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海

脑洞似黑洞,墙头多如草。坑品亦然。
佛系混圈,道系更文。

一篇给阿特的贺文

好感动QwQ

几年前心血来潮加了一个名字很有意思的群是我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自那以后多了一个随时互相吐槽互相投喂脑洞互相坑(噫)的小伙伴,笑点泪点脑洞波长一致得可怕。

认识你是我的幸福,素未谋面的知己。

……感觉都语无伦次了orz

Kuffskein:

  
  简介:一定!要记住!!出场人物姓名!!!



  *  阿特是我的好姬友,她对我非常非常重要。她就是我的子期,我的缪斯,我的脑洞回音墙。我们脑洞频率很神奇的能够对接,经常聊着聊着一个脑洞就出来了,再聊一聊文都出来了……那种奇妙的知己感觉无人能够替代,就算是我跟自己聊天的时候都没有这样的默契。
  能够遇到她真的是我的幸运。也许在全世界眼中她都只是一个普通人,对所有人来说她只是一个你们不认识的陌生名字,但在我眼中她是特别的,是唯一的,是宇宙级的瑰宝。通往我脑中另一个世界的大门后,永远能看到她的身影——只要一想到这里,那么无论现实怎样沮丧都没关系了。
  或许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你真的对我非常非常重要。
  这无关爱情,而是一种精神的寄托。我是如此感谢命运让我们相见,让我知道我的世界并不孤单。
  我把从我决定要给你写贺文后,生出的第一个脑洞扩大成文,是个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逗比风格大纲文,还有点神展开……这会是我2017年最后一篇文了,其实没有很精彩,但百分百是我自己的风格。
  总之,附带上我的小心心一起送给你。 @ominoushunter 迟来的祝你生日快乐。



  1
  我是一个有异能的人。
  我的眼睛可以变色。
  无论是变成红色的瞳孔、野兽一样的竖瞳、还是干脆把眼白也变成黑色,我都能做到。这种能力的外在表现十分酷炫,不过实际没什么卵用,对视力也毫无帮助,我依旧近视。
  我给这种能力取了一个很长的名字,叫做【美图秀秀·美瞳专家——瞳孔随心切换,秒变中二不是梦】。
  嗯……
  总之,我就是有个异能。


  2
  我小时候一直认为自己很特别。
  你们懂得,中二期的少年都有一种“我是被神选中未来要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的感觉——要是你还恰好真的有个表象十分酷炫的超能力,那么中二期就会爆炸式无限延长至大学——好在这种症状在我发现眼睛变色并不能帮我找到工作之后,就自然而然的消失了。
  但就在我已经接受自己其实只是个美瞳成精的普通人的时候,我突然被一个人找上门。
  那是一个加班过后,十分疲惫的晚上。天已经黑了,我还没有吃晚饭。我用两条腿拖着自己的身体走出大门,正在掏车钥匙,突然看到一个人就站在我的车旁边。他的身材十分高大,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帽衫,兜帽扣下,双手环胸,鼓鼓囊囊的肌肉快要把那两条可怜的袖子撑破。他就那样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面向着公司大门,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明明他的眼睛隐藏在兜帽下,但我有一种直觉,他在看着我。
  很神奇的,他并没有给我一种有威胁的感觉。仿佛我与他曾经见过面,知道他不会伤害我。于是我做了一件平时绝对不会做的事——我走到他面前,非常自然的问道:“你是来找我的吗?”
  ——如今回想起来,那大概就是我们几人所承载的力量之间的特殊吸引力吧。
  近距离看,他恐怕有两米高。我站在他的面前,彻底被他的影子吞噬。我们对峙一会儿后,他抬起手扶住兜帽,缓缓将它向后拉开——我屏住呼吸,看着他坚毅的下巴和高挺的鼻梁随着他的动作逐渐显露出来。他可能是个混血,眼窝很深,浓黑的眉毛令他看起来颇有野性。而在眉毛之上,是饱满的额头,以及——
  一辆车从旁边经过,车灯晃过他锃亮的光头。
  ……以及,寸草不生的脑壳。
  我就这样认识了冰晶蝶灵:一个两米高的秃头。


  3
  关于秃头的名字是冰晶蝶灵这件事,我必须解释一下,否则会令他听起来像个变|态。
  在遥远的曾经,我们的世界上还曾经有神灵存在。是这些伟大的神灵创造了我们。在古老的神话中,我们称呼祂们为【作者】,而祂们称呼我们为【角色】。被称为【作者】的神灵们赐下一种宝贵的,名为【人设】的生命源泉,由此,我们这些【角色】才得以诞生。
  但是,神灵有好有坏。其中一位邪神在创造【角色】时,一口气加入了大量被祂的思维扭曲过的【人设】,自此诞生了一个名为【玛丽苏】的角色。她拥有许多强大而可怕的力量,最著名的就是把所有与她接触的角色都变成弱智的【智障光环】,以及其他邪恶的力量。她仗着自己的力量玩弄欺凌众生,大量屠戮无辜角色,肆意的破坏着世界的平衡。在她黑暗的统治下,角色们生不如死,只能向神灵祈求帮助。终于有一天,众神聆听到了角色们的哀求。祂们决定帮助自己的造物杀死这个压迫他们的怪物。
  神灵们选出了七位最强大的勇士,用最饱满的人设为他们打造了武器。经过艰苦的战斗,这些勇士终于用丰富的经历打败了【玛丽苏】。但【玛丽苏】是不死的,因为有许多神灵在见识到【玛丽苏】的力量后,都渴望让她成为自己的造物。那些邪神根本不在乎其他角色的死活,一定会为了自己的私欲复活【玛丽苏】。为了杜绝【玛丽苏】卷土重来,勇士们牺牲自己,各自封印了【玛丽苏】的一部分力量——而这些邪恶力量不会消亡,只会随着勇士们的血脉代代流传。
  秃头就是其中一位勇士的后裔。他继承了先祖封印的力量,也同样继承了先祖传下的名字:冰晶蝶灵。
  这个名字原本是【玛丽苏】名字的一部分。勇士们将她的力量分开封印的同时,也各自取走了她的一部分名字。因为他们相信名字也是有力量的,如果她的名字不再完整,也能够削弱【玛丽苏】对世人的影响力。
  秃头——或者说冰晶蝶灵——和我坐在咖啡厅里,用低沉的声音将这个古老的传说娓娓道来。我听得入了神,不知不觉将咖啡上的拉花搅拌成糟糕的一团。
  “故事很精彩,但与我有什么关系呢?”在他说完后,我不由问道。
  冰晶蝶灵深深地看着我,混血儿偏蓝灰色的瞳孔很温和,与他壮硕的外表十分不符合。
  “因为你与我一样,也是当年那七位勇士的后裔。”他说,伸出手指了指我的眼睛:“你的眼睛就是证明。”
  “……你怎么知道?!”我有些惊慌。虽然中二时期我经常把眼睛变来变去,不过对外都宣称那是佩戴的美瞳效果,还因此被找过好几次家长……咳,反正不应该有人怀疑才对啊!
  “我们几个家族之间一向有联系。” 冰晶蝶灵收回手,十指自然的搭在一起,看起来很强势,却没什么压迫力:“为了防止【玛丽苏】复活,我们早就有过约定,七个后裔绝不能相见,以此保证【玛丽苏】的力量不会聚合。”
  “……但你还是来见我了啊!而且你也没有解释为什么你知道我的眼睛会变色!”
  他又沉默了一会儿,轻轻叹了口气:“你的父母在很早之前就与我们另外六个家族失去了联系,但我们又遵循着先祖的约定,不能来寻找你们,所以一直在暗中委派他人调查你们的情况……”
  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失踪了,和我的妹妹一起。我没有其他亲戚,因此童年的印象里只有冷冰冰的孤儿院。虽然条件比较艰苦,但我也没什么可抱怨的——毕竟,我还是顺利的活到成年了不是吗?
  “直到那件事的发生,令我们不得不亲自来寻找你们。”秃头的语气一变,让我也不由得严肃起来:“琉璃殇魂,我要告——”
  “等,等一下!你叫我什么?!”我忍不住打断他。
  “琉璃殇魂,这是你们家族传承的名字。你既然承载了这份力量,应该也继承这个名字。” 冰晶蝶灵说。
  “……”
  冰晶蝶灵见我不说话,继续说道:“琉璃殇魂,有人想要复活【玛丽苏】。”
  我还沉浸在由听闻【玛丽苏】一个名字片段带来的,不可抑制的颤抖中,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诶?”
  “有人正在收集【玛丽苏】的力量。”冰晶蝶灵摸了一下自己的秃头,语气沉重的说:“他们已经在对我们七个家族下手,其中已经有两个家族被他们夺走了力量……”他顿了顿,垂下视线:“……包括我。”
  “啊……我很抱歉。”我下意识的说完,明知道不应该,但还是忍不住好奇心:“你……你的先祖封印的是什么力量?”
  冰晶蝶灵定定的看着我:“我的先祖与你的先祖关系最好,所以在封印【玛丽苏】时,他们选择封印一对相似的力量。”
  “这种力量名为……”
  “……【彩虹一样的七彩头发】!”


  4
  冰晶蝶灵曾经有一头七彩的秀发。但就在上个月,他被不知名的组织袭击,他们残忍的拔光了他的头发,让他变成了秃头。

  听完他的话,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不由严肃起来。
  “所以,我是来保护你的。因为按照顺序,你的家族很可能第三个被袭击。这次一起来保护你的还有绯樱雪,她们家族封印的是玛丽苏【爱因斯坦的十倍智商】的力量。”冰晶蝶灵说着,低头揉了揉额角:“承载了这份力量的绯樱雪三岁能作钢琴曲,四岁成为书法大家,五岁就能击败世界散打冠军……但是由于我们的先祖曾经约定过,决不可令【玛丽苏】的力量再影响世界的平衡,所以她从未参加过任何比赛,也没有人知道。”
  “那她现在……?”
  “我在这里。”一个平淡的声音从我旁边传来。我吓了一跳,转头看见一个女孩坐在我旁边,表情死气沉沉的,语气也是:“我是和冰晶蝶灵一起来的。”
  “啊?哦……那你——”
  “为了方便保护你,我刚刚去将你的公司和房产商收购了。顺便去排查过所有摄像头,目前还没有可疑人士在你周围出没过。”她打断我,没有波澜的声音仿佛在念稿:“是的,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因为我的智商是爱因斯坦的十倍——不要问为什么以爱因斯坦为单位,这涉及到创造【玛丽苏】的扭曲人设力量来源,解释起来非常复杂。你只要记住这个名字就可以了。”
  我:“……哦。”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第一个被袭击的是封印【需要两千字来描述的绝美容颜】力量的轩辕雅月千泪心家族。”绯樱雪不等我开口多说一个字,就自顾自的说了下去:“第二个被袭击的是封印【彩虹一样的七彩头发】力量的冰晶蝶灵家族——这与当年的封印顺序相同。数据不足无法确定结论,但目前看来,最容易受到袭击的就是你,封印【随着光线不同而变化的七彩瞳孔】力量的琉璃殇魂。”
  “……”
  冰晶蝶灵想要说什么,但绯樱雪在他之前开口说道:“他要告诉你,我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但我没有恶意——抱歉,我并不能控制这份继承下来的力量,所以从出生到现在,任何事我都能非常轻易的做到,所以我从来没有获得过满足感,也不明白期待和失望的感觉。没有什么事情能带给我喜悦。如果不是因为不想太早将这力量传给我的下一代,我早就生完孩子去死了。”
  “……”
  “我可以通过你的微表情来判断你想问什么,出生两个月的时候就能了。好了,现在你没有其他话对我说了。我继续去安排保护你的方案。很高兴见到你,再见。”绯樱雪说完,干脆利落的起身离开,走路的姿势也如同游魂一样,光是看着都觉得人生失去了希望。
  冰晶蝶灵在她离开咖啡厅后呼了一口气:“就是这样……她会在暗中保护你,也是为了远离你,不至于让你们封印的力量聚合。你不用关注她,她也不会在意。我已经失去了力量,所以我会跟在你身边,尽量保护你的安全。”
  我从绯樱雪离开的背影收回视线,好好整理了一下思绪,询问冰晶蝶灵:“刚刚她说第一个被袭击的……那个轩辕什么什么,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
  冰晶蝶灵眼中突然涌出悲伤。
  “我知道我所谓的‘被拔光头发’听起来很像开玩笑,一点都不严重。”他苦笑道:“但这只是因为力量不同,所以那些人采取的行为也不同的缘故。我可以告诉你,轩辕雅月千泪心她被袭击者扒掉了皮,现在还躺在急救病房中。”
  “而你……如果他们找到你,一定会挖出你的双眼。”


  5
  袭击者的到来比我们预想的还要早。
  根据冰晶蝶灵的情报,他们袭击轩辕雅月千泪心的时间与袭击他只隔了几天,但在那之后却销声匿迹了整整一个月。如今他们又突然在我们碰面的第三天出现,其中没有一点征兆。
  而他们的袭击对象,不是我。
  是绯樱雪。
  我和冰晶蝶灵意识到不好的时候,是他一整天没有收到绯樱雪的消息——绯樱雪每天会给我们发三次消息,但这一天,她一次消息都没有发。
  “她出事了。”冰晶蝶灵笃定的说,面色沉重的合上手机:“我在我们的家族信息交流群里发了红包,她没有抢,一定是出事了。”
  “那怎么办?”我也紧张起来。
  冰晶蝶灵沉默片刻,言简意赅的说道:“上车。”
  我乖乖坐上他的车,以为他会带我去看绯樱雪的情况,但没想到他竟是直接拉着我出了城。
  “我不能冒险。”在穿过收费站后,冰晶蝶灵面对我的质疑,冷漠的说道:“绯樱雪或许出事了,或许没有——但只要她出事,袭击者就有可能利用她来设下陷阱。如果只有我一个人,我当然会去,但你不行。现在你绝对不能出事!”
  理智告诉我他是对的,但情感上我却无法接受:“那我们就不管她了吗!她的力量体现在头脑上,如果被夺取——”
  “她的脑子大概会被挖出来。” 冰晶蝶灵握着方向盘的手暴起青筋:“那样的话,她不可能活下来,所以即使我们去了也毫无意义,只会落入陷阱。”
  “……”
  “我现在就带你去和幽梦幻紫陌汇合。她的家族封印了【各方面都世界第一财团背景】力量,这是目前我们唯一能够指望的。”
  我疲惫的靠在椅背上,觉得这几天过得简直像在做梦。我下意识的摸索到钱包,打开看了看里面那张我反复打印过许多次的照片——照片上,我的父母抱着妹妹,我站在他们旁边,四个人都对镜头开心的笑着,背景是飘满气球的游乐场。
  每当我难过的时候,我都会把这张照片翻出来看看。我仍记得那次的游乐场之行,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们——在拍完这张照片没多久,我的父亲发现抱着妹妹去买冰淇淋的母亲迟迟没有回来,于是他让我在原地等他,自己去寻找他们——而他,就像我的母亲和妹妹一样,再也没有回来。
  “那是你的父母?”冰晶蝶灵用余光瞥来一眼。
  “嗯,我的父母和妹妹。”我把钱包合上,小心的收好。
  冰晶蝶灵突然转头看我:“……妹妹?”
  “嗯?”我奇怪的看着他仿佛听到什么不可思议事情的表情。
  “这不可能,我们每一代应该只有一个后裔……”他转回头继续开车,眉头皱了起来:“你的妹妹是父母亲生的吗?还是领——”
  他的话没能说完。我看到他蓝灰色的瞳孔里闪过一道明亮的红色,就像我视线余光闪过的那一道一样。我还没意识到发生什么,他已经松开方向盘,上半身拼命的向我的方向探来。我听见一声巨响,整个世界都混杂在一起。光影与颜色、气味与声音,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混沌的一团,将我也搅入其中。
  等我被剧痛唤醒,我迟钝的意识到自己正躺在翻倒的车里,上半身躺在玻璃窗外。地面被滚滚热浪烤得灼烫,我迷迷糊糊的想要直起腰,可双腿被什么东西卡住,一点力气都用不出,只能躺在地面上,感觉自己像一块被松肉锤砸过一遍,现在下锅被煎得滋滋作响的牛排。
  一个影子逆光走来。我慢慢转头去看她。模糊的视线并不能看清她的脸,我只看到她在我旁边蹲下,一只冰冷的手摁住我的额头,将沾满血迹与灰尘的发一起向后拨开。
  “琉璃殇魂,你该把名字还给我了。”那个人轻轻的笑着,伸出另一只手。她的手里握着一个细长的东西,我看不清楚,只觉得那东西碰到了我的眼角,紧接着就是剧烈到让我惨叫出声的痛苦。好像有一把勺子从眼眶里探入,将我的脑子搅拌在了一起。我拼命想要挣扎,但她摁在我额头上的手稳如铁爪,我甚至连转头都做不到。一半的视野被血红侵蚀,很快归于黑暗。我在剧痛中失去了意识,昏迷之前,只听到她发出愉悦的笑声。
  “我们很快就会再见的,我的……”


  6
  再次醒来时,我正躺在柔软的地上。浑身无处不痛,但最痛的还是右眼。我努力抬起被包成粽子的右手,轻轻碰了一下——尖锐的刺痛让我缩回手,但那一下已经足够我确认——我的右眼包着厚重的绷带。
  ……在昏迷前,我最后看到的是那个人将工具丢弃在一旁,用两指捻起我的眼球,放在唇边轻轻舔了一口上面的血迹,低头对我微笑的模样。
  我看不清她的面容,但她给我一种异常熟悉的感觉。我可以肯定我们一定见过面,可我实在回忆不起是什么时候。
  冰晶蝶灵进来的时候,我正忍不住一遍又一遍的去摸自己缠着绷带的右眼。他冲过来摁住我的手,我才注意到他的存在。冰晶蝶灵身上也缠着绷带,脸上和头顶的几道刮伤结了痂,最严重的是被密密实实的绷带缠起的左臂。
  “够了。”他严肃的说,一条腿压住我的右手,完好的那只手抓住我的左手腕:“不要再碰了!”
  “我的眼睛……”我茫然的转了转头,不适应的总是想要往右边多转一些,好看见右边的东西:“……没有了?”
  “……我很抱歉。”冰晶蝶灵沉痛的说。
  在我意识到之前,左眼流出的眼泪已经糊了我自己一脸。而右眼的位置回馈给我酸痛和发麻的难受感觉。我很想放声尖叫,但看着冰晶蝶灵愧疚又不忍的神色,我却怎么都无法开口。
  我紧紧握住拳,冷静了片刻,才问道:“绯樱雪怎么样了?为什么他们只取走了我一只眼睛?现在我们在哪儿?”
  “绯樱雪她……变成了傻子。”冰晶蝶灵见我不再挣扎,放开我,一只手艰难的从口袋中掏出手机,点开视频给我看。我看到只见过一面的那个女孩穿着白色的病服,嘻嘻哈哈的在草坪上蹦跳着追逐一只蝴蝶。
  “至少她现在很开心……这辈子都没这么开心过。”冰晶蝶灵勉强笑笑。
  视频还在播放,镜头随着绯樱雪而移动。她跑到一个脸上缠满绷带的人旁边时停下来,疑惑的看着正坐在草坪上休息的她。后者注意到她的视线,向她招招手,她便跑了过去。
  “那是轩辕雅月千泪心。”冰晶蝶灵解释道:“她刚刚脱离危险期,昨天才转去疗养院。”
  绯樱雪趴在轩辕雅月千泪心的膝盖上,玩着她一只缠满绷带的手。后者一下下抚摸她的头发,唯一一只露在绷带外的左眼微微眯起,像是在笑。
  “至于你后面两个问题……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只取走你一只眼睛,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们正在幽梦幻紫陌家。”冰晶蝶灵说。
  我环顾四周,突然发现这是一个看不见尽头的房间,墙壁上至少有几十道门,刚刚冰晶蝶灵冲进来的那扇门是离我最近的……而我,也并不是躺在柔软的地面上,而是躺在一张……恐怕有几百平米的大床一角!
  “如果她的床面积在五百平米以下就会像被诅咒一样失眠,这也是那被封印的力量带来的后遗症。”冰晶蝶灵说着,观察了一下我的神色:“……如果你还能走,我们就去见她吧。抱歉,我们……真的没有时间了。”
  我从床边缘滑下来,落地时差点摔倒,好在冰晶蝶灵伸手扶了我一把,帮我站稳。当找到其他事做的时候,我的眼睛好像也疼得不那么厉害了。我尽量不再去想它,可是走路时还是忍不住频频向右转头。
  幽梦幻紫陌坐在一个足够让大象躺下来翻滚两周的沙发一角,仿佛坐在炕上一样招呼我们在她旁边坐下。我和冰晶蝶灵爬上沙发,学着她的样子盘膝坐下。她瞥了我几眼,笑了一声:“你倒是幸运。”
  她的话没什么问题,可就是带着一股让人不舒服的讥讽意味。
  “幽梦幻紫陌,你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现在必须联合起来,防止被那些人逐个击破。”冰晶蝶灵向前探身,急切地说。
  “联合?”幽梦幻紫陌挑了一下眉:“你觉得我们能够联合吗?你觉得你能在莲幽凤血旁边坚持几秒?”
  “他……”冰晶蝶灵狠狠皱眉:“这是连绯樱雪都无法对付的敌人,我们——”
  “等会儿,莲幽什么……是谁?”我打断他们的对话。
  “莲幽凤血,他的先祖是七英雄中最伟大的一个,他封印了玛丽苏最强大的力量,【智障光环】。”冰晶蝶灵转头对我解释道:“曾经玛丽苏可以控制这些力量,但我们不能……所以,所有接近莲幽凤血的人都会变成智障。他的家族一直生活在远离人群的地方,我们只能和他靠网络交流。”
  “……这样吗?”我忽然觉得我的确很幸运。我承载的这份被诅咒的力量并没有对我造成什么额外影响。
  趁他们交流时,我掰手指算了算。我已经听说或遇到过冰晶蝶灵、绯樱雪、轩辕雅月千泪心、幽梦幻紫陌、莲幽凤血、再加上我的琉璃殇魂……还少一个。
  趁他们的交流告一段落,我抓紧时间问冰晶蝶灵:“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一个人是谁?”
  “是羽烟倾。”冰晶蝶灵习惯性的摸了一下自己的秃头:“她的先祖封印的能力是【心情不同的时候身边会飘落不同花瓣】。”
  “所以她每年给我的生日礼物都是百花饼。”幽梦幻紫陌在一旁翻着手机,抬头看我们一眼:“她失踪了。”
  “什么?!”
  “莲幽凤血刚刚告诉我的。他的能力你清楚,在宅……网络方面,他比绯樱雪更强。”幽梦幻紫陌啪的一下合上手机,目光从我们的脸上扫过:“他们已经获得七分之四个半的力量了。”
  “所以我们需要你的帮助!”冰晶蝶灵诚恳的说。
  “我帮不了你们。”幽梦幻紫陌摇头。
  “……我明白了。”冰晶蝶灵沉默片刻后点点头,秃头都暗淡了。眼见他转身就要走,我连忙叫住他:“等等!你就这么放弃了吗?!你不是说只有她才能帮我们了吗?”
  “她不能再出手。”冰晶蝶灵摇头,复又叹息一声:“没想到已经严重到了这种程度……”
  “什么意思?”
  “你完全不知道这份力量会带来什么吧?”幽梦幻紫陌瞥我一眼。
  “什么?”
  “那就让我做个示范。”她打了个响指,忽然对我说:“我可以给你一千万,当做资助你们的资金。”
  我:“……诶?”
  “好了,打开手机看一看吧。”她向后靠在长达十米的沙发扶手上,摆了摆手。
  我不明所以的拿出手机,屏幕刚摁亮就刷新出无数条推送消息。
  “震惊!世界第一财团大小姐一掷千金,只为一句戏言!”
  “世界第一财团大小姐疑似与一平凡男人陷入金钱纠葛!”
  “世界第一财团大小姐出手千万,世界第二财团或成最大赢家!”
  “世界第一财团大小姐这样花钱,竟是为了……”
  我:“……”
  我快要不认识“世界第一财团大小姐”这几个字了!
  “之前还好,自从轩辕雅月千泪心被夺取力量,这份被诅咒的力量就越来越失控了。”幽梦幻紫陌恹恹的说:“无论我做什么,都会第一时间成为世界级新闻……现在连我早上吃什么都会被大肆报道。如果我再有其他举动,世界平衡只会被破坏的更快。不需要等到【玛丽苏】复活,我就可以将这个世界变得一团糟。所以……”她唇角动了一下,像是要笑:“我倒是宁愿他们快点来夺取我的力量呢……”


  7
  从幽梦幻紫陌处出来后,我们都很茫然。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我问冰晶蝶灵:“我们要去找……什么什么凤血吗?”
  “不行。如果我们去找他,只会被那份无差别的诅咒力量变成智障。”冰晶蝶灵摇头。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我拿出来一看,发现是一条未知短信,只有一句话——【你还记得我吗?】
  “这是谁……?”我疑惑的看了几遍短信,还没想明白,下一条短信又发了过来——【我和爸爸妈妈都很想你呢,哥哥。】
  哥哥?!哥哥!!!我险些把手机摔到地上。我的手颤抖着打字回复——【你们在哪儿?】
  【来疗养院找我们吧。】
  疗养院?疗养院是什么地方?!我按照号码拨了回去,可却没有人接听。
  “你问哪一座疗养院?”冰晶蝶灵问。
  我这才发现自己不自觉的把“疗养院”几个字念出了口。我望着他,脑中一道灵光闪过:“绯樱雪她们在哪一家疗养院?”
  他皱了一下眉:“你想去看她们吗?”
  我拼命点头。
  “你刚刚收到的是谁的短信?”他警惕的问。我将手机递给他,急切的告诉他我失踪的父母和妹妹很可能就在那里。他眉头皱的更紧:“……这看起来像是一个陷阱。”
  “就算是陷阱我也要去!”我坚决的说,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反正我的力量根本什么都不是……就算会被夺走,我也要去见一见他们!”
  冰晶蝶灵叹了一声。
  “事到如今,我们也没有什么选择了。”他垂下视线,将手机还给我:“就算是陷阱,也只能去闯一闯……”
  城郊的疗养院十分安静。我们穿过大门时,发现疗养院门前的草坪空无一人,只有大门前站着一个穿西装的女人。
  “……看来有人清过场了。”冰晶蝶灵说。
  我小心的向他靠拢,隐蔽的指了指那个站在大门口的女人:“那个人就是幕后主使吗?”
  “不是。”冰晶蝶灵毫不犹豫的摇头:“她的眼珠还没有你眼睛里的高光大,不可能是主角,最多是个炮灰。”1
  果然,当我们走近时,那个女人掏出手机比对了一下我们两个人的脸,公事公办的说道:“小姐吩咐过,只能让你一个人进去。”
  她指的是我。
  “我的父母和妹妹真的在里面吗?”我问。
  她冷漠的摇头:“不清楚,我只负责带你进去。”
  冰晶蝶灵本欲阻拦我,但他最终只向我微一点头,用极轻的声音说:“拖延时间,我会想办法跟上你。”
  我紧张的小声嗯了一声,乖乖跟着那个女人走进疗养院。在上楼的路上,我遇到了绯樱雪,她正蹲在阳台下一遍遍的用手指戳着洒满阳光的地砖,满脸笑容。我唤了她一声,她没有反应,自顾自玩的开心极了。
  我还见到另一个女孩,她面无表情的端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如同泥塑木偶一般,眼神死寂的望着前方。
  “她是谁?”我问带路的女人。
  女人目不斜视。我转回视线,正要跟着她继续走,忽然有一个声音回答我:“她是羽烟倾。她被取走了情绪,所以变成了这样。”
  伴随着声音出现的,是顺着楼梯走下的身影。那是一个全身缠满绷带的女孩,只有一只左眼露在外面。我在视频上见过她,吃惊的问:“你是轩辕……月千年心?”
  “你是说轩辕雅月千泪心吧?……不要问她有没有被老师罚抄过名字,我不知道,我不是她。”
  怎么她也知道我要问什么……而且她不是轩辕雅月千泪心又是谁?但我也来不及多想,先问出我最关心的问题:“你见过我的父母吗?!我的妹妹呢?!他们在这里吗?”
  她走到我面前。由于她的脸也缠满了绷带,我看不清楚她的表情,只听见她低低的冷笑了一声。
  “妹妹?呵……那从来都不是你的妹妹!”
  即使清楚这是一个陷阱,我还是报了一丝丝的希望。我慌乱的掏出手机,拨出那个发来短信的号码。
  手机铃声响了。
  ……是从面前这个浑身缠着绷带的人衣服口袋中发出的。
  我难以置信的抬头看着她,她低头看着我。缠住右眼的绷带松了,一只七彩的瞳孔透过绷带缝隙望着我,带着恶意的笑。
  “现在你明白了吗?”
  “……哥哥?”


  8
  我疯狂的尖叫挣扎,连我自己都惊讶于我竟然能发出这么可怕的噪音。
  但在数倍于我的敌人面前毫无作用。不知从哪里涌出无数个穿着西装的女人,数不清多少只拳头落在我身上。我很快失去了反抗的力气,被拖拽进房间,绑在唯一一张椅子上。
  我的妹妹站在我面前,一圈圈解开绷带。绷带下是完好无损的面孔,漂亮得足以用两千字来形容。七彩的长发摆脱了束缚,在空气中荡出好看的弧度。她向我展颜一笑,樱花花瓣铺满了周围的地面。
  “你似乎很吃惊呢。”她撩了一下自己的七彩长发,一只七彩瞳孔闪闪发光,衬托得她另一只普通的黑色瞳孔黯淡无光。
  “是你取走了他们的力量?!”我忍着疼,哑着嗓子问道。
  “否则呢?难道等你来取吗?”她轻轻一笑,手指拂过自己的眼角:“知道为什么我上次只取走你一只眼睛吗?”
  “……为什么?”
  “自然是为了让你亲眼见到这一幕。”她弯腰靠近我,手中那个让我恐惧的长勺抵住我的左眼。在漫天飞舞的红色曼陀罗花瓣中,她的笑容宛如地狱爬出的恶鬼:“没有想到吧,我亲爱的哥哥……你没有想到会看见这一幕吧!”
  “你……”
  “好痛啊……眼睛被挖走的痛苦,你也体会过了,不是吗?”她手上用力,我的左眼角传来钝痛,被刺激得流出了眼泪。眼睛看到的景象开始扭曲,她的脸也变得扭曲:“为了复仇,我花了这么多年,一点一点的说服她们,将这些力量收集来……就是为了这一刻!”
  我的视线漫上了一层血红,恐惧和愤怒让我的声音不由拔高,近乎于尖叫:“原来你就是【玛丽苏】?!”
  她动作微微顿住,皱了一下眉。
  就在这时,一声巨响。一颗反射着刺目阳光的光头破窗而入。她迅速回头,但是太晚了。冰晶蝶灵挥舞着两根拖把将房间里的所有人打翻,她也被一拖把抽飞出去。
  “她就是【玛丽苏】!!!”我拼命挣扎:“快制止她!!!”
  “来不及了!”冰晶蝶灵掏出剪子剪断绳索,直接一伸手把我扛了起来。我们从窗户破口跳了出去,在草坪上打了两个滚。我摔得晕头转向,他一把抓起我,带着我迅速向门口跑去。
  四面八方冲出许多拿着西瓜刀的西装女,冰晶蝶灵挥舞着拖把将她们打倒。我们且战且退,在付出好几道伤痕的代价后终于冲出疗养院大门。他早早将车开了过来,一用力把我丢上车,自己也跳进驾驶舱。我在他启车时滚进了副驾驶下面,等我爬起来时,疗养院已经被甩在了后面。
  我趴在椅背上向后看,我的妹妹站在疗养院大门口,七彩的长发迎风飘扬,身边飘落的黑色莲花瓣将她衬托得如同降世的恶魔。她值得用两千字描述的绝美容颜上带着冷笑,七彩瞳孔眯着,望向我的目光满是恨意。
  【我会找到你。】她无声的说。
  我对上她的视线,慢慢的,慢慢的,勾起嘴角。


  9
  “你没事吧?”冰晶蝶灵全神贯注的盯着前方和倒视镜,紧张的问。经过刚才的战斗,他的秃头也溅上了几滴血,看起来更加凶悍。
  “我没事……”我揉了揉眼睛,将流出的血擦去,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眼睛泛酸:“我没想到她是【玛丽苏】……她明明是我妹妹……”
  “由于封印的特殊性,我们每一代应该只有一个后裔。”冰晶蝶灵抿了一下唇:“抱歉,我不知道你们家族这一代竟有两个孩子……如果我早知道,早就应该提醒你们注意她……”
  “……已经没有意义了。”我将钱包中的照片翻出来,仔细看了看欢笑着的一家四口,狠狠心,用力将它抛出窗外:“她不是我妹妹……她是【玛丽苏】,是我们的敌人!”
  冰晶蝶灵迅速瞥了我一眼,担忧的伸手抓住我的肩膀用力捏了一下:“别怕,我会帮你的……我已经和莲幽凤血联系过,我们联合起来一定能打败【玛丽苏】!”
  现在我的妹妹已经有了【需要两千字来描述的绝美容颜】、【彩虹一样的七彩头发】、【爱因斯坦的十倍智商】,以及一半的【随着光线不同而变化的七彩瞳孔】的力量……
  我望着玻璃上自己的倒影,伸手摸了摸在我的控制下,看起来很普通的纯黑色眼睛——那与如今镶嵌在另一张脸上的那只绚烂的七彩瞳孔完全不同。
  ……这些蠢货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他们无法控制的力量,我却能自如的控制吗?
  我,才是真正的【玛丽苏】转世!
  我的“妹妹”原本应该封印着完整的【随着光线不同而变化的七彩瞳孔】的力量——如果不是我挖去了她的双眼的话。
  我转世后,花费了许多年也只找到了七英雄的一个后裔。我杀死了琉璃殇魂家族的所有人,取回了被他们封印了力量。可惜他们不肯告诉我其他家族的所在,我只好顶替了她的名字,一方面以琉璃殇魂的身份寻找其他家族,一方面又特别留下那个被我取走力量的女孩的性命,以语言诱导,让她相信唯有【玛丽苏】的力量才能与【玛丽苏】对抗。于是这么多年来,她便勤勤恳恳的为了复仇而不停的试图寻找其他家族,企图先我一步收集所有的力量,阻止我复活……
  她成功了。在我的诱导下,她先后拿到了那些女孩的力量……可惜她不知道,这些根本就是我早就想要抛弃的力量!
  毕竟【需要两千字来描述的绝美容颜】、【彩虹一样的七彩头发】、【爱因斯坦的十倍智商】、【随着光线不同而变化的七彩瞳孔】,以及她即将拿到的【各方面都世界第一财团背景】是世人皆知的【玛丽苏】象征,而【玛丽苏】早就成为世界公敌。拿到这些力量的她,不过是一个我静心设下的靶子而已!
  没有人知道,我,最伟大的【玛丽苏】,除去被世人所知的七个力量之外,还隐藏着一个最为强大的力量,那就是——【所有看到我的男人第一眼就会爱上我】!
  真正的【玛丽苏】根本不需要那些,甚至性别也不重要,只需要这一样,就足以苏天苏地!
  她取走了那些不过是锦上添花的力量。我真正需要的力量,可以配合【所有看到我的男人第一眼就会爱上我】力量使用的【智障光环】,就在前方等着我取回。
  还有什么比【打败玛丽苏】更容易扬名,成为世界中心的事呢?
  我将手放在冰晶蝶灵的手上,望着他的眼睛,微微笑了一下,坚定的说道:“放心吧,只要有我在一天,我就绝对不会让【玛丽苏】复活!”
  ——因为复活的,唯有我【汤姆苏】!



  —— THE END ——


  注1:“他的眼珠还没有你眼睛里的高光大”——这句话来自于我的室友,狗爷。


  * 其实一开头就已经说了主角能自由控制瞳色变化嘛!
  * 实在是低估了自己,本来以为几千字就能写完的一个小脑洞,没想到拖了这么长……幸好在拖到明年之前勉强写完了。乱七八糟的估计有点交代的不清楚,希望你能看懂这个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细思恐极逗比风格的贺文。
  生日快乐,我亲爱的阿特。

评论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