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海

脑洞似黑洞,墙头多如草。坑品亦然。
佛系混圈,道系更文。

【SS】灵魂的重量-4

第四章、炽阳

I.

战争总会有牺牲。

他一直明白这一点,但这些牺牲所带来的重量并没有因此有过丝毫减轻,仿佛是沉重的十字架压在了灵魂之上,既让他难以喘息,又不由自主地提起更多勇气继续前行。

艾尔扎克是个好孩子。能凭一己之力突破到冥界的最深处,在三位顶级冥斗士的围攻之下还能拉上其中两个做垫背,战果已经足够辉煌。

可惜,他来晚了一步,否则……

因为突破第八感的方式不同,他仅仅是在与冰河对决的过程中匆匆感受到了艾尔扎克的小宇宙,之后两人在广阔的冥界中便再也没有碰面。等到他们的路线终于交错在了寒冰地狱的入口,他却只来得及感受到苦战力竭的弟子被最后一名敌人从背后贯穿心脏。

艾尔扎克,这其实是一名战士所能得到的最荣耀的死亡了吧?作为老师,我为你感到无比骄傲。

但是同样作为老师,我却难以在你的死亡面前保持惯常的冷静,还因为大意中了这样幼稚的陷阱……真是丢脸。

“就连号称最冷酷的水瓶座黄金圣斗士,也难以摆脱凡人脆弱的感情吗?”

嘲弄的声音在黑暗中从四面八方传过来,与寒冰地狱刺骨的温度一起,冲击着他的灵魂。

他没有听过这个声音,却认出了敌人的招式。

右臂痛得钻心。全身上下不知何时起已经变得无法控制,像是一只被丝线控制的傀儡,毫无反抗地被悬浮在半空。艾尔扎克没有生命的躯体失去了凭借,再一次摔倒在地,破碎的白鸟圣衣撞击在冰面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我还以为,你会给我多一些挑战呢。”讽刺的笑声再次响起,无形的丝线在他的身上渐渐收紧,带着他向寒冰地狱的深处沉去。

“但若是连这点脆弱的感情都无法拥有,那么生命又有什么意义呢?”他轻声反问。冻气从体表蔓延而出,缓缓爬上了附着在身上的那些丝线,牵制的力量很快便消失无踪。

陌生的声音再度响起时,已经失去了嘲笑的口吻。

……

艾尔扎克平躺在地面上,眉头微蹙,像是被困在了恼人的梦境中。胸甲上的血迹早已在周围的寒气中被凝结成冰,像是在洁白的冰原上绽放出了血色的花朵。若是还有余力,他更希望能够亲手为弟子再制作一口冰棺。但是到了如今的地步,即将干涸的小宇宙中每一滴力量都要用来支撑他继续前行,他已经没有了任性的余地。

真是讽刺啊,终于达到了那个从开始训练时就梦寐以求的温度,他却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再次挥出同样的一拳……

他捂着胸口踉踉跄跄的站起身来,忍不住咳嗽了两声。右臂伤得再重也可以用冻气强行封住伤口,但是胸口的伤势就没那么容易应付了。

圣战开启得很突兀,被海皇三叉戟贯穿的创口甚至都还没有痊愈,在适才的激烈对战中又再一次迸裂开来。他有些后悔平时没有在小宇宙治疗的技巧上多下些功夫,不过还是安慰自己说这样的伤势大概本身就没那么容易治好。

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有那么充裕的时间。以目前的状态,他更可能在见到女神之前就倒在半路上,更不用说去面对更加强大的敌人们。

但他的使命还没有完成。即使不知道最终会在哪里停下,但是在他再也无法移动之前,他会一直走下去,直到看清这场战争的终局。

艾尔扎克,若是有机会,我会带你回家的。

若是没有,我会留在这里,和你、和冰河一同沉睡。

……

“每一次见到你,都把自己搞得那么狼狈。”加隆很不温柔地放下他的胳膊,习惯性地刺了他一句,“小时候没看出来,你那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结果战斗起来居然是最疯的。”

他微微一笑,活动了一下手臂,道了声谢。谁能想到,加隆这样我行我素的人,用小宇宙为别人治疗伤势却那么得心应手呢?

加隆是他在冥界继艾尔扎克后遇到的第二位同伴。双子座暗星在冥界混得可比他自己好多了,不仅没受什么伤,连圣衣都没沾上什么灰尘,还为他带来了其他人的情况。

这也是他运气不错,否则他在冥界这样没头苍蝇似的乱闯,既找不到女神,甚至连自己的同伴到来了多少都不知道。

“刚刚寒冰地狱那边的小宇宙是艾尔扎克吧?”

“……嗯。”

“你果然还是舍不得杀他,居然想到这样的方式保住他的命。”

“能挣脱冰之柩是艾尔扎克自己的本事,我只是给了他一个机会。”

“给他个机会再死一次?”

“死在这里总比死在我手里强。”

“真亏得你能一本正经地说出这样的话……被人听到又会说你不近人情了。”

“没关系,该明白的一直都明白。这就够了。”

两个人默契地不再开口,转身朝着共同的目的地继续前行。

周围仍是一片黑暗,但是曙光已经不再遥不可及。

这样就够了。

——————————

II. 

身上的黄金圣衣微微颤动着,仿佛在代替过于冷静的主人抒发着激动的情绪。

在那一刻,他奇迹般地看清了自己最后的归处。那是在地狱的尽头那个没有丝毫希望的所在,一抹短暂而炽烈的阳光。

他听到加隆发出一声不屑地嗤笑,声音里却更多是感慨而不是嘲弄。他想,加隆应该也感受到了同样的共鸣。

“你先过去,否则他们该等急了。”出乎意料的是,加隆没有如他那样迫切地离开,而是停住了脚步,看向了拦在前面的敌人。

“那你呢?”他问。

“我用不了多久的。”加隆笑得爽朗,仿佛面前的冥界三巨头之一与那些不知名的低阶斗士没什么两样,“不会耽误时间的。”

加隆……也看见了自己的归处吗?

他顿了一下,点点头,转身朝着其余同伴汇聚的方向跑去,没有再说一个字。

……

加隆的小宇宙在远处炽烈地燃烧,然后如同星空爆裂般瞬间提升到了极致,又渐渐在冥界那晦暗的天空消失无踪。

十二件黄金圣衣却在这一刻聚在了一起。

“抱歉,久等了。”

作为最后一个到场的黄金圣斗士,卡妙的出场方式实在是别致得可以。明明是在座所有人里面伤得最重形象最狼狈的一个,但是一如既往惜字如金的风格反而让他显得异常潇洒。

真是够了……

米罗很想讽刺一句,或者就他浑身是血站都站不稳的样子表达自己的看法,但最终却忍不住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不得不承认,他心里更多是羡慕吧?自己几个人可是刚刚加入战局就因为结界压制莫名其妙地败北了,哪能像卡妙,加隆,沙加,还有童虎老师他们几个打得那么痛快?

闷骚的家伙,装冷酷就罢了,连装死都装得那么像,真是够了……

不过,冷酷吗?

他转过头,刚好看到不远处的仙女座少年被卡妙脸上难得的温柔笑容晃花了眼睛。

……

“仙女座……”

“卡妙先生?”

“有件事需要拜托你。”

“您请说。”

“请转告女神……白鸟座圣衣被留在了冰地狱。若是……若是可能的话,请女神将它带回大地上。”

……

为了大地的爱与正义!

灵魂在这一瞬间燃烧到了极致,不再是熟悉的寒冷,而是如阳光一样炽热而耀眼,仿佛那沉甸甸的重量在此刻被人同时分担了开来,让他觉得灵魂轻松得几乎要消散开来。

射手的弓弦颤动,发射出了世上最耀眼的光芒。

如同极夜的尽头,海平线上的第一缕曙光,带着所有的喜悦和伤痛,所有的期待与遗憾,洒满周围这个习惯了黑暗的世界。

——————————

III. 

“唉,你这家伙居然还是死在了这里,卡妙老师又不知要多伤心了……”

“这样看来,我们两个都不是好弟子啊,活着的时候让老师操心,死了又让老师难过。”

“但是你看见了吗?地狱中的阳光?就快要结束了呢。”

“真希望有一天,能和你还有老师一起,再次回到东西伯利亚那片冰封的冻土上啊……”

——————————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