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海

脑洞似黑洞,墙头多如草。坑品亦然。
佛系混圈,道系更文。

【巍澜】放逐(一)

赵云澜一扇翅膀,不小心把沈巍扇没了。 
—————————— 
剧版背景。沈巍黑化预警。HE。 
—————————— 
在镇魂坑底蹲了几个月,终于忍不住向键盘伸出了罪恶的手。 
日更是不可能的,大纲姑且算有吧,应该不会太长……吧。 
能看到的都算缘分_(:зゝ∠)_



0、 

‘若是给你一次改变历史的机会,你会怎么做呢?’

人被烧得久了,脑子里就会产生一些奇奇怪怪的幻觉,比如听见镇魂灯在说话。

“大概……会把夜尊这混蛋宰了吧,趁他没觉醒异能之前。”闲着也是闲着,赵云澜想了想,居然很是认真地回答了。

‘是这样吗?’灯的声音有点意外。

“是啊……若是没有他,后面的事情就都不会发生了。”赵云澜说。潜意识里他也知道自己这逻辑大概是说不通的。万年间能发生的事情太多,哪怕没有沈巍家不省心的弟弟,也会有别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对世界产生怨恨,也会有其他事件成为危及两界的导火索。

但若没有夜尊,最起码沈巍不用跟他同归于尽了。

“至少,沈巍的结局会好一些吧。”犹豫了一下,赵云澜还是加上了一句实话,似乎觉得自己若连对自己脑子里的声音都不能坦诚相待,也是有点太怂了。

‘呵,想得倒是挺美。’

还没等赵云澜从自己居然被一盏不知啥时候产生了灵智的破灯鄙视了的震撼中回过味来,就在一阵天旋地转中晕了过去。

能量体其实也会晕吗?这么多年来被烧得死去活来还保持着清醒,果然是这破灯在故意整他。


1、 

“你们赵处长在吗?”

“……我们处长不姓赵。”

赵云澜蹲在台阶上,一时有些茫然。

“那,你们顾问今天来了吗?”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

郭长城的面容仍是熟悉的腼腆和稚嫩,只不过看向他的眼神却带着明显的莫名其妙。

“特调处什么时候有顾问了?”他小声嘀咕着,不确定地皱起眉头,“诶,您别急着走啊!那个,这位……这位同志,我是不久前新来的,有些事也不清楚。要、要不我帮您问问?”

没了赵云澜,沈巍自然也不会跑到地面上微服私访。

赵云澜摆摆手,游魂一样地转身飘走,目光仍有些呆滞。看来这次真是玩脱了,连自己都给玩没了。

但至少……至少结局改变了吧?


2、 

被镇魂灯一脚踢出去之后,赵云澜又落在了万年前的邓林,时间比第一次穿越还要提前了一些。

与镇魂灯的对话在他的脑海里一遍遍地回放,让他几乎相信了自己半是吐槽的说辞,几乎就认定了杀死夜尊真能将万年后的悲剧扼杀在萌芽中。

只不过,被他从贼窝里救出来的白发少年一点都不像万年后那个病娇,反而与他亲哥掉马前装成的那只无辜小白兔颇有些神似。

再加上这孩子本就长了一张与沈巍相差仿佛的脸……

……下不去手啊。

赵云澜收回拳头,看着被他揍得眼泪汪汪的熊孩子,忍不住仰天长叹。

算了算了,毕竟是沈巍的弟弟。不长歪的话,应该就不会搞事了……吧。


3、 

改变历史带来的影响说大也大,说小也小。除去赵云澜和沈巍两个似乎从未存在过的人之外,一切皆与他记忆中毫无二致,就连地星的通道都仍在原处。可见这世上没有谁是不可或缺的。

但若他没有猜错,通道另一边的变化应该会更大一些。

离去前最后那场战斗对他来说才刚刚过去没多久,他很清楚地记得在清理战场时沈巍看到弟弟的那一瞬间,眼中燃起的连面具都不能挡住的喜悦。这让他满足之余又有些怅然。

没有了亲弟弟对他毫无来由的怨恨,也没遇到对他满口胡言乱语的神经病,沈巍的经历想必不会那么多舛。少了命运的捉弄和执念的束缚,以他的能力与头脑,会给地星带来难以想象的变化。

这就是……他的初衷。他不应该感到遗憾。

赵云澜远远看到地君殿的入口,不由自主地放缓了脚步,最终停了下来。他在原地站了许久,直到门口的守卫在屡次呼唤他未果忍不住跑进去报信后,才长出一口气,自嘲一笑。

怎么会不遗憾呢?

他最想见到的人,此刻对他的印象,大概也只是万年前略有耳闻的陌生人吧。

好在他现在回到了原点,两人还有重新认识的机会。

杂乱的脚步由远及近。赵云澜回过神来,重新收拾好了情绪,甚至在见到当先走出的熟人时,还眯起了眼睛,露出了惯常的亲切笑容。

“面面!”

一身白袍的青年人原地绊了一下,惊喜万分的表情瞬间扭曲了起来。

“我叫沈勉!沈勉!”他在一众卫兵惊愕的目光中气急败坏地吼道,“一万年不见,昆仑你果然还是个混蛋!”


4、 

“夜尊这名字乍一听十分霸气,仔细想想却一股中二气息扑面而来。不如你就换个名字,叫做沈……面?”

少年夜尊看上去十分感动:“滚!”


5、 

当机会来临时,他没能忍心对尚未走入歧途的少年人下手,而是将它当成了亲弟弟那样认真教导了起来。

好在,他似乎赌赢了。

面前的人是所谓地星议会的议长。鬼知道他不过是从贼窝里救出了一个臭小子,怎么就连万年后地星的政府结构都改了。但是时间的不确定性,赵云澜早在很久以前,在虫洞里见到一脸复杂的沈巍时,便已经深有感触了。

“不错嘛,”赵云澜围着另一条时间线上差点毁灭世界的中二青年转了几圈,打趣道,“难不成你现在还有个外号叫白袍使?”

沈勉的表情瞬间僵住了,随后一声叹息。

“你既然已经猜到了,也就没有必要瞒着你了。”他说,伸手揉揉眉心,“不错,黑袍确实是我哥哥,我的孪生兄长。”

赵云澜怔了怔,隐约觉得话题的走向不太对。为什么这小混球提到沈巍时会是这样的语气?

“我记得,你一开始是要杀了我的。”沈勉从座位上抬起头,神色有些复杂,“你那时是不是把我当成了哥哥?”

“……”

我不是我没有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6、 

“我也不怕跟你直说。我是来自后世的人,到这里就是为了杀你。”

昆仑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表情完全没有平时的随和,只是眼中闪过一丝复杂。

“但你现在还没有做下错事,我也不好直接下手。”他毫不留情地说,“你记住,若是你以后真的走歪了,哪怕时隔万年,我也不会放过你。”

相处多日,昆仑对他一直不错,除了哥哥之外,还从没有人对他这样好。但他却总觉得,这人豁达随意的性格中掺杂着一丝疏离,就像是始终有些心结。直到他终于鼓起勇气追问原因,才听到了这样一番警告。

沈勉心里是有些委屈的,委屈到将这话记了一万年。随着岁月的流逝变得越发谨慎的个性,大概也是他潜意识不愿让那个被他视为师长的人失望吧。


7、 

“说起来,你从没有提过会在什么时候回来。现在想想,这时机大概也是注定的。事态紧急,我就不跟你客气了,等解决了问题再好好聊一聊。”沈勉直起身子,神情严肃。

赵云澜眼睛发痛,被违和感刺激得浑身不舒服。他大概永远无法习惯这个老干部版本的夜尊,一谈起正事来居然比为人师表的沈教授还要严肃三分。

“你从小就没跟我客气过,只会不停地给我找麻烦。”他把身子陷进了沙发深处,翘起二郎腿,随意地摆摆手,“说吧,这次又怎么了?”

沈勉又开始揉眉心,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的毛病。

“天柱里的囚徒几天前刚刚逃脱。”他省去了铺垫直入主题,不出预料地看到面前的人动作明显僵滞了一瞬。搭在沙发扶手上的手指突然收紧,指甲突兀地在沙发面上划过,发出刺耳的声音。

“这十几年来他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化,偶尔出声时条理也十分清晰,语气中甚至还有些悔意。”

“也怪我太过想当然,以为这是他在逐渐恢复理智的表现,便疏忽了一些。”

“他失踪得悄无声息,直到守卫需要轮换的时候才发现了异常,根据推断至少已经迟了几个小时。当时值守的卫兵今天早上才陆续醒了过来,对当时的情况完全没有印象。”

“听起来倒是他手下留情了,或许确实是恢复了一些理智。但几千年时间过去,他的力量并未有丝毫衰退,反像是比以前更加强大了。”

沈勉的声音不断地传入耳中,被他的大脑尽职尽责地解析。然而拼凑出来的信息却始终支离破碎,就像是一张画布被描摹出了背景中每一个微小的细节,却唯独在正中央留下一片空白,使人忍不住浮想联翩又本能地恐惧着未知的真相。

赵云澜浑身血液似乎都被冻住了,心脏每一次沉闷的跳动都像是拖着他的身躯从满地凌乱的冰碴上爬过,让他竟有些怀念镇魂灯中的火焰。

夜尊……沈勉就坐在他面前,那么天柱里关的又是谁?


(未完待续)

评论(9)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