知所谓的别扭性格。冰河一开始是有些不满的,但是后来有一天看到米罗独自坐在雪地上抽烟时,他突然意识到这个说话从来不顾及情面的家伙或许只是拥有异于常人的怀念方式。

不过冰河从来没见过米罗的相机。

“对了,”他忍不住开口问,“米罗那里没有留下什么照片吗?我听说他喜欢摄影来着……”

说着,他的声音渐渐变得有些不确定。这个消息是老师的幻象说给他听的……究竟是事实,还是他自己脑补出来的细节?按照这个思路……老师的抽屉里究竟有没有他们的照片?

冰河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想去验证一下。

纱织歪着头思索了片刻,然后摇头。“天蝎宫里一张纸片都没有留下。”她说。

出乎意料的是,这个回答并没有让金发少年对老师的话产生怀疑,反而在眼前浮现出了身材高大的蓝发青年坐在雪地上、用手里的打火机一张一张将照片点燃的情景……

他突然又有些难受,迫切地想要终结这个话题。被遗忘已久的伤口重新揭开,仍是一如既往的鲜血淋漓。在见识到冥界之战究竟会如何惨烈之前,冰河一直潜意识地认定米罗这个潇洒坚韧到有些冷血的家伙应该是可以活下来的……

“话说回来,我想给你们看的是这个。”纱织坐直了身子,从随身的小包里取出一张装裱好的相片。

冰河再次站起身走过去,看到照片上内容之后忍不住又是一呆。

“这是……”星矢张口结舌。

“难道……”瞬眯起眼睛仔细观察着,声音有些迟疑。

“咦?”卡妙大人的语气中也充满了意外,“这张照片居然留了下来?”

五老峰瀑布前某块熟悉的岩石上,十几个高高矮矮的男孩拥簇在雷打不动的童虎爷爷周围,最后方站着的是一个有些面生的白发老人,身上肃穆的黑色法袍指明了他的身份。

“据说是所有人都获得圣衣承认之后的集体照。”纱织说,清澈的目光在相片上停留了许久,似乎想将上面那些或苍老或稚嫩的面容印在脑海里,“从加隆那里翻出来的,底片已经找不到了。我去将它重印了几份……我想,你们大概也都愿意留下一张。”

说到最后,少女别过头去,声音有些发堵。

“女神……有心了。”沉默了一阵,卡妙轻声感叹。

冰河觉得眼睛有些发涩,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今天这充满悲哀追忆的情绪已经出现了太多次,还是不要再感慨下去了。

老师说的没错,这些人需要的从来都不是怀念。

他低下头,仔细分辨起相片上那些稚气未消的面孔。虽然都没有穿圣衣,但是曾经见过面的很快就与幼时的面貌重叠了,就连没有见过的那几个人也能轻易地与听到过的形容对号入座。

半晌,他抬起头来。

“真没想到,小时候的老师……脸居然比米罗还圆!”

金发少年忽略耳边传来的抗议声,轻笑着评论。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