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海

脑洞似黑洞,墙头多如草。坑品亦然。
佛系混圈,道系更文。

【SS】初恋-2

1、这两天情绪不对连着画风也不对了。

2、别问我为什么标题又是佛教术语,我家脑洞不听我的。

3、不小心爆字数了,本来想删掉比较水的部分,然而围观群众挺萌的就不改了。

——————


2-梦幻泡影


时间像是在一瞬间凝滞,紧接着如同脆弱的冰墙一样碎裂了开来。

冰河的身体猛地僵硬,全身的肌肉绷得紧紧的,像是蓄势待发的利箭。寒冰小宇宙瞬间运转起来,初夏时节浓郁的水汽在皮肤上凝结成霜,又以更快的速度消失无踪,仿佛与坚实的肌肉融为一体,化为坚固的冰山。

当魂萦梦牵的声音出现在耳边,冰河的第一反应是:又喝多了。

这种让人捂脸的状况的确不是第一次发生。只不过以往都是一个人在壁炉烧得很旺的小屋里,用朦胧的醉眼注视着窗外的暴风雪。当意识模糊到一定程度便会有人悄然出现,用手抚上他的脸颊,带着几分无奈地轻声叫着他的名字……

可是……又怎么会真的出现呢?

小宇宙膨胀的趋势难以察觉地滞了一下,随后加速提升,瞬间将剩余的醉意蒸发得一干二净。此刻他身处的是圣域第一宫的主殿,这样甜蜜而尴尬的美梦显得如此不合时宜。

冰河的脸红了一下,也被小宇宙掩盖了下去。

不过老师回到圣域……这样的幻觉真的挺好的。挺好的。

真不愿意醒来啊……

金发少年轻轻叹了口气,重新睁开眼,紧握的拳头稍稍松开了些。他确信自己已经完全清醒了,而且并没有耗费太久时间。至少几个同伴们仍然保持着一脸活见鬼的表情一动不动,如同被美杜莎之盾石化了一样。

看来是真的有人来圣域了?冰河下意识地转身。

门口的……客人们?……表情似乎与宫殿中的同伴们如出一辙。只不过他们的目光似乎大多落在了其中一人身上。

冰河的视线也在第一时间定格在了同一个人的脸上。

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灰白的背景,只剩下面前一缕鲜明的色彩。青年人穿着简单的训练服,两缕鬓发习惯性的垂在身前,身后背着冰河两个月前还在水瓶宫见到过的圣衣箱。白羊宫主殿的火把在纯白的墙壁上燃烧着,将青年的脸勾勒出了金色的轮廓,英俊清冷的线条与他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卡妙就站在那里,像是平白忽视了几年的分离。他的表情说不出的复杂,眉眼之间残留着不及隐藏的错愕。

幻觉没有消失吗?

以往的美梦都会在他看清卡妙面孔的一刻悄然融化,重新变成墙壁上随着火光跳动的黑影,仿佛他自己的潜意识都不愿用虚假的幸福来填补内心的空洞。

现在,看似真实的形象就这样站在了他的面前,完全没有一点消失的预兆。

那一定是……

一定是……

……

“冰河……”

卡妙似乎终于回过神来了,再次出声唤了一声他的名字。只不过,喊完名字之后,青年明显卡了壳,似乎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

老师听到刚刚的话,又会说出什么呢?冰河微微走神了一下试图去想象,但是一秒钟之后就将这样让人尴尬到想要跳海的场景抛出了大脑。

……无所谓了。不管眼前的人要说什么,都与他无关。

他的面前是白羊宫的入口。几个青铜圣斗士选择这里作为聚会地一是因为现在是白羊月,二则是因为贵鬼此时正在白羊宫的寝室睡觉,几个人想要就近守着。身后十一宫和教皇厅都空无一人,这里是女神殿的第一道也是唯一一道屏障,敌人已经来到这里,他们几个就是唯一能够阻止的了。

虽然,这个没有人坐镇的的神圣之地到底吸引了什么人来入侵还需要之后再慢慢推测……

“冰河,我——”

“——钻石星尘!”

……第三次尝试,卡妙的语气终于恢复了正常状态下的冷静,再难听出那种淡淡的迟疑和无措。只不过,剩下的话被扑面而来的冻气直接打断了。

在白鸟座少年目光灼灼的注视下,卡妙的表情变化像是慢动作一样清晰。他的瞳孔随着冰河手臂抬起的动作微微收缩了一瞬间,嘴唇动了动仿佛要说什么,随后便被突如其来的袭击打了个措手不及,手忙脚乱地向后跃开,落在通向白羊宫的石阶上。圣衣箱将他带得重心不稳,有些狼狈地趔趄了一下,险些摔倒。

真像……真像……

他的声音,他的面容,都和记忆中的存在一模一样……

但是……明知是不可能的事情,怎么能再次骗到他?

那样的念头,即使是存在于内心就已经是不可原谅的冒犯了。他又怎么会让它们影响了自己的职责?

冰河暗暗咬咬牙,屈膝一跃,闪电般地从对面的人群中刚刚露出的空隙冲了过去,目标直指胆敢冒充卡妙的家伙。

“同样的错误,我不会再犯第二遍!”金发少年在离对手几步外站定,面容冷峻,让人完全看不出内心里翻江倒海一般的情绪波动。

面容熟悉的青年修长的眉毛微微一挑,似乎为冰河的反应感到满意。不过他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站直身子,利落地将圣衣箱解了下来放在一边,瞥了冰河一眼,下巴朝训练场的方向抬了抬,然后没等他回答就当先转身跃下石阶。长长的石青色长发在身后飞舞,被头顶的月光镀上了一丝清冷的银色。

少年脸上的肌肉又是一跳。这动作太熟悉了,就像是当初训练时单独抽查他的训练成果时那样……是心理作用吗?因为之前心里一直在想卡妙,所以才会在别人的动作里看到他的影子?

卡妙……卡妙!

冰河的气势再次拔高,咬牙切齿地追了出去,说不清心中涌现的怒火是针对冒牌货还是自己的软弱。

不能实现的事情,保持不能实现的状态,就好。

明明心里都明白的,可还是忍不住去奢望无法触及的——

……

剩下的人目送着两位冰系战士离开,眨眼间已经跑到了远处的训练场,面对面拉开了架势,这才如梦初醒地收回目光。新来的人们站在大殿门口面面相觑了好一阵,然后几乎是同一时间转向了剩下四个少年人,表情各异,但都是一般的古怪。

几个直面冥王毫不畏惧的少年战士不约而同地缩了缩脖子,就连一辉也有些不自在地动了动,把身后穿着连衣裙的弟弟遮得严实了一些。

令人尴尬的沉默出乎意料地被平时不怎么说话的阿布罗狄打破了。

“瞬?其实这个样式不适合你的气质。”面容俊美的双鱼座战士取下口中的玫瑰,一脸若有所思,“你可以试试短裙和短风衣的搭配。”

瞬勉强维持的镇静在一瞬间崩溃,从喉咙深处挤出一句像蚊子叫一样“我去换衣服”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让人不由得感叹以控场闻名的仙女座移动速度居然也是顶尖的……

僵滞的气氛终于被打破了,不止一位黄金圣斗士发出了不厚道的窃笑。

“嘿嘿,没想到刚一回来就遇见这样的猛料……”说话的是迪斯马斯克。巨蟹座青年转过头朝训练场的方向看了一眼,很明显认为那边的对决比疑似女装癖的仙女座少年更加有意思一些,“我们出去围观吧?师徒大战啊!”

“这……这是怎么回事?”星矢大叫出声,脸上混杂着惊喜和难以置信……以及红彤彤的桃心花纹。他的目光落在一个个或陌生或熟悉的面容上,最终选择了和他认识最久的那个。“艾欧里亚?你……真的是你们?”

狮子座青年的目光落在从小看着长大的少年脸上,随即迅速移开,表情扭曲的点点头,一脸不忍直视。

从来人出现就在隐隐戒备的一辉不屑地撇撇嘴,重新拿起酒杯,对向他看来的星矢微微颔首,无声地告诉同伴面前的确不是幻象。

紫龙几乎是一瞬间跳了起来。“老师!”他朝前走了两步,伸出手来仿佛要给自家师父一个拥抱。十八岁模样的童虎见状慌忙后退两步,摆出防御姿态。

“停!别动!”他义正辞严的大喝,眼中却闪烁着笑意,“我知道你们这些小家伙迎接师长的传统!我可不想被升龙霸轰一脸!”

“……”

史昂微微摇头。他仍保持着十八岁的形态,身上穿的并不是教皇的法袍,而是和其他人如出一辙的训练服。

“……所以,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啊!”他开口问道。面前的孩子们明显有一肚子的疑问不知从何提起,而身后的孩子们也都刚刚苏醒不久,想问的绝不比少年们要少。结果就是两方人互相脉脉含情地眉来眼去,谁也不愿意抢先说话。

女神安排他们今夜回到圣域的时候可没说这些青铜少年们也在。而且看他们的反应,小家伙们甚至对黄金圣斗士们的回归根本毫不知情。

这是怎样一种奇异的重逢啊?也难怪卡妙会被自己弟子当成冒牌货追杀……

女神是故意的吗?不会吧?

退休的教皇大人一边为自己不敬的想法在心里对女神告罪,一边却不小心想起了少女下达命令时眼中奇特的精光。

……不、不会吧?

不过话说回来,这样的转折大概连女神都没有预料到吧?史昂感应着训练场上的小宇宙碰撞,忍不住露出古怪的笑容。

真心话大冒险?现在的小孩子啊……

“那刚刚冰河那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啊?”米罗正在满脸八卦地拉着瞬询问细节。

已经换回衬衫长裤的绿发少年对冰河好歹有点同袍之谊,抿着嘴没说话,不过脸上抽搐的表情早已暴露了答案。米罗哈哈大笑。

“无论是哪样,卡妙都被吓得不轻啊……”穆轻轻拍着刚扑到他怀里的贵鬼,一脸风轻云淡地评论,收获赞同声无数。

“是啊是啊,看他那活见鬼的样子……比你们这群真的活见鬼了的小家伙还要夸张呢!”

“表情太经典了!”

“从来没见过他那么傻的样子!”

“白鸟座干得漂亮!就凭他能让卡妙的冰山脸破功,我就一定要支持他!”

星矢觉得前辈们这么说实在是很不公平。卡妙先生的表情有变化吗?他怎么没看出来?

“……卡妙先生会不会生冰河的气啊?”

“放心啦!那家伙才舍不得。”

“真的不会吗?都怪我刚刚逼得太紧非让冰河说出来……”瞬好像又快哭了。

“我倒觉得挺好的……以那个家伙的性子,一辈子也不会承认这种事。他教出来的弟子大概也一样!至少现在把话说开了。”

“那现在……”

“当然是去看戏!师徒大战呢……”

……有了共同兴趣之后,气氛似乎一下子活跃起来了。史昂摸摸下巴,微微沉吟。看在这份儿上,等一会儿在女神面前多为私斗的那两位说点好话?

……

“你这软绵绵的拳,真是丢我的脸!”卡妙轻描淡写地避过又一记钻石星尘,脸上露出罕见的嘲讽,似乎是故意想要激起弟子的火气,“看来这些年一点长进也没有。”

对手比他想的要厉害一些……冰河眼睛一眯,强迫自己不要受对方言语的影响,冷静下来。

他的拳是卡妙的馈赠,绝不容人轻侮。但是以这样浮躁的状态只能继续丢老师的脸。

双腿微微分开站稳,少年双手交握,高高举过头顶。

卡妙,你看着……看我用你的拳把眼前的冒牌货打回原形!

可如果、如果是真的……

……真你妹。

怎么可能?

那句话怎么能真被卡妙听见啊?!

……

“咦?这是——”

“这节奏不对啊!”

“不会真是恼羞成怒要杀人灭口了吧?”

“要不要去阻止一下……”

“……你们放心吧,这俩都有分寸的。”

“你怎么确定——”

“你看,到现在他们都没穿上圣衣……”

“咦?确实啊……那、那冰河其实是知道……”

“我看他心里有数。倒是卡妙那个狡猾的小子,居然想通过这种方式给弟子解围!”

“可、可就算有分寸,万一出什么意外……”

“没事,天秤圣衣就在我这,就算他们互相速冻了也不怕。”

“其实打一架也好,把火气发泄出来之后再谈谈别的……”

“谈什么别的啊,直接把俩人往卧室里一锁不是什么事都解决了!”

“喂!注意一下,这有小孩子呢。”

“……白鸟座还是未成年吧?”

“啊?对啊!原来卡妙这么禽兽,冰河当初才十四啊!”

……

冰墙在他的眼前毫无预兆地碎裂,细小的冰棱漫天飞舞,又在突然卷起的龙卷风中化为了难以躲避的利刃。

冰河没有预料到这样的变故,猝不及防之下只来得及护住头部,后背上瞬间多了几道血痕。

这样的战术……还真是让人应接不暇。金发少年半跪在地上,眼神略微有些复杂地看着对面挥洒自如的年轻人。哪怕单论实力自己已经与对方不分上下,但是技巧上的应用还是远远不及。

不愧是……冰与水的魔术师。

若是生死相搏,这些技巧的用处或许有限,但是眼前这样的情况……

……眼前这样的情况到底算什么啊?

冰河用尽意志力才保持住了面无表情的状态。若不是小宇宙仍燃烧在第七感,源源不断地提供着冷气,只怕脸上的热度足以把自己热晕。

话说爱琴海应该是在左手那个方向吧?是吧?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跳下去……

卡妙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战斗中要保持冷静才能做出最有利的选择。”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弟子,淡淡地说,“你要学的还很多啊,冰河!”

冷静……冷静个鬼啊!

你让我怎么冷静!

还有,你这得意洋洋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冰河强作镇定的表情瞬间崩裂,脸颊瞬间燃烧起来。他恼羞成怒地瞪了疑似是真老师的存在一眼,然后歪头吐出一口混杂着冰渣和泥土的吐沫,抡拳打了过去。

这次,他连冻气都没用,似乎完全就是想让卡妙尽快将他揍得不省人事。

目前来看,被老师打个半死扔在冰之柩里或许是最仁慈的结果了。

……

“看明白了吗?”

“……嗯。恼羞成怒了。”

“是啊……”

“真是矫情……有什么可害羞的?”

“哇!直接照脸上招呼啊!”

“呵,白鸟座够狠的……”

“卡妙也不赖啊,看刚才那一拳——”

“大概是把脸上打得凄惨一点就看不出来脸红了吧。还真是挺体贴的呢……”

“话说,冰河平时——哎哎,你别抢啊,我就剩这点了!”

“下次记得多准备点零食。”

“……我们这样真的好吗?”

……

纱织出现时没有看到猜想的温馨重逢场景,而是师徒俩在积雪(!)尚未化干净的训练场拳打脚踢,看台上一众人兴致勃勃地围观。艾欧里亚的手里还攥着空空的薯片袋子,就连贵鬼都坐在穆和史昂中间一脸兴奋地不知给哪一方加油助威。

“……这是怎么回事?”智慧与战争的女神抬手指着训练场中打得毫无形象的师徒俩,突然觉得脑子有点不够用。

她故意没有将黄金圣斗士复活的消息提前通知给青铜少年们,也没有告诉刚复活的战士们圣域有人入驻,确实是存了几分恶趣味。不过她想象中的场景是令人感动的开怀大笑或者痛哭流涕,而不是眼前这样……这样莫名其妙!

而且打架的是冰河啊!战后三年仍然一个人离群索居不肯离开老师故居的冰河!怎么真见到老师了反而像是见到了仇人?

“这个……说来话长了……”星矢的眼神有些飘忽,脸上……那一堆红心是怎么回事?

“那就长话短说!”女神大人揉了揉太阳穴,隐隐意识到自己准备的惊喜大礼似乎是出了什么奇怪的意外,因而拐到了更加……有趣的方向。

“……长话短说就是冰河恼羞成怒想杀人灭口。”

“什么?!”

……

余光瞟到看台上多出来的成员,卡妙默默叹了口气,动作骤然加快,没过几秒钟就把招式早已变得毫无章法的冰河双手反剪压在身下。

“够了吧,冰河!”他微微提高声音呵斥道。

面子上挂不住是一回事,但也要注意场合。

不过这一点似乎连自己也忘了……卡妙的嘴角微微一抽,有些庆幸没人能看到自己的表情,包括冰河。

……尤其是冰河。

年轻人半跪在地上,膝盖顶着弟子的后腰,余光却突然发现深蓝色的布料上染上了星星点点的血迹。很明显,冰河在刚刚的战斗中并非没有受伤。

这臭小子……卡妙一阵火大,赶紧松开了手,也不知是对自己还是对冰河更气愤一些。真的伤到冰河并非他的本意,虽然看起来不算太重,但终归是失手了。

他的体力并没有太多消耗,毕竟打到一半时冰河已经意识到了他的身份,两人出手都有了分寸,更多是在宣泄情绪而不是生死相搏。

只不过见了面先狠狠干一架……这可不是他预料之中的情景。

复活之后的几个小时他没少纠结见到冰河应该做出什么样的应对。冰河肯定会很激动的,他也不愿意太冷着脸。也不知道几年过去冰河是不是变得成熟了一些……若这孩子真的当众哭了出来,也实在有损冰系战士的形象。应该想办法先和冰河单独见上一面,这样可以给他时间把情绪调整好。唔,实在不行抱抱他也无妨,既然不是战斗期间可以稍稍妥协一下的……

谁知道冰河又没按常理出牌,让卡妙不由得感叹当初那么乖那么听话的孩子怎么就变得如此难应付。激动是激动了没错,也确实把情绪宣泄出来了,可是……

还有刚一见面听到的——

卡妙的动作顿了顿,原地愣了几秒钟,忍不住失笑。

这样看来,打一架来转移视线其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感觉到后背上的压力消失,冰河没有继续反抗,而是慢吞吞地翻过身来,用极其复杂的表情看了卡妙好一阵。激战过后有些凌乱的青色发丝和略显古怪的笑容同时落入眼底,金发少年僵硬的大脑终于正常运转了起来。

先是当众告白,又当众打了一架……到底哪一样更丢脸一些啊?

他闭上眼,支撑身体的手臂一软,通的一声躺在了地上。后背上被冰凌划过的伤口直接砸在了砂砾中,使他倒吸一口凉气。

这些都不重要了,不重要了……

卡妙……

无数次在心头重复的名字,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喊出来了。

“卡妙……”他低声唤道,声音一哽,熟悉的酸涩涌上眼眶,几乎用尽所有意志力才没有流出眼泪,“你真的回来了……”

明明再丢脸也是咎由自取,为什么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有点委屈呢?

明明在酒醉后的幻觉中见到卡妙,自己从来都是在笑的……

冰河闭上了嘴,再也不敢开口。他的眉毛拧成一团,牙齿死死地咬住下唇,很快就尝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沿着舌尖蔓延开来。即使没有睁开眼睛,他还是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青年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他的身上,只不过眼神中的情绪再也无从判断。

卡妙老师会失望吗?会生气吗?

会不会……会不会不要我了……

胡思乱想间,他感觉到卡妙在他的旁边的地面上坐了下来。

“啊,是真的……”熟悉的声音半是回答半是感叹,听在耳中像是和幻觉中一样柔和。少年人紧绷的情绪几乎在一瞬间放松了下来,险些真的哭出声来。

就像是美梦成真了一样……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卡妙的身边,享受对方带来的安全感,不必再担心其他的任何事。

说到其他事……

闭着眼睛在原地躺了一阵,冰河苦笑着睁开眼睛,抬眼看向一直静静注视着他的人。卡妙在他装死的过程中一直没有催促他,看到他睁开眼睛也没有表露出惊讶,仿佛根本就是在等着他自己回过神来。

“都不知道该期待老师是真是假了……”冰河抽抽嘴角,喃喃地嘀咕。

和老师重逢他自然是开心的,不过……能不能重来一遍?冷静下来之后,原先不冷静的原因自然而然地重新浮上脑海。回想起刚一见面时卡妙错愕的表情,金发少年的脸又开始发热。

肯定是听见了……这该怎么办啊?

羞愧之余,冰河的目光仍是停在了那双深蓝色的眼眸上,在其中寻找着自己的倒影,再也不愿移开。

“老师,”又沉默了半晌,他一脸坚定地再次开口,“你还是打晕我吧……”

“……”

卡妙最后看了冰河一眼,突然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让少年吓了一跳,身子又是一僵。

“长大了啊,冰河。”青年轻轻感叹,“都和我一样高了。”

冰河刚恢复正常的脸腾地一红,内心一阵没来由的雀跃,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厉害。

卡妙说我长大了……长大了呢!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卡妙话锋一转。“你已经是个真正的男子汉了,不再是需要我来保护的小孩子……”

“所以……?”冰河突然有种不妙的预感。虽然内容是他想听的,但是这语气……

“所以,你也要勇敢地面对自己行为产生的后果。”卡妙嘴角勾起一个有些复杂的弧度,转头看向正朝着这边走来的人。众人拥簇中的紫发少女一袭白裙,在月光下显得……气势汹汹?

冰河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顿时打了个寒颤。

“卡、卡妙——”

“……我不可能永远挡在你前面啊,冰河。”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