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inoushunter

首页 黄道十二宫 私信 归档 RSS

【SS】老师是只鬼-5

(人品补全计划——Day 6)


五、熊孩子们

在学校,星矢是个很受欢迎的人。

若是问同学们班上学习最好的是谁,相貌最好的是谁,家世最好的是谁,脾气最好的是谁……被提到的名字绝对不会是星矢。他爱翘课,长相普通,没什么特别高贵的气质,甚至时不时地还会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和人吵半天甚至威胁要揍对方一顿。但是与此同时,他却有着某种奇怪的亲和力,让周围的人不知不觉地和这个过分热情的家伙成为朋友。

冰河看着不远处正挥着拳头跳过护栏追打另外一个男生的天马少年,微微扬了扬嘴角。自己当初不也就是这样莫名其妙地和星矢混在了一起么?原本可是奉命去执行自己作为圣斗士的第一个刺杀任务,却被几个兄弟给感动了……

如果没有星矢,他们几个会不会聚在一起呢?这个问题在刚从冥界回来后,几个人一起沉默地聚集在星矢病房外的时候,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直到现在还没有一个肯定的答案。

或许还是会的吧……命运这种东西很难说的。但是若没有星矢的热情执着没心没肺作为粘合剂,他们几个的联系绝不会像现在这样紧密。过于偏激的一辉,过于腼腆的瞬,过于冷漠的自己,以及在庐山早有幸福归宿的紫龙,他们或许仍会在命运的推动下成为战友,但并不会成为兄弟。

“冰河?”

金发少年眨眨眼,转头看向瞬。似乎一不小心又走神了?

“你的门票。”仙女座将手里的纸片递给他,然后眼疾手快地拉住旁边又悄悄地朝不远处的冰淇淋摊子挪去的贵鬼,“我们去那边排队——星矢他们已经先进去了。”

确实……在他发愣的时候星矢已经不在原地了。冰河点点头,顺手拍拍贵鬼的脑袋,然后看着人山人海的入口处,微微叹气。

动物园啊……自己昨天晚上究竟是吃错了什么药才会答应参加这种集体活动的?

哦,对了,是因为禁不住星矢瞬纱织以及老师大人在耳朵边上轮番轰炸,以及贵鬼在一旁满脸期冀的注视……

“纱织姐姐说如果冰河也去的话就让我跟着一起去。”九岁的红发小鬼眨巴着眼睛,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冰河冰河,我想去动物园……”

你去得还少吗?冰河满脸无语地瞪了一眼坐在一边偷笑的纱织。大小姐对贵鬼比对亲弟弟还要好,以至于外界甚至多了不少有关城户光政“又”一个私生子的传言。就算冰河不去,星矢和瞬也是会带上贵鬼的。

这个条件与其说是针对贵鬼,不如说是冲冰河来的。看来是自己平时总是一个人行动,让人看不惯了?就连老师都总是怂恿着他多和别人说话——

“我可不想听穆跟我抱怨说你欺负他徒弟。”卡妙警告道,说得好像他和穆先生还有联系似的……

冰河叹气,最终毫无意外地败下阵来,无奈妥协。

当然,见到活动的发起者因为看到他出现差点吓晕的样子,冰河的心理还是平衡了。对方邀请的是星矢和瞬,自己的名字应该只是出于礼貌顺带着加上的。传说中的西伯利亚冰山居然同意和其他人一起出游,被吓傻的可不止一个人……

……

看惯了冰原冻土上自由自在的动物,冰河对笼子里那些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致,于是早早地就把照相机交给了跃跃欲试的贵鬼保管。

不过过了一阵,贵鬼兴奋的劲头便将他感染了。小家伙似乎对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也难怪,据说他是从三四岁就被穆先生收养了,一直没有离开过帕米尔高原,直到圣战开始前被紫龙背着两个圣衣箱找上门去。自此,他似乎一直都是出现在战场上?甚至在海界还离开了师父的保护、独自一个人行动……

即使是冰河他们,在这个年龄也是做不到这些的。若不是圣战结束,贵鬼大概会是当仁不让的下一届白羊座黄金圣斗士吧?

也许穆先生一开始也是这个打算,只不过后来似乎改变了想法,只将训练的重点放在了修复圣衣和念动力上。圣域在撒加的统治下,穆先生心里也是有危机感的,想要提前做好准备,但最终却不忍心让贵鬼过早地接触到太过残酷的东西。

贵鬼和穆的关系……应该也很亲近吧?冰河看着正在对着笼子拍照的红发男孩,微微有些恍惚。有时候他总是会忘记,在战争中失去了至亲的并不只是他一个人。紫龙的老师也死在了同一个战场,瞬的老师甚至早在圣战开始前就被刺杀了,就连那个性格嚣张的蓝发男人,又岂是表面上那么毫无眷恋。

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而很少去考虑其他人……或许有点自私。

更何况,和其他人相比,他真的还是挺幸运的啊。

至少他并没有完全失去老师。

……

去世界各地看野生动物似乎也是不错的主意。四十分钟后,跟在队伍最后出现在猴山的冰河这样想着。

圣战结束了,所以圣斗士的特殊能力应该用在其他重要的事情上。比如说跟老师出去旅游什么的。白鸟少年心不在焉地想着,晚上回家时可以跟老师沟通一下假期的安排。如果是几个月以前,卡妙大概不会有什么意见,但是现在老师大人似乎对他的学业产生了过于浓重的兴趣……嗯,说辞要好好准备。现在要不要先拿个本子记下这些动物的原产地以便整理出一条合适的行动路线,为计划增加一些说服力呢?

贵鬼的兴奋劲一直持续了下去,此时他的手里已经多了一个绵羊形状的毛绒玩具。九岁小鬼一手抱着几乎和他一样高的绵羊,另一只手抓着相机拍照,身子还灵活地在人缝中钻进钻出,可见身体的灵活性和协调性都超越普通人不少。

相比之下,身高一米七的星矢做出相似的举动就未免有些滑稽了。

“诶诶,为什么那只窜来窜去的猴子看起来像是星矢的兄弟?”耳边传来了一句惊叹,伴随着一阵哄笑声。

冰河嘴角一抽。虽然形容得很准确,但星矢的兄弟……这里还有两个啊!他和瞬以及不在场的紫龙一辉等等可真是躺枪了。

“你你你……混蛋,你说什么?!”天马少年跳下栏杆,又一次挥舞着拳头追了过去。

“明明就是这样啊!”

……坐在猴山顶端的那只大猴子灵敏地窜下山,朝着食物飞奔过去。冰河眨眨眼,转头和瞬面面相觑,终于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接下来的话题不知怎么就被转移到了每个人究竟是什么物种上。冰河摇摇头,很想表示他对人类的身份其实挺满意的。

“瞬就是海豚啦,”这是大家达成的共识,“总是和和气气的。”

“冰河?冰河不就是这个房子的住户吗?”说话的这个很明显将冰河也归入了无害的类型,指着面前的指示牌一本正经地说。

因为季节的缘故,北极熊馆前的队伍并不短,所有人似乎都像进去先凉快一下。若不是不愿扫了大家的兴致,冰河其实才懒得站在这里排队,等着看自己家门口不远处就住了一窝的物种。

“没错没错!又冷又凶的,还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

星矢很没有兄弟爱地当场笑翻。瞬默默低下头,肩膀可疑地耸动着。

“……”冰河保持着彬彬有礼的沉默,只是身周的温度似乎下降了几度。不远处的夫妇急匆匆地拉着孩子朝出口走去,嘴里低声诅咒着故障频发的中央空调。

最后还是贵鬼仗义执言。“冰河应该是天鹅吧……”小家伙很讲义气地反驳。在金发少年用凶狠的眼神吓跑了好几个试图去摸他圆形眉毛的无聊人士,又趁着瞬不注意悄悄塞给他一个巨大的冰淇淋之后,冰河就成了贵鬼当日的最佳伙伴。

“小孩子不要吃太多甜食。”刚刚卡妙是这样提醒的,但是语气里并没有什么不满。

说得好像老师当初没有时不时地给他和艾尔扎克做甜点似的……冰河咧嘴一笑,回味地咂咂嘴。好想念老师做的蛋糕啊……

“他哪里像天鹅了?!”贵鬼的说法被嗤之以鼻,“他跟优雅根本不沾边。”

“……”

“嗯,也许除了滑冰的时候……不过平时他根本就一副梦游的样子。”

“……”冰河翻了个白眼。梦游什么的……

还有,老师你笑什么啊?我要是北极熊的话,老师你和艾尔扎克又是什么?真是的……

面前的玻璃房间里,一大两小三只北极熊在冰面上悠然地晃过。然后大白熊停住脚步,转过身坐在水池边,居高临下地审视着两只小毛团。

还真是……似曾相识……

“呐,老师,你怎么看?”白鸟座少年嘴角微微抽搐。卡妙这一路上基本没怎么说话,大概和冰河一样对被驯养的动物没什么兴趣。从插话的时机来看,他倒是对贵鬼的关注更大一些——很明显,卡妙大人心目中的理想宠物还是圣斗士训练生这样的珍稀物种……

水瓶座亡魂疑惑地“嗯?”了一声,然后似乎是顺着冰河的目光看到了那三只北极熊,瞬间明白了弟子是在笑什么。

“冰河……”无奈纵容的语气让金发少年笑得眯起眼睛。以前的老师总是不苟言笑的,很少对他和艾尔扎克露出过这种略带宠溺的情绪。而现在这似乎和那些时不时的犀利反击一样被冰河所熟悉。幻觉中虚构的老师似乎和记忆中的真实存在有了不小的偏差……少年心里微微有些茫然:自己究竟是在以此怀念老师,还是在怀念小时候从没有过、但是潜意识里暗暗期盼的某些东西?

“其实……我有的时候确实觉得你和艾尔扎克打打闹闹的样子像是两只北极熊幼崽。”卡妙的犀利反击如约而至,冰河果断将自己一瞬间的纠结放到了脑后。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也许老师本来就是这样的性子,只是因为要在徒弟面前装出严师的嘴脸才会板着一张脸吧。

“我们是北极熊幼崽,老师不就是——”

正说着,两只小熊就在冰面上打成了一团,然后一不小心扑通扑通滚进了池子里。旁边的大熊依旧在淡定地进行围观,半晌撇过头去,一副“我不认识他们”的表情。

周围的人群被萌得笑成一片。耳边,卡妙的闷笑声带着明显的调侃,显然和其他人看到的不是一个画面。

冰河嘴角一抽,突然有些后悔提起这个话题。

……

跟在人群后面走下车的冰河微微叹了口气。

上野动物园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经过两三个钟头的游览,除了精力无限的星矢,所有人都显得有些疲惫——当然,冰河自己更多是心累。他大概永远也适应不了这样人山人海的场面。

印象中卡妙似乎也是好静的人。就连当初去集市处理猎物外加采购食材,老师也总是以最快速度完成任务就带着两个学生返回,让冰河和艾尔扎克私下里不知抱怨过多少次。不过那个时候的两只熊孩子还处于爱玩闹的年纪,当然对老师面对人群时眼角轻微的跳动理解不能。

至少现在老师是住在他的脑子里的,不用跟他一起在人群中挤来挤去……

相机已经回到了冰河的手里。贵鬼的肩膀上扛着一个超大号的塑料袋,里面塞满了绵羊猴子海豚北极熊等等一系列毛绒玩具。若不是冰河在卡妙的提醒下飞快地将已经自由悬浮在半空中的相机抢了过来,得意忘形在人群中用出念动力的红发小鬼怕是会被纱织禁足。

谁能想到早慧的贵鬼对这些毛茸茸的东西这么喜爱呢?跟着穆学了那么久怎么修圣衣,他应该对变形金刚之类的东西更感兴趣……吧?

当然,反之也讲得通:修过圣衣之后,谁还能看得上那些玩具呢……

“冰河冰河,西伯利亚有企鹅吗?”

金发少年眨了眨眼,低头看向贵鬼。“没有。”

“啊?那真是太可惜了……”贵鬼恋恋不舍的目光从旁边的商铺上移开,无奈地看了看塞得满满的大袋子,“我还想去你那里看野生企鹅呢。”

“贵鬼,你问他有什么用啊,真是的。”同行的女孩子语气酸溜溜的。自从贵鬼加入队伍,冰河与瞬在女生们心目中的地位便一落千丈了。“他住的地方再冷也不会到有企鹅的程度吧?”

一阵有些尴尬的沉默。星矢和瞬同时低头……忍笑。

“……企鹅是没有,但是想看北极熊的话倒是很方便。”冰河装作没看见,“离我住的地方不远就有一家子,算是……好邻居吧。”

拽着贵鬼去南极看企鹅也不是不可以——这小家伙虽然战斗力不高,但瞬间移动用得可是很纯熟,即使目前能达到的距离还不是很远。有了贵鬼这个挡箭牌,冰河说服卡妙的把握又增加了不少……

红发小鬼的眼睛瞬间一亮,也不管身后几个人异口同声的“吹牛”,很开心地要和冰河议定假期的计划。就连星矢和瞬也有些好奇。

“我们去你那里的时候怎么没见过?”星矢问。

冰河耸肩。“熊妈妈当初被艾尔扎克揍过一顿,之后就再也不敢往木屋这边跑了。”他咧咧嘴,“不过我去它们家的话似乎还是欢迎的。”更有可能是被相似的小宇宙吓得不敢不欢迎……很多动物们对于小宇宙的敏感度远超人类。

贵鬼扁扁嘴。“那只可恶的魔鬼鱼,就喜欢打人……”他小声嘀咕,似乎是对无辜的北极熊产生了某种同病相怜的情绪。白鸟座少年微微愣了一下,这才有些惭愧地想起贵鬼是见过艾尔扎克的。魔鬼鱼在北冰洋之柱对一个小孩子出手的表现确实不太厚道,也难怪贵鬼记恨。

做老师的明显不知道这件事。制裁艾尔扎克的毕竟是卡妙的招式而不是卡妙本人。“他见过艾尔扎克?”海界之战前就去世的水瓶座亡魂有些意外地问。

冰河微微叹气,伸手摸摸贵鬼的脑袋。“艾尔扎克其实没那么坏的。”他压下突如其来的感伤,轻声说,“那只熊跑到了我们的训练场旁边。当时本来是要杀掉的,不过看到身后跟着的几只小熊崽子,我们就没下得去手,把他们赶走了事。”

贵鬼歪歪头,仍有些愤愤不平,但是最终点了点头。“你是想说在……那个时候他也对我手下留情了?”

“啊……”冰河怔了怔。他从来没有仔细想过这件事,但是当初自己已经重伤倒地,艾尔扎克想要阻止贵鬼完全可以用更加狠辣的手段。哪怕是对身为敌人的师弟,艾尔扎克不也没有使出全力吗?

“大概吧……”他喃喃地说,下意识地抬起手摸了摸早已痊愈的眼睛。

“艾尔扎克打过贵鬼?”卡妙追问,声音里带着一丝荒谬。这是什么时候的事?艾尔扎克小时候虽然爱胡闹,但是正义感可是爆棚的,做不出恃强凌弱的混账事。

可怜的小师兄,也不知道在地底下遇见老师的话会不会被关小黑屋……

艾尔扎克若是活了下来,大概也会后悔得不得了。可惜……冰河闭了闭眼睛,突然感到有些兴味索然。人不能太贪心啊,有老师的幻象陪着就很幸运了,若是再加上艾尔扎克,只怕真的会被吵成神经病。

气氛变得有些沉闷。就连那些不知道前因后果的同学们也意识到了不对,没有再就这个话题开口。不过沉默了几分钟,冰河突然笑了出来,举起手里的相机。

“咦?冰河,笑什么?”星矢问。

“一辉。”

“哥哥怎么了?”瞬有些奇怪。

金发少年看着企鹅馆对面的火烈鸟笼子,笑而不语。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