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inoushunter

首页 黄道十二宫 私信 归档 RSS

【SS】老师是只鬼-6

(人品补全计划——Day 7)


六、第一场雪

这一年日本的气候有些诡异。以往,这一带的冬天往往降临得很晚,要到十二月左右才会出现冬季的气候特征。但是今年却比往年都要冷,在进入十一月后,夜间气温已经接近零度了。

气象台的专家们在民众的一片抱怨声中,用让人头大的专业术语描述了一股来自于西伯利亚的寒冷气流是怎样在种种巧合之下于岛国北部登录,并且引出了一系列难以预知的变故,从而导致这一年冬季提前光临……

星矢对此嗤之以鼻。

“其实总结起来不就是一句话吗?”他扬着下巴,一本正经地说,“冰河来了!”

来自西伯利亚的冷气流朝他扔去一个足以导致冬天提前降临的眼神,却让所有人同时笑翻。在场年纪最大的青年当即表示要去研究一下过去二十年希腊的气候变化。

“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到……”披散着蓝色长发的男人嘴角带着恶劣的笑容,“卡妙待在圣域的那几年希腊的冬天确实异常寒冷。”

说罢,他眼疾手快地将眼看要笑得摔下沙发的纱织大小姐拎了回来,完全不知道离他不到几步远的地方另一股西伯利亚冷气流正在满脸寒霜地注视着他。

“异常寒冷是吧?”卡妙大人眯起眼睛,脸上露出极其温柔的微笑,“冰河,我们今天夜里就去他的办公室一趟,务必让他明天早上上班时能够感受到家乡的温暖。”

老师哟,报复心这么强,真的没问题吗?

你徒弟我虽然不怕他,但是一不小心打成了千日战可不太好吧……

金发少年一时没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场。于是整个房间里仍然保持着些许风度的只剩下坐在沙发扶手上的半透明虚影。

大概是季节的转换让冰河的精神病更加严重了。他发现自己会时不时地看见卡妙的虚影出现在周围,仿佛是真实的存在一样,跟在他身边走来走去。

这种情况前一年在西伯利亚就偶尔出现过,只不过远没有那么频繁,也没有那么清晰,总是会让他觉得是自己的幻觉。但是现在……

“冰河这一阵心情很好啊……”笑够了之后,纱织重新坐直,评论道。

瞬在一边猛点头表示赞成。金发少年的好心情就连班里不太熟悉的同学们都注意到了。

“冬天来了,北极熊当然开心咯!”星矢嘿嘿一笑,伸手戳了戳被贵鬼放在客厅展览架上的北极熊玩具,再次引起一阵哄笑。

冰河暗自咬咬牙,愈发觉得老师的提议用在星矢的卧室也很不错。到了冬天用冰凌装饰房间很应景不是吗?

“那是因为我感受到了家、乡、的、温、暖!”白鸟座少年面露微笑,与身边那个虚影脸上的表情如出一辙。

坐在另一边喝果汁的贵鬼突然打了个寒战,默默地朝沙发里面缩了缩。

明明是很温馨的话,为什么他会从中听到浓浓的寒意呢?

……

公园里的景色对于四季分明的日本来说十分罕见。树木房屋上都裹上了一层洁白的积雪,但是由于气候转变的过于突然,树上的叶子都还没有完全落下。地面上的白雪之下甚至还能看到几抹绿色的草叶,顽强地守护着提前逝去的秋季最后一缕色彩。

这样奇异的反差,也难怪艺术课老师会无视骤降的温度,心血来潮地拉着一个班的学生去户外写生。

“你确定这事不是你干的?”星矢难得套上了校服外套,缩了缩脖子,小声在冰河耳边嘀咕。

回答他的是金发少年澄净的目光与单纯的笑容。

“一夜之间气温下降十七度,说没有人捣乱谁信啊……”天马座少年撇撇嘴,满脸抑郁。他对寒冷的天气很不感冒。“下次抽风前能不能提前警告我们一声啊?”

相比之下,在热带岛屿修炼了六年的瞬反而显得淡定许多。“仙女岛上昼夜温差足有六十度,这点降温根本不算什么。”仙女座少年固定好画板,转过脸看着他们,“不过冰河,下一次记得把我叫上一起去——我从来不知道你的钻石星辰还能持续影响气候。”

“瞬!没想到你现在修炼得还是那么努力啊……”星矢感叹,“想要改进星云风暴,来一场人工台风?”

“哪有……”瞬摇摇头,“只不过想看看这和上个月物理课讲的内容是不是一致罢了。”

“……”

嗯,钻石星辰能影响气候的事情还是卡妙教给他的——显然“水与冰的魔术师”这个称号并不是只靠傻乎乎地挥拳就能达到的。混血少年足足试验了两个钟头才找到窍门,用招式控制冷气流在天空中形成了一个稳定的云层。

那天夜里冰河终究是克制住了,没有去财团的办公大楼去找死。但是到了半夜他却趁着两个同伴熟睡的功夫,和同样玩心大起的老师悄悄溜出了别墅,一路跑到了神奈川县南端,然后在近海即兴来了那么一场人工降雪。

这场特训的效果十分显著:圣战后冰河还是第一次体会到了那种剧烈运动后筋疲力竭却通体舒泰的感觉。不过老师的虚影再次消失时脸上若有所思的表情让白鸟座少年隐隐觉得自己似乎犯了什么会让他后悔很长时间的错误……

以日本的气候特点,十一月中旬下这么大的雪实在太过罕见。转天早上纱织一边看着新闻,一边满脸狐疑地盯着冰河看了半天,最终还是被他无辜的表情蒙骗了过去。

冰河制造出的第一朵降雪云一直顽强地存在着,两天之后挪到了东京上空,为暂居于此的金发少年带去了家乡的温暖。至于气象台的专家们要怎样解释这一场毫无预兆的大雪,就不是冰河需要在意的了……

周围逐渐安静了下来。少年们的注意力各自集中在了眼前的景色和手头的画纸上。三个小时的课时说长不长,想要按时完成作品还是有些紧。好在这是一天的最后一节课,指导教师默认可以延长一些时间,让学生们能都有足够的时间完成画作。

两个月下来,冰河对于铅笔画的掌握已经算是比较熟练了,但是水彩却是第一次使用。对于需要加上多少水,怎样均匀地上色,都还有些手忙脚乱,不得不打起精神应对。

卡妙看到冰河专注的样子,不愿打扰他,就安静地走到了不远处坐了下来,独自欣赏着雪景。

太阳渐渐西垂。

清冷英俊的青年抱着膝靠坐在树边,墨绿色的长发从身后直直地披散下来,一直垂到地面上,如同散落的丝带一样轻柔地覆在树边薄薄的积雪上。他的身形有些模糊,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不见,与四周的雪景融为一体。他的表情平静,嘴角带着一丝温和的笑意,出神地看着远处的夕阳。余晖将他的整个轮廓映成了淡淡的金色,美丽而虚幻。

冰河静静地看着前方,眼神有些恍惚。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