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海

脑洞似黑洞,墙头多如草。坑品亦然。
佛系混圈,道系更文。

【SS】老师是只鬼-2

(人品补全计划——Day 3)

话说我攒人品的方式似乎不太对,昨天又倒霉了整整一天这算什么情况orz


二、新的开始

应邀在紫龙和春丽家里蹭了一个星期饭之后,冰河最终还是去了日本,让瞬和星矢又惊又喜。

“别墅里有四个卧室,空着的两个一直被他们当作储藏间用,不过现在已经腾出来了。”纱织语气欢快地介绍着,完全没有一点女神的威严——甚至和一个大财团掌控者的形象也不甚相符。紫发少女虽说是接收了属于雅典娜的力量和记忆,但是本质上仍然是那个善良重感情的小姑娘。在得知冰河居然想要来日本就学之后她开心得当场跳了起来,用了不到三天时间就将所有手续全部办好,似乎是生怕冰河反悔。

冰河看着少女的背影,有些无奈又有些宠溺地一笑,对这个决定最后的一点迟疑也消失不见了。

这一年时间,确实让同伴们担心了。

“并非只有在需要战斗的时候,她才是我们的女神。”

“确实。”冰河微微点头,“不过我倒是觉得她现在更像我们的妹妹……”

“这话听着似乎有点大逆不道啊……”清冷的声音中多了一丝调侃,“当然,我能看出来你为什么这么说。”

“冰河!”纱织折了回来,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将他拽进了客厅,“一个人在门口嘀咕什么呢?”

“话说回来,这样的女神,还真是让人想不到……”

“习惯就好……”

“习惯什么?”少女转过头,紫色的大眼睛眨了眨。

“……日本的天气。”冰河愣了一下,顺口说。既然要和别人一起住,这个自言自语的毛病要尽快改改了啊,万一被当作精神病关了起来可就丢人了……

“啊,对了,我有点印象。”少女微微睁大眼睛,“我记得你当初在孤儿院的时候似乎还中暑昏迷过……”

“有这种事?”略带意外的询问。

混血少年略微不自在地耸耸肩。“就那么一次……”他分辩道,将两个问题同时解答了,然后忍不住伸手挠挠头,“是我刚来日本不到半年的时候。对于从小在寒带长大的人来说,日本的夏天简直丧心病狂……”

“希腊的夏天也挺热的……”心有戚戚焉的赞同声在耳边响起,“但无时无刻不在对抗暑气入侵对小宇宙的提升是有好处的。”

“看来这就是你为什么一直不愿意回来的主要原因了啊……”纱织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皱着眉头似乎在考虑什么,但随即无所谓地摊摊手,“不过现在想必不用担心这种事情了。仅仅是站在你附近就会觉得凉快许多呢,看来星矢以后不用一天到晚抱怨空调效果不够好了。”

“呃……”冰河咧咧嘴,下意识地将附着在身周的冻气再次向里收缩了一下。这当然是没有用的……普通人除非是直接碰到了他的皮肤,否则根本不会感觉到什么异常,可眼前这位却是雅典娜女神,小宇宙的功效肯定瞒不过她。当然这样的小事纱织才不会有什么意见——除非是用超凡的力量做出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或者惹出什么难以收拾的大麻烦,当代雅典娜对幸存圣斗士的生活并不干涉。

“星矢他们什么时候回来?”被耳边的轻笑声弄得有些郁闷,白鸟座的人形空调狼狈地转移了话题。别墅里的另两位住户在早些时候就被纱织赶了出去采购,说是为了欢迎冰河入住纱织要亲自露一手。

从两位战友临出门时心照不宣的的眼神来看,对大小姐烹饪水平持保留态度的不仅是冰河一个。

“大概快了吧,超市离这里不远的……嗯,远的话其实也无所谓。”以他们的速度,就算是到北冰洋捞鱼也能赶在午饭前回来——只要不迷路的话,“可惜过两天就要开学了,否则我们可以带你好好在东京玩几天。说实话,你应该早过来几天的……”

“啊,抱歉……有些事情必须处理完。”冰河微微赧然。决定来日本也不过是两个星期前的事。若不是纱织小姐强大的能量,只怕连身份证明和入学手续都办不完。

“没关系,”紫发少女笑眯眯地看着冰河把行李箱拎进卧室,“既然来了,以后有的是时间。”

……

纱织为他安排的住处是城户家在市郊的别墅,与星矢和瞬一起。这里环境很好,距离市区和学校的距离虽然有点远,但对圣斗士来说实在不算问题。

大家原本都以为冰河习惯了一个人生活,会不愿意与其他人住在一座房子里,没想到冰河却很爽快地同意了。

“果然冰河也是不喜欢孤独的吧。”这是瞬的原话,让白鸟座少年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好吧,如果非要和别人一起住的话,冰河确实不介意和星矢与瞬住在一起。至少彼此都很熟悉了,有一些共同语言,也不必担心在家里显露出非常人的力量。

接受纱织的好意其实更多是为了让大小姐安心。因为城户光政的原因,又或者是作为女神的负罪感,纱织一直对那些被送去接受圣斗士训练的孤儿们感到愧疚。

听瞬提到过,纱织的书房里一直保留着那一百名孤儿的全部资料。

幸存者们无论如何不会接受城户财团的股份——大家不会记恨纱织,但也都不愿意再和城户光政沾上什么关系,更何况圣斗士对物质方面本来就看得比较淡。不过对于纱织为他们提供住处这样的事情就没有人拒绝了,只是不想让少女觉得他们把她当成了外人。

纱织离开后,三个男孩子在客厅里折腾到半夜,瞬才体贴地把明显是玩嗨了的星矢拽走。谁能猜到天马座少年喝下几听啤酒就能发疯几个钟头?而且还会在电子游戏连续输掉五局之后恼羞成怒,连“有种咱们到外面练练”这种话都能说出来?

女神虽然大度,但是禁止私斗的禁令仍然存在啊……太明目张胆不好吧?

“放心吧,开学之后他不会这么闹的。”瞬将星矢赶去卫生间洗漱,然后对哭笑不得的冰河保证道,“今天他这是兴奋过头了……”

“是喝多了吧?”冰河笑着摇摇头,与瞬一起将客厅里的杂物收拾干净,“没想到星矢的酒量居然这么差……看样子以后想要从他那里套什么话,只需要买两瓶啤酒就可以。”

“冰河……”仙女座少年无力地呻吟一声,用一双大大的白眼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你可别添乱……我好不容易才逼着他保证在开学后不去喝酒的。”

“有什么可担心的?大不了用锁链把他拴住不让他出门不就行了?”冰河嘿嘿一笑。他拉开冰箱门,想把剩下半箱啤酒放进去,但是被瞬拦住了。

“剩下的放到你自己卧室吧,记得别带去学校就行。”绿发少年说,“我对啤酒没兴趣,放在这里只能诱惑星矢。”然后匆匆补充,“不过你也悠着点,我可没办法应付两个醉鬼。”

冰河耸耸肩。啤酒与伏特加相比根本就是小儿科,要是这都能喝醉的话艾尔扎克大概会笑得活过来。

“星云锁链不是有两条吗?”他最后丢下一句,然后大笑着在瞬悲愤的目光中跑回卧室。

简单将带来的衣物收拾了一下,冰河长出一口气,把自己扔在床上。床垫太软,让他觉得很不习惯,心里盘算着是不是打个地铺得了。

旁边的房间传来星矢的超大嗓门和瞬无奈的劝阻声。可怜的瞬,都快成了星矢的保姆了……冰河把头埋在枕头里。与兄弟们久别重逢的兴奋劲一过去,生性好静的混血少年很快感觉头被吵得有些大。女神保佑瞬说的是真的,否则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为什么非要住在这里啊……”他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闷闷地抱怨。

“住在别处,你有钱付房租吗?”忍俊不禁的回答不出意外地从书桌边上传来,似乎知道冰河只是在发牢骚而不是真的要搬出去。

对金钱基本上没有概念的某人顿时无言以对。东西伯利亚的生活节奏可比日本的都市简单多了,冰河一向只有在快要断粮的时候才会去打猎换取食物。倒不是一定付不起房租,只不过若是每周末都要去打猎的话未免有些过分——相信森林里的动物也有同感。既然要尝试普通人的生活就应该彻底一些……

“我也可以住在家里,然后每天瞬移过来上学……”不过他还是嘴硬地顶了一句。对他来说,能被称为家的还是只有唯一那一座小木屋。

“确实可以。”温和的语气并完全没有因为冰河幼稚的表现而产生任何变化,“但是要小心一些——突然从零下四十度跑到零上四十度很容易中暑的。”

“……”冰河一噎,再次被堵得无话可说。

老师的反击越来越犀利了,真不知道是好是坏。

……

这才是为什么冰河突然下定决心离开西伯利亚的主要原因。

自从两个月前紫龙来访之后,卡妙的声音就总是在他的耳边劝他出去走走。这不是像过去一年那样,只能偶然间听见一点点若有若无的声音,而是异常清晰,仿佛说话的人就在身边。多次回头在空气中寻找声音来源未果,对自己精神状态越来越担忧的冰河终于受不了了,随便扔了几件衣服在旅行箱里,迫不及待地瞬移去了庐山,期待能挽救自己残余的心智。

在瀑布下出现的时候,他的大衣上还沾着几片雪花,于盛夏的林地边上引来好奇地注视无数。温柔贤惠的春丽明显是跟紫龙学坏了,居然在第一时间拍下照片传给了纱织……

问题是,老师的声音并没有因为离开修炼地而消失,仍是一直缠在身边,时不时地解说着什么。天知道冰河用了多大的毅力才忍住没有在紫龙和春丽面前表现出异常。

“当年童虎老师就是坐在对面那块岩石上。”卡妙的声音带着一丝怀念,“第一次来这里时我还没有觉醒小宇宙,而最后一次是女神回归前不到一个月……位置一点变化都没有。”

冰河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眼睛盯着瀑布前的岩石。时正入夜,他一个人坐在五老峰大瀑布边上的一颗古树上。风吹叶动,鸟语虫鸣,银河飞落。周围的杂音很大,而卡妙的声音却并没有被其余的声音盖过,仍是一如既往的清晰。冰河对此已经开始淡定了。

“其实一开始我是有些好奇的,”卡妙似乎没有指望他能回答,继续着自己的回忆,“童虎老师究竟需不需要去厕所……”

“……”

听到平静淡然的声音说着这样天雷滚滚的话,冰河的脑子死机了一下。难道我的潜意识真的能脑补出不苟言笑的老师去讲这种冷笑话?

“老师……”安静了半晌,冰河有些迟疑地开口。这是他第一次有意识地对自己的幻听说话。

没有回应。

“老师?”等了一阵,冰河皱起眉头,再次唤道。应该不会听不见吧?

“冰河……?”卡妙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语气里带着一丝意外。

“……”冰河张了张嘴,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山风带着瀑布的湿气拂过面颊,将金色的头发微微扬起。少年觉得眼眶被吹得有些湿润,于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的瀑布,不让自己的表情露出任何异样。

原来幻觉里的老师真的可以直接和他交流吗?那么……那么……精神不正常就不正常吧……

“冰河,你能听见吗?”卡妙的声音追问。

“老师……”冰河露出一丝微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稳,“你……是真的吗?”

“啊……”卡妙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惊喜,冰河几乎能看见他上扬的嘴角,“我觉得,大概是真的吧。”

冰河忍不住噗嗤一笑。真是傻问题,难道幻象还会说自己是假的?在南冰洋被暗算的经历在记忆深处匆匆一闪,然后被很快忽略了。若这次还是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被人进行了精神攻击,那么以他不久前浑浑噩噩的状态,早就不知死了多少遍。

“看来我真的是疯了啊……”他笑着说,将头靠在树干上,闭上眼睛,“没关系,至少还不算是最糟糕的情况。”

“比听见死人对你说话还要糟?”卡妙好奇,“那是什么情况?”

“……万一在我耳边说话的是米罗呢?”

卡妙的声音静了一下,然后化为一阵低沉的笑声,清冷的嗓音像是杯子中互相撞击的冰块。

“这样说来,我也要庆幸跟在你身边的是我自己了。”他说,“我可不想那个家伙把我仅剩的弟子带坏了。”

……

俗话说,爱对自己说话的不一定是疯子,但是当自己开始回答了就需要小心了。而能与自己进行有意义的交谈通常是精神分裂症的表现。

话说,当初的撒加是怎么发现另一个人格的?是不是在开始和自己说话之后才会时不时黑化?自己现在这样,应该不会也变成疯子吧?

被明显变得唠叨了的老师鼓动着来到了日本后,冰河就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

要不要找人咨询一下呢?

不过,既然潜意识里的那个人格选择了卡妙的声音……冰河想自己和第二人格的相处模式应该和那位前任教皇还是有所不同的。至少第二人格如果继承了老师的性格的话,不会突然想要刺杀女神。那样应该至少不会有什么灾难性的后果。

但若是另一个人格想要占领这具身体……他会不会反抗呢?

真是老师的话,冰河想自己应该不会介意的吧……

“老师啊……”他忍不住开口,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黑暗的卧室里突兀地响起。就算理智一直提醒自己这不可能是真的卡妙,冰河也无法对幻觉中的声音使用别的称谓。“你会占据这具身体吗?”

“……什么?”卡妙的声音带着明显的愕然。

“其实我不介意啊。”冰河将胳膊垫在脑后,转头看着窗外的天空。这几天是阴雨天,天上看不见什么星座。“只不过……老师若是顶着我这张脸的话,总觉得有些奇怪……头发难道会变成绿色的吗?”星矢似乎跟他说过撒加的第二人格占据身体时头发会变黑。

卡妙静了半晌,似乎是在张口结舌。“冰河,你想多了……”他最后说,语气中充满了无奈,“快去睡觉吧。”

金发少年奇迹般地从老师的声音中听出了对方嘴角抽搐的样子,于是心满意足地合上了眼睛。

“老师,晚安。”他说。

这一次,回应他的不是壁炉的噼啪声。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