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inoushunter

首页 黄道十二宫 私信 归档 RSS

【SS】初恋(妙冰CP向)-1

唔,LFT处女贴就发这个好了,反正发在别处都不好意思……【捂脸】

注意事项:

1:节操已死有事烧纸

2:无大纲无主线无更新计划三无产品,慎入

——————


1-不可说


真的是好久没见了。战后三年,五个人似乎还是第一次全都聚在一起。

冰河微微侧过头,借着四周的火光打量着正笑得前仰后合的同伴们,微微有些恍惚。

当然这几年大家并非没有见过面,尤其是星矢和瞬这两个在同一个城市居住的,听说每个星期都要一起出来吃顿饭之类的。就连一辉满世界乱跑之余也会偶尔不请自来,到昔日战友的地盘转上几圈。

但当五个人背着各自的圣衣,再次在圣域入口处会合时……冰河承认心里有了种山雨欲来的不祥预感,仿佛下一刻就会有什么新的邪恶神明突然凭空出现,把已经开始渐渐习惯了的平静再次打碎。

这其实也没什么。

战斗并非他所期待的,但至少足够熟悉。比起平静单调的生活中无可避免的各种胡思乱想,似乎更加好应对一些。

……不过这一次来圣域的确不是来打架的,而是女神的命令。纱织的召集令颇有些语焉不详,也并没有危机将至的紧迫感,不过大家不约而同地提前到来了。步入叛逆期后性格越来越脱线的少女这几年确实让每个人都吃瘪了不止一次,但想必还不至于将自己的腹黑用在这样的正事上。

时值白羊月末尾,正是圣战结束三周年的日子。纱织在战后从未举行过什么祭祀仪式,大家也没有刻意提起过,但是没人会忘了这个日期。

想必这次回来是与此有关的吧。

冰河微微叹了口气。他不确定自己对此是否期待。那些人配得上所能赐予的一切荣耀,但此刻他发现自己心中竟是恐惧更多些。

就像一直以来那样含含糊糊地蒙混下去,他的潜意识至少可以自欺欺人地幻想卡妙还有回来的一天,如同多年前那样,裹着一身风雪推开小屋的门。

卡妙啊……

这就已经三年了吗?

怀念并未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淡化,反而与日俱增。只不过初时刻骨铭心得整个灵魂都血淋淋的思念已经悄然变得柔和起来,像是缠绕在心头的丝线,挣不脱甩不掉,却不再难以触及。

冰河想,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会真正接受卡妙已经逝去的事实,但是对方在心中所占的位置依然不会有丝毫变化。

这样也挺好的。

至少,卡妙有一部分的的确确是在他的灵魂中延续了下去。

他的拳,他的冻气,他的意志,他的期冀,以及……

以及——

……

“——冰河!”

甩甩头,金发少年将蠢蠢欲动的想法驱出脑海,一转头看到了仙女座少年颇有些不怀好意的笑容,一股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所以……为什么自己会同意参与这种无聊的游戏?

大概是同生共死过,所以才对曾经并肩作战的兄弟们多了一丝难得的纵容。冰河无奈地放下酒杯。算了,大家玩得开心就好。

星矢正在大笑着对瞬的选择表示赞赏,脸上用记号笔画满了红色的桃心,似乎是在刚刚走神的过程中被一辉画上的。也不知道明天见到纱织前能不能洗得掉……

“冰河一个人在那边喝闷酒喝了那么长时间,不能便宜了他!”

——酒是从水瓶宫的橱柜里取出来的,应该是卡妙的私藏。第一次住在水瓶宫时冰河就发现了这个意外惊喜,不过一直没有动过。而今天晚上能毫不迟疑地把它们拿出来,或许是因为与兄弟久别重逢的兴奋,但更多是一丝奇异的叛逆,有点像是刚刚步入青春期的小孩子迫切地想要证明自己已经长大了……

当时瞬有些迟疑的看了他一眼,似乎为这样有些不敬的行为感到不安。

但冰河只是耸耸肩。“反正不会有人抗议,干脆喝掉吧。”他是这么说的。

反正,卡妙要是不高兴,就亲自来抗议好了。

“我选真心话。”还没等瞬开口问,冰河抢先说。

刚刚目睹了一辉被逼着唱了女高音,又报复性地给星矢化了妆,最后连累自己的弟弟被迫换上了女装……冰河无论如何都不会选择大冒险了。真心话的话,似乎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瞬脸上的失望只持续了一秒钟,就重新挂上了有些邪恶的笑容。他明显有点醉了,看样子酒量还和几年前一样惨不忍睹。

“冰河,你喜欢的人是谁?”

这个问题让其他人都愣了一下。

也不知是不是酒精的缘故,自从贵鬼挺不住去睡觉之后,剩下几个人的话题就变得越来越奇怪。私生活之类的话题,有的没的,早就互相扒了个干净。刚开始几轮冰河就被问到了是否在西伯利亚悄悄交了女朋友的问题——否定后被星矢笃定是个无聊的家伙,因此躲过了好几轮……

果然,星矢跳出来大声抗议。“瞬,换个问题!刚刚不都问过了吗?”

瞬清秀的脸颊在酒精的作用下显得有些泛红,被星矢不知从哪里搜出来硬套在身上的连衣裙衬托的更加女性化了。

“你听清楚我的问题,”他嘿嘿一笑,“冰河说他从来没交过女朋友,可没有说过……男朋友之类的……”

天马座少年噗地一声把嘴里的酒喷了出来,转头看向冰河。“你难道真有男朋友?”他像发现新大陆一样问,随即慌忙摆手,“我倒是没意见啊!就是意外——”

“……没。”

兴奋的表情瞬间换成了失望,也不知道冰河没有男朋友碍到星矢什么事了。“可惜了,又浪费了一个问题……”

不过瞬明显没打算让冰河蒙混过关。“不不不,”他伸手打断星矢的话,眼睛直直地盯着冰河,“我的问题是:你喜欢的人是谁?”

星矢皱起眉头。“有什么区别吗?”紫龙放下手里的杯子,略带好奇地问。

还是一辉首先明白了过来,有些好笑地看了一眼多喝了两杯暴露了腹黑本性的弟弟。“说不定是暗恋,或者被拒绝了呢?”

“你怎么知道冰河有喜欢的人?”星矢还是不太明白。

“就是不知道才问的啊。”瞬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你没有注意到他一直没有否认吗?”

一众人的目光瞬间转移回冰河的身上。金发少年手里还握着酒杯,表情僵硬得像是被冰冻住了,难辨喜怒。

紫龙意外地一挑眉。“难道真被瞬说中了?”

……

瞬的观察力一如既往的细致。

冰河的恼火只持续了一瞬间就悄然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疲惫。他怀疑仙女座少年其实早就看出了些什么。只不过,瞬在头脑清醒的状态下绝不会这样冒冒失失地逼着他把心里的秘密说出来。

这就是偷酒喝的惩罚吗,卡妙老师?

是什么时候产生了那样的感情呢?冰河已经记不清了。

只记得那一天清晨站在熟悉的冰面上,突然就意识到自己已经不仅仅是在怀念一位逝去的长辈和保护者了,就像是一夜之间长大成人。微妙的情愫突如其来地觉醒,却又好似从一开始就存在于灵魂的某个角落等待着他去发掘,如同积雪在阳光中一层层地融化,终于露出了岩石上铭刻的字迹。于是,一直以来夹杂在思念之中那种隐隐约约的遗憾终于有了合理的解释。

那样荒唐的想法,每次在脑海中涌现的时候都会让他感到深深的羞愧,却又不情愿将它斩断。就像是幼时趁着老师不在偷偷品尝到的红酒,满口都是辛辣苦涩的味道,让他想哭的同时又不由自主地感到一丝窃喜……

……但这样明知不该有的想法,又怎么能说出来?

冰河不愿想象,若是卡妙老师察觉到了他的想法,会露出如何失望鄙夷的表情。

……

“会是谁呢?是我们认识的吗?”星矢还在一脸兴奋地猜测。

“你让冰河自己说……”紫龙看似解围实则煽风点火。

“他不像是想说的样子啊!”星矢满脸鄙视地看了冰河一眼,抱怨道,“还不如自己猜的快!”

就连一辉被勾起了兴致。“我也有点好奇会是谁。”凤凰星座一脸淡定地表态,仿佛是在谈论圣域的天气。

“其实很好猜的。”始作俑者突然开口。他的目光一直没有从冰河身上移开,不愿错过白鸟座少年任何一个微小的动作。

“咦?难道真是我们认识的?”

……

冰河低着头。长长的金色刘海垂在眼前,挡住了同伴好奇的目光,却挡不住冥冥之中无形的审视。

卡妙仿佛正在某个看不见地方注视着他,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冷峻,一双深蓝色的眸子像是北极海深处的漩涡,不带一丝温度。

意识在酒精的刺激下变得有些恍惚。手中的酒杯上隐隐附着了一层冰霜,是小宇宙开始失控的前兆。即使酒量不错,在今晚的刻意放纵下,也让他逐渐失去了惯常的冷静。

卡妙,我——

……不,不能说出来。

仅仅是在心里想一下,对老师都是一种亵渎。将这样的想法大声说出来,只会让他的罪过变得愈发难以原谅……

但是他又能瞒得过谁?

自己小心翼翼隐藏着的,自私卑劣的想法……就算瞒得过别人,终究还是瞒不过逝者无所不在的注视的吧?

……

“你们想想啊,和他最亲近的人是谁?”仙女座少年循循善诱地提示道,“让他一直以来念念不忘的人是谁?”

“你是说……”

“……不会吧?”

紫龙和星矢同时恍然,让冰河意识到自己也许藏得确实没那么好。

连他们都瞒不过,怎么可能瞒得过卡妙……

从小到大,他有什么事瞒得过卡妙了?

冰河感到有些眩晕,冥冥中的注视变得有若实质,让他觉得自己所有的龌蹉都暴露在了那个人面前。

“平时小心翼翼连名字都不敢提,但是一到生死关头总是会挂在嘴边的人……”瞬甩了甩头,似乎是想把醉意稍稍缓解一下,不过说出的话依然条理清晰得很。

一辉若有所思,也不知是正在朝同一个方向考虑还是单纯想要起哄。“说起来,这些年冰河一直住在西伯利亚没挪过地方……”

“就算如此,也不一定就是暗恋啊!毕竟,那是他——”

那是他的恩师!抚养他长大,教导他成为了一名战士,将一切意志和期冀全都交付给他的恩师!

他怎么能,怎么敢,奢望更多……

可感情又岂是说摒弃就能摒弃的?

卡妙教过他很多次。别的教导冰河都能做到了,唯独这一点,毫无头绪。

“那样的羁绊,可不像是普通的师徒……”瞬微微摇头,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脸上表情柔和了一瞬间,又重新挂上了腹黑的笑容,“星矢你可没有跟魔铃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吧。”

“这倒像是冰河的性子,”一辉嗤笑,毫不客气地吐槽,“总是磨磨唧唧的……”

“真是这样吗?”星矢似乎渐渐被说服了,但还是有些迟疑。

“你就当是……女人的直觉好了。”瞬神神秘秘地说了一句,随即绷不住表情哈哈大笑起来,身上的连衣裙一抖一抖的。

一辉表情复杂地瞥了弟弟一眼。果然让瞬喝酒就是个错误……

“所以,冰河……”终于笑够了之后,瞬一边擦着眼泪,一边伸手拍拍冰河的肩膀,将话题扯了回来,“我的问题:你喜欢的人是谁?已经重复三遍了哦!”

紫龙叹了口气,似乎意识到冰河的状态有些异常,稍稍心软了一下。他是几个人里唯一一个没有喝酒的。“这样,冰河,”他开口打着圆场,“如果实在说不出口,只需要点头或者摇头表明瞬的猜测是不是正确的就行。”

“什么是不是正确?”有人问。冰河混乱的大脑已经无法处理声音的来源了。

“就是瞬刚刚猜的啊,” 紫龙顺口回答,“冰河暗恋的人是不是——”

……

深夜的白羊宫主殿显得昏暗了很多。初夏的夜风一瞬间变得寒冷刺骨,让冰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有些感激紫龙的好意,很想就这样点点头,尽快结束这让人发狂的游戏,然后回到水瓶宫熟悉安全的干燥空气中,重新将自己的心情收拾好。

只不过,他的全身都僵硬得无法动弹。

周围突然安静了下来,使得少年耳边只剩下血液冲击耳膜的轰鸣声。似乎兄弟们也意识到冰河的情绪不太对劲,因而不愿意将他逼得太紧。本来是放松心情无伤大雅的小游戏,造成他现在这样大的困扰,也只能怪他自己心思太重了。

也许在其他人心中这算不得什么过份的问题。卡妙的年龄与他相差不多,曾经朝夕相处那么多年,又经历了那样超越了生死的羁绊,产生什么朦胧的想法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

虽然对方去世已久……这一点或许才是让星矢他们感到有些不好的地方,对冰河却并非是纠结的重点。无论是生是死,都改变不了简单的事实:那是他的恩师,那是他……迷恋的对象。

……所以不承认又有什么用呢?

冰河的唇边突然勾起了一丝笑容,紧绷的肌肉一瞬间放松了下来。酒精的作用以及心事被人道破的惊恐在小宇宙的运转下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某种新的冲动。

那不知所起的心思被隐藏得太久,像被困在黑暗囚笼中的野兽,无时无刻不在噬咬着他的内心。若是说出来,承认自己的贪婪和自私,也许会稍稍好受一些吧……

更何况,到了这种地步,若是连承认都不敢,岂不是对老师更大的不敬?

金发少年缓缓站起身来,隐隐意识到不止一道目光落在了身上。恍惚间,他仿佛又感到了熟悉的小宇宙在周围若隐若现,像是在聆听着犯了错误的孩子一脸纠结的坦白。

他的笑容渐渐加深。

我知道自己错了,也愿意接受您的审判。但我……我一点都不想改正呢。

即使还是没能学会您所期待的冷酷,至少……让我证明自己还没有丢下勇气。

“没错……”冰河开口,有些嘶哑的嗓音在静止的空气中显得异常清晰,“我喜欢的人,就是卡妙。”

沉默。意料之中的起哄声没有出现。

冰河垂着头,带着仿佛是认命了一般的古怪笑容,将那句在内心深处盘旋碰撞了不知多久的话清晰地说了出来,像是在品尝那句话在唇齿之间苦涩而炽热的味道。

“我喜欢……卡妙老师。”

没有人回答。大家仿佛都被冰河的话惊得不知如何开口了。

难道刚刚猜错了?瞬并没有猜出自己的心思,而是单纯的调侃?那自己这不打自招的坦白岂不是有些尴尬了……

金发少年有些迷惑地抬起头来,却发现几个兄弟不知什么时候都站了起来,表情一个比一个复杂。星矢目瞪口呆地盯着他的脸,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紫龙微蹙着眉头,失明的双眼越过他的肩膀,仿佛是想从黑暗中看出什么新的东西。瞬脸上的红晕仍未完全退散,表情却像是要哭出来了一样,半个身子下意识地躲在了一辉身后,活像个遇见强盗的小姑娘。一辉倒是没露出什么异样,目光犀利地盯着冰河的身后,只不过在看到金发少年疑问的眼神之后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冰河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身后似乎多了不止一个人。方才感觉到的,隐隐约约的小宇宙气息明显有些过于真实,并不像是酒精作用下的幻觉。

……

过了好久,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略带迟疑地响起。

“冰……河?”

——————


(呼,就这样吧……

评论(9)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