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海

脑洞似黑洞,墙头多如草。坑品亦然。
佛系混圈,道系更文。

【SS】复仇者——序

心情不好。 
我一到心情不好就喜欢虐本命。 
  
注意事项: 
1、作者有病 
2、驾照过期 
3、未完不续 
4、主CP妙冰妙,请勿ky
 
【划重点:本文有毒本文有毒本文有毒】 

 

——————————

 

0、 


站在星楼之上,整个圣域都完完整整地展现在视野中。

圣山与他们上一次离开时没什么两样。半山腰还残留着那场激烈对决的痕迹,被波及到的三个宫殿几乎被夷为平地。下方的宫殿或多或少有些损坏,而向上走一直到山顶的教皇厅却近乎毫发无损。

整个大地都已经面目全非,唯独圣域并未遭到破坏。若不是眼下的情况太过紧迫,他几乎要笑出声来。这大概是整个圣战最大的讽刺了。

也许冥王没有命人将圣域彻底摧毁,也是因为感到好笑吧。

他收回目光,微皱着眉头看向通往山顶的小道。他们已经在这里等了一段时间了。

“还没来。”他的同伴与他想到了一处,淡淡地陈述,只是几年并肩作战的经历让他从对方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忧虑。

“不会是出了什么意外吧?”他面露沉吟。他们在等的人强大而精明,并不会轻易受挫,但在这满世界都是敌人的状况下,不小心被缠住也是难免。

另一个人沉默的时间有些长。“记得他是怎么说的吗?”

“不是说要先处理……一些私事……”他的声音渐渐消失,终于猜到了某个可能性,“你是说他找到了——”

同伴扬了扬眉毛,仿佛在问他:你真的觉得很意外?

他的嘴角抽了抽。若他的猜测属实,那么这个队伍的第三名成员迟迟未到也就很好解释了。脑子里闪过无数念头,最终只汇成了一句略带愤恨的“哼!”

旁边的人似乎为他的反应感到有趣。“你敢说,若是有这样的机会,你不会去做同样的事?”他的唇角勾出了一个轻蔑的弧度,完全不在意这句话会不会戳中什么痛点。

他抿紧唇,没有做无谓的反驳。他们彼此太过了解了。

“……至少我会先把钥匙交给你保管。”他最后说,然后两人再次陷入了沉默。

大地上漆黑一片,唯一的光源是头顶黯淡的星空,混乱的排序难以解读。他们无法分辨白天与黑夜,日期也变得毫无意义,只是偶然间看到同伴日渐成熟的面容时,才会惊觉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好久。

他的目光再次落在不远处的圣山。山顶上的女神雕像早已不知所踪。

圣域已经不再有女神的庇佑,更没有什么教皇,自然不会有人来阻止他们进入这个自古以来只有教皇才能踏足的地方。

不管是他们还是他们的敌人,都没有想到最后的转机会出现在这个早已被遗忘的所在。

“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过了一阵,他的同伴果断地说,“只能以后再找机会了。”

“若是引起了‘他’的怀疑,在这里加强防御,”他闭了闭眼睛,“那我们很可能以后都没有机会了。”

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这句话不必说出,两人都心知肚明。他凝视着下方崎岖的路径,不久前才在心中点燃的一丝光亮渐渐变得暗淡。

“敌人很快就会找到这里,我们坚持不走才会更引人怀疑!”

“不。”他的声音突然冷了下来,“他们已经来了。”

“……冰河?”

敌人已经陆续到达了半山腰,以他们的目力依稀可以辨别出他们身上漆黑的铠甲。星楼的所在布满陷阱,然而对于数量繁多的敌人只能稍稍减缓他们进逼的速度。

这当然不是他们第一次被敌人围攻,甚至不是最危险的一次。况且星楼本就易守难攻,地利的优势加上实力压制,两人随便哪一个都可以轻而易举解决麻烦。他的同伴不屑地撇撇嘴,直起身子,轻车熟路地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而他的目光越过无数面目模糊的冥斗士,锁定住了山下唯一没有参与到攀爬中的敌人,这场追杀的领头者。即使相隔了数百米的距离,他依旧在瞬间将对方认了出来。

“很好。”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平静的语调与内心中一瞬间燃起的强烈恨意形成了鲜明对比,“他若不来,我就是走也不会走得甘心。”

不等旁边的人回答,他的小宇宙骤然引爆,冰冷的火焰在身周无声地咆哮,透过白色的战甲将周围映照得极为明亮,仿佛在刻意宣示着自己的存在。他从星楼一跃而下,冻气有节奏地飞舞着,化作一缕缕带着凉意的轻风缠绕着他的身躯,减缓着下降速度的同时也让他的动作变得莫名优雅,如同夜空中展翅翱翔的天鹅。

他的同伴从始至终没有阻拦,只是站在圣域的最高处,听着风中传来最后一声梦呓般的叹息。

“卡妙……”

不像宣战,反像是情侣间的呢喃。

评论(1)

热度(23)