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海

脑洞似黑洞,墙头多如草。坑品亦然。
佛系混圈,道系更文。

【巍澜】放逐(四)

赵云澜一扇翅膀,不小心把沈巍扇没了。

剧版背景。沈巍黑化预警。HE。

前文:(一) (二) (三)


——————————

昨天没有姬友陪我聊天,所以这章写完了。

我到底在写什么啊……

——————————


22、

赵云澜的意识像是在梦境与现实中不停地进进出出,让他恍惚间几乎以为又回到了镇魂灯里。

他的眼前不断闪过凌乱的画面,每一片都是沈巍的眼睛。前一秒是少年黑袍使清澈中带着些许委屈质问的目光,下一刻又变成了沈教授镜片后面带着笑意的凝视。强忍痛楚的宽慰渐渐染上了悲哀,眼眶变得越来越红,眨眼的工夫整个眼球都布满了狰狞的血丝,连瞳孔都像是被怨恨烧成了红色……

画面更换得越来越快,让他头痛欲裂,胸口一阵阵发闷,口腔中隐隐尝到了一丝腥甜。他难受得恨不得就此昏死过去,潜意识里却又舍不得放过任何一个零碎的片段。

毕竟,这些画面,大概从此以后就只存于他一个人的记忆中了。若连他也忘了,那么另一个沈巍曾经存在的痕迹就完全消失了。

他不敢忘。

赵云澜的眼眶又是一酸,胸口像是被人猛地捶了一拳,用尽全部意志力才没有再次哭出来,却还是忍不住一阵干呕。肩膀上传来的酸痛让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的双手竟然仍被黑能量捆在原处,他却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一只手抚在了他的额头上,冰凉的触感迅速驱散了脑海中的浓雾,使一团乱麻一样的思绪慢慢变得清晰起来。半晌,他微微偏了偏头,避开了那只手,抬头看向手的主人。

沈巍若无其事地收回手,表情依旧波澜不惊。山洞里的光线似乎比原先亮了些许,赵云澜几乎能看到自己映在对方眼中的倒影。

他盯着那双眼睛看了很久,这才开口,声音嘶哑得连自己都听不太清。

“你给我喝的是什么?”

“……放心,不是毒药。”沈巍微微垂下眼帘,将双眼藏在了长长的睫毛背后,“我不会让你这么轻易就死掉的。”

说完他从赵云澜身边站了起来,转身走出了洞口,一身厚重的黑袍拖在身后,不经意地在赵云澜的小腿上轻轻蹭了一下。

赵云澜看着他的背影,抿了抿嘴唇,眼神变得十分复杂。

沈巍不记得,但是赵云澜不敢忘。

血液掺在药汁里残留在舌尖的味道,是火焰烧灼万年都无法抹去的记忆,就像血的主人苍白安抚的笑容和那一句柔和的“值得”。


 23、

不久前沈巍一言不合就翻脸的行为向赵云澜很好地诠释了喜怒无常这个词。

然而从沈巍的角度看,赵云澜其实更是如此。

这人在他返回山洞之后就突然进入了莫名其妙的愉悦状态,好像前一天哭得撕心裂肺旳人不是他一样。若不是对自己的异能好歹有点自信,沈巍几乎要以为那人已经被某个把求生欲全换成了脸皮厚度的存在掉了包。

“我说小巍啊,你把我捆在这到底想要做什么呢?”赵云澜毫无求生欲伸出舌头舔了舔沈巍伸到他嘴边的手指,看着对方被惊得差点将碗里的东西全糊在他脸上,不禁得意地挑挑眉,“费了那么大劲把我捉来,总不至于就为了找个充气娃娃吧?这买卖可有点亏。”

沈巍将手收回身侧,拇指无意识地摩挲着被赵云澜的舌尖蹭过的地方,只觉得整个胳膊都有些发麻。他完全想不出面前这人怎么烧一退就这么突兀地换了画风。

莫不是烧坏了脑子?沈巍忍不住盯着赵云澜满是调笑的眸子看了看,没发现有什么不妥之处。想想这人说话条理也还算清晰,就暂时否定了这个想法。

万年后的第一次正式见面,自己便已经将最为肮脏不堪的一面彻底暴露在了赵云澜的面前。他想,这人无论对他多么怨恨鄙夷,他都能够理解,也足以应付得来。然而现在赵云澜却表现得若无其事,仿佛并不是受到了侵犯,而是亲近的人之间无伤大雅的小情趣。更糟糕的是,这意想不到的反应让沈巍心中升起了一丝期冀,竟然忍不住起了“若就这样下去该有多好”这样不切实际的想法。

这种失控的感觉让他无比烦躁,就像原本完美的盔甲产生了一丝裂缝一样。

而面前这人还在毫无自觉地试图将裂缝变得更大。

“你想要什么就和我直说,我能给的肯定都给你。但你要先说出来啊,不然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呢……”赵云澜懒洋洋地靠在石壁上,满口天花乱坠,毫无俘虏的自觉。他的身上盖着黑袍,身下和背后的石头都被用黑能量改造得柔软了,整个人惬意得像是个在度假的土豪,一边享受着不存在的阳光,一边还口花花地调戏身边的小情人。“总是像个蚌一样,把什么东西都憋在心里,也不嫌累得慌。”

说着,他舔舔嘴唇,朝沈巍的方向抛了个风情万种的媚眼,让接收者被辣得眼睛一痛。

“你看,小巍,我现在身无分文,无家可归,连最后一身衣服都被你撕烂了,浑身上下也只有这一颗真心还能上称卖上几斤。你要吗?”

“……”甜言蜜语说得这么熟练,也不知是练习了多少次。沈巍越来越恼火,心脏却无法控制地漏跳了几拍,耳朵变得更红了,说不清是羞还是气。

“小巍啊——”

“别用那个名字叫我了!”沈巍心烦意乱,终于开口打断了他。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又要相信了,又要被面前这个人随口说下的承诺牵住了心神。

“行吧,那我怎么叫你?”赵云澜从善如流,“黑袍哥哥?沈美人儿?小心肝儿?大宝贝儿?”

“……”

看来食物是堵不住他的嘴了。沈巍闭了闭眼睛,深呼吸,将碗放在一边,果断采取了更强硬的方式。

几千年前他就清楚,他想要的,就算再怎么祈求也得不到,只能自己亲自去拿。


 24、

这还是他的沈巍。

哪怕是做了几千年的君王,几千年的囚犯,沈巍在他面前仍然纯情得像是一张白纸。他仍是会被他满口胡言乱语弄得方寸大乱,故作镇定的同时耳朵尖却变得通红,像只腼腆的兔子。

只不过,现在这只大黑兔脸红之后是会咬人的。

……然而自己做的孽,腰断了也要圆回来啊。


 25、

“小巍,别总戴着面具了……”

赵云澜看着沈巍再次习惯性地将表情变成一片空白,忍不住开口。

沈巍替他按摩肩膀的动作停了下来,下意识地伸手朝自己脸上摸了摸。

“面具?”他有些疑惑,“我早就不用了。”

“……是吗。”

记忆中那个少年有些赧然地笑着。‘我杀人的时候会害怕。’他说,‘戴上面具后,别人就不知道我害怕了。’

被人称为暴君的存在,自然是不会害怕的。因为就算没有面具,也不会有人能看见他的真实情绪。

赵云澜别过头,转移话题。

“我说你这又是何苦呢?”他微微叹了口气,“宁愿像个小媳妇一样给我捏肩膀,也不肯干脆把绳子松开。”

沈巍放下手,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自从赵云澜有意识地将两个性格的沈巍当作同一个人,两个人的相处模式似乎就真的恢复到了从前的样子。这让他几乎忘了自己其实仍是这位暴君的俘虏,差点就把手腕上变得柔软了许多的黑能量绳索当成了情趣。

此刻看到这个表情,赵云澜十分突然地想起了自己的处境。

“很久以前我从沈勉口中听到了你与他相识的过程。你将他从贼酋手中救出来,我应该先向你道谢的,毕竟当初是我这做哥哥的没能将他保护好。”沈巍朝他微微颔首示意,优雅得像个学者,“我听说,你闯入叛军老巢的时候,恰好赶上了贼酋将全部精英带出的时机,恰好沈勉手臂受了伤所以没有同行,恰好当时留守的头领打了个盹,你们离开时又恰好下了场阵雨,将身后的痕迹全都抹去了。”

他轻轻笑了笑,表情中有种看破一切的坦然,让赵云澜恍惚之间竟又看到了当初与他忙里偷闲并肩坐在长椅上的沈巍。那时自己是怎么说的来着?‘以后我都听你的,行了吧’?然后沈巍就露出了这样的笑容。

那时候他应该是预料到结局了吧?他知道这是个无法实现的承诺,却已经接受了事实,所以才会笑得那么既无奈又释然。

可是现在这个跟自己玩捆绑play玩得不亦乐乎的沈巍又为什么会露出同样的表情呢?

“我那个傻瓜弟弟也许会将这一切归于运气,但我并不相信。我猜想,你拥有某种能力,能够在冥冥之中找到最佳时机,将成功的几率最大化。所以若是你想要离开,那么肯定会找到机会……除非我直接将你锁住。”

“示弱是骗不了我的,赵云澜。”沈巍的笑容愈发温柔,几乎与赵云澜记忆中的样子完全重合在了一起,可是口中说出来的话却说不出的狠戾,“我既然找到了你,就不会给你机会逃走。哪怕是死,我也要先把你勒死在我怀里。”

赵云澜目瞪口呆地看了沈巍好长时间,随后突然失笑。他这奇怪的能力被揭穿的时候心里还有点慌乱,但是沈巍最后的威胁反而让他不知怎么就安心了下来。若是他不想离开,那么沈巍是不可能甩掉他的。

面前这人总算是露出了一丝破绽了,也不枉他念叨了这么久,差点就要怀疑自己的情话熟练度下降了。

心思这么重,真不好养活。

“宝贝儿,你这情话都是跟谁学的?”他舔舔嘴唇,“这也太辣了。”


 26、

“他在躲我。”

“哥哥?你说什么?”

“他在躲我。我要把他找出来。哪怕把整个海星翻个底朝天,我也要把他找出来。”

“你疯了!你要破坏镇魂令?!”

“是他失约在先!我已经忍耐了三千年,可他还是没有来!我不想再等了。明天一早,我会将通道全面开启,让警卫队第一时间进入海星……”

“哥哥,你——”

“……找到他!找到他……再也不让他离开。”


 27、

“赵云澜……赵云澜!我不许你离开!”

“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要找我?为什么要我留下?”

“是你失约在先——”

“错!”

“你欠我的——”

“又错!”

“……我想要的东西,绝不会放手。”

“接近了,但还差一点。”

“……”

“回答我,沈巍!”

“我……喜欢你。”

“再说一遍,大点声!”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要你一直留在我身边!”

沈巍失控地大叫出声,然后一口咬在了赵云澜肩膀上,借此来抵挡胸口处陌生的痛楚。视野一瞬间像是被什么东西挡住了,扭曲得模糊不清,让他忍不住狠狠闭上眼睛,用力得仿佛要挤出血来。

那些话在赵云澜的引导下如水到渠成一般冲口而出,却在一瞬间耗尽了他所有的情绪。每个字诞生出来时都在灵魂深处烧出了伤疤,铭心刻骨,痛彻心肺。这是他几千年来第一次完全将主动权交了出去,连同能够伤害他的利刃一起。他已经将自己的咽喉完全暴露在了对方的面前,接下来只能被动地迎接这个人的审判。

但他心中却没有任何忐忑或是期待,只剩下深深的疲惫,甚至无力去思考赵云澜可能的回应。无论是救赎还是更深的诅咒,都已不是他能够预料的了。

你要的答案我给你了,可我却不知道自己想听到什么回应。

这样也好。他想着,眉头渐渐舒缓了开来,双目却依旧紧闭着。所有事都掌控在手中,其实是很累人的。

而自始至终,这个人都是预知异能唯一的例外。

“沈巍,把我的手放开。”

沈巍稍稍僵了一下,牙齿缓缓地离开了赵云澜的皮肤,口中满是腥甜。


 28、

束缚手腕的力量消失了。赵云澜的胳膊像是两条死蛇的一样重重地砸到了地上,过了足足几十秒才感到星星点点针扎一样的刺痛。被吊了这么久,他的手臂早就失去了知觉,这时终于垂了下来,血液才开始重新流了进去。

稍稍缓了缓,他猛地直起身子,不顾老腰有气无力的抗议,一把将沈巍推得向后坐倒,然后顺势骑了上去。刚刚恢复些许知觉的胳膊绕到沈巍颈后,揽住他的肩膀,将他直接搂进了怀里。他的手指动了动,将沈巍长长黑色发丝胡乱缠了几圈,然后紧紧地攥进手心,仿佛这样就能将人抓得更牢一些。

沈巍几乎是下意识地用双手环住他的腰,将脸埋进他的肩膀。

潜意识里,赵云澜隐隐觉得他们两人现在的姿势实在是有些羞耻。他赤身裸体,两腿大张,像个长手长脚的大马猴一样缠在沈巍身上,那根凶器甚至还埋在体内没有退出去。若是沈教授看到了,不免要红着脸骂一句“有辱斯文”。

但他好不容易才将这人抱住了,又怎么舍得放开……

“我在这,”他说,声音柔软得像是在安慰一个迷路的小孩子,“我哪也不去。你看,我说话算话的。”

终此一生,他都不会再放手。

“……所以你也不许再丢下我。”

 

(未完待续)


评论(8)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